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六十七章 招供
    左进忠带着几十名弓手和数名铳手赶到了范府后花园,花园的一角建有一座两层木楼,百余名校尉正分散躲在花园的大树和假山之后,一棵树上插着一只长箭,显是楼上射来的。

    那名百户招了招手,两名校尉扛着卸下来的门扇跑了过来,将左进忠遮护住,要是锦衣卫千户在这里被冷箭射杀,传出去会让众人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左进忠问道:“里面是什么人?人数多少?”

    那名姓刘的百户答道:“大概有五、六人,一直没说话,也不知是哪路的;有两把弓箭,射的很准,一名兄弟被射中帽盔沿,差点没了命!”

    左进忠吩咐道:“拆几扇门当盾牌,护住铳手站在楼下往屋里打,搜集木柴菜油,堆到一楼,准备放火!”

    刘姓百户道:“大人,不要活口?还不知道是哪路神仙呢,能藏这里说不定来头不小!”

    一名校尉匆匆跑来,来到近前禀道:“大人,范永斗招认,楼里藏的是建奴,一共五人,领头的是一个牛录章京!”

    左进忠哈哈大笑:“哈哈哈!这回来着了!这他娘还是个头领啊!该当咱们弟兄们升官发财啊!就按我说的办!快去!”

    范家连同下人在内有近两百口人,大小厨房灶台十几个,不一会,大批的木柴菜油便被运了过来,左进忠一声令下,在数扇宽大的门板遮护下,七名火铳手前进到楼下十步左右,举铳对准楼上的房间准备开火,数十把步弓也已瞄准楼上的窗户和屋门,一旦有人露头反击,保准能把还击之人射成筛子,抱着引火之物的数名校尉也准备就绪,火铳打响他们就往一楼屋内跑,只要堆在一个屋里即可,木质建筑一旦引燃,火势很快蔓延开来。

    楼下这么多人忙忙碌碌,楼上却一点动静没有,随着一声令下,七杆火铳次第打响,铳子把楼上的窗户门扇打的噼啪作响,碎木到处乱飞,院子里大股的硝烟升起。

    抱着引火物的校尉们一拥而上,迅速跑进一楼屋内,快速的把木柴堆积好,大桶的菜油淋上,随时准备放火烧楼。

    火铳响过之后,楼上房间破碎的窗口处闪现出两道身影,随即两只长箭带着风声射向楼下的铳手,笃笃两声轻响,长箭钉在了门板上。

    楼下的弓手纷纷松开手指,几十只羽箭飞向目标,只听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楼上的建奴射完箭后立即多藏起来,数十只羽箭大部分钉在墙上,少部分顺着缺口飞进屋内。

    过了几十息之后,铳手终于装填完毕,左进忠下令后,一楼的校尉用火折引燃木柴,火焰迅疾跳动起来,随着铳声响起,点火的校尉们争先恐后夺门而逃,大火已经熊熊燃烧起来,呛人的浓烟向上发散着。

    火铳打完之后铳手们撤回,弓手们紧接着射了一轮,引火的校尉们脱身后躲到了安全的地方,众人紧盯着楼上,防备建奴的拼死一搏。

    大伙越烧越旺,很快楼层之间的地板被引燃,浓烟顺着烧穿的缝隙涌进了二楼屋内,没过多久,随着几声怒吼,数道人影冲出房间后就要踹破护栏跃下来搏杀,一阵弓弦响动,这几名建奴身上插满了三棱长箭,除了一人从楼上栽倒楼下外,其余四人全部中箭倒在楼上。

    左进忠大喊道:“上去补刀枭首!楼上的不要管了!火太大!”

    数名校尉手持绣春刀涌上前去,将这名死透的建奴身上又戳了几个血洞,一名校尉干净利落的一刀将建奴的首级砍下,提着脑后面的金钱鼠尾颠颠的跑到左进忠面前:“大人,您要的首级!”

    左进忠抬脚虚踢,笑骂道:“又不是金子做的,老子要他何用!滚去找石灰腌制,用木匣装好!咱们带回京去交于骆大人,就说这是那个什么牛的首级!这可是大功一件啊!辽东十几万边军何曾斩获过建奴头领的首级!”

    一声闷响中,随着大火将房梁立柱烧断,二层小楼终于坍塌倒地,几名建奴的尸体也化为灰烬,由于这座小楼是独立建筑,并无其他房屋相邻,所以大火到不会蔓延到整个范府,这座豪宅最终会被拍卖变现,也代表曾经富甲一方的范家彻底的烟消云散。

    抄家是锦衣卫的传统手艺,多少年积累下来的经验和手段丰富无比,范家藏匿于隐秘角落的金银古玩不断被搜捡出来,范永斗开始只是说出来一些无关紧要或者公开的事情,一些隐秘重要的东西根本不招;锦衣卫的刑讯高手二话不说,把范永斗的十岁的小儿子提来,然后将他绑在床上,脱下亵裤,拿着明晃晃的牛耳尖刀四处比划,口中自言自语道:“这么清秀的男童,去了势送给那些王爷,这辈子肯定衣食无忧啊,啧啧!”

    十岁的孩子从小锦衣玉食,何曾见过如此场面,吓得浑身发抖,哭喊着爹爹救命,范永斗目眦尽裂,状若疯虎般就要扑过去,两名膀大腰圆的校尉死死的把他按在椅子上,眼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儿子就要变成阉人,范永斗终于坚持不住,红着眼睛连声喊道:“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求你们放过松儿!”

    那名刑讯的百户笑道:“范员外,早这样不就行了,只要你老老实实招供,你的后代自会得以保全,这是皇上特意吩咐我们指挥使大人的,皇上说了,只问首恶,罪不及妻儿,这可是金口玉言的天宪,也就是当今仁慈,要搁以前,你这种大罪都是满门抄斩!赶紧的,痛快点!为了妻儿老小,把你的事全部说出来!”

    其余王登库等七人,在看到锦衣校尉特意解来的亲人后,心里最后一丝幻想也破灭了,敢情人家这次是一锅端啊,早就探查详细,只是等着上面的指令而已,这下数代辛苦经营赚取的巨额家产,全都成为别人的囊中之物,早知现在,悔不当初啊,银子是白花花的,可自己的心却变黑了。

    负责刑讯的锦衣卫宣读罪不及妻儿的旨意,并给众人传看盖着玉玺的圣旨后,众人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既然朝廷把自己定位等同于謀逆的通敌大罪后,他们唯一的期盼就是能留下一丝骨血,而崇祯作为后世穿越而来,内心深处带着根深蒂固的律法公平,同情弱小的观念;范永斗等人也清楚自己的行为等同资敌,谨慎起见,这些隐秘之事他们从未让家人参与甚至知晓;但就算这样,如果不是朱振卿穿越过来,按照此前的规矩,至少是要诛三族的。

    随着查抄八家巨商资产的深入进行,锦衣卫带来书吏已经根本不够用,八家的家产实在是太丰厚了,各种金银玉器,古玩字画,店铺仓库,以及各种货物,包括这次准备与满洲交易的几百车物资,都要一一清点核对记账,最后只能征用总督和巡抚衙门没被牵扯进去的书吏帮着清点记账,就是这样的情况下,一百余书吏用了十天才把所有东西清点完毕,当然了,这中间有人趁机上下其手也是在所难免的,一头猪被宰了,只要过过手的人肯定会沾点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