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十六章 平叛
    曹变蛟率部下抵达卢氏县城外十里之地一个村庄外,村外的田地里空无一人,整个村子也是静悄悄的。

    安排人前往查探后,曹变蛟下马找了处阴凉之地坐在一块石头上休息。

    他今年二十一岁,面孔黧黑,阔口直鼻,双目炯炯有神。身披锁甲,头戴八瓣铁盔,盔上红缨招展。

    曹变蛟是临洮总兵曹文昭之侄,其父曹文耀崇祯三年在跟随其兄文昭征战忻州时中箭身亡,那年他十六岁,也已随军征战。其父阵亡后,伯父曹文昭视变蛟若己出,对其疼爱有加,专门安排家将勇武者教其武艺,自己则指导其战阵方略。

    曹变蛟在众多长辈精心教导下迅速成长,武艺更是惊人。箭术神准,善用马槊,有万夫不当之勇。更兼其与贼寇有杀父之仇,每每临阵,必冲杀在前,勇不可当。这两年名声鹊起,贼寇望风而逃,将他与伯府曹文昭称为大小曹将军,畏惧异常。

    不一会功夫,一个夜不收打马回转曹变蛟身前,下马后趋前单膝跪禀道:“禀将军,村内无人,只发现几十具百姓尸体!”

    曹变蛟闻言站了起来,沉着脸让其起身,然后吩咐千总万永明派夜不收前面探路,然后率众进了村子。

    进村后众人看到的是一片凄惨的景象,本来不大的村子到处是尸体。有老弱妇孺的,也有青壮的,惨不忍睹。房屋倒是只毁了几间。

    万永明下马翻看几具尸体后,来到曹变蛟身前说道:“都是官兵的兵器所致,应该是叛军所为!”

    曹变蛟沉着脸说道:“派人将尸体掩埋,大家找地方休息,看看井水干不干净,抓紧时间吃饭喂马!方圆五里之内加派岗哨,探马回来后咱们继续前进!”

    战乱已久,大家对这种事已经逐渐麻木,于是各自行动,等候前方侦查的夜不收回来。

    亲兵找到一处还算整洁的院落,曹变蛟进去后坐在了一张行军木杌上。一个亲兵递过椰瓢,他接过来仰头咕咚咕咚灌了一气,然后舒服的长出了一口气,抹了一下嘴角的水渍,抬头看看天色,也就在未时左右,离天黑尚早。

    亲兵又拿来干饼酱菜,曹变蛟大口的吃了起来,将将吃完,万永明带着一个前去探路的夜不收匆匆迈进院子。

    夜不收单膝跪地禀道:“禀将军,叛军徐来潮部正在攻打县城!卑职远远看到城头防守的都是民壮,根本抵挡不住叛军,估计再半个时辰就会陷城!”

    曹变蛟站起身形问道:”徐来潮中军在何处?”

    “禀将军,叛军阵型散乱,蚁附攻城。中军大旗在阵型后面,对后方防备薄弱,可能是没想到督帅决断如此之快,也没想到我军来此之速!”

    “哼,一群乌合之众!他徐来潮平时跟着尤总兵打打顺风仗,单独出战连贼寇都打不过,居然敢哗变!某今天便送他去见阎王!”

    “万永明,某亲率四百骑突击其中军!剩余六百分为两部,左右兜住!某击杀徐来潮后,你等便大声喊降,务使一人走脱!陈永福估计也快到了,他手下都是步兵,到时让其就地扎营看管降兵!”

    万永明知道这位爷最喜冲阵,对曹变蛟的勇武他是敬佩万分,随即二话不说领命而去。

    卢氏县城下,徐来潮坐在营帐外的交椅上,观看手下攻城。

    虽说缺少攻城器械,但县城城墙本就不高,也没有护城河,官兵砍伐树木做成十余架简易云梯,举着盾牌强攻,旁边有弓手不停往城头放箭,守城的青壮不时发出中箭后的惨嚎声。

    卢氏县知县夏祖勋身穿官府,手拿宝剑站在城头,大声指挥着民壮往下扔礌石。一架云梯上有个身穿重甲的魁梧大汉,一手持盾一手拿刀,盾牌格挡掉一块礌石后在城头上冒出头来,眼见就要登上城头。几个青壮扑了上去。有拿刀砍的有拿枪刺的,这人左手持盾猛地一挥,将刀枪全部格开,腰腿发力,已是跳上城头。紧接着右手持刀横着一划,锋利的刀刃割开了一个持枪青壮的咽喉部位,那个青壮手中长枪掉落,双手掩住刀伤部位,口中嗬嗬,口中血沫流淌,身子慢慢软倒,眼见得已是不活。

