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十一章 勇卫营
    用罢午膳,朱由检乘上马车,在大批锦衣卫护卫下起驾勇卫营。

    勇卫营前身是腾骧四卫,是一只直属皇帝,有内廷负责的禁军。其官兵的选拔标准是“天下卫所官军年力精装者及虏中走回男子”。最初人数在三千左右,战力强悍。后来嘉靖年间编为勇士营和四卫营,人数逐渐增多,但战斗力逐渐下降。

    朱由检登基后于崇祯二年命曹化淳兼御马监掌印太监,重整勇卫营。曹化淳本身是司礼监秉笔太监,事务繁杂,也没多少精力掌管勇卫营。便选用嫡系太监卢九德,刘元斌为监事太监,专管这只军队的日常。其驻地在宫城以外皇城以内,出东华门沿宫墙一直往东北走半个时辰左右便能到达。

    御马监外有一大片军营,军营里有一个面积极大的校场。校场的辕门外,几个太监和几名顶盔掼甲的将校在门外站立。

    朱由检的车驾还未到达,一群人急匆匆在领头的太监率领下迎上前来,朱由检乘坐的马车尚未停稳,众人跪倒在地。为首的老太监尖着嗓子高声禀报:“奴婢司礼监兼御马监掌印曹化淳率勇卫营诸将官恭迎圣驾!”

    马车停稳,王承恩服侍着朱由检下了车,朱由检四下打量一眼,温声吩咐道:“起来吧!朕即位以来,虽命你整顿营物,但却一直为政务烦扰,未曾前来观瞧;今日得空,便来看看你曹化淳兵练得如何,是否有负朕之所托!”

    众人人磕头后起身,头发花白的曹化淳举手过顶躬身回禀:“自皇爷委奴婢以重任以来,奴婢虽是身兼数职,俗物繁重,但生怕耽误皇爷的大事,所以特命刘元斌,卢九德常驻营地,专以监事官兵之日常。此二人倒是不负所托,夙兴夜寐,练得了一只精兵,还请皇爷检阅巡视!”

    刘,卢二人赶忙上前磕头请安,朱由检摆手让他们起身,笑着说道:“你曹化淳语气倒是不小,敢说练得精兵!好,朕今天便要好好看看,你所谓的精兵到底如何!这几员武将各为何人?

    几名将官听到皇帝问话,疾步上前跪倒磕头。为首一人看上去文弱干瘦,其余二将皆是虎背熊腰,高大健壮。

    为首文弱之人磕头后高声禀道:“末将勇卫营副将孙应元参见陛下!”

    “末将勇卫营参将黄得功参见陛下!”

    “末将勇卫营游击周遇吉参见陛下!”

    朱由检听罢几人的禀报,不由暗暗点头,都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忠臣猛将啊!都是力战殉国的英雄,孙应元和周遇吉都是与闯贼激战阵亡,黄得功则是南明隆武时期的江南四镇之一,最后也是战死沙场。

    他抬手虚扶温声说道:“诸位将军请起!将来平贼灭虏,还要诸将奋战沙场,以拯黎民与水火,功成之日,朕定不吝公侯之赏!”

    孙应元等人都是第一次得见天颜,本就激动不已,听到皇帝的勉励之意,更是胸中沸腾,血涌上脸。三人皆高声答道:“愿为圣君效死!”然后重重磕了一个头后起身。

    曹化淳前面带路,一行人进入校场。

    此时校场站满了勇卫营官兵,个个身穿红色的鸳鸯战袄,头顶斗笠,皆是持刀拿枪,巍然挺立,肃静无声。

    在曹化淳的引领下,朱由检登上了校场南面的校阅平台,台上已经铺好了红毯,一张龙椅和御案,朱由检就坐后,众人分侍两边。

    朱由检开口道:“开始演武吧!”

    孙应元手持一面红旗,走到台子的前端,左右一晃,只听见甲叶碰撞声,脚步嚷嚷,台下营兵如潮水般退去。不到一刻钟,几千人皆已退到校场边远站定。

    孙应元又是手持红旗摇晃,随之传来几声短促尖利的的喇叭声,慢慢的大地震动起来,远处隐隐似有雷声响起。烟尘四起,大地仿佛在颤动一般,这股声音逐渐加大并越来越近,轰轰隆隆的声响中,一只骑兵从漫天卷起的尘土中突然冒了出来,然后以三十骑为一横排,一列列整齐一致的战马小跑着涌入校场。

    身穿对襟棉甲、头戴铁盔的骑兵皆右手持长枪,左手拉缰,长枪直直的指向天空。长枪如林,这句话在这里毫不为过。

    场中只有马蹄声和战马偶尔的嘶鸣声,整只马队在隆隆声中驶过校阅平台。

    路过平台的骑兵皆将手中长枪高高向天举起,目光转向平台行注目礼,所有人没有一人发出声息。上百列骑兵奔驰而过,最前开路的骑兵绕场一圈后整齐的排列在台子左前方,后面骑兵依次绕场后在校官的指挥下停下战马排好队伍。

    朱由检不管是前生今世都是头一次见到如此大规模的武装骑兵。从战马入场到绕场一周后站好队伍,整个过程时间很短,但扑面而来的那股强大气势依然让他震撼的无以复加,仿佛这种力量能毁天灭地般。个人的武勇在骑兵队列前就像蝼蚁一样不堪一击,看看后世电视上如同儿戏般的古装剧里的骑兵,真的是云泥之别。

