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二十八章 告捷
    这时对面弓手的第二波箭矢又已来到,又是一片惨呼,前面的贼寇分别朝两边的荒地散开,第三波箭只射到后冲上来的队伍中。这下贼众方才知道对面的弓手厉害,顿时都朝两边的地里散去,三波九十只箭矢基本都命中目标,实在是贼寇太密集了,想不射中都难。

    牟大用眼看贼寇乱成一片,随即大吼道:“弓手退后,掩护射击,长枪手、刀盾手向前,走!”

    弓手们的战绩鼓舞了后面的乡勇,他们一看对面的贼寇还不如自己,起码自己手里有刀有枪,眼见得对面拿着的棍棒粪叉之类的武器,乡勇们勇气大增。随着牟大用的吼声迈步向前,两百名长枪手分成前后四排,前面一排端着一丈多长的长枪向前行进,后面几排攥紧手中长枪紧紧跟随,虽然步伐混乱,但也算小有气势。两旁的刀盾手左手持木盾,右手持腰刀护着长枪手的两侧。

    经过被坐骑压在身下的九条龙身边时,一个刀盾手一刀就把想从坐骑下面挣扎出来的九条龙脑袋砍了下来,横行数年的巨寇竟然死在了一个不知名的乡勇手里。

    左二虎骑在马上,眼看着九条龙阵亡,前面一片混乱,心里大怒,他抽刀吼道:“扫地虎,叫前面的步卒退到两边,你带着老营上去,让铳手和弓手把对面的阵型射住!”

    李憨娃闻言后摘下腰刀,冲着后面的老营一挥手,:“上!”,当先驱马小跑向前,手里的刀鞘左右劈砍,驱散挡在路上的步卒,嘴里大骂着叫他们滚开。

    此刻贼寇前面的步卒大都逃向两边地里,挡在官道前方的贼寇被驱赶开后,乡勇们的长枪队离李憨娃也就几十步了。李憨娃勒住战马,身后二十余名弓手和铳手赶到,弓手们弯弓搭箭向乡勇们抛射过去,几名铳手吹燃火绳后击发了火铳,只听几声大响,顿时烟雾笼罩了前方,乡勇长枪手中同样一片惨呼声,二十余只箭矢全部落在密集前进的长枪手阵列中,几名头部脖颈中箭的乡勇当场毙命,其余中箭受伤的乡勇翻身倒地,捂着中箭的部位大声惨叫。前排的长枪手有一人被火铳打中胸口,口吐鲜血倒地毙命,铳子已经将他的内脏搅碎。

    乡勇们顿时慌乱不堪,阵型一下停住,很多人转头四顾,准备逃跑;牟大用骑马在队伍的侧面,所以没遭受打击,眼见乡勇队伍就要崩散,他双目圆睁,隐见血色,大吼道:“前进,前进,退后者斩!”,说罢猛的一夹马腹,举刀冲去。

    这时贼寇的第二批箭矢已到,这次又有十几人中箭倒地,乡勇们看见典史大人骑马冲了过去,一些血勇之人呐喊着举着刀枪跟着冲向贼寇,牟大用的战马就要冲到弓手群里,一只长箭从后方射来,正中他的眼窝,巨大的冲击力将他向后射倒,落马身亡。

    几十步外,左二虎放下手中长弓,冷冷的看向前方,他本想射牟大用的马,没想到命中要害,直接将牟大用射死。

    李憨娃看到对方主将身亡,兴奋的大吼道:“狗知县死了,冲啊!”

    此时弓手躲到两边,贼寇老营冲了过去,乡勇们看到典史阵亡,顿时斗志全无,哄堂大散,抛下手中长枪转身朝来路狂奔而去,后队的荀文礼见状,长叹一声,心想,难道这是追击丧命之地吗?