    附近的几个青壮已是吓呆了,云梯上又露出一个官兵的身形,如果官兵接连从这里登上城头,那城就守不住了。

    就在这时只听一声弓弦响动,一只三棱铁箭射向登城官兵,正中眼窝,他大叫一声向后就倒,正砸在待要登上城头的另一名官兵的身上,两人一起掉落城墙。

    守城青壮回过神来,几个人抱起一根粗粗的木头,冲着云梯狠狠砸了下去,只听一阵惨号,这架云梯上的官兵被砸落下来。

    射中官兵那人却是卢氏县巡检王志瑞。作为本县巡检,手下有五十名巡丁,他本人平时喜好武艺,也时常训练手下,随县丞剿灭过几只小股土匪,倒也颇有战斗力。

    这次官兵攻城,他把手下全部带来守城,如果没有他这些巡丁,单单这些民壮守城,城早破了。

    但就算巡丁们有点战力,还是无法和正规官兵相提并论,这才不到半个时辰,五十名巡丁已经伤亡过半,民壮死伤更多,他估摸着城是守不住了。但自己身为朝廷命官,能守一刻算一刻吧,大不了最后以身殉城。

    王志瑞大声吼道:“快扔灰瓶,快扔!”

    巡丁和青壮拿起城头的灰瓶纷纷掷下,装满石灰的陶罐落地后崩裂开来,里面的石灰四下发散,城下的官兵不是被石灰迷了眼,就是被呛的狂咳不止,顿时一窝蜂向后逃离。

    守城的压力顿时一轻,巡丁青壮齐声欢呼起来。

    王志瑞来到知县夏祖勋面前,两人皆面色沉重。他们知道官兵只是暂时被阻,下一次攻击,肯定是挡不住了。

    王志瑞拱手道:“大人,你带着家眷走吧,我带人挡一阵子,贼人攻进城也不会管跑掉的人,他们肯定会劫掠一番再顾其他!”

    夏祖勋是崇祯三年同进士出身,在卢氏县已是第二任。

    他正色道:“朝廷委我为此县父母官,守土有责,本官若独自逃生,留治下百姓被贼人屠戮,你觉得我活着还有滋味吗?县丞方大人、主簿刘大人皆已战死,本官绝不苟活!”

    徐来潮面色阴沉的看着官兵们如潮退下,吩咐道:“派军法队督阵,若敢有临阵脱逃者斩!一群废物,连个青壮把守的小小县城都打不下!组织人马再攻!”

    手下偏将领命而去。徐来潮本打算闹一次哗变,逼着朝廷多发饷银,然后攻下卢氏县城,大肆劫掠一番发个大财。然后谎称流贼破城,他徐来潮指挥部下浴血奋战,最终收回城池。

    最后杀一些平民,割下人头,上报说是流贼就行了,反正杀良冒功一事很多军头都干过。至于事情暴露一事也好办,只要把县里官员士绅杀净,一般老百姓一辈子也就生活在方圆几十里的范围内,谁能有那么大见识去上面告状?

    现在流寇猖獗,关外还有建虏肆虐,朝廷正是用他们这群武将之时。到时杀几个替罪羊,就说是他们裹挟自己哗变,自己一直被绑缚看管,没机会逃脱。就算有人看破,估计朝廷也只能捏着鼻子承认他所说的。

    偏将带着军法队上去了,徐来潮拿过椰瓢喝了一大口,里面装的是酒,一口酒下肚,心里舒坦了一些,沉了沉刚要再喝一口。突然地面微微的震动起来,一阵轰轰的声响传来,由远及近,他把手中椰瓢一扔,猛地站了起来,毕竟是久经战阵的老行伍,这动静太熟悉了,骑兵!是大股骑兵突击的声音!他惊恐的大叫道:“军阵!向后迎敌!敌袭!敌袭!”

    洪承畴这个老王八不是带队去陕西了吗?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他哗变,并且如此迅速的派出骑兵前来攻击!完了!想到骑兵他就想到了曹变蛟,一定是那个愣头青带队!那个上了战场就玩命的二愣子!自己太大意了,中军设在后面,连个探马都没放,完了!彻底完了!为今之计只有跑了,队伍是顾不上了,保住命再说!将来大不了投贼,以自己的本事,将来说不定有东山再起之时。

    心思电转之间,也就一瞬,他接着大吼道:“牵我的马来!”

    已经迟了,不等亲兵给他牵过战马,一身黑甲的曹变蛟手持马槊当先冲了过来,身后是四百名已经冲起来的骑兵。

    曹变蛟不顾身前惊慌失措四处奔逃的叛军,在他马前面的活物被战马一撞而飞,他眼睛转动四下搜寻着徐来潮的身影。突然他眼前一亮,发现了被一群亲兵围着,正在手忙脚乱上马的徐来潮。

    他嘴角撇了撇,冷哼一声,一抖缰绳,腰腿用力一夹马腹,战马加速冲着徐来潮直奔而来。徐来潮扭头看到曹变蛟杀来,心胆俱裂,吼道:“挡住他!挡住他!”

