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一不小心无敌啦 > 第0002章 雨夜夺魂
    热闹没有看成,众人也都各自忙各自的去了。同时心里也多了个疑问,不明白一向以欺凌他人为乐的萧烨为何就这样走了。

    按常规,萧烨定会大发雷霆,当众教训夏墨,甚至将文馨悦强行带走,以此挑起流云派和城主府直接矛盾,为覆灭流云派打下基础。

    放下一句话就走,问题出在哪里?

    不过,这也仅仅是想想而已,神仙打架,无需关心,也没有资本关心。

    在萧烨离开后,隐藏在暗地里的数人也相距离开。这些,自然逃不过夏墨的目光。

    夏墨嘴角往上一扬,拉着文馨悦继续在街上闲逛着,让小家伙畅快的玩了一天,到夜幕降临时才返回流云派。

    一回到门派,文馨悦就急忙给师兄师姐们描述了今天去城里的事情,手舞足蹈,说的有声有色,像极了地球上那些电影童星。

    当听到有个坏哥哥被大师兄吓跑时,大家脸色不由一沉,纷纷看向夏墨。

    夏墨微微摆了摆手,随后让一名师妹带文馨悦去歇息。

    待文馨悦走后,其他弟子纷纷开口。

    “大师兄,小师妹说的那人是谁啊,是四大势力的人吗?”

    “如果没猜错的话,不是城主府的萧烨就是鲸鲨堡的楚良。”

    “这些畜生,就欺负师父师娘已走,不将我们流云派放在眼里,可恶!”

    听着师弟师妹们的话语,见他们一个个都满带怒意,拳头紧握,夏墨知道他们心中有多愤怒,有多无奈。

    这更让他坚定了守护的心,必须带着师弟师妹们复仇,不再允许任何人欺负。

    不过,夏墨并没有像大家那样激动,而是淡淡的笑着,静静的听着大伙的抱怨。

    众人不明白夏墨是何意,这个时候还能笑得出来,纷纷向他投来不解的目光。

    夏墨扫了大伙一眼,笑道:“各位师弟师妹,我想问问你们,想要报仇,需要的是什么?”

    “实力!”

    大家异口同声。

    夏墨点头道:“所以,在嘴上说有用吗?没有实力,说得再多也无济于事。我们要做的就是提升实力,让他们只能仰望!”

    这道理谁都懂,可提升实力并非一朝一夕的事。而目前的流云派,根本没有时间让大家慢慢修炼。

    见众人不再说话,夏墨又道:“我说过,我们流云派要参加一个月后的武魁大赛,那就一定能够实现。”

    “不仅要参赛的人实力增加,还要让我们每一个人都有所突破!我们不去惹事,但也不容许他人欺凌!”

    “从明日开始,我会针对你们每个人的特点加以辅助,关键时候可用灵药帮助突破。”

    一听到灵药二字,众人眼中顿时冒着精芒,满脸期待。

    灵药,对于每一个修武者来说都极具诱惑力,是增强修为的一大手段,也是最为快速的手段。

    拥有灵药,也是实力的一种体现。

    但灵药很少,功效越好越少,往往都被强大势力把持,普通势力极难获得。尤其是在天协城这样的小地方,更是难得一见。

    夏墨朝众人挥了挥手,又道:“时间不早了,都回去歇着吧,明早辰时三刻,都到演武场集中。”

    “是!”

    师弟师妹们应答一声,而后告辞离开。不过有一人留了下来,是八师弟武小松,一个身高不足七尺,却有着近两百斤体重的胖子。

    武小松走到门口看了看,确认大家都走远了后,折返回来道:“大师兄,我在暗中巡逻时发现,在我们周围的山中有不少人隐匿着,似乎对我们不利。”

    夏墨拍了下武小松的肩头,笑道:“八师弟,你很棒,能提前发现危情。但是,你为何不给大家都说呢?一起想办法更好吧。”

    武小松将圆圆的大脑袋摇得像波浪,开口道:“大师兄,我怀疑我们门派里有奸细,否则,半年前的意外哪可能会那么巧,我们派的秘密,其他势力怎么会知道那么清楚?”