    等骑兵队伍站好,孙应元又是举旗摇晃,这次换的是黑旗。随着喇叭声,退出去的步兵开始集结,然后向校场另一端空旷之地进发。

    先是一千手持弓箭的士兵到达后分成两排站定,一名将官出列,手举一面三角旗晃动一下,士兵开弓搭箭,斜斜的指向天空。喇叭声吹了个短音,嗡的一声,一千枚长箭射前方的上空,经过短暂的飞行后掉头急速下坠,前方约一百步的空地上突然就像长出了一片庄稼一样布满了羽箭。

    弓箭手每人射了十箭,前方空地已被长箭铺满,如果前面是敌人,在这上万只长箭的覆盖下,存活率可想而知。

    弓箭手射完十箭后迅速收弓转身退后,两千五百名长枪手分成数牌踏着鼓点走来。站定后长枪手紧紧挨着,阵型十分紧凑,前排把枪探出,后面一排把枪架在前排肩上。

    校官一声令下,长枪手们齐声大喝:“护!”刺出手中一丈多的长枪,枪头寒光闪闪,锋利无比,好像能把前方所有物体刺穿。两边各有五百刀盾手上前护住两翼,防备敌人侧击。随后在将官的指挥下,长枪兵刀盾兵收拢队伍,步伐齐整的来到校场中央,与骑兵相隔不远站好队伍,演兵就此结束。

    朱由检暗自赞许,大明的军队也并非都是遇强则溃的孱弱之师啊。强将手下无弱兵,历史上的名人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这几个太监和军将没有辜负皇帝的托付,果然练得一只强兵。

    曹化淳来到崇祯近前,小声请示道:”皇爷,您要不要给官兵训示讲演几句?”

    朱由检点了点头,起身来到台前,看着台下这只威武之师,一张张年青的脸上满是激动与亢奋,眼神里既有敬畏也有期盼。

    他开口大声喊道:“勇卫营的将士们,你等辛苦了!”

    台下的骑兵下马与步兵们齐齐单膝跪地,齐声喝道:“参见圣上!”

    朱由检摆手让他们起身,孙应元等众将赶紧示意大家起来,官兵们起身再次站好队列。

    朱由检扬声继续说道:“你们是朕的亲军,是大明一只能征善战的勇武之师!你们来自大明各个地方,有的是辽东,有的是宣大,有的是陕西,有的是河南,还有其他一些地方!现在的大明,内有流寇肆虐,外有建虏逞凶,你们中的一些人,或是亲人被害,家破人亡,或是家园被毁,家人流离失所,你们本来安定的生活被战火毁灭!这一切都是谁造成的?就是流寇和建奴!是他们杀了你们的父母兄妹!是他们毁了你们已经要收获的田地!所以,只有彻底剿灭流寇和建虏,你们以及大明的百姓才能过上安稳的好日子!望你们加紧操练,不久的将来,朕会派你们出京,去替朕横扫天下不法之徒,去替你们的亲属报仇雪恨!”

    台下的官兵静静的听着,没有出现后世的电视剧里那种群情激昂,口号震天的场景,这让朱由检略微有点尴尬。他知道自己没有经历过这种大场面,口才也一般,只能是尽力表达自己所思所想。

    他继续扬声道:“朕在这里向你们许诺,凡英勇杀敌阵亡者,烧埋银一百两!永业田二十亩给其家人,永免赋税!伤残者给银五十两,永业田十亩,永免赋税!当地官府每逢年节要着人上门探望慰问!朕要在京城择地建忠烈祠,为国牺牲者尽皆入祠享受拜祭,大明不亡香火不断!朕回宫后便下旨颁发天下,朕不能让忠贞之士流血又流泪!朕对天发誓,决不食言!”

    说到后面,朱振卿激动起来,语气也变得慷慨激昂。

    在这个银钱极度匮乏的世代,贫苦人家一年也见不到几两银子,平民百姓一家四口人,一年有十几两银子就算殷实人家。皇上能拿出这么多银子赏赐,并且还有世代永免税赋的田地,台下的很多官兵都是孤儿,父母兄弟姐妹都死于战乱中。那时的人最怕死了不能安葬,没有人祭祀。现在皇帝亲口说的建祠祭拜,年年香火不断,那就不怕成为孤魂野鬼了,自己这条贱命能卖给皇上,值了!

    台下前排的官兵因为离得皇帝近,所以字字入耳。朱由检话音刚落,前排的官兵纷纷双膝跪倒,有人面红耳赤,有人痛哭流涕,有人嘶声大喊。

    随着朱由检的话被所有官兵所知,台下已经没有站立的士兵,所有人都跪倒磕头,哭声喊声响彻整个校场。台上诸人也被这狂热的气氛感染,都是在朱由检身后拜伏于地。孙应元等三个将官心里既激动又振奋,跟着这样的明君,就算马革裹尸也不枉此生了。

    朱由检虚抬双手要官兵们起身,可谁都没有尊令,官兵们的情绪处于狂热的状态下,久久不能平息。良久后,在台上诸人的号令下,官兵们才起身站好,很多人的脸上泪痕犹在。

    朱由检的内心也是激荡不已。也许过不多久,这群朴实的战士们里,有很多将长眠地下,有的则终身残疾。但正因为有人敢于牺牲,才会换来更多人的安居乐业。

    想到这些,他的眼眶微微湿润,心绪激动下,生怕开口会哽咽,索性躬身拱手,朝台下的官兵深深的施了一礼。官兵们都惊呆了,反应过来后又是拜伏在地。台上的诸人赶忙跪倒,孙应元等也是感怀于心,黄得功忍不住直起上身攥起右手拳头朝上举起大声吼道:“愿为圣上效死!”

    台下官兵们一致攥拳挥手,用全身的力气吼道:“愿为圣上效死!”开始吼声杂乱,到后来逐渐整齐划一,最后却是声震云霄、长久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