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三十八章 大战2
    全军吃过饭之后歇息了半刻钟时间,卢象升披挂整齐出了营帐,跨上五明骥,接过吴大定递过来的长刀,一手倒持长刀,一手抓着缰绳,两腿轻轻一磕马腹,五明骥踩着碎步行进。

    营前的空地上,五千名天雄军将士队列齐整,斗志昂扬的注视着缓缓而来的卢象升,眼神里都是爱戴敬佩之意。

    对于这位与将士们同甘共苦,每次遇敌都冲杀在前,率领他们数百次大小战斗从无败绩的统帅,天雄军自上而下尽皆钦服不已。

    杨茂功转述的消息更是让每个人赶到无比的振奋,从此之后,自己再无后顾之忧,阵亡也好伤残也罢,朝廷都会拿出巨额抚恤养其家小。

    那可是一百两银子啊,省吃俭用的话,足够一家数口人好几年的用度。

    何况还有永业田,是不交税赋,可以传给子子孙孙的田地啊。

    有了这些,自己就算没了这条命也值了,换来的是家人以后更好的生活。

    还有忠烈祠,阵亡者可以入祠享受祭祀,大明不亡香火不断,这是多大的荣耀啊!

    想到这些,所有人的胸膛里仿佛有一团烈火在燃烧,恨不得立刻冲进流贼阵营,将这些贼寇撕成碎片。

    卢象升勒住战马,看着面前这些或是熟悉或是陌生的面孔,感受到了他们高昂的士气,心中既是自豪又是感伤。

    最早跟随他的那批人中的很多人已经永远逝去,这一仗过后,不知道又有多少人会离他而去

    。但卢象升从他们的眼神里没有看到一丝恐惧,看到的是信任、尊敬以及对胜利的渴望。

    卢象升并未说话,只是单手将长刀往上一扬,站在阵营前端的杨茂功攥拳单臂向上挥动,大声狂吼:“万胜!”

    随即几千人整齐划一的怒吼响起:“万胜!”“万胜!”“万胜!”

    卢象升拨转马头,率先出了营地,身后几千将士按营伍四人一排成纵队跟随而出。

    从另一营地出来的祖宽满脸不屑道:“这些南人就会整花样,真打起仗来,禁不起咱一个冲锋!”

    李重进则神色郑重的看着整齐行进的天雄军队列,开口道:“大人,这只队伍有森然之气,卢督帅带的好兵啊!”

    祖宽虽然嘴上不屑,但久经战阵的他怎能看不出这是一只精锐之师。

    只是他向来骄傲,认为只有关宁铁骑才是天下一等一的精锐,步卒再厉害也经不住大规模骑兵的冲击,他不耐烦的道:“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看,等会战阵上就知道了!”

    李重进不再言语,只是骑在马上神情肃穆的看着一列列天雄军从眼前经过。

    直到小半个时辰之后,天雄军队列才全部过去。待天雄军最后一排步卒几乎消失在视线里时,祖宽将手一扬,早就等的不耐烦的辽东马队,排成三列纵队,在各自将官的带领下催马开始缓缓行进。

    祖宽和李重进等了一会,在亲兵的随扈下加入中军开始前行。

    卢象升并未在中军行进,一直骑马走在队伍的前列,杨茂功、吴大定随侍在其身侧。

    前路上烟尘滚滚,一小队一小队的夜不收往来奔驰,不断将搜集到的情报送来。

    大队行进了半个时辰左右,有夜不收来报,距离贼寇只有五里,流贼已发现了官军来到,派出了大约百名骑兵围攻夜不收。

    卢象升果断下令夜不收撤回,天雄军只有一百左右的骑兵,夜不收更是只有几十名,都是精挑细选的精锐,损失一个都会让他心疼不已。

    不一会只见前方尘土飞扬,派出去的夜不收们策马奔回。五百名弓箭手在刀盾兵的掩护下迎了上去,尾随而来的近百名流贼马队看到这边有了防备,远远的停住战马,未再追击。

    一名三旬左右年纪,头戴铁盔,身穿棉甲,身形魁梧,神情彪悍的大汉策马向卢象升奔来,手中马刀血迹斑斑,胸前的衣甲上也是溅满鲜血。

    距卢象升十步左右时那人勒住战马,手中马刀唰的一声插入腰袢的刀鞘之中,对卢象升拱手施礼后禀道:“督帅,前面之敌乃闯贼部下,骑兵大约一千之数,步卒数万之多,旗号为高字旗,应该是闯贼的部下,卑职适才与敌交战,共计斩五人,本队一人受轻伤,包裹后无大碍!”