    夏墨点头道:“果然有心,能想到这一层,更知道不打草惊蛇,师兄我很欣慰。不过现在什么也不要做,回去休息吧,我有办法。”

    “哦。”武小松应了一声,又看了夏墨一眼,这才转身出门,脸上爬着不少疑惑。

    夏墨看着武小松离去的背影,淡声开口:“此人忠心无二,可重点培养。”

    语毕,他便走出大厅,像往日一样,轻轻推开房门进入自己的房间。

    ……………………

    是夜,晚风呼啸,在重山之间更似鬼哭狼嚎,令人闻之心颤。又加大雨瓢泼,极易隐藏行迹。

    嗖嗖嗖……

    一条条黑影穿梭在密林之中,从不同方向朝流云派所在疾驰而去,全都黑布蒙面,难断所属,亦难分彼此。

    不多时,已离流云派不足三里。各方赶来的黑衣蒙面人也都碰了面,彼此提防,成了对峙之势。

    嗖!

    恰于此时,一道白影拔地而起,宛若大鹏冲天,转瞬抵达树梢,立于其上。

    闪电之下,看清了此人面目,正是夏墨。

    而在夏墨身后大约百丈处,一条蒙面身影藏于岩石下,眼中露出了惊骇之色。随即,便急忙转身,很快消失在林木中。

    唰!

    夏墨目光一扫,看向前方十丈之余的数十黑衣蒙面人,朗声道:“尔等在如此雨夜前往我流云派,所为何事?”

    看清是夏墨后,那些人先是一愣,随后便纷纷散开,呈包围之势,将夏墨围在中间,并亮出手中兵刃,在雷电中闪着骇人寒芒。

    随即,南面的领头人率先开口:“夏墨,你的修为果然大有长进,竟达八星武徒,成为天协城年轻一代第一人,可见外出机遇极佳。不过……”

    此人故意将声音拉长,两息后才又道:“未成武师,便是跳梁小丑。识相的话,将你外出所得全部交出来,可免流云派覆灭。”

    闻言,其他三方的领头人也伸手朝向夏墨,纷纷让他交出所得。

    “交出来,否则血洗流云派!”

    “将东西拿出来,不然的话,今夜过后,世间再无流云派!”

    “夏墨,识时务者为俊杰,乖乖将东西交出来吧!”

    夏墨淡淡一笑,又扫视了众人一眼,开口道:“你们是听到白天从城里回去的人汇报后辈各自势力派来抢夺宝贝的吧,且都有武师强者坐镇,真是瞧得起我流云派啊!”

    “如此多的强者,我不想交都不行。但好东西毕竟有限,你们四方人马,我该给谁才好呢?”

    听了这话,那些人相互看了一眼,吩咐手下做好提防,以免遭了暗算。

    随后,南面的那人又道:“夏墨,如此低级的挑拨伎俩也想让我等上当?真是可笑至极!现在,我给你三息时间交出所有,至于如何分配,无需你多言。”

    “如若不然,先灭你流云派满门,再找寻宝贝。掘地三尺,不信找不到!”

    夏墨弹了弹眉间雨滴,淡声道:“我本不想拔剑杀戮,怎奈尔等咄咄逼人。看来,今晚一战不可避免,那便战吧!”

    “哈哈哈……”

    南面那人仰头大笑,随后道:“战?区区八星武徒,有何资格和我们说这个字?简直是弱智小儿!”

    其他三方的人也忍不住大笑不已,觉得夏墨就是个狂妄的无脑之人,好东西在他手中就是浪费。

    夏墨本想让他们相互斗殴,自己乐得坐观。但对方并不上当,那就只能自己动手,送他们归西。

    不想杀戮,并不代表不会屠戮。

    至于修为,夏墨更不惧这些人。八星武徒,仅仅是他刻意压制罢了。

    “到了地府,记得反省尔等今日的无知!杀!”

    夏墨低喝一声,随即长剑出鞘,身子也从树梢疾飞而起,宛如长空闪电一般,压向南面的领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