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 > 第172章 他是她的良药
    车停在医院楼下,宋画意结账下车的时候,天空飘着雨雪。

    她将棉服的帽子扣上,小跑着穿过停车区走进医院。

    大概是战少胤事先吩咐了,宋画意刚走到医院大厅,就看见乔明璨在门口等着。

    乔明璨只是对着她点头示意了一下,没说话,走在前面带路,将宋画意领到了战少胤的病房门前。

    他应该是还有事要去忙,把宋画意送到门外就转身离开了。

    宋画意推门进去,就看见战少胤躺在病床上正看着她。

    身上穿着病号服的他看上去有几分憔悴,但那双黑眸却神采奕奕,眸中带着一丝调侃的笑意,张嘴嗓音依旧沙哑:“来了?

    花都没买一束?”

    宋画意两手空空走进病房,见他有心思调侃她也就不担心了,回答他说:“我还以为你的病房不缺花呢。”

    战少胤笑了笑,朝着她招了招手:“过来。”

    宋画意不解地走上前,看着他左手扎着针挂着点滴,刚才朝她招手的那只右手伸到她面前,听他说:“胳膊痒,帮我挠挠。”

    宋画意怔了怔,认真看了看他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

    见他左手挂着点滴的确不太方便乱动,宋画意这才绕过病床走到了他的右手边,“哪痒?”

    “胳膊肘那儿。”

    宋画意抬着他的手,将他的袖子挽起来一些,伸手抓了抓他胳膊肘偏内侧的地方,问他:“是这吗?”

    “再上去点。”

    她往上移了移,就听他轻声说:“就是那。”

    宋画意不轻不重地帮他抓着,表面看上去淡定得不得了,其实心里早已心猿意马了。

    他的胳膊也有着漂亮的线条感,经常锻炼的缘故,胳膊摸起来略略有点硬度,可能是她的手有些凉的缘故,感觉他的胳膊特别暖和。

    挠得她舍不得放下了,但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挠了几下就问他:“行了吗?”

    战少胤点点头,宋画意微微红着脸将他的袖子放下来。

    “手怎么那么冷?”

    他问。

    宋画意侧身在病床旁的凳子上坐下,嘟哝说:“外面特别冷,这边雪虽然没璃城下得大,但我觉得比璃城还要冷。”

    她说完,就看见战少胤右手将被子撩起来一个角,无论是表情还是语气都一本正经:“里面暖和,要不要放进来?”

    宋画意感觉战少胤在撩她,可她又没有证据。

    她当然恨不得把手钻进他的被窝里取取暖,不过她装也得装得矜持一点,就说:“不用,里面有暖气,一会就暖和了。”

    有点抵不住和他的这种对视,宋画意就故意别开视线到处看了看。

    看见床头一个袋子里装着水果,宋画意伸手指了指问他:“谁买来的啊?”

    “小乔,想吃什么自己拿。”

    宋画意看上了袋子里面那盒草莓,笑了笑起身将那盒草莓拿出来,拿到旁边的洗手间用水冲了冲。

    自己先尝了一个,然后才递了一个给战少胤:“很甜,你尝尝。”

    战少胤不喜欢这种酸酸甜甜的东西,看在她的面子上才张嘴吃了一个,随即问她:“没吃午饭?”

    “在机场吃的。”

    她放了一个在自己嘴里,又递给他一个。

    这才战少胤摆手拒绝了:“自己吃。”

    “不好吃吗?”

    “一般。”

    宋画意努努嘴,把那个草莓一口塞进了自己嘴里,然后就再也没问过他要不要吃。

    “你怎么想着跑过来找我的?”

    战少胤问她。

    宋画意吃东西的动作顿了顿,心口不一地说:“周末啊,放假闲着也是闲着。”

    战少胤笑了笑,知道她肯定是出于担心才马不停蹄的赶到了他身边,也不知道要什么时候她才能对他坦诚一些。

    不过这种被人关心在乎的感觉真的很不错。

    他想,若不是真的喜欢,谁又会在得知他生病住院的第一时间,毫不犹豫的买机票,千里迢迢地赶到医院来陪他。

    一个人躺在病房的时候,真的挺想她的。

    虽然她不是医护人员,在他的病痛上帮不上太多的忙,不过只要像这会这样有她在旁边说说话,哪怕只是看看她也好。

    她就像是专属于他的一味良药。

    “我还以为你是专程过来照顾我的,还说给你报销一下机票,既然你是过来玩的,那就自费好了。”

    宋画意一听,立马就抱怨说:“提前几天买可能只要四、五百,今天一千八。”

    战少胤打趣说:“那你还是很贪玩啊,贵四倍都要过来玩。”

    宋画意是有苦难言,明明全都是为了他,哪里是为了玩。

    这个臭男人,躺在病床上了也还不忘气人。

    宋画意守着几瓶点滴打完,已是下午四点多。

    她打了个哈欠站起来活动活动了身子,看着战少胤也从床上坐起,穿上拖鞋下床。

    宋画意急忙就问他:“你要干嘛?

    要不要我帮你?”

    “上厕所。”

    他说完,扭头笑看着她:“来吗?”

    宋画意翻了个白眼,嘀咕着骂了一声:“流氓。”

    点滴打完,没过多久医生来检查了一次,确认没什么问题了,便同意了出院。

    外边太冷了,加上战少胤感冒也没完全好,宋画意就没打算在外面闲逛,直接跟着他回了酒店。

    吃了晚饭,两个人各自洗了澡就躺在了大床上。

    还是老规矩,一人一半床,各自盖各自的被子。

    宋画意下午守着他打点滴的时候就一直瞌睡连连,所以躺在床上看了会手机就睡着了。

    战少胤想着她为了他的事奔波了一天,怪心疼她。

    如果不是乔明璨,他可能都不会告诉她这些,不希望她为他担心。

    不过得知她要来这边的时候,他的内心还是欣喜的。

    她周一要考试,也就意味这她明天就必须得回去,而他最快也得等到周二才能回去。

    挺不想让她感受出行孤身一人的寂寞的,而他又没有办法陪着她。

    手不自觉的伸了出去,轻轻落在她的脸颊上,缓缓撑起身子,捧着她的脸,满是爱惜的在她眉心落下一吻。

    睡梦中的她没有任何反应,呼吸平稳,睡得很熟。

    战少胤关掉床头的灯,闭上了眼。

    由于昨晚睡得早的缘故,宋画意醒得也早。

    这似乎还是第一次她醒来的时候看见他还在她旁边,以往每次都是她一醒就不见他的人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