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二十九章 整顿
    三天之后,辰时刚过,巡抚衙前的广场里的人已逐渐多了起来,西安三卫的指挥使、同知、佥事、镇抚以及千户陆陆续续从驻地赶了过来。

    首先到达的是西安后卫指挥使张润达,他三旬左右,脸圆面白,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虽然一身武将装扮,但更像是以为富家子弟,这次与会他只带着两名亲兵骑马而来。

    此时他的周围聚集着本卫一并赶来的将官,张润达吃相不难看出,虽也没少吞并卫所军户田产,但并不是独吞,同知佥事千户们都有分润,他待手下的军户也不甚苛责,佃租只收五成,算是心没黑透的那种。

    众人正七嘴八舌的小声议论着,巡抚大人为何召集没什么用的卫所将官前来开会。

    自家人知自家事,虽然卫所也是大明的一只武装力量,但陕西有边军守卫边疆,卫所高官们忙于争田地做生意,名义上各卫所都有兵额,朝廷时不时按人头下拨饷银,实际上就连张润达自己都记不起上次操练手下兵卒是哪年的事了,朝廷的饷银基本全部进了将官们的腰包。下面所为的兵卒连口汤都没喝上,更谈不上操演了。

    卫所的兵由于根本没有日常操演,甚至连县里的乡勇都打不过,如今陕西流贼猖獗,难不成巡抚大人是要卫所出兵剿贼吗?

    指挥同知高训友说道:“大人,这么多年来,别说巡抚大人,就连布政使,按察使咱们都见不上,更别提召集咱们卫所将官议事了。这位新任巡抚大人突然想起咱们卫所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这位可是来者不善啊,这上任不到一月,手里的标营愣是把整齐王这等悍匪给灭了,听说那个左二虎被马踏为泥,尸骨无存啊,这等厉害人物咱可要小心应对,他说什么咱们就答应什么,千万不可硬来啊!”

    张润达笑嘻嘻的道:“老高,咱们相处二十年了,你见我跟别人硬来过吗?放心吧,某又不是傻子,巡抚大人怎么说咱们就怎么做,毕竟咱们都是朝廷的人,上下尊卑还是知道的!”

    指挥佥事吴力同担忧的开口道:“莫非巡抚大人要查卫所吃空饷之事?那可就麻烦了,走个过场也就罢了,假如巡抚大人要认真起来,我等可如何是好?”

    另一个佥事王生财开口道:“我觉得不是查空饷一事,要是巡抚大人真要做,一是会得罪大批官员,做官吗,讲究面子,要认真做事,人都得罪光了他怎么干下去?二是他要是查空饷之事,早就明里暗里派人下到卫所了,不管哪个渠道,我等都没收到这方面的消息,所以我认为不是此事!”

    张润达见手下将官都眼巴巴看着他,笑着开口道:“别瞎猜了,不管哪件事,都不是一个人的事,那牵扯的官员可多了去了。文官最怕没了前程和名声,他要真查起来,惹了众怒,大家伙组织下面的军户闹将起来,他的前程还要不要了?咱们静观其变就行,喏,比咱们厉害的人那不是来了吗?”,说完朝一个方向一扬下巴,众人回头望去,只见左卫指挥使刘辅国带着二十个亲兵骑马踏步而来。

    张润达眼珠一转,笑嘻嘻的迎上前去,远远的大声招呼道:“刘兄,有日子不见了,神采更胜往昔啊,想煞小弟了!”

    刘辅国翻身下马,马匹自有亲兵牵到一边,他四十余岁,瘦削高大,马脸高鼻,面色冷漠,给人的感觉比较阴沉有心计。

    看到张润达走了过来,刘辅国一副我跟你很熟吗的表情,皮笑肉不笑,淡淡的开口道:“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张员外!怎么,你也来议事不成?”

    他对张润达少收佃租一事非常不满,觉得那是坏了大家发财之路,正因此事,左卫的军户们对刘辅国愤恨异常,两成佃租足可以让家境宽裕不少,军户们算敢怒不敢言,但私下里都是骂的他肉都臭了。甚至有人拿纸做个小人,写上刘辅国的名字,每天都用针扎,说是学陆压道人的钉头七箭书,早晚要扎死他。刘辅国听闻后都气疯了,可是苦于找不到到底是谁所为,也只能作罢。

    张润达知他心中所想,心里暗自鄙夷道:“老子吃肉,好歹让下面的人喝口汤,否则还有谁替我干活卖力?你老小子直接把锅给端走了,也活该手下人恨你!”

