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三十一章 商议
    张润达与一众将官赶回了驻地,一路上众人议论纷纷,满是不平之意。

    回到卫所后,张润达召集前往官署议事,众人心中也自焦虑不安,便一起来到卫所官署。

    卫所官署规制不大,但张家是世袭指挥使,所以平日惯例维护的倒也甚是齐整。

    众人来到大堂内落座后,主座上的张润达开口道:“今日之事,大家议一议,最后拿出个章程来,好向巡抚大人有个交代,这事儿关系到大家的切身利害所在,大伙儿敞开说,别藏着掖着,都是自己人!”

    一路上争吵议论不停的众人此刻都沉默不语,良久之后,指挥同知高启民打破沉默,说道:“此事事关重大,我等一切遵从指挥使大人的命令!”

    张润达心里暗骂一声老狐狸,脸上还是笑嘻嘻的样子,说道:“我的意思当然是要按照巡抚大人制订的章程行事喽,我等皆是朝廷命官,自是要遵守上官的命令!”

    众人心中也是暗骂一声小狐狸,另一个指挥同知武胜坤开口道:“如果按照巡抚大人所定章程,在座诸位甘心把你我祖上世代积累的田产还给那些穷军户吗?交还之后我等的日子还怎么过?再几代下去,与那些穷军户有何区别?”

    指挥佥事孙重亮说道:“诸位,我说句不好听的话,我等虽是朝廷命官,但实际上后卫实乃我等之私产。尤其近几十年来,朝廷对我等不闻不问,粮饷也积欠众多,我等现在如此家业,皆是靠祖上辛苦所得。现在巡抚一张嘴,我等世代费尽心血积攒的家业就要拱手交出,某不甘心!”

    “对,某也不甘心!”

    “凭什么他孙传庭一句话,我们就要交出来!”

    “如果交还田产,朝廷那点俸禄怎么养活一大家子人,那些穷军户有什么资格分我们的田地?”

    “全大明的卫所都是如此,凭什么我们三卫要交还?要交所有卫所一起交!那样我等也无异议!”

    “要不干脆咱们宰了这个狗官吧,就他事多!”

    “我看他是沽名钓誉,拿咱们的血汗换他升官之路!”

    大堂内气氛逐渐热烈起来,大多数人都义愤填膺,只有极少数千户级别的将官没有出声。

    张润达看着拍桌子瞪眼的手下众人,心里也是苦涩难言。他作为最大受益者,当然不愿改变现状,按照孙传庭的章程去做的话,他家七八万亩良田也将去掉多半,虽然他还算良善之人,但巧取豪夺之事也没少做,手底下没有人命已是菩萨心肠了,其他的同知佥事等人吃相比他难看许多,田地之事见血的不在少数。

    他咳嗽一声,众人停住议论一齐看向他,张润达开口道:“某知道诸位心中不平,某的想法与大伙一样,恨起来真想一刀宰了他!可想归想,现实摆在这里,人家腰粗腿壮,咱们这小胳膊小腿的根本不顶事儿!咱们自家人知自家事,就咱们手里那几个家丁,平时欺负下军户们不在话下,可要是对上巡抚标营的那些凶徒,根本就是鸡蛋撞石头。不客气的说,标营来一百人,能灭了咱们整个左卫!所以啊,那些杀啊冲啊之类的话就别说了。天塌下来有个高的顶着,有比咱们还急眼的,咱们按兵不动,且看某些人如何行事,咱们照做就行。三卫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冲锋陷阵的事还轮不到咱们。等过几天我估摸着某人就会约我商议此事,某已经想好了,到时三卫属官一起朝廷上书,当然上书改变不了整顿卫所之事,朝廷自会偏向文官,我等只要求名下的口分田多增即可。在巡抚定的那些数目上再增一倍,那样我等虽然家产受损,但也多少补一些回来。孙某人不会一直在陕西任职,等他走后换了别人,我觉得朝廷里不会再有第二个孙愣子,到时这些穷军户还不是任由我等拿捏!”

    众人闻听之下,觉得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了,眼前只能隐忍,等孙愣子离开陕西之后,再仿照原先的法子,将交还的田地再慢慢收回,只是时间长了点。

    高启民拱手道:“还是大人远见卓识,我等佩服!一切听从大人所言我,我等唯大人马首是瞻!”