    这名夜不收把总正是卢象升的从弟卢象同,从小习武,勇猛过人。

    卢象升组建天雄军后加入队伍,卢象同不愿待在中军,说是怕待久了胆子变小,极力向卢象升请求到一线带兵,说自己喜欢与敌面对面厮杀。

    卢象升拿他没办法,只好让这个性格豪爽,武艺过人,性格长相都不似南方人的弟弟到夜不收做了把总。

    大概卢家的血脉里有相似的基因的缘故,卢象同和卢象升一样,每逢作战必冲杀在前。很多时候忘记了自己的职责是刺探收集情报,有时杀得兴起,一个人就敢冲阵。

    幸亏数次负伤但都没伤在要害,气的卢象升把他吊起来用鞭子一顿狠抽,严厉呵斥他不要忘了本职。

    打那以后他有所收敛,但还是很难改变,一直吵着要卢象升建起一只两千人的马队,由他统帅,专门用来奇袭和冲阵。

    卢象升也知道骑兵的重要性,只是步卒的兵饷朝廷都经常拖欠,哪来的银子去养一只马队呢?两千人的马队所费与一万步卒差不多,实在是有心无力。

    在中军官杨茂功的号令下,一千名弓弩手分为五排组成一个方阵,两边各有一千刀盾手方阵,两千长枪手居后,阵型列好之后,卢象升让亲兵给拖在后面的辽东马队传令,不要过早靠前,等候军令再行动。

    对面流贼的马队已经退往两侧。

    距离官军两里开外,大股的流贼步卒乱糟糟的涌向前来。贼兵手中武器五花八门,有拿刀枪的,有持着短斧的,有拿棍棒的,有拿木板当做盾牌的,有拿耥耙的,甚至有的拿着锄头的。

    身上穿着更是五花八门,有穿着棉袄的,有头戴铁盔身穿布衣的,有的甚至穿着不知从哪里抢来的妇人襦裙的。

    几万人喊叫着吵嚷着杀来,最前排大约四五千名贼兵阵型稍微齐整一些,这些贼兵大部分穿着棉甲,有的身着缴获官军的红色鸳鸯战袄。

    贼兵阵型和官军差不多,前面也是大约几百名弓手,长枪手刀盾手全部居后,两千左右的马队远远的护住了两侧。

    卢象升一挥手,杨茂功挥动手中令旗,天雄军方阵整齐踏步,向贼兵迎去,卢象升带着亲兵去了方阵的左侧,立马观瞧。

    贼兵看到官军人数不多,阵型非常单薄,顿时信心大增,加快脚步迎了上来。

    双方越走越近,相距两百步左右时,一声哨响,贼兵的几百名弓手加速猛跑几十步后站定,开始弯弓搭箭,又是一声哨响,几百枝箭矢乱纷纷的向行进中的官军方阵抛射而来。

    贼兵所用的弓并非统一制式,有长弓也有软弓,甚至有马弓,箭只也有长有短,一百多步的距离,只有一部分长弓能够达到射程,但落下时箭只已经绵软无力。

    天雄军前排拱手只是把将头稍微一低,宽大的铁盔盔沿便将落下来的箭只弹开,只有几个倒霉的被射中肩膀,但并未穿透身上的棉甲。

    对面的贼兵弓手连射数箭,杀伤效果并不明显,只有几十名天雄军士卒中箭,大多没射中要害,官军依然没有停下脚步,受伤的官军咬着牙坚持着。

    贼兵的弓手眼看官军离自己不到百步的距离,顿时慌了,射完手中箭只后掉头跑进队伍里去。

    一声尖利的喇叭声响起,官军的阵型停了下来。

    卢象升身边的一名亲兵策马奔向后方,一千名弓手张弓搭箭斜斜指向天空,接着又是一声喇叭声响起,一阵嗡嗡的弓弦声响中,一千只制式长箭腾空而起,到达贼兵上空时箭只掉头向下,猛地扎了下来。

    随着一片惨号响起,前排数百名贼兵中箭,有的被射中脖子,有的被扎在头顶,有的深深的插在了肩膀上。射中脖子和头顶的贼兵当即毙命,受伤的贼兵忍受不住巨大的疼痛感,一个个发出不似人声的惨叫。

    这时官军的第二波箭雨又已来到,鲜血迸溅中,又是一片贼兵到底,短短数息之间,官军弓手每人射出了三箭,三千只利箭大部分命中目标,几百名贼兵当场毙命,一千余名贼兵中箭受伤。