    左二虎知道这下赢了,传令让后面的马队向前追击。逃散到地里的贼寇步卒看到转瞬间形势逆转,也反身朝官道跑来,大群步卒开始争抢乡勇遗落在战场上的刀枪兵器,路上又陷入混乱的状态,这是贼寇的马队赶到,但被自己的步卒挡住去路,左二虎,李憨娃大骂起来,场上嘈杂混乱,步卒们根本听不到他们的骂声,马队也无奈停住。

    正在此时,大地颤动起来,左二虎惊慌四顾,密集的马蹄声如重锤敲鼓般响起,官道的右侧百余步外,一只马队赫然出现在他的视线中,左二虎大声惨叫:“官军!是官军!官军的马队!快快快,列阵列阵!”

    争抢兵器的步卒们也被滚滚而来的马蹄声惊动,直起身形四处观望,刚看到马队冲锋扬起的尘烟,勇卫营的马队已经轰然一声从侧翼直直的撞入贼寇的队伍。

    罗世芳作为马队的箭头单骑在前,两旁的亲卫落后半个马身紧跟着他,整个马队成锥形,越往后越散的开。

    首当其冲的是那一百马队,罗世芳放开缰绳双手持枪向前一扫,几名骑在马上不及反应的贼寇被扫落马下,然后被冲过来的战马踏为肉末。

    罗世芳手中长枪不断横扫,贼寇马队阵型极为单薄,眨眼间被杀了个透。战马向前又冲了一段后,罗世芳兜转马头,向混乱的步卒冲去,马队紧跟其后,反复冲杀几次后,官道上已经见不到成群的敌人,贼寇们已经四散奔逃,罗世芳不屑追杀这些乌合之众,勒住战马,下令马队继续追杀,跪地者免死,然后打发亲兵通知荀文礼派乡勇们打扫战场,收拢投降的贼众。

    荀文礼正待拔剑自杀,宝剑刚刚抽出,勇卫营已经冲了过来,不到半刻钟的时间,所谓的贼寇马队、老营已经被杀的所剩无几。

    荀文礼目瞪口呆,瞬间不顾形象的高声嘶吼,一众逃跑的乡勇听到轰鸣的马蹄声后止住脚步,回过身来也被看到的一幕惊呆,待罗世芳派来的亲兵传达打扫战场的命令后,乡勇们一片欢呼声,争先恐后的往战场跑去。

    荀文礼找到牟大用的遗体,抚摸着流泪不止。乡勇们捡起自己丢弃的刀枪,四处搜寻,只要有受伤呻吟的贼寇,恨极了的乡勇们就用枪扎透,再割下首级,有的在死去的贼寇身上摸索,发现银钱后四下看看没人注意,偷偷藏入怀中。

    逃跑的贼寇两只脚跑不过四条腿的骑兵,在一片跪地不杀的喊声中,绝大部分跪在当地,等候官军处置。

    勇卫营的骑兵让赶过来的乡勇用贼寇的裤带将双手反绑,驱赶到官道上集中起来,清点一番后,勇卫营十二人受伤,无人阵亡。乡勇阵亡二十八人,伤十六人。共斩杀贼寇七百余名,俘虏八百余名,缴获马匹三十八匹,火铳三只,还有几百件刀枪弓箭等兵器,战死贼寇身上有盔甲的也都被扒了下来。

    经过被俘贼寇老营兵卒指认,左二虎、李憨娃等贼首在勇卫营第一波冲锋时便已毙命,左二虎的尸体已被战马踩踏的不成人形,还是一个老营的贼兵通过盔甲服饰认出他来。

    罗世芳没有下马,受伤的将士会跟随乡勇队伍回县城治疗,留下五十名骑兵帮着乡勇们将俘虏押回县城后,带队向左二虎的山寨赶去。

    快到寨子的时候,碰到正要前来禀报的勇卫营士卒,报告说寨子已被攻破,己方无人阵亡,只有几人受轻伤。罗世芳吩咐留下一百人看管马匹顺便警戒,带着剩余的兵卒步行上山进入寨子。

    寨子里的战斗也是刚刚结束,勇卫营的兵卒正在押着俘虏打扫战场,掩埋尸体。看到罗世芳到来,带队的把总孙开忠行礼后禀报:“卑职率本部埋伏在寨门附近,等贼寇大队下山走远后突袭寨门。这些草寇确实懈怠,守门的几个老弱寨门都未关,结果了几个岗哨后,卑职率队冲进寨子,贼寇精锐俱已出征,剩余的俱是老弱妇孺,击杀几十人后,一喊跪地不杀,余者尽皆投降。卑职正在拷问贼寇仓库所在,卑职估计将军已经获胜,所以派人前往禀告将军前来盘点!”

