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八章 皇庄4
    王承恩急忙跟着进了屋里,刘朝则是跑去取笔墨纸砚。

    他进宫后在内书堂读过书,谈不上多大学问,但文墨还算通顺,骆养性则在庄头的殷勤引领下去了北厢。

    朱由检进屋后在太师椅上坐定,王承恩连忙拿过茶壶给皇帝倒上茶水,双手捧起递到他面前,朱由检接过喝了一口。茶叶自是宫中带来,水是村里的井水,这个没有工业污染的年代,井水甘冽甜美,泡出来茶水入口爽滑,回甘芳香。

    不一会功夫,刘朝拿着文房四宝小跑着进来,朱由检放下茶杯指了指侧面的椅子道:“坐!”

    刘朝哪敢在皇帝面前坐下啊,他头手皆摆着回道:“皇爷面前哪有奴婢的座位,您要折煞奴婢啊!”

    朱由检不耐烦道:“让你坐你就坐!待会朕说的你要写在纸上,你站着如何写?”

    刘朝闻言这才找了个座位坐下,屁股只敢挨着半边。他把笔墨纸张放在身侧的小几上,歪扭着身子禀道:“皇爷,奴婢静听圣喻!”

    “庄里有几个粮仓?这次夏粮给宫中输粮有无成行?”

    朱由检问道。

    “回皇爷的话,庄里建有三个粮仓,每个大约容纳粮食一万石左右,因为夏粮收完不久,一部分尚未晒干,所以收上来的粮食都在粮仓里。加上尚未晾干的,总数约两万余石,都是小麦和大麦,并无杂粮。”

    刘朝恭谨的答道。

    “朕记得你说过一共三万余亩田地,亩产多少?怎么纳粮如此之多?”

    朱由检疑惑的问道。

    ”禀皇爷,庄里亩产平均一石左右,宫里收的田租是十七,因是皇庄,所以不交税赋,因而剩下不少粮食!”

    刘朝照实回道。

    朱由检闻言眉头微微皱起:“田租怎地如此之多?按人口算的话,农户剩下的口粮岂不是仅仅裹腹吗?”

    “回皇爷的话,这规矩自隆庆爷起一直如此。因离京城不远,农闲时节庄里的青壮男丁会去城里打短工,多少挣点银钱补贴家用。老弱妇孺则养鸡鸭,也有几户养猪,以前河里水多还能捕点鱼虾,所以庄户们倒也勉强能度日,所以也并无怨言。”

    剥削,赤裸裸的剥削啊!土里刨食辛苦一年,收成的七成要被收走,余粮加杂粮勉强能不会饿死,就这样大家竟然觉得是天经地义的,朱由检心里暗叹。

    “从今日起,田租改为十四,以后是为常例!”

    朱由检果断的下令道。

    “啊?这这这,皇爷是不是太过宽容了啊?田租可是宫里的一大进项啊,少了进项,宫里的贵人们可会埋怨闹腾啊!”

    王承恩和刘朝皆是大吃一惊。

    在他们心里,皇家的利益高于一切,皇家的水涨了,他们的船才会高,至于这些又穷又贱的庄户,能有口吃的就是皇家的恩典了。

    朱由检并不打算向他俩解释什么民权、平等之类后世的价值观,只是一挥手道:“朕意已决,休得啰嗦!宫里谁敢闹腾,朕让其去凤阳守皇陵去!”

    王承恩和刘朝脖子一缩,不敢再吭气。

    “朕有个打算,预备把此庄打造成一个军队后勤基地,以后大明官兵之衣帽、军粮等军需都要自这里产出!”

    朱由检继续说道。

    刘朝迅速拿笔蘸好墨录下皇帝的言语。

    “明日之后你要安排人手,选好大片连接之空地用于建造工坊。一是制作军粮,二是制作衣帽,其他的朕暂时还未想好。工坊要建的足够宽敞,能容纳数百人劳作。工坊之样式以及如何施工,朕会知会工部安排相关人等前来指导,而你要做的便是召集庄里的青壮施工。记住,此非劳役,要管两顿饭食,并且要吃饱!”

    至于工钱,朱由检暂时没打算给。因为现在需要钱的地方太多了,內帑所余不多,而如果由户部拨银,那些文臣肯定能和皇帝吵翻天。

    内帑的银子还有更重要的用途,现在能省则省。

    其实对于普通农户来说,干活吃苦是再正常不过了,要是管两顿饱饭,那就给家里就省下了不少。

    平时农闲时节去京城打短工,也并非每天都能找到活干,有时连续几天也没人雇佣,这种在家门口不用离开家人的好事上哪去找。

    刘朝连忙记下,虽然对于管两顿饭心里腹诽着,但却不敢出声争辩。

    “工坊建造完毕后,再把护庄的围墙建起,不用像城墙那样高,九尺左右便可。”

    朱由检打算把这里建成后勤基地,建围墙最主要的是出于安全的考虑。

    这个庄子位于京城西南面,离京城大约三四十里,而如果再有建奴破口攻击京城,那他们的主攻方向是东北、正北。大明的流寇目前基本在河南、陕西、山西、湖广一带流窜,并不具备攻入北直隶的实力与胆量。

    历史上也是到了崇祯朝最后一年,李自成才带人打到了京城,至于修建围墙,也只是让农户们安心而已。

    “派人去往京师市场采买鸡鸭种苗以及猪仔,之后无偿发放给每家每户,动员老弱妇孺放养。建设几个大型猪场,每个猪场能饲养猪三百头左右,庄里养猪的那几户有饲养经验,就分别做猪场的主事好了。”

    朱由检端起茶水喝了一口,继续道:“着人去收购稻谷,各种豆类、黍、粟等都可,购来后与小麦,大麦一起,分别磨制成粉,混合在一起用大锅加适量之油盐糖炒熟冷却。之后让庄里妇孺用棉布制作成肠状般细长袋子,每个袋子能盛装此物五斤左右即可!”

