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一不小心无敌啦 > 第0007章 清理门户
    咻!咻!

    两柄飞刀不愧出自五星武徒之手,带着强劲之势割破虚空,急速而行,闪着夺命寒芒。

    见状,四周众人都本能的双手捂住嘴巴,两眼大睁,呼吸也已屏住,焦虑在心底翻滚。

    谁都知道夏墨很强,能够轻易躲过文世豪的攻击。但那也是在有准备的情况下,否则也只有中招。

    明枪好躲,暗箭难防,何况距离不足五尺,又如何能避让得了?

    文馨悦就更不用说了,在飞扑中根本不可能避得过那急速而来的飞刀。

    而他们这些人,除了眼睁睁看着悲剧发生外,什么也改变不了。

    嗖!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众人觉得夏墨和文馨悦必死无疑时,只感两眼一花,那一袭白衣就化成了一道残影,消失原地,避开了飞射而来的飞刀。

    眨眼,残影聚实,恰好挡在文馨悦身前。

    噗!

    轻响声中,飞刀正中夏墨后背,寸余长的刀锋尽数没入,带起潺潺鲜血,染红了大片衣衫。

    夏墨负痛皱眉,但并未哼一声,伸手抱住撞来的文馨悦,脸上还是那熟悉的微笑。

    “大师兄你放开我,我要杀了他!”

    文馨悦用力挣扎,口中大喊,眼中尽是怒火和杀意。足以看出,她现在对文世豪是多么的痛恨。

    虽说只有十岁,还是个孩童,但父母惨死的模样她偷偷看到过,无比恐惧,但也无比心痛。

    多少个夜里,她都以泪洗面,都在噩梦中惊醒,小小心灵,承受着不该承受的寂寞和折磨。

    但人死不能复生,再怎么不舍,再怎么伤心都无济于事。所以,文馨悦慢慢的也从那份悲戚中走出,继续生活。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父母不是天灾,而是人祸,还是自己一向敬重的三十八师兄,这让她如何不愤怒?

    夏墨从文馨悦不停颤抖的身体能够感受得出,她此时有多愤怒,有多想给父母报仇。但她才刚到二星武徒,如何能敌文世豪?

    于是,夏墨紧紧抱着文馨悦,安抚道:“小师妹别哭,一会让你报仇就是,你先不要过去好不好?”

    说话间,夏墨便示意一个师妹过来,拉着文馨悦,不让她再乱动。随即,又摆手示意其他师弟师妹,让他们不要为自己担心。

    紧接着,夏墨徐徐转身,面向已然被武小松等几位师弟拦住的文世豪。

    此时此刻,文世豪已是长剑出鞘,像疯狗一般的发起攻击,并大喝着让其他人滚开。

    只可惜,他在方寸大乱中难以发挥出全部实力,根本冲不出包围。

    “你们都退下吧。”

    夏墨徐徐走来,对师弟们挥了挥手。

    武小松担忧问道:“大师兄,你的后背……”

    “不碍事。”夏墨淡淡道:“若是连这点偷袭都避不开要害,又谈何带着大家壮大,谈何光大门派?”

    闻言,武小松等人便收起长剑,缓缓退到一旁。但并没有太远,以免发生意外。这个文世豪太阴险了,得时刻提防着。

    夏墨又往前逼近两步,离文世豪不足三尺。随即脸色一沉,冷声道:“本念在你身上流着文家的血的份上,废掉一身修为即可。”

    “不曾想你竟如此狠毒,还想置小师妹于死地。如果不杀你,对不起列祖列宗,对不起师父师娘!”

    “哈哈哈哈……”文世豪再度仰头大笑,火红的双眼怒瞪着夏墨,咆哮道:“夏墨!少在这里给我装好人!”

    “你自幼讨好文武才,不就是要做掌门吗?还想杀我?你有何资格杀我!你这个卑贱的野种不配!”

    夏墨摇了摇头,叹气道:“你已被心魔所把控,到了现在还不知悔改,我便代表师父清理门户吧。”

    语毕,夏墨又向前跨了一步,两人距离再缩短到两尺不到。

    “我要杀了你这个野种!”

    文世豪大喝一声,便举剑朝夏墨发起疯狂攻击。

    咻咻咻……

    刹那,剑花交织绽放,涌向夏墨要害。只要一招命中,不死也得重伤。

    但夏墨早有防备,在文世豪刚刚起手时就动了。

    呼!

    只见他右手猛然抬起,食指和中指便精准的夹住了刺来的剑尖,任由文世豪如何奋力,都进退不得。

    见状,四周众人嘴巴大大张开,满脸不可思议。

    大师兄虽强,但也不至于强到这个地步吧,他的那两根手指,难道是钢铁铸成的吗?

    更惊讶的是文世豪,他感觉自己的长剑就像是被铁钳夹住一般,就算使出了全身力气也动弹不得分毫。

    此刻,他终于知道自己和夏墨之间有多大的差距,也终于明白,昨夜夏墨为何会孤身一人去阻拦那些强者了。

    夏墨双指轻轻一动,那看似坚不可摧的长剑便叮的一声一断为二。而文世豪,也被反震之力推得连退了三步。

    嗖!

    还未等文世豪站稳,夏墨再驱身上去,并围着文世豪转了一圈。右手快速挥动,指尖如同雨点般落在文世豪身上。

    眨眼功夫,夏墨收手而立,站在文世豪身前不足三尺处。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满脸痛楚的文世豪张口大喝,怒瞪着夏墨不停挣扎。然而,费尽了所有力气都不能动弹半分,大汗却已打湿了衣衫。

    夏墨并没有理会文世豪,而是转头看向文馨悦:“小师妹,他已被我点了穴道,你要报仇就过来吧。”

    文馨悦立即迈腿,但刚刚走了两步就停了下来,双手掐了掐后道:“大师兄,我……我怕。”

    刚才,她因为刚听到父母是被害死的,怒意占据了绝对优势,所以才会大喊着要杀了文世豪。

    但过了这一会后,她不敢了。毕竟还是个十岁的孩童,怎敢斩杀一个大活人?

    夏墨点了点头,又道:“那你不要看了,就由大师兄替你报仇吧。”

    语毕,夏墨便转身过来,看向文世豪开口:“到了下面,还望你能够悔改,去给师父师娘,还有其他同门忏悔赔罪。”

    “你……你真的要杀我?”文世豪感到夏墨身上的杀意后,终于知道怕了,眼中全是恐惧之色。

    但自小养成的优越感让他临死也不服软,依旧出言不过脑子:“夏墨,你有何资格杀我!你只不过是……”

    轰!

    未等文世豪说完,便听闷响从其胸口传来,将后面的话生生打断。

    “呃……呃……”

    文世豪双手捂着凹陷进去的胸口,两眼盯着已然收手回去的那一袭白影,想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砰!

    他双脚一弯,重重跪倒在地,随后全身不停抽搐,很快便断了生机。

    “将他葬入祖地吧。”

    夏墨向武小松吩咐了一句,随后召集其他师弟师妹返回议事大厅,做接下来一段时间内的具体部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