    前排的贼兵已经吓坏了,这种没交手就死伤的震慑太大了。贼兵们开始朝着两边和后边逃散,以避开弓箭的打击,本就不算齐整的贼兵阵型顿时乱作一团。

    卢象升此时在官军侧后方两百步左右的地方,身后已经传来了大队骑兵启动的马蹄声响,卢象升一磕马腹,五明骥窜了出去,斜向冲向官军正面的贼兵,周围亲兵急忙跟上。

    五明骥越跑越快,卢象升将身子伏低,一手持缰绳,一手倒提长刀,距混乱的贼兵还有五十步左右距离时,卢象升双腿猛地一夹马腹,五明骥嘶鸣一声,加速向前冲去。

    离敌阵十步左右,五明骥的速度达到最快,卢象升放开缰绳,双手横握二十斤的长刀,冲入敌阵,五六百斤的战马加上骑士,以几十公里的时速撞入人群,挡在马前的一名贼兵叫声都没发出,头颅就被踏的稀烂。

    卢象升手中长刀并不劈砍,只需双手紧握横举,刀锋所过之处,数颗贼兵的头颅便已飞起,亲兵们催马紧紧跟着他,为他遮护住两翼。

    前排的贼兵们惊叫着四散奔逃,后面不知道前方情况的大股贼兵还在向前涌来。

    向后逃跑的贼兵身不由己被人潮推挤着向前,惊恐之下,向后逃跑的贼兵举起手中兵器开始对挡路的同伙砍杀。

    负责指挥的贼兵头目早在官军的箭雨中毙命,贼兵已经失去了指挥,一个个像没头苍蝇是的四处乱窜,这时候就算有指挥的也没人听命了,先保住性命再说。

    随着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响起,祖宽的三千马队以及李重进的近两千马队冲了上来。

    祖宽和李重进早就看到场上形势,两人各自带着精锐亲兵杀向几百步外护卫两翼的贼兵马队。

    那面的贼兵马队被前排四散逃窜的步卒冲乱了阵型,前后左右都有自己人挡路,眼见的官军的大队骑兵冲来,却根本无法提起马速对冲,就算想掉头逃跑也被阻住。

    马队上的贼兵心胆俱裂,挥舞手中兵器砍杀身边的步卒,想杀出一条路来,但哪里还来得及,官军骑兵已经冲起来了。

    几百步的距离正是马速提到最快之时,贼兵马队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官军杀了过来。

    许多贼人骑兵眼里最后的镜像就是巨大的战马跃向自己,绝望的挥动兵器想要阻挡,但一阵剧痛传来,自己或是飘向空中,或是跌落马下,带着满腔的不甘和恐惧进入了无边的黑暗当中。

    卢象升手中长刀已经斩杀了数十名贼寇。

    身上的的衣甲仿佛被鲜血浸泡过,腿甲,裙甲上数处刀劈斧砍的痕迹,上身的甲叶中插着几只箭矢,身边的亲卫已有数人落马,在如此拥挤的人堆里落马,结果不言而喻。

    胯下五明骥的速度逐渐开始降了下来,冲阵开始有阻滞感。他正要再次用力催动战马的时候,一阵隆隆的马蹄声响过,前方两边的贼兵惨号连连,周遭的压力迅速减轻。

    卢象升双眼迅速一撇,原来辽东官军马队冲了上来,数千战马冲锋的势头可不是他这几十人能比的,用摧枯拉朽之势形容毫不夸张。

    冲在前面的马队官军纵马撞飞挡路的贼兵,马刀借着马速轻轻挥动间,断肢横飞,贼兵纷纷倒地,后面的官军骑兵顺着前面趟开的路左右劈砍,贼兵伤亡惨重。

    一刻钟左右的时间,祖宽与李重进已经把流贼的马队斩杀殆尽,只有少数贼兵马队乘乱逃走。

    战场上到处是无主的战马,祖宽、李重进趁势兜转马头,分别从两侧杀入贼兵步卒中去,片刻之后便杀透阵型与中路冲锋的官军合在一处。

    祖宽手里的狼牙棒上挂满残肢碎肉,李重进也是浑身浴血,手中长刀犹在滴着血迹。

    两队汇合之后由各自的副将继续带队冲杀,两人则放慢马速慢慢从大队中退了出来。

    卢象升这时赶了上来,待要继续纵马向前,祖宽伸手一把带住五明骥的缰绳,大笑道:“督帅,剩下的事叫儿郎们去做就行,咱们上去他们还要分心顾着咱们,这回叫他们杀个痛快好了!

    哈哈!今天真是爽快,咱老祖头一回看见文臣上阵冲杀,佩服佩服!”

