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天降娇妻 > 第一百九十九章 父子夜谈
    列启阳在中海的住所内,他刚刚满脸笑容地结束了和李家家主李明祥的通话,随后一转身,似笑非笑地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宴毅,“好徒儿,你给我老夫介绍的这桩生意,老夫很满意。”

    “师傅满意就好!”

    宴毅抱了抱拳,一脸地不适。

    其实最开始的时候,他并不打算将李家的关系透露给列启阳,毕竟对方名义上收了他为徒,但实际上宴毅自己也知道这就是一桩交易。

    不管怎么样,列启阳对他,都不可能像宴青对他一样,付出一切。

    可是今天,宴青的表现让他彻底失望了。

    明明知道周康那个废物和他有仇,居然还把李家这么大的生意交给周康,宴毅才不会在乎李老爷子的病是否真的能治愈,他只要周小昭赚不到这笔钱就行了。

    所以他下午就来找列启阳了,并且在晋无眠的调拨下,顺利地让列启阳和李家五少李天沉联系上了。

    “师傅,我想问一下,对宴青的计划,我们到底什么时候下手啊?”

    谈完了李家老爷子的事情,趁着晋无眠也在,宴毅满是兴奋地说道。

    这话一出,列启阳和晋无眠都是互相看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眸之中的震惊。

    这个小狼崽子,还真的是心狠啊。

    这就是要对他的授业恩师下毒手了?

    不过晋无眠正期待这一点,于是便侃侃笑道,“我们已经初步有了一些想法,不过这件事,你可能要吃点苦头。”

    接下来,列启阳和晋无眠两人便是将所有的计划都说了一遍,而宴毅则是听得满面红光,接着忽然道,“这件事,我觉得还缺少一个背锅的!”

    “背锅的?”

    听到宴毅这话,两人微微一愣。

    “我的大师兄宴忠渠。”

    宴毅满脸都是狠辣,“只要他承担了所有的过错,我就会成为宴青药房,唯一的主人。”

    “好!”

    晋无眠大笑,他果然没有看错宴毅这个家伙。

    三个人又将计划上下梳理了一遍,夜色之下,那个别墅到处透露着邪恶的气息。

    。。

    周小昭还没到家,就接到了李默的电话,当得知列启阳也参与进来的时候,他的嘴角忍不住透出一丝冷笑。

    晋家还真是狗皮膏药,连这件事上,他们也要搀和进来。

    不过周小昭并不担心,列启阳这样的大国手,当初秦家也请了很多,可好多甚至没有宴青的治疗效果来得高明,虽然周小昭并不知道列启阳身边还有宴毅这个狗腿子,但这并不影响他对这件事的预判。

    “放心吧,列启阳未必能治好老爷子的病,当然,就算治好了,我也有别的方式推你上位。”

    挂完了电话,李默才缓缓吐出一口气。

    今天,他已经看到了大伯和三伯看他如仇人的目光了,晚饭的时候,大伯甚至把他管理的那个商场也收回了,并且让父亲断了他的零花钱。

    可以说现在,他已经在家族没有任何地位可言了。

    所以他不能输,也已经没有退路了。

    正是因为如此,听到大国手列启阳也要为自己的爷爷治疗,他才会显得很慌乱,才会这么迫不及待地打电话给周小昭,哪怕周小昭说的话,并没有完全稳定住他的情绪。

    可就在李默刚准备喝口水的时候,却忽然看到门口站着一人,让他瞬间头皮发麻,汗毛炸起。

    因为这个人,正是他的父亲,李明辉。

    “爸。。爸。。你。。怎么来了?”

    李默紧张地话都说不利索了,李明辉一直是和付倩以及李雪莱住在一个院子,就算是他们在郊外的别墅,也没有李默和他母亲的房间。

    几乎大半年,李明辉才有可能来这里李默他们这里一趟。

    李明辉见到儿子紧张的神情,淡淡地一笑,“没什么,只是觉得今晚的你,有些让我诧异,所以我特地过来看看你。”

    李默的母亲管明华也站在李明辉的背后,“你爸是想看看你怎么样了,所以没让我告诉你。”

    “明华,你先去屋里休息吧,我和默儿聊一聊。”

    和管明华嘱咐了一句之后,李明辉将门轻轻地关上,坐在了李默的床边,一开口便是雷霆万钧,“你。。真的要竞争李家继承人?”

    “父亲。。”

    李默沉默不语,过了良久才说道,“我只是想让我妈能风风光光出入李家,没有人再在背后,说她是个小!”

    “当李家的财务总监,一样可以做到这一点。”

    李明辉浅笑道,虽然他不是李家家主,也不是李氏集团总经理,可李家所有的账目都掌管在他的身上,他的地位也丝毫不逊色于其他兄弟。

    包括老三李明谷,虽然独立掌握着李家投资基金会,可基金会的钱怎么拨款,拨款多少,还不是由他李明辉说了算?

    “你恨李家?”

    李明辉没有相信儿子的答案,而是给了一个他认为的标准答案,“你恨李家人对你的不公,明明都是李家血脉,为什么你到现在只能靠一个小商场度日,而其他的兄弟姐妹至少也能做一个分公司的负责人,比如雪莱,是吗?”

    李明辉站了起来,用一种从来没有过的眼神盯着这个儿子,仿佛穿透灵魂的声音从他口中响起,“告诉我,我说的,对嘛?”

    李默只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被父亲狠狠撕开,隐藏在最深处的秘密也随之曝光出来,他大声地喘息,却依旧有一种透不过气的感觉,沉闷了半天,才犹如独狼一般咆哮,“是!我恨李家!恨你们做的一切!恨你们对我们母子的残忍!谁都知道,谁都知道。。我妈才是你的初恋!”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现在被称李夫人的人不是她,而是付倩!”

    整个屋子都在回荡着李默的咆哮,甚至连李明辉的目光也逐渐变得讶异,然后是淡淡的笑容,“好,你说的很好,至少现在。。爸对你改观了。”

    说完这话,李明辉便是转身离开,不过快要到门口的时候,忽然来了一句,“如果下次找周神医谈条件的时候,让他不要一开口就让你替换李鼎天做继承人,换个现实点的岗位吧,我会全力支持你,竞争李家继承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