    他身边的亲兵纷纷抽刀迎向曹变蛟,徐来潮跨上战马一夹马腹,迅速向人少地方跑去。

    曹变蛟将右手所持马槊夹在腋下,正手攥着槊杆,锋利的槊头轻易破开一个亲兵的棉甲,随后轻轻一抖手臂,那个亲兵已被挑开,胸口破了一个大洞,鲜血喷涌而出,那亲兵大声惨号倒在地上。

    曹变蛟又横着一挥,马槊划破一个亲兵的咽喉,那人顿时丧命。瞬息之间,曹变蛟或挑或刺,迎上来的亲兵全被杀死。

    这时徐来潮已经跑出去近百步远了。

    曹变蛟勒住战马挂好马槊,取弓搭箭,弓弦声响过,正中后心,徐来潮应声从马上摔了下来。

    曹变蛟纵马跑过去,徐来潮还待挣扎着爬起,曹变蛟用槊尖抵住他的脖子,冷冷的看着他。

    徐来潮张口要求饶,曹变蛟马槊已经刺入他的咽喉,曹变蛟的亲兵围了过来,一名亲兵跳下马,用环首刀割下徐来潮的首级,曹变蛟用槊尖挑起人头,高声吼道:“徐来潮已死,降者不杀!”

    城上的夏祖勋和王志瑞已抱必死之心,正在布置防守。眼看着官兵又攻了过来,正要指挥丁壮死战,突然官兵的后方一阵大乱,随即大股身着红色甲胄的明军骑兵冲杀而出,一名骑手举着一杆将旗,上书一个大大的“曹”字。

    攻城官兵听到冲杀声,回身望去,顿时吓呆了,有眼尖的官兵看到大旗,惊恐的大叫:“是小曹将军,小曹将军!”

    曹变蛟勇冠三军,不光是流寇惧怕与他,大明的官兵也是既佩服又惧怕。听到很多人大喊“小曹将军”,将要攻城的官兵顿时哄堂大散。

    万永明带领的六百骑兵左右兜向溃逃的官兵,纷纷喝道:“降者不杀!”

    正在此时,徐来潮已死的消息迅速传遍整个战场,两千余叛军纷纷扔下武器,跪地投降。

    城上的夏祖勋、王志瑞以及守城的丁壮们欣喜若狂,跳着喊着疯狂大笑大叫。夏祖勋和王志瑞赶紧下城,吩咐人把城门大开,二人迎了出去。

    曹变蛟吩咐万永明派人看管降兵,打扫战场。其实还没等骑兵冲击,徐来潮部就已投降,所以死伤寥寥。

    亲兵禀报说本县知县、巡检前来,曹变蛟虽然不喜和文官打交道,但还是下马迎去。

    两下见面后,卢氏县两个官员震惊于曹变蛟的年轻,在通名后,方才恍然,原来是小曹将军,怪不得勇猛异常!然后就是一顿猛夸,曹变蛟不善应对,随意敷衍了几句。

    正在尴尬间,亲兵来报,河南都司陈永福率军赶到。曹变蛟大喜,连忙对夏祖勋、王志瑞抱拳拱手,说要去陈永福部传达督帅的将令,随即辞别二人上马而去。

    夏、王二人心里正在发愁是不是邀请大兵入城,不请吧,人家可是救了阖城百姓以及自己的性命;入城吧,又怕官兵军纪败坏,骚扰平民,毕竟大明官兵的名声可不好。一听他辞别,二人如释重负,遂拱手作别。

    陈永福接到洪承畴的将令急忙率军赶往卢氏县。他手下一千八百余人基本都是步兵,只有五十匹马,被用作传令以及哨探。

    永宁离卢氏县也就三十里,他安排十余骑前面探路,后面大军缓缓而行。

    离卢氏县还有十里时,探马回报,说是叛军正在攻城,陈永福急忙催促加速行军。虽然自己这边人手比对方少一些,但一旦逼近县城,叛军还是会用大部分兵力来拦阻,那样县城之围就会暂解。然后自己这边扎好营盘,固守不出,等待督帅的援军一来,两面夹击下,必能大败叛军。

    眼看就要赶到县城,探马匆匆赶来禀报,说是叛军已被曹将军击败,县城未被攻破。陈永福心里一松,要是县城被破,自己距离叛军最近,可要担着救援不利,坐看失陷之罪!还好还好,督帅英明啊,小曹将军勇武啊,哈哈!

    曹变蛟和陈永福见面后,拿出督抚令箭,下达了让他看管好降兵,就地驻守,不得骚扰地方的军令后带兵返回信阳去了。至于陈永福如何善后,他就管不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