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十五章 哗变
    五省总督洪承畴坐镇信阳已大半个月了,这期间他分派左良玉与汤九州率五千人扼守内乡、淅川;陈永福率一千八百人扼守卢氏县;尤世威,徐来潮以五千兵马守雒南兰曹川、朱阳关;邓玘、张应昌、徐成名各领所部兵马防守汉江南北要地,以防流寇再由陕入湖广。

    按行程来算,各将应该俱已到位。他和幕僚商议,决定自己亲率陕西副总兵贺人龙,参将刘成功等共计四千兵马由潼关入陕扫荡贼寇。

    离皇上要求的半年肃清流寇的圣旨已经只剩一个月了,现在看来剿灭流寇根本不可能了。

    贼寇流动如水,官兵因为缺乏机动性,无时不在疲于奔命。想寻机聚歼贼寇可根本找不到任何机会,往往贼寇攻击某城,等官兵得到消息前去救援之际,贼寇早就破城大掠而去。

    洪承畴有时心里感到很迷茫,因为兵部并未制定出一个有关全局的战略规划,到了皇帝的规定的时限,自己并未完成皇上交给的任务,有负圣恩,不知道皇上会如何处置自己。

    既为剿贼之事忙的焦头烂额,又为自己的前途命运忧心不已,半个月时间,洪承畴瘦了一大圈,两鬓已现白发。

    这日早晨用罢早饭,洪承畴正待下令起兵回陕。探马突然来报:甘肃镇参将徐来潮部不愿入山扼守,行军至卢氏县后哗变,现已占领县城,四处掳掠。河南都司陈永福本来驻守卢氏县,见徐来潮部哗变,未接督帅将领不敢善专,现已退守永宁等候军令。

    洪承畴闻听勃然大怒,拍案而起。虽然此前官兵屡有哗变之事,但都是几十人上百人小规模的哗变,这种有兵马两千余的一路参将哗变还是第一次在他手下发生。

    这要是传到京城,首先文臣们会一致攻击他洪某人领兵无方。

    再次要是被皇上所知他不但没有克期灭贼,反而手下的大军哗变,依照皇上以往的性格脾气,自己可就人头不保了。

    想到这里,他便要传令召集人马前去平叛。正在这时,又一骑探马来报:四川援剿总兵邓玘部在樊城哗变,杀监军太监谢文举,邓玘不知所踪!

    洪承畴双眉紧皱。邓玘一部人数甚众,其人素来待部下严苛狠厉,克扣部下军饷日久,其部早就积怨深重。这次的哗变应该是积攒已久的矛盾总爆发。

    他立即厉声下令道:“令陈永福部监视徐来潮部动向!如果其放弃卢氏县转攻其他县城,陈永福立即阻截!告诉他,本督会即刻派出平叛队伍,到达后让其听从指令,违令者斩!”

    沈世玉安慰道:“督公无需过虑,想来官兵哗变所为者不过是粮饷,并非真要造反做贼。为今之计,就是赶紧筹划钱粮,只要钱粮充足,到时把带头哗变者斩杀,其余官兵皆会畏服!”。

    “你说的这些我何尝不知?可就连督抚标营也都亏欠数月饷银,朝廷已经半年没有颁下银钱,这要去哪里筹划如此多的银两呢?”

    沈世玉也是一筹莫展,安抚哗变的官兵需要大批银两,可陕西本该上交的岁银已被洪督截留,朝廷每年加税征得的银子根本不够如此多军队的开销,已经半年没下发饷银了。

    突然,署衙外传来一片嘈杂的人声,随即传令兵疾步跑进署衙,来到近前禀告:“禀督帅,有天使来到!”

    洪承畴一愣后,立即起身,振作起精神来说道:“快快摆设香案,迎接天使!”。

    洪承畴率众出了衙门来到衙前,只见一个年约四旬的太监站在衙前,正在和一个锦衣卫头领模样的人小声说话。他身后的广场停满了马车,上面用篷布盖的严严实实的,一部京营服色的官兵牵马肃立在广场一角。

    洪承畴赶紧迎上前去,拱手道:“天使驾临,未曾远迎,还望海涵!”。

    “洪督帅太过客气,咱家司礼监随堂太监陈大金,奉命前来传旨,洪督接旨吧!”

    洪承畴赶紧前面带路,把陈大金一行让进署衙里,香案已经摆好。

    待洪承畴一众人等跪好,陈大金从怀里掏出圣旨开始宣读。

    圣旨的大体内容无非是五省总督工作干的不错,剿匪已见成效,以后再接再厉之类没营养的官话。最后才是重点,如今国库空虚,皇上特拿内帑二十万两给官兵发饷。并许诺说将来财政宽裕后,会补发以前积欠。

    洪承畴听到二十万两的饷银,压在心头的巨石突然消失,顿觉心里轻松无比,只要饷银充足,哗变之事解决起来就相对容易一些了。

    宣读完圣旨,洪承畴礼让陈大金等上差去内堂喝茶休息,陈大金笑吟吟的答应后,和一同前来的锦衣卫千户张宏宇入了内堂。沈世玉赶紧去招呼人卸车,并命人引领护卫粮饷来的京营官兵去营房歇息。

