爱去小说网 > 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 > 第168章 我虚?
    聊到这,宋画意突然想到了昨晚苏骧在舞台上说的那个女孩。

    再结合他后来找到她单独说的那番话,那个女孩摆明就是说的她啊……这么说……他喜欢她?

    刚想到这种可能,宋画意急忙就否认了自己内心的想法,苏骧肯定只是故意想逗她,毕竟他之前还明目张胆的说想当她小三呢。

    “汪汪——”将军冲到了门口,宋画意知道肯定是战少胤回来了。

    紧接着就看见房门从外面打开,将军特热情的拼命摇晃着尾巴,把它这一天对战少胤的想念都表达了出来。

    战少胤弯腰揉了揉将军的头,站在玄关处换鞋的时候,看了一眼系着围裙在流理台忙活的宋画意。

    “你回来了啊?

    今天挺早的啊。”

    战少胤咳了两声,换好鞋子走过来,看了看流理台上她配好的菜,声音因为感冒的缘故,听上去沙哑得很平时有些不同:“打算做什么?”

    “炖了鸡汤,然后这个是我自己发明的一种菜,先不告诉你,等会吃的时候就知道了。”

    宋画意简单介绍完自己准备的菜,紧接着就问他:“听你的声音很虚呀,你今天有没有去看病啊?”

    “我虚?”

    整个人看上去都不如平时意气风发了,但还有心思钻她的字眼。

    宋画意就重新纠正了一下自己的说辞:“很虚弱!你去医院了吗?”

    “药房买了感冒药。”

    “那你先去坐着歇会,炒完这两个菜就可以吃饭了。”

    战少胤点点头,朝着客厅的沙发走去。

    时不时地就能听到他的咳嗽声,感觉他的精神状况都没平时好了。

    宋画意把菜焖进锅里,拿着他喝水的杯子给他倒了杯热水过去,担心地问他:“等会吃了饭去医院看看?”

    “感冒而已,没什么好看的,我心里有数。”

    宋画意努努嘴,只是把水杯放在了他手边。

    心想,若是咳嗽的人是她,他肯定不由分说的就拽着她去医院了。

    这点跟她老爸还挺像的,自己生病就拖一天是一天,觉得去医院很麻烦。

    若是她老妈要是稍微有点哪里不舒服,他就立马放下手里的事,陪着她老妈去医院。

    “你的脚好了吗?”

    “好多了,就是走路有时候会感觉到一点点痛,不过没前两天那么严重了。”

    “等会再泡泡脚,多搽几天药。”

    宋画意点点头,又回到流理台边继续准备晚饭。

    虽然没给他准备什么节日礼物,但是还是要让他感觉到一点点过节日的氛围。

    战少胤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就上楼洗澡了,他洗澡很快,一般五、六分钟,久一点也不会超过十分钟。

    宋画意将做好的菜摆好盘,又将餐桌上的盘子调整了几次位置,摆好碗筷,然后去阳台上摘了两朵玫瑰,放在餐桌上当装饰品。

    该有的仪式感还是要有。

    战少胤走下楼的时,身上穿着一件料子偏厚的睡袍,神色间没了往日的锐气,生病的他看上去好像还温柔了许多。

    “你先吃饭还是先喝汤啊?”

    战少胤走到餐桌旁看了看,她做的菜的确好吃,看着就很有食欲,闻着也挺香的,拉开椅子坐下的同时,轻声说:“盛碗汤吧。”

    宋画意笑了笑,拿着碗给他盛了一碗鸡汤。

    一点也不油腻,很清香。

    宋画意本来是打算开瓶红酒搞点浪漫的气氛的,但是看他感冒了,就没提要喝酒的事。

    “对了,我有个事跟你说。”

    宋画意也给自己盛了一碗汤。

    战少胤看了她一眼,轻“嗯”了一声,等着她说。

    宋画意拿着小勺子喝了口汤说:“我现在知道苏骧是谁了。”

    一听这个名字,战少胤夹菜的筷子顿了顿:“说说。”

    他今天身体不适,还没工夫去找那小子。

    “我和他小时候就认识的,他们家以前跟我们家是一个院子的,不过他小时候特别胖,长大完全变样了,我压根就没认出来。”

    战少胤一听,若有所思地喝着汤,心想,就算是这样,也排除不了苏骧想挖他墙角的可能性。

    “真的是没想到他变化这么大,更没想到居然还能遇见他。”

    宋画意这话只是单纯地在感叹这世界兜兜转转的很神奇。

    可是听到战少胤耳里却变了味:“也就是说找到个青梅竹马?”

    “也不算是吧,就是小时候一起玩过,提起来知道有这么个人而已。”

    战少胤就找到理由,义正言辞地提醒宋画意说:“尽量别和他来往,他这工作肯定总有人想从他身上挖点什么新闻,万一哪天把你写到他新闻里了,又得我去捞你。”

    “我知道,我不会给你惹麻烦的。”

    “知道就好了。”

    他说完,将喝光的汤碗递过给她,像个大少爷一样对她说:“盛碗饭。”

    宋画意当然不喜欢被他这样使唤,不过看在他生病的份上就没和他计较。

    其实战少胤说那些话,哪里是怕她给他惹麻烦,是怕她和苏骧接触多了,会对他的家庭地位构成威胁。

    教师公寓。

    声控灯暗下去。

    “啪——”一个拍手声响起,灯光再次亮起。

    安全通道转角处的墙根处坐着一个一脸生无可恋的人。

    灯明灯暗反复了无数次了。

    皇飞菲等得有点失去耐心了,数不清是第几次看手表了,从晚上七点半等到了现在快十点了。

    她也问过宋画意了,说是宋施擎晚上九点就下课了,这教学楼离教师公寓也不远,就算是爬也该爬到了啊。

    莫非他今晚不回这边了?

    宋画意当时也是说宋施擎今晚百分之九十的可能回这边,她不会这么倒霉就赶上这百分之十了吧?

    坐在这又冷又饿的皇飞菲,又拿出手机给宋画意发了消息,拜托宋画意帮她打听打听宋施擎的消息。

    过了几分钟,宋画意打来电话回信说:“我大哥说在外面吃饭,不过他说今晚会回学校那边。”

    皇飞菲立马问:“吃饭?

    和谁啊?”

    别她在这里等得死去活来,结果他和别的小女生在外面吃饭约会,那么她就真的是人间惨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