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三章 改变战略
    朱由检坐回到椅子上,沉思起来。

    不得不承认,虽然晚节不保,名字也被列入贰臣传里,但明末最具战略眼光以及军事才能的人非洪承畴莫属。

    崇祯中后期,正是洪承畴以及卢象升、孙传庭的苦苦支撑,大明才多活了几年。如果没有这几人,早就土崩瓦解了。

    但历史上的崇祯是个急性子,他也看出来流贼才是危害大明江山的最大祸害,但急于求成,一再下旨催逼洪承畴,令他限期克贼,几个月之内就要彻底消灭掉全国几十万已经形成强大战力的流贼。这让兵力捉襟见肘的洪承畴疲于奔命,接连丧师。最后于松山大败,葬送了明军的主力后投降满清。

    流寇之所以难以剿灭,其特点就在于流动。

    流贼惯于避实就虚,官兵势大他们就跑;守备力量弱他们就攻破城池大肆劫掠。

    其中尤以闯贼高迎祥最强。

    高迎祥部下多蕃汉骑兵,兵甲犀利,勇悍亡命,擅长突击。并且经过长期与官兵对战,经验丰富。作战时号令严明,对阵时既能保持阵型不乱,又能以步兵埋伏而以骑兵冲锋。

    而洪承畴所辖兵马一般为马三步七,阵战时虽然不会轻易战败,但流贼见事不可为会迅速撤退,官兵只能眼睁睁看贼离去而毫无办法。

    而对付骑兵的办法唯有以骑对骑,洪承畴的奏章里也隐约透露出这方面的意思,但生怕落下畏敌怯战的名声,所以不敢正面提出。

    想到这里,朱由检心里一动,想到了后世名声很大的一只骑兵------关宁铁骑。

    这只以骑兵为主的勇悍之师战斗力没得说,但军纪败坏、不听上令也是他们的最大缺陷,久而久之,也让他们养成了桀骜难制的毛病,导致了现在整个辽西将门尾大不掉的态势。

    这点从崇祯二年建奴破关兵围京师时的表现就可以看出,祖大寿竟敢在袁崇焕被捕后擅自带兵弃敌而去,不顾建奴大军还在威胁京师,更不顾皇帝的安危,可见其内心已不把朝廷放在眼里。

    不过现在大明朝廷并未显出要亡的样子,各处的兵头明面上还是不敢公然不听调遣,只是耍一些小手段阳奉阴违而已,看来当务之急就是要有一只能压服四方的可用之兵,只要强兵在握,那对各地的总兵大将就会形成巨大的威慑。

    如果有一只战无不胜的强兵在手,那下面那些骄兵悍将就会服服帖帖。谁敢违抗朝廷,将会有被剿灭的风险,眼前的荣华富贵会烟消云散。毕竟谁敢以手下的几千兵马去对抗一国呢?流寇只是一些吃不上饭的泥腿子而已,这些世家将门根本瞧不起他们,也不屑与他们为伍。

    “王承恩,传旨给兵部,调祖宽,祖大乐,李重进,吴三桂所部,克期南下。祖宽,李重进部归属五省总理卢象升麾下节制。祖大乐,吴三桂部归五省总督洪承畴麾下节制。”

    “另外从内帑中拨饷银各二十万两给洪承畴,卢象升。皇帝不差饿兵,告诉他们,朕就这点家底了,让他们省着点花!但不能拖欠克扣官兵饷银!朕会派人核查,让他们好自为之!”

    王承恩领旨应声而去。

    朱由检琢磨着,是不是给洪承畴,卢象升写一封密旨。内容就是要改变以往急于寻求灭贼的战略战术,要徐徐图之。当然,这个缓图并不是无限期拖延,因为另一个心腹大患还在虎视眈眈。

    虽然皇太极现在心里隐隐约约有了对大明江山的野望,但在绝大多数奴酋眼中,大明就是块肥肉,逮住机会上来撕咬一口才是他们的根本目的,打进关内占领大明是根本不可能的。

    所以说,缓图只是给洪承畴和卢象升更多从容布置的时间,一旦抓住机会,还是要彻底剿灭流寇。

    因为朱由检知道,最后灭亡大明的就是这些现在不成大气候的流寇。

    想到这里,朱由检吩咐道:“来人,笔墨伺候!“

    殿外闻声小跑进一个十几岁的小太监,来到御案前,动作麻利的把笔墨纸砚铺好,然后研好墨,弯腰把御笔呈到朱由检面前。

    朱由检赞许的看了他一眼,接过笔沾好墨汁后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年齿几何?”

