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六十八章 轻松
    自从锦衣卫一个千户所离京赴张家口堡办差之后,崇祯的心情一直很好。

    因为来到大明快一年了,自己在这个世界的第一桶金就要到手了,快要见底的内帑很快会充盈起来,天天上本哭穷,要皇上动用内帑补贴国库的户部也会适当分润一些,户部尚书侯恂也算兢兢业业,看在他那个在后世名气很大的儿子侯方域的面子上,到时候多给老头几十万两也没关系,总不能眼眼见着才年过五旬,在后世算是中年人的侯尚书愁的就跟七十岁一样吧。

    最近好消息接连不断,卢象升在滁州一战歼灭流贼数万人,给崇祯上本说正在追击高迎祥的途中,全军上下士气高昂,定要给予闯贼以沉重打击,争取将之覆灭与南直隶境内。

    在陕西屯田练兵的孙传庭也传来喜讯,崇祯从皇庄派去的打井队立下了功劳,虽然陕西去年至今仍是雨量稀少,但在打井队辛勤劳作和技术指导下,孙传庭又建起来数十只人数不等的打井队伍,于此同时,军器监负责民用农具的工坊,用上好的铁料打造了大批的铁锹、镐头、铁铲等农具,交付给了陕西巡抚衙门,这些农用利器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现在屯田每百亩就有一口深井,所出水量足够使用,田地里的庄稼长势喜人,不出意外的话将是一个罕见的丰收之年。

    虽然陕西干旱日久,但并没有后世那种工业化大规模抽取导致地下水断流的情况发生,此时的地下水资源还是很丰富的;地表的泾河、渭河等西安周围的主要河流,虽然水量很小,但并未断流,孙传庭在农闲时组织大量农户开挖沟渠,修建水车,用河中清出来的淤泥肥田,用水车提水灌溉,虽然水量并不是很大,但对井水灌溉也是一种很好的补充。

    摆脱了军户身份,消除了长久以来被上司盘剥压榨的农户们,迸发出了巨大的生产热情和积极性,孙传庭按照崇祯的意思,大力鼓励扶持农户们开荒种田,并宣布所有新开土地三年内免租赋,三年后按十三缴纳租税,并且为农户们开荒田地提供种子,免费打井,这几项举措让所有农户们集体陷入了疯狂的状态,几乎所有家庭在农闲时节昼夜不停的开荒劳作,多开一亩荒地,就意味着多一口饭吃,有了粮食就有了资本娶婆姨生娃,娃多了就能子子孙孙绵延不绝。

    家中弟兄多的除了垦荒种田以外,有很多人选择了报名从军,每月一两的饷银可是纯收入,官军虽然操练辛苦,将来还要上阵打仗,但衣甲鞋帽和每日的饭食都是朝廷供给,只要不染上赌钱的恶习,每月银钱都给家里寄去,家里既少了一个壮劳力吃饭,又多了一份巨额收入,除去花销攒上数月,就能给家中的光棍娶上一房婆姨,这都是原先想都不敢想的好事;绝大多数军户家庭一辈子也没见过成锭的银子,一年也不知才能攒下几个铜板,军户们高兴之余,更是对给他们带来好日子的巡抚大人视若神明,孙传庭的名望在西安府周边是如日中天。

    一些饥民听到消息后也涌向西安,好在孙传庭手中有查抄来的大量粮食,只要不是大规模的饥民流入,这些粮食维持到今年夏收毫无问题。

    崔世生、谢仁星、杨明盛等人在打井修渠,开荒种田的过程中学到了大量的施政知识,原本书生气十足的几人充分体验到农户们的艰辛和穷困,也积累了足够的为政一方的良好经验,孙传庭也是有意识的将几人分开,锻炼他们独当一面的能力,等到时机成熟,就会上疏皇帝和朝廷,让他们出仕为官,造福一方。

    由于报名从军人数太多,经过择优选用,原本计划征召一万人组建秦军的孙传庭,将人数扩至一万五千人左右,虽然原先的罗世芳积功升至了游击,但游击将军的权限无法统带这么多士卒,所以崇祯将远在山东的周遇吉紧急调派到陕西,担任了新组建的秦军副总兵,掌管全军,崇祯还是要把重要的武装掌握在自己手中,历史上的周遇吉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的忠义,这支队伍交到他手里,崇祯还是很放心的,并且周遇吉能力出众,不怕带不好队伍。

    主将有了,但新军缺乏大量的基层武官,千总、把总,队正这种一线军官,还是需要实战经验丰富的老兵来担当为好,军队的指挥是一门很繁杂的技能,金鼓旗号、队列排序、临战应变等,都必须有应变能力出众,沉稳冷静的将官来指挥。

    为了弥补这些空缺,孙传庭向洪承畴发信求援,洪承畴抽调左良玉部下百余人前往孙传庭处,担任新军的基层将官,崇祯从兵部和锦衣卫中挑选数人,来到秦军担任军纪官,用以监督军队日常和作战时的纪律,并对战果和战功进行核查,以免有将领贪墨士卒的功劳,这是从没有过的新生事物。

    很多军队中以前有太监监军,但太监自认出自宫中,代表的是皇帝,来到军务中那就该是超然的存在,军中上至总兵,下至士卒都得听自己的,所以基本上都骄横无比,打骂将领士卒,乱改军令,干涉主将指挥的事时有发生,所有将领都对此非常不满,但敢怒不敢言,这也是造成明军士卒士气懈怠的一个原因之一。

    自今年年初开始,崇祯相继召回部分监军太监,此事虽然受到军将们的欢迎和支持,但也引起很多朝臣的质疑,太监监军虽然有种种弊端,但最大的好处就是,这些兵头们不敢有其他心思,因为太监可以随时给皇帝上奏本,汇报军队和将领们的异常举动,没了监军,握有兵权的将领是否会有别样心思,对朝廷的指令是否阳奉阴违,就很难说的清了。

    崇祯当然清楚此间的利弊,之所以召回监军太监,就是防止历史上太监高起潜率数万人马,在距离几十里的地方,坐看宣大总督卢象升被清军重兵包围并杀害的情景出现。

    兵部遣人监察军纪,是作为朝廷的代表,而锦衣卫派员则是代表皇帝,并且崇祯下令,兵部和锦衣卫人员只管军纪,并记录日常和作战时将官士卒的表现,无权插手主将的临阵指挥,这样就避免了外行领导内行,使得主将更加专注于作战指挥。

    孙传庭对安插监军一事毫无疑义,他认为这本就是应有之意,作为文官,他十分反感有些将领杀良冒功,对朝廷指令置若罔闻之事,大明的官军就应该属于皇帝,况且不是太监,而是兵部和皇帝亲军同时监察,这更显出对朝廷和文官的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