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六十六章 逮获
    众人刚走到院门口,数名锦衣校尉已经搜寻至此,两拨人正好遇到,带队的锦衣卫小旗眼明心亮,一看这波人的穿者打扮,立刻判断出这帮人身份非富即贵,大喜之下,这名小旗举刀断喝:“站住!奉上令抓捕嫌犯,所有人等俱到前面集结!”

    范永斗等人都是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之人,但眼前这些人的衣甲却是从未见过的,并且说话似是京师口音,难道是总督的标营不成?据说督抚大人离京赴任宣大,皇帝从京营选派千骑为其标营,以壮其声色,可自家虽然尚未搭上总督府这条线,但也从未得罪过啊?

    范永斗拱手道:“不知贵差是哪位大人属下?我等俱是遵从朝廷法度的良商,家中俱是身家清白之人,何来嫌犯之说?范某这就前去拜会贵差上官,当面问清此事!”

    锦衣卫小旗冷笑道:“废话少说!到了前面你等就知道了!爷可告知尔等,刀枪无眼,莫耍花招!走着!”

    数名校尉涌上前来,持刀围住范永斗等人,众人在明晃晃的兵刃前作声不得,只得举步向前行去,范永斗心有不甘,边走边从怀中摸出一个金锭,足有五两重,这是日常带着打赏用的,他紧走几步来到那名小旗身边,悄声道:“这位差爷行个方便,能告知我等今日是哪位大人前来否?”,小旗转过身来,范永斗伸出手借着衣袖遮掩,金锭已自滑入小旗手中。

    这名小旗毫不遮掩,拿着金锭抛了几抛,似笑非笑的开口道:“你自称范某,大概就是这次的正主范永斗吧?看来某的运气不错,逮住你可是头功一件啊,回京升职领赏是跑不了了,这下你该明白了吧?走吧,范员外!”

    范永斗闻听回京领赏这句话,顿时如同五雷轰顶一般,脑子里一片空白,想说话嘴巴却像被粘住一样张不开,他隐隐觉得这次大势不妙,这些甲士的身份已经近乎明了,十几年前那个横行大明,可止小儿啼哭的臭名昭著的机构呼之欲出!

    王登库等人也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震惊之下自是明白了这些人的身份,但心下还是略存侥幸,觉得锦衣卫仅仅只是来范府拿人,自己府上不一定有事,说不定是范永斗得罪了京师里的大人物,所以才遣来锦衣捉拿,范家这次看来是要大出血了,锦衣卫这些年虽然近乎销声匿迹,但蛰伏已久的猛兽还是猛兽,一旦张开大嘴,露出獠牙必定要见血吃肉的,依照传说中锦衣卫的德行,范家倾家荡产也说不定呢,这些人对于和建奴银钱物资往来一事并未在意,觉得商人就是赚钱,和谁做生意都是做,女真人给银子、毛皮、人参、东珠,自己这边给他们运粮食、铁器、药材,不过就是正常生意而已,至于替女真人销赃,把许多上面血污未净的金银首饰变成银子,他们则假装不知情就是了。

    范永斗等人一路前行,到处都是锦衣校尉,不断有范家的亲属从各个院落厅堂被押往前面,一行人穿过占地广阔的宅院,来到了范宅第一进院子里,此前被聚集在一起的众多宾客都已消失不见,所有人员都被押送到堡内抚赏厅前的广场。

    左进忠正坐在一把交椅上翻看一本账册,逮获范永斗等人的小旗上前单膝跪下,行军礼后禀道:“禀千户大人,范永斗已经被卑职擒获!另外还有八人(一名范府管家)身份不明!还请大人示下!”,说罢侧身一指最前面的范永斗。

    左进忠收起账册站起身来,倒背手笑嘻嘻的走到最前面的范永斗近前,上下打量一番后道:“这位就是范员外吧?范员外做的好大生意啊!某也不算没见过世面的人,刚才只是粗略翻了一下贵号往来账册,大致算下来,上面的金银数目就让某大吃一惊啊!啧啧,可惜了啊!你要是正当经营,这一辈子也不会和某见面,只是,身为大明子民,你为何要背叛大明,交通奴贼!赚取昧良心的银子!”,说到最后一句,左进忠的语气陡然变得阴森冰冷,眼神形如实质般盯着范永斗,作为最忠实于皇室和大明的锦衣卫来讲,贪污受贿、欺男霸女、吃拿卡要等等都可以理解,但唯独与奴贼交通是罪无可恕的诛族大罪,是不能接受和容忍的,因为那是对皇室和大明的背叛,是对汉人这个他们为之骄傲的族群的背叛。

    范永斗此时反倒不再恐惧,昂然回道:“这位大人,小人是个商人,且祖祖辈辈都是大明的臣民,何来背叛之说?商人经商赚取银钱,这是天经地义之事,小人承认,曾与女真人交易过,但其目的也只是赚取银钱而已,从未想过背叛大明和朝廷!大人勿要构陷小的!”

    左进忠嘿嘿冷笑道:“范永斗,你这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等你见识过锦衣卫炮制犯人的十八般手段,某相信,你会连你三岁偷看婆娘洗澡一事也会供认不讳!”,说罢一扬手,一名身材瘦削的校尉上前,捏住范永斗的双颊略一用力,将他的下巴卸了下来,这是为防止重犯咬舌自尽的手段。

    两名校尉拿着绳索,将范永斗捆的结结实实,架着他进了前院的一间房子,锦衣卫的刑讯高手已在里面等候,因为知道范永斗等人都认字会写,卸了下巴也会把知道的都招出来。

    王登库等人面色青白难看,平日外表低调内实骄横的心态一扫而光,左进忠的话已经将他们的幻想打碎,原来这次锦衣卫不仅是冲着范家来的,大家都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谁也跑不了,以前花费大笔金银古玩打点的关系,在这些皇帝亲军面前一文不值,并且有些官员此次也是在劫难逃了。

    左进忠吩咐道:“全都绑了!每人一间屋子,分开审理!八家的账房、管家也都全部分开审讯!告诉他们,检举重大线索立功者,可以免罪!拒不交代者大刑伺候!并让其他人围观!八座府邸开始搜寻赃物脏银,有反抗者格杀勿论!”

    一名百户急匆匆从内宅跑出,大声禀道:“禀千户大人,范家后花园处有一座小楼,里面藏有数人,持有弓箭刀枪!属下已着人围住,特来向大人请示!”

    左进忠闻言大喜:“哈哈,居然还有另外的发现!把弓手铳手都喊过来!其余人继续搜寻,外面有官军围着,谁都逃不出去!走!瞧瞧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