    他不动声色继续笑着道:“刘兄说笑了,某好歹也是世袭后卫指挥使,与刘兄级别一样,职责相同,朝廷里也算同僚啊!刘兄就爱开玩笑,何时有空到我卫所视察一番,也让小弟和刘兄畅饮一番啊!”

    刘辅国不想搭理他,甚至想把他的胖脸打肿,然后一脚踹飞他。

    他没接张润达的话茬,直接往巡抚署衙走去,这时前卫指挥使孙作旺也已赶到,张润达上前热情的招呼后与他并肩走进衙门,各自的手下也都跟随进入。

    众人进入署衙,只见前方大堂外两侧各站着八名身材高大地巡抚标营亲卫,一个个盔甲鲜亮,按刀肃立,目不斜视。各自寒暄议论的卫所诸人顿时鸦雀无声,感到一股肃杀之气扑面而来,让人战栗不已,刘辅国三人走在前面,神态也端正起来。

    进入宽敞的大堂后,前端是巨大的书案,背后一座屏风遮挡住视线,下方两侧各有一排座椅,三名指挥使对视一眼,他们级别相同,无论怎么坐,都会有一人居于下手位置;张润达径直走到左手边第二把椅子上坐下,笑呵呵的道:“二位大人论年龄都比我大,小弟就不客气了!”

    孙作旺还有点不好意思,刘辅国则毫不客气的坐到了张润达上方的第一把椅子上,孙作旺坐倒了对面,其余人等按照级别做了下来,有些千户没有座位,只能站到各自上官背后。

    众人坐下没等多久,一道响亮的声音响起:“巡抚大人到!”

    只听一声清咳,身穿绯袍头戴乌纱,身形高大的孙传庭从屏风后转出,声色冷厉的扫视众人一眼后,径自坐倒书案后,庄元洲作为幕僚站到其身侧位置。

    刘辅国等人起身聚到大唐中央,大礼参拜巡抚大人,孙传庭命他们起身,众人纷纷起身回到原先位子就座。

    孙传庭沉吟一会后开口道:“本官奉皇命巡抚陕西,上任已有月余。来此之前对陕西之境况便略知一二,知晓此地流寇四起,民生凋敝,政令不畅,军纪废弛。到任以来,本官及一众随员,对西安周边府县以及卫所进行了明察暗访,以便于掌握更多民情;通过本官耳闻目睹及随员们的反馈来看,此地情况之恶劣,远超本官之想象!毫不客气的说,暗流涌动,民变即将爆发,一旦各种机缘凑到一起,关中之地将成为另一个陕北,河南!到时不光本官愧对圣上之信任委托,诸位眼下的富贵荣华也会烟消云散,甚至举家之性命难保!”

    卫所诸人面面相觑,心道,巡抚大人讲这番话是何用意?陕西的确是流贼众多,但大都集中在陕北一带,且有官兵正在剿杀,至于民变,自己手下那帮穷军户,给他们是个胆子也不敢造反啊。府县之事更与咱无关了,咱是武将啊,民政之事自有文官处置啊。

    孙传庭将众人的神情看的一清二楚,不禁冷笑一声,说道:“尔等皆知陕西乃流贼起家之地,可知是何其因?陕北之地,民风彪悍,自古就是各朝各代绝佳兵源之地。如今连年大旱,田地颗粒无收,百姓为了活命,卖儿卖女,甚至易子而食,实乃人间惨剧。如此境地下,某些脑具反骨之辈用心蛊惑,于是民变四起,饥民打破士绅庄园,攻下县城,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从一个朴实的农民,骤然变成了恶魔般的匪徒。地方官府为了不影响其前程,遮掩隐瞒,蒙蔽圣上及朝廷,待朝廷知晓真相后,贼寇已经兵强马壮,难以剿杀!”

    卫所诸人更是觉得莫名其妙,今天巡抚大人召集大家前来,说的这些都与咱们无关啊,咱们是卫所,兵不是兵,民不是民,过自己的日子而已。

    孙传庭说到这里话锋一转:“太祖高皇帝驱除鞑虏,创立我大明以后,有感于养兵不易,所以仿李唐之府兵制,在各地建立卫所,屯田养兵,控扼要地,减轻百姓负担。卫所制自施行之初,其效显著,屯丁日常为农,战时为兵,以其田地出产养其兵,如果按制执行,天下自会太平无事。然而,现今卫所成了什么?成了某些人损公肥私,贪污克扣兵卒饷银,倒卖军资,甚至交通贼寇,侵吞公田及军户口分田,役使军户如猪狗,藏污纳垢之地!”