    罗世芳笑道:“什么整齐王,什么老营,边军出身,却如土鸡瓦狗一般!几个冲锋就尸骨无存!荀知县是个识趣之人,知道本将前来山寨所为何物,居然一声不发,看来回禀孙大人时,要好好给他说几句好话了,这人不错,要是回家养老未免可惜了!”

    这时兵卒前来禀告,找到左二虎的仓库了,请将军前去清点。

    罗世芳与孙开忠等几个把总来到山寨后面,一处平坦的地面上坐落着几处仓房,几个勇卫营官兵正持械守卫。

    罗世芳等走到第一所仓房门前,孙开忠抽出腰刀将门锁斩落,罗世芳打头,几人跟随入内。

    宽敞的屋内摆放着十几个大小不一的木箱,都上着锁具,孙开忠来到一口大的木箱前面,举刀劈落锁具,然后单手将木箱掀开,顿时一片白光耀眼,孙开忠嘶地倒吸一口凉气。罗世芳等人赶忙上前查看,只见巨大的木箱里整整齐齐摆满了银锭,每个足有五十两,估算一下,箱内的银子应该有万两左右。

    饶是罗世芳大家出身,原先在家每月的月例银不过十两而已,哪见过如此多的银子,此刻也是震惊不已,其余几人都是家境贫寒之辈,都是被惊得目瞪口呆,眼中都是贪婪之色。

    先回过神来的罗世芳咳嗽一声,众人方才清醒过来。然后众人分别把其余的箱子打开,大箱子都是白银,几个小箱子里装的是一些首饰玉器古玩之类的,有些首饰上还沾着一些血迹,这都是左二虎们劫财害命得来的,初步估计足有七八万两白银之多,这都是左二虎数年劫掠的积累,相当惊人。

    孙开忠捧着一个沉甸甸小箱子来到罗世芳面前,打开后金光闪耀,里面摆满了金锭,罗世芳接过后掂量一下,估摸着有三四百两。

    罗世芳沉吟一下后,将箱子放在地上,蹲下身子后将里面的金锭拿出,分作数目一样的几堆摆在地上,他和四个把总正好每人六十两。

    他站起身子后说道:“这些金子携带方便,每人拿一份,万不可让外人知晓!”,众人大喜,拿起金子正待收入怀中,孙开忠犹豫了一下,拿出十两金子递给罗世芳,说道:“将军是主将,哪有主将和下属均分的,大人理应多拿!”

    其余几人顿时反应过来,纷纷从自己那份里拿出十两要交于主将。

    罗世芳笑骂道:“你们跟着老子也有几年了,老子什么人你们不知道吗?赶紧藏起来滚蛋,记住,绝不可让外人知晓!”

    孙开忠挠挠头,笑道:“给不给是咱的本分,收不收是将军的心意!”

    众人将金锭收好后出了屋子,又到其他几个仓房查看。

    其余几个仓房有两个是粮仓,足有三千石之多。一个是盛放布匹食盐针线之类的物资的仓库,毕竟左二虎手下足有两千余人,平日里的消耗也是极大。还有一个仓房里堆放着一些兵器甲具以及几袋火药,罗世芳等自然没看在眼中,几人出了房子商议一番后,罗世芳决定除了银子,其余都留给山阳县,毕竟自己带的是骑兵,这些粮草也无法运回西安,组织民夫马车又要耗时不短,罗世芳不耐此事,干脆送个人情给荀文礼算了。

    因为山阳最大的一股反贼已被剿杀,周围不会再有什么危险。罗世芳召集除了看管俘虏和库房的五十人以外的所有将士,宣布每人赏银十两,受伤将士每人十五两,官军们欢声雷动,兴高采烈,这相当于他们大半年的饷银了。