    张润达笑着摆手道:“我算狗屁的远见卓识,不也是没办法嘛!谁叫咱胆小怕事呢,大伙儿都散了吧,估计过几天穷军户们都知道这事了,咱们大局为重,有说风凉话的挑事的咱们都忍着,听见没?”众人答应后施礼散去。

    相似的情形也在前卫发生,与张润达相同的是,前卫指挥使孙作旺也是打算看其他人怎么做,前卫跟随就行。

    巡抚署衙书房内,孙传庭正与庄元洲、崔、谢几人交谈。

    庄元洲开口道:“白谷兄,小弟以为兄长会对卫所进行大刀阔斧之改革,没想到兄长竟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按照小弟的本意,直接杀一儆百,将首脑拿下,家产充公,我等就不必为将来几年的粮饷发愁了,那可是几只大大的肥羊啊,小弟现下还是觉得可惜了啊!”语气中充满了遗憾。

    崔、谢二人也一脸不解之色,他二人实与庄元洲一样的想法。因为他们知道孙传庭手中并无多少粮饷,来时圣上也言明,朝廷无钱下拨,陕西本地税赋可以让其截留使用。但陕西天灾人祸不断,每年的税赋实在少的可怜,对于要做一番大事的孙传庭来讲,就是杯水车薪,本想此次孙传庭拿卫所开刀,就是看准了卫所众官有钱有粮且没有武力支撑,没想到会议的结果竟是如此。

    孙传庭大笑道:“三位贤弟,你当我不想烹猪宰羊且为乐吗?哈哈哈!某不想不教而诛,更不想师出无名,如果某直接下令抄家灭族,那样倒是痛快了,可难免留下话柄,会让有心人借此大做文章!虽然圣上已经说了让某放手施为,会无条件信任与我,但我还是尽量让圣上不因我之事与朝臣争执。此次乃欲擒故纵之计,某断定,有人肯定不甘心,狗急跳墙在所难免,某现在就是等其发难之际,一网成擒!到时其数代积累的家产方能为我所用,有了足够的粮饷,某才能在陕西放手施为,也会极大震慑屑小之辈!”

    庄元洲几人闻听后皆是满脸敬佩之色,孙传庭继续道:“某已密奏圣上,将整顿卫所之策略详细呈报,相信以圣上之深谋远虑,自会安排妥当。现下之事就是募兵,明日起,你们几人分头带人下到三卫,在当地募兵,都司会派员协助,记住,一定要严格挑选,此次所募之兵,将是我等平定陕西之柱石,某要将其打造成天下一等的精兵,待平定陕西后还要为圣上征讨其余不服,早日安定我大明之江山社稷,黎民百姓!”

    几人拱手应诺,当即散去各自分头忙碌。

    朱由检正在军器监与毕懋康、茅元仪二人商讨工匠管理,火药配方以及改良火器等诸多问题。

    孙传庭离京赴任之后不久,茅元仪与毕懋康先后抵达京师,朱由检亲见二人,交谈甚欢。毕、茅二人被皇帝待臣下温和宽厚的态度以及远见卓识所折服,自是心甘情愿为朝廷继续效力。

    朱由检遂下旨毕懋康以工部尚书衔署军器监事,茅元仪以兵部员外郎一职暂入军器监协助毕懋康,以后另有任用。

    毕懋康的门人,侄子皆是生员身份,几人涉猎甚广,对火器也颇有研究。朱由检与他们每人国子监监生身份,入军器监协助工作。

    毕懋康年已六旬,自南京兵部右侍郎的职位致仕后,一直在家潜心著书,但对于流贼以及建州女真的动向十分关注,曾上书皇帝,请求大力推广火器的使用,并言“克敌制胜唯火器耳”,但崇祯正为国库枯竭,流贼难治之事搅得焦头烂额,所以根本无暇顾及他。朱振卿穿越之前,自是对这位明末火器专家推崇备至,因为他发明了当时那个世界的第一支燧发枪,能使火器在雨雪天气使用,并极大减少了发射流程和时间。来到大明后,朱由检首先想到的就是毕懋康这个火器奇才,遂下旨起复他。

    毕懋康接到圣旨之后,不顾六旬高龄,简单收拾行装,带着门人张继孟,侄子毕登辅、毕登翰随前去宣旨并护卫其来京的锦衣卫启程往京师而来。

    自老家徽州歙县动身后,锦衣卫护卫谨遵圣意,并不急于赶路,每天只走几十里,遇城镇就歇息,所以用了近两月时间才来到京师,比远在福建的茅元仪来的还晚。

    朱由检深知大明火器制作粗劣的根本原因,就在于制作火器的工匠们地位待遇及其地下,从自己前世读过的穿越类小说中描述所知,如此重要岗位的工匠及其家眷,过的是猪狗不如的日子。虽不至于到卖子卖女的地步,但衣食无着就是他们的日常。

    并且一旦成为工匠,后代皆为工匠,不得科举,甚至种田都不行。

    朝廷每月发放给工匠们本就微薄的收入,还要被上面层层克扣,最后到手能有五成就不错了。为了维持生计,工匠们只能偷偷接私活。某些豪门大户要打造什么兵器甲仗,就会找到军器监的工匠,因为他们的手艺高超,锻造的兵器质量非常优良。