    孙传庭声音严厉起来,目光冷冷的看着众人,卫所将官心道,终于来了。

    “本官前段时日曾微服于西安左卫,所遇之军户,皆是贫困潦倒之辈,询问其因,明里暗里皆指向卫所高官,言卫所两千余顷田地,某人独占六成有余,军户耕种其名下田地,成为其佃农,且佃租高达七成,普通军户辛苦劳作一年,竟难得吃几顿饱饭!其住所皆是黄泥茅草,冬不避寒,夏不遮暑,有的军户甚至一家只有一条裤子,谁出门谁穿!而吾观某人所居宅院,规模宏大,雕梁画栋,奴仆成群,虽未曾入内详观,但窥斑知豹,足可见其日常之奢华!其手下养有数十打手,用以镇压敢于反抗之人,军户人等敢怒不敢言,其人门下有管家者,依仗其主之势,为所欲为,巧取豪夺,其家产日益增多,而军户日渐贫困,逃亡者甚众,整个卫所上下,怨声载道,民情汹汹,犹如滔天之水,总有一天溃堤而出,到那时,就是某些人身败名裂,举家皆亡之日!”说到最后,孙传庭猛地一拍桌子,声音骤然高亢起来。

    刘辅国的脸色蜡黄,额头隐见冷汗,身体微见抖动。张润达、孙作旺也是面色苍白,后背皆已湿透,其余屁股底下不干净的将官也是两股战战,口不敢言,只有少数为人还算正直,行事并不过分,对待军户还算温和的将官暗自拍手称快。

    孙传庭语气冷冽,继续说道:“你们西安三卫,本应有在册官兵两万余人,朝廷虽然下拨不及时,但军饷被服兵器甲仗也会经常发放;我问你们,你等辖下还有几个能战之兵?还有多少可用之军械?又有多少军户逃亡,甚至加入流贼队伍?你们知道又有多少军户恨不得食你等之肉,喝你等之血?本官离京之时,得圣上钦赐尚方宝剑,某正想试试其锋是不是利,莫非尔等以为某不敢将你们斩之?!”孙传庭厉声大喝道。

    宽敞的大堂中寂然无声,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也能听到响声,众人都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喘,为首的刘辅国三人浑身如同蒸笼一般,腾腾冒着热气。庄元洲咳嗽一声,堂外的十几个亲卫哗啦一声涌入大堂,个个抽刀在手,扫视着里面的人,卫所众人只觉脖子凉嗖嗖的,仿佛刀已架在上面一样。

    终于有人承受不住这强大的压力,只听噗通一声,张润达从椅子上站起后跪倒在地,脸上身上大汗淋漓,嘶哑着嗓子喊道:“大人明鉴,下官虽也侵吞不少田地,也贪污了不少军饷,但下官待手下军户并未过分,佃租也只收五成,下官愿意退回所占田地,以恕前罪!还望大人给下官一个机会!”说完冲着孙传庭磕了一个头。

    孙作旺,刘辅国也相继跪下,发誓赌咒般的讲了一通和张润达所说相似的话,然后卫所将官全都跪倒在地,或大声或小声的重复着大致相同的话语。

    孙传庭并未让众人起身,他扫视着堂下众人,语气沉重的说道:“不要以为本官危言耸听,假使流贼杀入关中,你等卫所之军户定会群起响应。本官来陕西不仅是四处灭火的,更是要防患于未然,为了陕西的稳定,为了大明江山社稷,为了圣上,为了大明的百姓,本官不惜此身,谁敢阳奉阴违,阻碍本官行事,哼哼,那就让他成为本官祭旗之物!”

    说完令众人起身,卫所诸人战战兢兢的起身回到原位,庄元洲一摆手,标营亲卫收刀退了下去。

    孙传庭开口道:“本官还有许多大事要做,所以清退田地一事要尽快完成,给你们一月时间,把所占田地退回,指挥使一级保留田地五千亩,同知三千,佥事一千,千户五百亩,名下田地有购买凭证者保留;军户的口分田按照原数分发到户,公田佃租一律降为三成,卫所兵额全部废除,本官已经向朝廷上疏,另募新兵,归巡抚直属。整顿卫所一事乃圣上亲口交代,并且言明网开一面,以前尔等所贪污的军饷就不再追回,这是圣上宽容,尔等心中要感恩,要是按着本官的性子,吃了多少就得给我吐回多少来!好了,尔等速速回去安排,本官再次警告心怀鬼胎之辈,千万不要自误!”

    卫所诸人如蒙大赦,纷纷行礼退下,各自返回驻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