    赏银发下后,孙开忠从山寨里找了几辆马车,指挥士卒把盛放银两的箱子抬上去,足足装了五车,几个原先在家里赶过马车的兵卒充作车夫,罗世芳率部下赶着马车回返。路经县城时派人通知荀文礼,安排人手车辆前去运输粮食,押解俘虏,说自己还有军令在身,不及前往拜访,回去后一定在巡抚大人面前言明荀大人的功劳,山上的勇卫营士卒和县城里疗伤的十几人,在山阳县接手善后以后,自会追赶大队。

    返回时因为不用赶路,加上装着银子的打车行走缓慢,遇到坑洼难行之处还要众人连抬带架的,所以足足用了五天时间才回到西安。

    孙传庭与庄元洲以及前几日查探西安前卫的崔、谢几人正在内院书房商议方略,孙志安前来通传罗世芳回来了,现在门外等候。

    孙传庭连忙让其入内,罗世芳甲胄未脱,阔步走进书房,单膝跪地拱手向孙传庭大声禀报道:“末将奉大人命,奇袭山阳县贼寇整齐王左二虎部,阵斩匪首整齐王左二虎、扫地虎以及九条龙等,共计杀敌七百余,俘虏八百;本部有十二人受伤,无人阵亡;末将伏敌时,遣把总孙开忠袭破贼寇山寨,共计缴获银两七万余辆,粮食三千余石,其余物资不计其数,因粮草携带不便,故只将银两运回,还请大人恕末将擅做主张之罪!”

    屋内诸人闻听大喜,孙传庭站起来,一脸欣喜的将罗世芳扶了起来,大笑着夸赞道:“罗将军真乃猛将!勇卫营不愧是天下第一等的强军!首战告捷,以四百人击破数倍之敌,且无人阵亡,足堪与汉唐之强兵媲美啊!哈哈哈哈!来来来,快快坐下,详细说说此战经过!”

    罗世芳施礼就坐后,将自己如何率部赶到山阳,然后面见知县,如定计设伏,冲杀陷阵,遣将突袭夺寨等等详细诉说一番,听到山阳知县作为文官也上了战阵,典史力战而死,诸人都是钦佩叹息。

    庄元洲笑着向孙传庭拱手祝贺道:“大人初来陕西,不到一月既剿灭一股贼寇,可惜可贺!这第一把火已经烧起来了,就看第二把火怎么样了!”

    “皆是圣上有识人之明,特遣勇卫营这等天下强军前来,更有罗将军这种勇冠三军的猛将助我,接下来还要几位大才不遗余力献计出谋,我等齐心协力,早日平定陕西!”孙传庭慨然道。

    众人重新就坐,孙传庭坐在主位,庄元洲与罗世芳打横坐在左侧,崔世生与谢仁星坐在他右手一侧,也算是文武齐备。

    庄元洲道:“大人,现在应该马上写报捷文书,上呈朝廷。第一让圣上既朝臣们安心,其二就是振奋其余剿贼官军之士气。现今甚少有官军取胜之消息,相信此时大人的捷报会多少扭转一下其余官军萎靡的态势!”

    孙传庭赞道:“仲方所言甚是,就由你起草捷报!世芳当为首功,山阳知县勇于任事为次功,阵亡典史也要上报其功,好让朝廷抚恤其家属,用印后派人六百里加急送往京师!”

    庄元洲应下,孙传庭又道:“接下来第二步,就如方才我等所议,就拿卫所开刀;卫所之事既有我们亲自查探的结果,又有锦衣卫千户所提供的情报,已经到了非治不可的地步,不然继续下去,又是一个民变的态势!世芳的大捷来的正是时候,让某些对本官阳奉阴违之辈胆寒,知道孙某人并非赤手空拳来到陕西!世升,仁星,等会庄先生起草捷报,你二人以巡抚衙门之名下发通告,召集西安三卫千户以上将官,后天巳时以前赶到巡抚大堂会议,无故不到者军法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