    进入内堂,几人分宾主落座,仆人送上香茶。

    陈大金端起来品了一口,笑道:“咱家头一回出京传旨,这次还是押运巨额的饷银,距离如此之遥,咱家一路可是提心吊胆,生怕遇到大股的流寇。幸好一路走来,只有零星的毛贼,看见咱们是官兵,只远远的观望,并不敢上前拦截。皇爷也是特地调了勇卫营一队精锐,以及锦衣卫缇骑一路护卫。这路上多亏了张千户安排夜宿日行,安营扎寨,咱们才不辱圣命”

    旁边的张宏宇连称应该的,洪承畴也跟着恭维了几句,毕竟这是司礼监随堂太监,内廷的重要人物,可不能在言语上得罪。

    话锋一转,陈大金收起笑脸道:“洪督,皇上另有密旨与你!”

    洪承畴一惊,刚要起身跪听,陈大金摆了摆手道:“皇爷说了,说是密旨,其实算是信件,内容很多,涉及机密,咱家不便得知,皇上嘱咐你要单独看!”

    说罢,陈大金从怀里掏出一个朱红色用蜜蜡封住的木匣,双手递给洪承畴。五省总督躬身接过后,陈大金笑着说道:“洪督,咱家和张千户茶也喝了,现在身子乏累,你安排一下,咱家这就去歇息。在这里住一晚,明天启程回京交旨!”

    洪承畴赶忙喊来沈世玉,对他使了个眼色,然后恭送陈大金去署衙侧院客房休息。

    沈世玉带二人来到客房后,对陈大金笑道:“天使远道而来,小地方条件简陋,招待不周,请天使多多担待!”

    说罢,从怀里摸出四个金元宝来,对二人笑道:“这是洪督的一番心意,不成敬意,望天使笑纳!”

    金元宝二十五两一个,四个就是一百两,相当于一千两银子。

    陈大金眉开眼笑道:“哪里哪里,咱家也不是挑剔之人,洪督真是太客气了!”,说罢,伸手接过元宝,放在桌上,沈世玉见状拱手道:“那就不打扰天使休息了,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吩咐!”,然后告辞出门而去,至于二人怎么分配他就不管了。

    洪承畴等二人走后,坐回椅子,吩咐仆人点起蜡烛,将木匣上的蜜蜡融化后打开,拿起里面皇帝的信笺开始观看。

    密旨里皇上坦诚自己对于流寇的战力以及流动性估计不足,制订的克期剿贼战略过于急躁了。表扬洪承畴老成持重,许诺给他更宽裕的时间,徐徐图贼。但徐图不是无限期,抓住机会还是要剿灭流寇的主力,毕竟还有关外的建虏虎视眈眈。

    考虑到败贼易追贼难,已命关宁铁骑南下听调,让洪承畴放手施为。

    密旨中提到皇上正在加紧后勤保障,一批新式的军粮正在制作中,很快就会到达各军。密旨里隐约提到兵器的问题,好像皇上正在考虑新式武器,洪承畴对于这个并未重视,不管新旧兵器,不偷工减料才是好兵器。皇上要是重视兵器的质量多好,现在官兵手中的刀枪弓弩质量太差,用不了几次就作废,严重影响军心士气。

    看完密旨,洪承畴心中高兴异常,把密旨递给安排妥当赶过来的沈世玉,笑道:“文轩,有如此明君在位,大事可期啊”。

    沈世玉接过密旨一目十行迅速看完,高兴的道:“圣上的想法和督帅不谋而合啊,有了饷银,有了粮食,更有关宁铁骑助阵,督帅,灭贼可期啊!哈哈哈!”

    洪承畴也是十分高兴,笑道:“最重要的是,圣上不再急切!本督抚心中最大的心事放下了!兵精饷足,有圣君在位,区区流寇我还没放在眼里!等到大功告成之日,文轩,就是你我扬名天下之时!”

    “督帅,当务之急,先把哗变之事解决为好,否则久则生变啊!”,沈世玉提醒道。

    洪承畴脸色一沉,说道:“这些骄兵悍将,本督平时容忍尔等,他们变本加厉!算算日子,关宁骑兵也快到了,那就先收拾了徐来潮再去收拾樊城邓玘!哼,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以为本督软弱无能!文轩,立刻派曹变蛟持本督令箭率所部骑兵一千前往卢氏县相机而动!告诉他,擒贼擒王,寻找时机诛除徐来潮后,其部众定无战心,准其投降后扎好营地严密看管,务使一人走脱!令河南都司陈永福听曹变蛟的号令行事!”

    “那邓玘部怎么办?樊城离信阳路途较远,派谁去平叛合适?”,沈世玉请示道。

    “本督亲去樊城!杀害监军太监,此乃前所未有之事,一定妥善处理,不然很难向圣上交代!派别人去本督不放心,这次我带贺人龙去,你与曹文昭在此地驻守。传令各路总兵,派遣兵马前来领取三个月兵饷,回去后照实发放,不得克扣,如若因克扣饷银导致哗变之事,本督定斩不饶!本督现在就出发去樊城,明日天使回京时你代为转告,就说本督视察军情去了,文轩,这里就交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