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九章 皇庄5
    等朱由检一众离开庄子后,庄里各家各户紧闭的房门纷纷打开,许多人还是没敢出来,只是探头探脑的往外观瞧。

    在一家农户的院落中,佃农刘大春正在打磨锄头,妻子刘李氏端着一个装着碎菜叶的陶盆在喂十几只小鸡仔,七岁的儿子石头牵着咬着手指头的妹妹小花跟在娘亲的身后。

    院子不大,三间正房两厢各有一个草棚子,算是厨房和茅厕,茅厕边上搭了个鸡窝,旁边垛着一堆烧火用的干柴。

    刘李氏穿着打着不少补丁的襦裙,但浆洗的非常干净,长相就是普通人家的样子。

    她边喂鸡边开口道:“夫君,听李庄头说,来咱们村的是宫里的贵人,昨天奴家从门缝里瞅了一眼,看见一个穿龙袍的年轻贵人,你说,是不是个王爷啊?”

    “瞎说什么,王爷多贵重的身子,来咱这个穷庄子干啥?大热的天,贵人都在大房子里乘凉呢,我看呐,来的八成是个管事的公公,你看庄里的刘奉御,多威风啊!来的这个肯定官比他更大!”

    刘大春像模像样的分析道。

    刘李氏连连点头,说道:“这次宫里的公公不会是来催收租子的吧?催就催,反正咱家里都交上去了!”

    说到这里她叹了口气,继续道:“唉,这收成一年不如一年,今年咱家纳完粮,口粮比去年少了不少呢!眼看石头一天天大了,饭量也大了不少,剩下的这点粮食不知道能挨到啥时候啊?!”

    听到妻子的话,刘大春停止了打磨,半晌没说话。

    过了一会他开口道:“等农闲了,我去京城转转,看看能有贵人雇工不。要是运气好碰上良善人家,能有个长久活计,年底也能挣下点银钱,那时候就不愁了。”

    刘李氏摇了摇头,心里暗暗的难过。

    往年丈夫也是农闲时候就去京城打工,但这几年听说天下不太平,京城里逃难的人越来越多,活计更难找了。

    夫君很多次都是空手而归,有时就算碰到有雇工的,给的也是一些铁钱劣钱,这样下去往后的日子咋过呀。

    正在忧愁时,忽然外面有人响起了锣声,伴随着有人大声吆喝:“乡亲们听着,每家的户主到南面场院里集合,刘奉御有要紧事吩咐!”

    刘大春愣了愣,对妻子说道:“会不会是宫里嫌咱纳的粮少了,宫里贵人过来加征啊?”

    刘李氏茫然的摇头,刘大春放下锄头,双手往短褂上摸了摸,说道:“我去听听,你在家看好娃儿”

    说完来到门前,打开院门往场院而去。

    来到场院后,人已经到了不少,相熟的都在小声议论着,各种各样的猜测得出的结论都是坏事,个人心里都是忐忑不安。

    等人渐渐到齐后,过了一会,刘朝在锦衣卫小旗以及庄头的跟随下来到场院。

    刘朝登上场院南面一个小小的土台,背着双手看了看台下众人,轻咳一声,下面顿时鸦雀无声。

    他满意的点了点头,尖着嗓子开口道:“今日召集尔等前来,是有几件要紧的事好教你等得知,这几件都是好事,天大的好事!是皇爷给你们的恩典!”

    说到这里,他冲着北面抱了抱拳。

    台下一阵嗡嗡声响起,众人交头接耳小声议论,都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台上的刘朝。

    刘朝见状略微不满,又大声的清了清嗓子,台下又是寂静无声。

    刘朝继续开口道:“你等知道昨日来的是哪位贵人吗?说出来吓死你们,来的是当今圣上!是万岁爷!”

    最后一句,刘朝的嗓音陡然拔高,尖利的声音直刺众人耳膜。

    台下众人在短暂的震惊之后忽然喧哗起来。

    听到万岁爷来了皇庄,有人害怕,有人怀疑,有人激动的浑身颤抖,有人红光满面,有的则是呆立当场。

    有的人痛哭流涕,有的人跪倒在地,场面混乱起来,喧哗声越来越大。如果众人是在屋内,这时的声音怕是能把屋顶掀翻了。

    不要怀疑笔者描述的场面是不是夸张,在哪个皇权至上的社会,别说平民百姓,就算是绝大部分官员,一辈子也没机会见到皇帝。

    哪怕是后世信息爆炸的年代,尽管天天在电视上看到国家领导人,但一旦在现实里突然看到领导人,绝大部分人还是激动无比,说欢呼雀跃也不为过。

    所以听到刘奉御说昨天来的贵人是当今万岁,虽然大部分人没看到,但还是如同被雷击一般。

    刘朝看到场面有点失控,抬手做出下压的样子大喊道:”肃静,肃静!”

    那个锦衣卫小旗和两个庄头也跟着大喊起来。

    过了好一会,众人的情绪方才慢慢平静下来。

    等到场面彻底安静下来后,刘朝接着道:“万岁爷怜悯尔等众人生存不易,特许尔等纳粮由十七改为十四,就从今次夏粮开始!”

