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十八章 容情
    樊城知县罗伏龙崇祯六年同进士出身,后被吏部指派道樊城做知县。

    来到樊城后征赋税,兴水利,劝农桑,办文教,还是有一番成就的。他是个八面玲珑之人,知道要想搞好以县之治,首先要和当地士绅搞好关系,有了士绅们的支持才能有好的政绩,所以一到樊城,他就放下架子,和当地大户打成一片。士绅们但有所请,只要不过分,他一律应准。

    士绅们同样投桃报李,但凡是知县大人遇到难题,在不伤害自己利益的前提下,士绅们也是鼎力相助。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很快罗知县就如鱼得水,樊城在他两年来的治理下倒是有了一番新气象。

    这次听闻官军前来,罗知县为了让大兵们不好意思骚扰百姓,就说服大户们拿出钱粮前往劳军,士绅们对罗知县的想法也是赞不绝口,欣然随行。吃人嘴软拿人手短,相信这些军将们收下肉食美酒,应该会约束部下,起码短时间内不好意思骚扰地方。谁知道他们多久就走,先稳住他们再说。

    这天罗伏龙刚刚上衙,就听到衙役说一群武将前来拜访。他微感诧异:这群大老粗难道是因为前几天的劳军前来回访吗?不对,这群粗汉应该不懂礼尚往来。难道是劳军的酒肉吃完又来索要?一定是!这群粗鄙之人,真是贪婪之至啊!这才几天就又来索要,不行!不能让他们觉得这是本县应该之举!如果吃完了就来要,那士绅们不得和我翻脸吗?绝不能答应!

    但也不能和这些军汉翻脸,人家手里有刀啊。罗伏龙对官军的军纪早有耳闻,如果和他们硬来翻了脸,这帮粗汉恼羞成怒之下,天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来。看看他们这次怎么说吧,先敷衍过去再说。想到这里,他吩咐衙役让军将们进来,他退到二堂等候,毕竟他是进士出身,不能自降身价去迎接一帮武将。

    高其勋等人被衙役带到二堂,只见罗知县身穿官府,头戴乌纱端坐椅子上看着卷宗。众将不禁既羡慕又佩服,有学问的人就是不一样啊,咱们闲着就是吹牛拉呱,说一些荤段子开心,人家闲着就是看书,怪不得懂那么多道理。

    他们可不知道知县要天天上堂,以为文人就是饮酒赋诗呢。

    罗伏龙见到众武将进来,放下手中卷宗,站起身来,笑眯眯的拱手道:“几位将军面生啊!我以为是邓总兵前来,未曾远迎,请坐,来人,看茶!”

    高其勋等赶忙拱手回礼,神态甚是恭谨,落座后都是笔直的坐在椅子上,就像小学生在老师面前一样。

    没办法,有求于人吗。

    罗伏龙心下有点吃惊,那天前去劳军的时候,总兵邓玘可是大咧咧的对他毫不在意,监军太监更是阴阳怪气。这次来的虽不是总兵,但看服色,有个游击将军,这是手握实兵的大将啊,怎么如此端谨?

    他面上不动声色,坐稳后仆人给个人奉上茶水,他笑着开口道:“不知各位将军前来所为何事?”

    众将互相看了一眼后,目光齐齐看向高其勋。高其勋扭捏半天,突地站起,趋前一步,噗通跪倒在地,喊道:“大人救命啊!”其余几人也跟着跪倒。

    罗伏龙大吃一惊,虽然大明向来文贵武贱,但这几年战乱不断,朝廷对武将的倚重越来越多,文武之间的地位逐渐反转,自己一个七品知县,对方可是一个从三品的将军啊。

    他慌忙起身扶起高其勋等人,口中连声说道:“诸位将军快快请起,这可使不得,使不得啊!”

    高其勋等顺势起身,罗伏龙招呼他们坐下,随后问道:“各位将军,为何行此大礼?还要本官救命,这从何说起?”

    高其勋把昨晚发生的事件一五一十说了出来,并着重讲述邓玘如何长期克扣军饷,苛待士兵,刘云忠如何跋扈,如何与其沆瀣一气,添油加醋讲完后端起茶水一饮而尽,然后用手抹了抹嘴角的水渍。

    罗伏龙已经顾不得鄙视他这种粗鄙行为,直接被惊呆了。大明的总兵阵亡的不少,但被部下杀死的这是头一个!卧槽,这帮粗汉是嫌自己命长吗?真够狠啊,狠起来连朝廷正二品大员都敢杀啊,这是诛族的大罪啊!这种事自己可不能沾边,谁沾上谁倒霉。

    他回过神来连忙道:“诸位将军的义举本官感佩!但本官是文官,治理地方是本官的职责所在,至于军伍之事本官一窍不通,更谈不上有何计谋。诸位喝杯茶水后还是请回吧,恕本官无能为力!”说罢就要端茶送客。