    一边的李重进也笑着冲卢象升伸出大拇指,说道:“督帅勇不可当啊,卑职也是从心里佩服督帅!”

    卢象升见漫山遍野都是四散奔逃的贼兵,个个斗志全无,知道大局已定,心下也是欣喜不已,笑道:“关宁铁骑名不虚传,二位将军带的一手好兵啊!今日之战,两位当居首功,待扎下营盘后,本官自会上报朝廷,不日当有封赏给两位以及立功将士!”

    祖宽咧着大嘴笑道:“哈哈!首功该是督帅才是,俺和老李跟在督帅后面打了个顺风仗,督帅报功的名单里有俺的儿郎们就行!”

    卢象升正色道:“今日之战如果单凭我手下的步卒,虽不至于败,但不会如此这般大胜,本官自会据实上奏,该谁的就是谁的,关宁骑兵居功为首!”

    这时官军步卒已赶到,卢象升下令迅速打扫战场,搜寻官军受伤者,收敛阵亡官军遗体,收集贼兵丢弃的兵器盔甲,以战马为重。

    卢象同带着几十名手下兴高采烈的东奔西跑,收拢着旷野里无主的战马。其余官军开始搜捡战场,受伤倒地的官军弟兄被找了出来,包扎伤口放在担架上抬走,阵亡兄弟的遗体抬到一边摆放整齐。

    贼兵但凡有活着的都是补刀,官军没时间也没义务抢救贼兵伤员。每个贼兵的随身值钱物品也被翻检出来,战场上不断响起被补刀的贼兵临死前的惨叫声,包括卢象升在内的所有人都已习惯这样的场景,造反对抗朝廷的就得这样的下场。

    卢象升来到摆放阵亡官军遗体的地方,低头默默的注视着一张张刚刚还鲜活的面孔,眼眶湿润起来。

    这里面的每一个人他都认识,有的是他的亲兵,有的是辽东马队普通士卒。虽然很多人他并不知道名字,但他们都会叫他一声督帅,卢象升摘下头盔向着阵亡将士的遗体深深鞠了一躬,跟随过来的祖宽、李重进二人吃惊之余,也赶忙跟着摘盔行礼。

    卢象升慢慢直起身子,将头盔带好,转身对着二人,缓缓开口道:“这里面有自我从大名府募兵起就跟随我的老兵,也有中间补充进来的新兵,更多的是辽东过来的官军,他们都是爹娘的好儿子,也是我大明的好儿郎!

    正是他们的牺牲,才使更多百姓保住了性命家业,他们本想跟着本官建功立业,没想到命丧于此,卢某愧对其父母妻小啊!”

    说到这里,卢象升的眼里已经蓄满了泪水。

    祖宽戴好头盔,搓搓手,开口劝道:“督帅,俺老祖是个粗人,在战场上拼杀了十几年,见惯了生死,当兵打仗就得死人,督帅还是不要太过伤心了!”

    李重进也劝了几句,卢象升方才略感释怀。

    这时追击贼兵的马队也已返回,骑兵们个个兴奋不已,很多人腰间怀中鼓鼓囊囊,看来收获颇丰。

    祖宽、李重进知道自己手下的德行,估计是追杀一番后就开始下马搜捡贼兵财物。至于杀得多少敌人并不重要,反正朝廷奖赏还不如翻检贼兵来的多。

    这边天雄军已经打扫完战场,从贼兵身上翻检的金银等物品堆成了一座小山,因为流贼的习性就是四处流窜,贵重物品都是随身携带着的。

    辽东骑兵们远远看着如此多的财物,很多人眼都红了。没有自己在前面拼命冲杀,这些步卒哪有机会翻检出这么多财物?

    一些将领凑在一起争吵一番后,祖宽的副将祖千军来到他身边,凑在他耳边小声说了一会,李重进自是心里明白,但他并没插言。

    祖宽边听边皱眉不已,祖千军讲完之后眼巴巴的看着他,祖宽瞪了他和其他将官一眼后,大步来到卢象升面前,拱手施礼后,不好意思的开口道:“督帅,小的们刚才找到我,说这些贼兵大部分是他们所杀,缴获的金银也应该有他们一份,我只能厚着脸皮来跟督帅禀报一声,至于如何处置,督帅尽管示下,属下绝无二话,那些杂碎们要是敢不听话,老子砍他们的头!”

    卢象升刚才已经看到那边的情况,所以对祖宽的言语并不感到意外,他笑着道:“将士们所言并无错处,本官早已说过,此战首功当为关宁骑兵。之所以把缴获的财物摆放在此,就是要按功分派,这些财物三七,你七,天雄军三,二位将军,意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