    五斤这样的军粮,因为加入盐糖油等高热量物种,省着点吃足够一个兵士七日之用。

    “再就是着人购进棉花与棉布,准备制作官兵冬装。朕会拨银十万两,用作上述之事的费用,不足就跟朕说,朕会再想办法。如有结余就全部买成粮食,粮仓不够就酌情再建,暂时就是这些,都记下了吗?”

    刘朝一边快速的记录一边点头应是。

    上次拨给洪承畴,卢象升共四十万两银子,这次又拨给刘朝十万两。虽说是为了朱家的江山,可这银子也经不住这么花啊。

    原先的崇祯登基之后,顺应文臣们的心意,裁撤各地矿监、税监,博得了一众文臣以及江南士绅的如潮好评,现在回来看,自己的前身是上当了。

    矿监,税监的收入都是进入内库的。

    自万历十一年起,这些收入就是皇室花销的最主要来源,那些蛊惑皇帝裁撤矿监、税监的文臣,其实就是自身利益受到侵害的江南士绅在朝廷的代言人。

    自己虽然清楚那些文臣的勾当,可现在要是再想派矿监、税监已经很难了,必会遭到朝野的激烈反对。

    现在内有流寇,外有建奴,不能再招惹不必要的是非麻烦,何况是个大麻烦,只能先忍了这口气,等扫平内外再去找回场子。

    还得想办法开源啊!一想到挣钱,朱由检顿时心烦意乱。自已一个文科生,前世哪做过生意啊?

    自己在网上看过不少穿越文,看那些穿越回去的主角,轻易的就能从一介平民迅速致富,然后招兵买马推翻封建统治,心里是好生羡慕啊,看看人家,啧啧,要是没穿越,说不定年轻轻财富就能超过马云。

    牢骚归牢骚,穿越已成现实,缺钱是当务之急,还得想办法搞钱。造玻璃制肥皂搞香水发债券炒股票,这些倒是能迅速敛财,但自己文科生对那个一窍不通啊。

    现在能有点眉目的就是清初的八大皇商了,只希望他们这么多年积累了足够多的财富,一经锦衣卫探查清楚,那就不客气了。

    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再就是江淮的盐商,那都是家资百万的巨富,可人家身后都有庞大的人脉,也不好找借口下手。

    还有一个让朱由检寄予幻想的就是郑芝龙,那可真是富可敌国了。历史上郑芝龙的海盗集团收取巨额保护费,再加上自己用规模巨大的船队经商,年入足有上千万两白银。

    郑芝龙最大的弱点就是对强大武力非常惧怕,这也许和他打拼多年积累巨额财富后希望稳定有关。

    江湖越老胆子越小。当初混迹江湖一无所有,但发了大财后谁还不盼着子孙后代安稳的永享富贵呢?

    看来自己要能把流寇给剿灭后,郑芝龙才会真正向朝廷低头,打铁还得自身硬啊。

    他在那里想着心事,半天不说话,王、刘二人也不敢出声打扰。

    过了一会,朱由检回过神来后问道:“你可全部记好?,朕明日回宫后下次不知道何时有空再来,朕这些方略你要全部了解后不折不扣的执行,有不懂之处要问明白,听见没?”

    “奴婢都记下并且都听懂了,皇爷交代的奴婢定能全部做好!”刘朝郑重的向朱由检保证道。

    “那就好,朕等着你的好消息。另外,朕会让王承恩从宫里挑一些人来帮你,毕竟事物繁多,你自己也忙不过来。那些庄头没什么见识和头脑,也帮不上你什么忙。”

    朱由检继续吩咐着,王承恩连忙应下。

    说话间骆养性于屋外请见,进屋后将手里奏本双手呈上,看来是锦衣卫整改的新方略已经完成了。

    朱由检拿在手里翻看一遍,骆养性在文中所述基本和自己说的那些别无二致。

    “还不错,那就先如此吧,回京后即刻实行!”

    骆养性躬身应了下来。

    时辰已到酉时,外面的天色逐渐安了下来,朱由检等人用过晚饭,在院子里消食片刻后也感到有些疲累,于是他便吩咐沐浴更衣,之后在王承恩的服侍下安歇下来。

    许是解决了心头的一件大事的关系,这一觉朱由检睡的香甜无比,直到天光大亮方才醒来。

    在简单用过早膳后,朱由检一行起驾返回了京师,刘朝一直恭送圣驾出庄数里方才返回庄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