    高其勋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我等厮杀汉,只会拿刀弄枪,这次也是稀里糊涂的犯下如此重罪!只是可怜我们川兵,听从朝廷号令出川作战,这一出来就是两年没回家。平日里饥一顿饱一顿,从山西杀到陕西,又从陕西杀到河南,又从河南杀到湖广,八千弟兄剩下六千,多少人尸骨无存。拖欠饷银更是家常便饭,更碰上个连拖欠都要克扣的总兵!唉,我等身为朝廷将官,心里尚存忠义之心,可下面的弟兄们已是人心思变,没有我等压制,这次恐怕就要从贼了!也罢,我们这就回去,等候朝廷处罚!就怕手下的兄弟们闹将起来,我等约束不住,到时候樊城的百姓遭殃啊!”说罢起身招呼其余诸人就要回营。

    罗伏龙一下子毛了,这群粗汉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威胁啊!什么约束不住手下,是你们不想约束吧?可这事就怕万一啊,万一局面真的失控,这些兵成了乱兵,那造成的后果比流贼还厉害。到时候自己这知县也就做到头了,甚至人头不保。不行,不能让这群粗汉回营,想办法稳住他们再说。

    罗伏龙急忙站起开口道:“诸位留步,我有办法了!”

    将官们闻言大喜,高其勋大笑道:“我就说嘛,还是有学问的人聪明啊,大人有何妙计,我等无不听从!”

    罗伏龙暗自鄙夷一下,邀众人入座后开口道:”谈不上妙计,只是一家之言,说出来看看诸位觉得合不合适。此事非同小可,一位镇守一方的大将和皇上派来的监军一同被杀,这已于造反无异!如今之计只有推出为首之人给朝廷,才能掩住众口,各位才能得以脱罪!各位就说被部下绑缚营帐之内,无力制止,但并未参与。现在死无对证,朝廷也很难查清真相,只要有人顶罪,朝廷就有了说辞。到时顶多落个御下不严、失察之罪,但性命却是保住,诸位觉得如何?”

    高其勋心下黯然,声音低沉的开口道:“杀死邓总兵的乃是我的亲兵,此人曾在战阵上救过我两次命,与贼寇交战时也是奋勇向前,其父母兄弟都死在战乱中!这次也是看我受辱,一时激愤才动刀杀人,如果把他交给朝廷,我高某人真成了不义之人,以后哪还有脸在军中厮混!”

    罗伏龙听完也很敬佩,翘起大拇指夸道:“此人真忠义之士也!高将军不肯出卖自己的手下,本官也十分敬佩,总不能让忠义之人无辜丧命?这样吧,你们回营后把昨晚被杀之人的尸首挖出,然后砍下首级。就说你们寻机挣脱绑缚后赶到事发之地,见总兵监军已死,最后你们把作乱之人砍了首级,用以威吓住其余官兵,才暂时平息了兵乱!”

    众人细想之下,此法可行,便派一名千总回营照此办理,同时让刘二柱等人暂时躲一下,不得露面。并安排众将的亲信四处巡营,严令军士不得出营。

    那名千总处理完回县城后,罗伏龙派出衙役沿街敲锣宣告,有贼寇逼近县城,关闭城门,商户歇业,所有百姓不得出门。又和诸将商讨了一阵细节后,罗伏龙打算上书督抚,禀报此事。毕竟这么大的事瞒是瞒不住的,写完条陈后高其勋就派一名千总回营,安排人把信送了出去,然后众人就一直在城里等候总督府的处置,直到洪承畴到来。

    罗伏龙大致把事情原委讲完,(当然,不包括他给诸将出的那个主意,那时候的人很将信义)洪承畴捋须沉思起来。以下犯上,杀害总兵与监军太监,这已经是造反,诛九族的大罪。

    要说是十几个兵士所为,洪承畴是不信的,肯定背后有指使之人。至于原因,洪承畴倒是相信的确是邓玘克扣日久,导致兵士积怨突然爆发。因为邓玘的贪婪他早有耳闻,只是没想到这会让他送了命。

    至于监军太监,洪承畴心中并无好感。这些太监骄横跋扈,目中无人,既贪财又胆小,军事上也喜欢指手画脚,各路总兵对其都十分反感,但也不敢得罪。这次死了个太监,估计其余的的监军太监应该能收敛一些,毕竟军营里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思衬半晌过后,他吩咐把院内的将官叫进大堂。高其勋等人光着上身,在几个持刀亲兵的看管下进了大堂,亲兵喝令众人跪下,过了一会,洪承畴身着绣着仙鹤补子的大红官服,在罗伏龙的陪同下从二堂绕过屏风转了出来

    洪承畴在大案后坐定,罗伏龙则在下首恭谨的站立。

    洪承畴目光扫视着堂下跪着的诸将,开口道:“下跪何人,通名上来!”