    他的话音一落,台下的喧哗声再次响起。

    有人带头下,众人纷纷跪倒在地,连连磕头,减了三成租子,各家都宽裕很多,有产量高的庄户甚至能吃上饱饭了,这可是天大的恩德啊。

    刘朝眼见众人磕头,急忙侧身避开,继续大声说道:“你等先起身,这是万岁爷的恩典,咱家可当不得受你们的大礼!咱家的话还没说完,好事还有,还有!”

    众人纷纷起身停止了议论,都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台上的刘朝,眼前这张没有胡须的长脸,从没有像今天这般让人感到亲切。

    “万岁爷还说了,吩咐咱家购买鸡鸭种苗,免费发放给各家各户,将来产了蛋,宫里会按市价现银收购!还要咱家购买猪仔,建设猪场,先前家里会养猪的庄户作为猪场的主事,雇佣人手,传授养猪的经验,等猪养肥了,也是宫里市价收购,免了尔等奔波售卖之辛苦!”

    这次说完后,台下没有喧哗,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过了好一会,台下靠前的位置上,一位胡子花白的老农哆哆嗦嗦的问道:“敢问奉御,您方才所说都是真的?不是诓骗我等吧?”

    刘朝斜了他一眼,不耐烦的道:“咱家忙着呢,哪有闲工夫诓骗你等小人!万岁爷金口玉言吩咐的,咱家只是转述告知尔等得知!”

    老农噗通跪倒,拱手过顶,嘴唇哆嗦着:“老汉我活了五十几年,从未见过如此圣君!我等都是蝼蚁般的人物,万岁爷竟是将我等蝼蚁放在心上,老汉就是现在死了也会含笑九泉啊!圣君啊!”

    说罢,磕头作响,场上众人跟着跪倒在地,一片磕头声,灰尘四起,中间掺杂着呜咽声,更有人放声大哭。

    刘朝心有所感,开口道:“你等起身吧,咱家还有事吩咐!”

    众人遂慢慢止住哭声站起身来。

    “从今日起,庄里青壮男丁及强壮健妇,俱要抓紧时日将田地翻好,等种下大豆杂粮,所有壮丁要集中起来,将村里围墙建好!还要建工坊,到时朝廷工部会派员督导!万岁爷特别嘱咐,建工坊围墙不是服劳役,凡参与者,每人管两顿饭食,管饱!”

    台下众人已经吃惊到麻木了。

    村里修建围墙后,庄子的安全性大大提高;工坊建成后肯定要招人劳作,那就意味着农闲时不必跑几十里路去京城打工,不用奔波辛苦。

    况且这次居然不服劳役还管饭,以前这等差事都是各家出人出力还要吃自家的饭,一文钱捞不到还要倒贴的。

    “万岁爷还说了,今年夏粮改成十四后,各家口粮外另有余粮的,宫里市价现钱收购!不过这事你等可要想清楚,不要贪图银钱,把家里口粮全卖了!”

    众人纷纷忙不迭的点头,有几户家里颇有存粮的则是心中暗喜。

    刘朝说完后冲台下一摆手道:“就是这些了,你等散了吧!赶紧回家收拾停当,把地里农活尽快干完,别耽误了万岁爷吩咐的大事!”

    众人听罢,纷纷向他作揖行礼而去。

    刘大春一路小跑着回到家中,刘李氏诧异的看着一脸兴奋之情的丈夫。

    自嫁给他以来,从未见丈夫如此高兴过,她急忙问道:“夫君,不是宫里加征吗?”

    “娘子,大喜事啊!你可知晓昨日来的贵人是谁?”刘大春咧着嘴笑着回道。

    不等妻子回答,他的脸色又变得通红,大声道:“是圣上,是万岁爷啊!”

    刘李氏吃惊的瞪大眼睛,连声问道:“夫君,你说的什么啊,来的真是万岁爷吗?真的是?”

    刘大春咧着嘴大笑道:“真的是万岁爷,真的是啊!万岁爷还给咱减免了岁征,还要发给咱鸡鸭种苗,全都不要钱,各家都有,都有!”

    刘李氏已经惊呆了,半晌才回过神来,急忙道:“夫君,万岁爷真的给咱减免钱粮了?是不是真的?是不是啊?”

    “十七减为十四!加上秋季的杂粮,俺就算不去京城打短工,咱家石头和小花也不用饿肚子了!”

    此刻的刘大春开心的像个孩子一般,等妻子缓过神来,他把听到的一一讲述了一遍。

    刘李氏边听边流泪,听完后已经抽泣的不像样子。

    刘大春揽过妻子来,两眼泛红,轻拍着她的肩头。

    他理解妻子的心情,要是这些事都做起来,他的妻儿从此不用再为一日两餐犯愁,甚至想象不到的好日子已经在向他们招手。

    相似的场景在村子里到处上演,连孩子们也感受到大人的开心,整个村子充满了欢声笑语,每个人仿佛充满了力量,这应该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带来的巨大精神力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