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六十二章 秘议
    范永斗作为主人,也不愿看到客人尴尬,他笑道:“对对对,莫非这状元楼背后有人?”,众人也都好奇的看着王登库,听他如何回答。

    王登库抿了一口茶水,不紧不慢的开口道:“你们可曾听说过崇祯八年宣府的一桩惨案吗?”

    范永斗道:“是不是一家数口被人灭门的事?我听人说过,说是山上的土匪干的,劫财杀人,官府海捕文书贴的到处都是,这快一年了也没听到抓到凶手,老哥哥,这和状元楼有啥关系?”

    “被灭门的就是状元楼原来的东家,你们忙着挣银子,没心思打听这些事,我是爱吃爱喝,家里的生意也交给儿子了,有了闲工夫就爱打听事儿”,王登库说道。

    众人闻听俱是一惊,心下隐隐觉得这事有蹊跷。

    王登库端起酒喝了一小口,然后拿起筷子夹起一口熊掌细细品着,满脸陶醉的神色。

    性子最为急躁的黄永发催促道:“老哥,这里头有啥牵扯?你倒是快说啊!”,其余众人也是一副期待的神色,做生意的最怕得罪不能得罪的人,白道黑道上的关系最好能多知道一些。

    王登库从袖中掏出手巾擦了擦嘴角的油渍,四下打量一番,范永斗一挥手,旁边伺候的两名侍女转身出了房间,王登库压低声音小声道:“状元楼现在的东家是大同总兵的外侄,这状元楼生意一直红火,据说一年有盈利过了万两,有人想出两万两银子买下来,原先的东家死活不干,没过多久,就。。。。。”

    众人这才一脸恍然,每次到宣府,诸人都会到状元楼宴请贵客,虽然与东家不熟,但知道惨案的真相后,还是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靳良玉不忿道:“人家一年就赚一万多两银子,居然想两万两买下来,换谁都不干,最后居然灭门,还有没有王法了?!”

    王登库噗嗤一声乐了,他指着在座诸人说道:“要是平常百姓说这句话还行,在座的诸位想想,咱们做的事不也是触犯了王法吗?”

    范永斗一惊,赶忙岔开话题:“来来来,不说这个,喝酒喝酒,咱们做生意的,只要赚银子就行,只要打点得当,宣府镇这块咱哥几个还是没啥事的!”

    众人闷头喝了几杯后,气氛有点沉闷,范永斗笑道:“今日我爹寿辰,宣府镇分守西路的参将张大人也派人送来礼物,还有万全右卫、左卫、龙门卫的指挥使大人也都有贺礼,等过几天咱们这批货物出塞,回来又是巨利啊,到时候咱们多拿出点银子来打点一下,诸位觉得如何?”

    众人皆是点头应允,在座的都是身价数十万百万的,出手打点从来不含糊,他们知道,花出去一万两,赚回来的是十万两,只要生意能做下去就行。

    王登库伸手指了指东边,小声道:“那边人来了吗?”

    范永斗轻咳一声道:“各位如若无事,去我书房喝茶可好?”,众人会意,这是有事要说,于是纷纷表示酒足饭饱,然后起身随着范永斗去了内宅。

    范永斗的书房位于内宅的一所僻静的院落中,平常很少有人来,只有他们这些利益掺杂在一起的人,商议大事时才会来到此处,虽然日常闲着,但院子和房间里打扫的非常干净,范府所有人都知道,没有大少爷的吩咐,任何人不能靠近这地方。

    众人进屋后自觉的坐在平日的位子,范永斗四处打量后关上房门,在主位上坐下后小声道:“这次那边派了个牛录章京过来,相当于大明的参将啊,就是名字拗口,叫什么固儿马浑,这位固参将告诉我,那边已经建国了!”

    众人闻听后表情不一,有兴奋的,有怀疑的,有不屑的,有无所谓的,范永斗继续道:“国号是清!你们知道谁当了皇帝吗?就是那个四贝勒,皇太极!”

    众人开始小声议论起来,王登库手捋山羊胡子思衬一会,开口道:“这个国号好啊!不知哪个高人起的,实在是高啊!”

    众人停止议论看向他,范永斗问道:“老哥哥,不就是个国号吗?何来好与不好之说?”

    王登库得意的笑道:“我大明尚红,是火德,清是水德,水克火啊,这还不是高人给起的吗?人家这是想取而代之啊!”

    众人闻言俱是点头称是,靳良玉怀疑道:“起个谁克谁的名号有那么神?咱大明亿万人口,幅员万里,就那些蛮子,统共百万人口,能灭了咱大明?咱只是那边做生意就行,我看啊,别的少掺和!”

    范永斗笑道:“老靳,咱们干的事可不是几句话就能撇清的,这几年大伙从中赚了多少银子,应该都有数吧?再说了,大明现在皇帝昏庸,朝廷腐败,官军无能,流贼是越剿越多,我看啊,这大明还真是没些时日了呢!”

    王登库道:“这事太大,走一步看一步吧,那边有啥要求,咱尽量给他就是,不管将来谁坐了天下,咱都不吃亏!”

    一直没说过话的翟堂开口道:“王老哥说的在理,咱们商人,只要有人要东西,中间有银子赚,咱就卖给他,老范,这次的货咱们不是备齐了吗?这个什么京又来作甚?”

    范永斗笑道:“那边说了,这回多要粮食和药材,人家知道咱们旱了好几年了,这些流贼草寇就是些快饿死的泥腿子,我琢磨了,那边的意思是,咱们多往东边多运几石粮食,这边吃不上饭的就会多几个,造反的人也会多几个,就这么着一点一点从大明身上放血,虽然见效慢,但总能管点用不是?”

    王登库道:“我觉得吧,那边这几年是人口多了,人是多了,可战兵更多,种地的少,粮食就少,所以啊才让咱多要粮食,至于药材吗,莫非又要打仗不成?”

    田生兰笑道:“刚说了咱是商人,这又管起闲事来了,只要那边有银子有人参毛皮东珠,他要啥咱给他就是了,经商这么多年,咱啥东西都弄的来,别看那些泥腿子吃不上饭,粮食咱有的是!”

    范永斗笑道:“老田说的对,这回王老哥家多出一些粮食,铁器老田和老靳负责,药材布匹我和翟东家、梁东家负责,黄东家和王东家负责盐和杂物,诸位有意见吗?”

    这些都是老规矩了,众人都点头应下,靳良玉突道:“老范,我怎么听手下的掌柜说,你们家从边军手里买了些火铳和子药?莫不是这次一并送走?”

    范永斗脸色变了变,强笑道:“哪有的事,我是买了几杆火铳,留在家里防身用的,要是买的多,官军也不敢卖给我啊!”

    靳良玉冷笑道:“那些王八蛋,给银子啥都敢卖,朝廷花银子养了些白眼狼!”

    王登库打断了他俩的争执:“好了好了,闲话少说,还是商议正事吧,小靳你不要多管闲事!”

    靳良玉不满的哼了一声,低头不再说话,其余众人开始小声议论起从哪里备货,从哪里找脚夫和马车,每家出多少人手等等琐碎的细节。

    正在这时,原本安静的院子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像是有人跑了进来,众人相互对视一眼,范永斗脸现怒色,站起身正要出门查看,门外传来一个惊慌的声音:“大少爷!不好了!咱家外面被官军围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