    小太监麻利的跪倒,答道:“启禀皇爷,奴婢名叫李二喜,年已十五岁。”

    ”家是哪里人氏,为何进宫啊?”

    朱由检没有马上书写,而是饶有兴致的问道。

    “好叫皇爷得知,奴婢家是北直隶昌平人。崇祯二年建奴破口,昌平遭了兵灾,奴婢父母哥哥都死了,只剩一个妹妹。奴婢带着妹妹,和乡亲一起逃到京师后就留了下来。后来建奴离去,乡亲们都已返乡。因奴婢家无余产,以前也是租种他人的田地糊口。现在就奴婢和妹妹,她当时才五岁,无力耕种,所以留了下来。奴婢年岁还小,没有力气去打工养活妹妹。幸好碰到有心人指点,才去势进了宫,有月薪能养活妹妹!”

    朱由检心下惨然:“那你妹妹呢?你在宫里,平日里无法出宫,她幼小年龄,如何活得下去?”

    ”回皇爷的话,那个指点我进宫的好心人收留她做了个义女,奴婢每月开支后,都会出宫一次,把钱给她送去。”

    朱由检默然半晌,说道:“起来吧,以后好好做事,就跟着王承恩吧。”

    “谢皇爷恩典,谢皇爷恩典!”

    李二喜边起身边高兴的回道,跟着皇爷的贴身太监,那可是前途一片光明,至少有人罩着,不会再被其他太监欺辱。

    朱由检开始写旨意。

    密旨不同于其他圣旨,当然要亲自写。尤其是这种基本上否定了自己前期战略思想的密旨,尽量不能让旁人知晓,以便维护皇帝的尊严。虽然灵魂来自后世,但承袭了这句身体的前期所有的功能。崇祯帝还是很有文采的,并且书法尤为人称道。

    斟酌一会,朱由检开始提笔疾书。

    与其说是圣旨,不如说是密信。一刻钟后方才写好一封,然后又写了一封,内容大致相同。

    大约半个时辰后两封密旨写罢,李二喜接过,然后待墨迹干透后,捧起放于御案上的玉玺盖了上去。最后各装进一个朱红色的匣子,用蜜蜡封住就算好了。

    “你将密旨交于锦衣卫堂上官,让他安排妥帖人手护送传旨的太监,连同饷银,送达督臣和理臣手里!”

    “奴婢遵旨!”李二喜端起匣子转身小跑着去了。

    “王承恩这奴婢怎么还没回来?”

    朱由检嘴里嘟囔了一句。转念一想,兵部在宫外,这一来一去再加上传旨回话,怎么也得一个时辰,自己却是心急了点。也难怪,虽然是灵魂的穿越,但性子脾气是根深蒂固的,很难一下子改变。

    一个多时辰后王承恩回来了,朱由检问道“事情办好了?”

    ”禀皇爷,办好了,因为与本兵争执了几句,所以误了一些时辰!”

    “哦?张凤翼如何说的?”朱由检问道。

    “回皇爷,本兵接到圣旨后面有难色,然后奴婢催促他用印下令。他说请老奴回禀皇爷,说如果调这么多兵力南下,恐建奴闻讯乘虚而攻,一旦发生意外,他就是失土重罪。老奴虽然不懂兵事,但老奴是皇爷的人,就对他讲这是圣意,绝不可违!在老奴坚持下,他才下令然后用印,老奴眼看着他着人领令而去后才赶了回来。”

    “你做的不错,去传膳吧!”

    王承恩答应了一声转身要去,突然又回头对朱由检说道:“皇爷,奴婢觉得本兵说的也有点道理,辽东那边不会出问题吧?”

    ‘’赶紧滚去传膳,这不是你管的事!”朱由检笑骂道。

    王承恩笑嘻嘻的转回头去了尚膳监的方向。

    按常理说,兵部尚书张凤翼其实也没错,毕竟这次一下抽调了一万多精锐骑兵南下,辽东兵力却是有点空虚。但自己是带着后世的信息来的,知道明年建奴的确又一次破开长城攻到了京师附近,但并不是从山海关一线,而是从居庸关破口而入。况且辽东聚集了十几万重兵,都是龟缩于城池之内,骑兵不敢去主动挑衅建奴,留在那里用处并不很大。

    想起张凤翼在今世的作为,朱由检心里感到一阵厌恶,一个无能之辈窃据高位,看来是时候启用杨嗣昌了。

    虽然后世对杨嗣昌贬多于褒,但他就任兵部尚书初期制订的方略还是可行的,只是后来各种原因导致了局势不断恶化,他最后也落了个身败名裂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