    但这种私活并不是每天都有,虽然每次得到的薪酬不少,但平均计算下来,一家人甚至温饱都维持不了。所以他嘱咐二人上任后要亲自探查匠户们的生活状况。

    毕懋康、茅元仪二人赴任后,自是明里暗里查探一番,结果让一直生活在上层社会的二人震惊不已。匠户们集中居住北城肮脏破烂的胡同里,天气已经逐渐转凉,但在胡同里玩耍的孩童大多都是赤着脚,衣不蔽体。大多数人的住宅都是黄泥茅草简单搭就,走访的几户人家每天只吃两顿,主食都是野菜掺杂麸皮麦糠制成的窝头,用来就饭的菜大都是腌菜,极少见油腥,很多匠户才三十多岁,但因长期缺少营养,看上去苍老的像五十余岁的老人,按此时的人均寿命来算,五十余岁基本已一只脚迈入黄土了。

    二人查探过后自是感伤不已,进宫向朱由检禀报了此行所见。朱由检虽然大体清楚,但并未亲眼目睹过,听完二人描述后,来自后世的他默然良久,这种惨状就发生在他的眼皮底下,这让他根本接受不了。沉默过后,他与二人就如何改善这种状况进行了商议,随后令王承恩自内帑中拿出五万两白银,交于毕、茅二人,用于军器监短期所需以及改善工匠生活所用。

    毕懋康、茅元仪召集军器监制造火器、弓箭、兵器、帐篷、被服等所有军资在内的所有工匠,共计五百余人,以及军器监所有官员杂役开会。

    茅元仪亲自上台宣布,圣上自内帑拿出银子,给与每名工匠五两安家银,采买发放米五斗,白面三斤,猪肉一斤,棉布一匹,用以改善生活。

    所有兵器制造施行严格的质量查验,制作火器的工匠每完成一件,要把姓名刻于其上,将来要是出现问题,制作的工匠将被罚银五两,扣除当月薪酬。

    每个工匠底薪一两,完成军器监下达任务后,每多出产一件,将视其所产之物给与额外的奖励,数额不等(因为有生产弓箭,帐篷,水壶等产量不一的工种,所以不能统一计件奖励)。如有发明创造,提高兵器使用效果的,奖励一百两以上,上不封顶。

    所有军器监官员工匠杂役管两顿饭,粗面馒头管饱,每三日每人肉二两。军器监官员自监正一下,月薪翻倍,所有薪酬按月发放,由监正亲自监督,薪酬发放到个人手中,杜绝克扣之现象。

    米面肉等食物已经由宫中太监亲自押车送到北城匠户驻地,发放到每家每户。

    军器监官署宽大的院内,茅元仪讲完之后,聚集在一起的工匠们呆立良久,逐渐开始互相小声交谈。有没听明白的小声询问着别人,当所有人都明白了刚才大人所讲之事后,一股巨大的喧嚣声突然响起,所有人都在欢呼。跳脚的、拍掌的、使劲打自己脸的、猛掐大腿的,仰天大叫的,发不出声音泪流满面的,各种姿态尽有。

    忽然有人跪下磕头,随即所有工匠全部跪倒在地,使劲磕头,口中高喊万岁。很多人的额头很快一片青肿,哭声笑声响彻全场。

    毕懋康、茅元仪等人看着这一切,心下也是感怀异常。自古以来,没有任何一个皇帝能对工匠贱民如此厚待优容,得民心者得天下,有此圣君,万事可成。

    等众人情绪渐渐平静下来,毕懋康起身走到台子的前面,令众人起身后,开口道:“吾等皆是大明子民,朝廷养我等两百余年,值此流贼肆虐天下之际,你等更要拿出全身之气力,努力工作,制作出最好之火铳刀枪,交于前方与流贼浴血奋战的官军。兵器每精良一分,前方将士们就会多杀伤一个贼寇,唯有如此,方能报答大明养育我等之恩,方能报答当今圣上对你等的厚待!此次章程,皆出自圣上之口,你等要是再如以前一般偷奸耍滑,不仅对不起圣上的大恩大德,也对不起自己的良心!本官言尽于此,你等好自为之吧!”

    他的话音刚落,刚刚站起的工匠们重又跪倒于地,前排一个头发花白,五旬左右的老汉高声说道:“这位老大人,老汉世代匠户出身,这辈子活了五十余年,也算见识不少,可老汉从没听说过有哪位圣人把我们这些贱民放在心上的!当今万岁就是我等贱民的再生父母,我等虽然贫贱,但也知恩图报!我刘二在此立誓,从今往后,必定辛勤劳作,造出最好的火器交于朝廷官军,以此报答圣上的恩德!如违此誓,天打雷劈!”说罢,磕头三声。

    其余工匠们也都纷纷起誓,唯有拼命劳作,方能报答万岁的恩情。毕懋康满意的点点头后,吩咐众人散去,工匠们都是小跑着奔回作坊,立刻精神百倍的投入到生产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