    诸将战战兢兢大声报名。洪承畴从任陕西督粮道就开始剿贼,因功升至五省总督,在军中威名素著,那些总兵见到他都要跪倒唱名,何况其他将官。

    洪承畴听到高其勋的名字后略微一愣,倒是听说过此人,邓玘麾下数此人能战,但因比较正直,所以不为邓玘所喜,到现在才是个游击将军。

    诸将通名后,洪承畴开口道:“尔等身为统兵大将,平日应按军法严管部下,这次总兵与监军遇害,皆是尔等管束部下过于松散所致!按照律法,尔等失陷上官,理应斩首!但念及朝廷正在用人之际暂且绕过尔等性命!但死罪可绕,活罪难免,来人,各打四十军棍!”

    上来几名亲兵,把跪着的众人按到在地,褪下裤子,取过衙役的水火棍开始施刑,这些亲兵毫不手软,四十军棍结结实实打完,受刑诸将咬紧牙关没有发出声响,屁股已是鲜血直流。

    打完军棍,洪承畴无心在县衙休息。命亲兵将诸将拖出去,架放在马上,遂率队往城外军营驰去,罗伏龙恭送至城外。

    半个时辰左右到了城外十里之地的川兵军营,只见营地扎的甚是严整。

    洪承畴颇为赞许,一名亲兵奔向营门处,执哨的一队士兵早已看到他们,一人早就跑向营内禀告,其余的有的张弓,有的持枪,满是警惕的监视着这股骑兵。

    亲兵在一箭之地勒住坐骑,大声喊道:“总督五省军务洪大人道!快快开启营门!”

    那队执哨都愣住了,他们只听过督帅的威名,但没见过督帅的模样,眼见这队骑兵身着官军红色战甲,拱卫着一名身穿大红官服,头戴乌纱的中年官员,心里已经相信。

    高其勋横趴在一匹战马上,顾不得被手下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抬头大声喊道:“李得胜,是我,快开营门迎接督帅入营!”

    执哨的队头听到高其勋的熟悉的声音,又仔细一看高其勋抬起的脸,确认无疑,急忙招呼道:“快开营门,是高将军!”

    这是营内官兵已被惊动,正在各自把总,队正的旗下集结,执哨队正高声通告,官兵们才放松下来。

    一队亲兵头前开路,洪承畴一行进入营内,在高其勋指领下来到了邓玘的营帐,现场都已打扫干净,营帐外的十几个木桩上挂着人头,面目狰狞。

    洪承畴下马来到营帐处,看了一眼木桩上的人头后没有作声,直接进入帐内,在邓玘的大案后坐定,吩咐道:“把人带进来!”

    亲兵把高其勋等人带进大帐,众人跪倒垂头,不敢与他对视。

    洪承畴温声说道:“尔等起来吧,本督有话交代!”

    众人听令起身,洪承畴开口道:“川兵善战,吃苦耐劳,这几年屡立功勋,朝廷以及本督都是心中有数。至于饷银未能及时发放,并非只针对川兵。自贼寇作乱以来,天灾人祸不断,朝廷的税银也是愈加难以征收。只有我等同心协力,早日把贼寇剿灭,百姓安居乐业,朝廷负担才会大大减轻,赋税才会征齐,拖欠官兵的饷银才会补上。所以尔等以后要奋勇作战,早日灭贼,还大明一个朗朗乾坤,以报圣恩!”

    众将皆跪地,高其勋高声道:“卑职等定会用心杀敌,以报圣恩!”

    洪承畴让众将起身后,继续说道:“本次事情的原委,本督心中有数,就不再一一约谈兵士了!”

    说到这里,他突然厉声拍案大喝道:“别以为本督可欺!不管邓玘如何,以下犯上就是死罪!本督只是念及尔等久历战阵,作战勇敢,才不去深究此事!尔等以后要是再犯此重罪,本督定斩不饶!”

    高其勋等人汗湿衣背,皆诺诺不敢言。

    洪承畴放平声音,开口道:“圣上念及官兵剿贼辛苦,特拨内帑充作军饷。这次本督做主,先补发三个月饷银,其余积欠,待朝廷下拨后补齐。圣上日理万机,还心念尔等,尔等以后要是不奋勇作战,如何对得起圣上之恩德?”

    众将感念万分,齐齐跪倒口呼万岁,誓言绝不辜负圣上心意,早日剿灭流寇。

    洪承畴满意的点点头,吩咐道:“本督暂委贺人龙为援剿总兵,统帅川兵,尔等要谨遵号令,听其指挥!邓玘以及死难众人尸首要选上好棺木掩埋。高其勋,你去点出一千人马,随本督回信阳押送饷银,本督走后,你向全军通报本督军令!”,高其勋等领命后,一瘸一拐的出帐去召集人马,大约一个时辰后,人马点齐,洪承畴叮嘱了贺人龙一番后带领人马返回信阳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