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七十二章 京营2
    崇祯道:“朕将于京营中新建辎重营,以后战兵只管操训作战;修建营地,修补损坏之兵器,搭桥铺路等琐事,俱由辎重营承担,饷银按照士卒七成发放,战兵以后每月一两二钱饷银,口粮不算在内,所有粮饷都要全部实额发放,朕会派遣兵部和锦衣卫进驻军中,监督日常军纪以及粮饷发放,但凡发现有违者,立斩不赦!”

    二人都是耸然动容,既惊讶于士卒老弱待遇之高,又对军中出现的新的职位心存疑虑,卫时春施礼道:“皇上,之后京营定员多少?臣知国库空虚,若士卒过多,筹措饷银可是令人头疼之事啊!”

    崇祯得意的笑道:“国库空虚是实情,有心人皆知,但过不了几日,将会有一批大财充实于国库,朕也有几条开源之法将欲施行,到时我大明朝廷的穷日子将一去不复返了!哈哈哈!”

    看着疑惑的二人,崇祯收起笑容接着道:“先议完京营之事再说其余;先说定员,以后的京营,满员定为六万人,辎重营人数可以灵活掌握;重设伍军营,每营设大将一人,总兵衔,统兵1万,总管三营副、参、游击、佐击及坐营等官;设神机营,营官为总兵衔,统兵一万,铳手四千,长枪手四千,刀盾手两千。”

    喝了口茶后,崇祯接着道:“京营颓废日久,整顿一事非一朝一夕能成,你们接管京营之后,首要之责就是清理整顿,只要有能力,愿意为大明效力的将官士卒,不管是谁的嫡系,一概留用;*****,挂名混日子者,不管背景如何,全部清退出营!今日之事二位卿家暂且保密,月余之后时机成熟,到时一切按今日之计进行,记住,谁都不可言,包括至亲之人!”

    薛濂和卫时春郑重点头,毕竟成国公一系在军中人脉深厚,并且和一些文臣、太监关系密切,皇上削其兵权已经触及到他的切身利益,若准备不充分,在这个动荡的局势下,很难说会有什么事发生,二人也知道一些宫中秘辛,正德帝、天启帝都是泛舟时突然落水,不久之后因病而崩,真实原因到底如何,细思极恐。

    看来当今圣上亦是想到这点,所以正在准备万全之计,待到一切准备就绪再夺权,若是某人不甘兵权被削,想要做出大逆之事,后果恐怕会凄惨无比。

    崇祯把整顿京营之事放在月余之后,考虑的一是在这期间,薛濂和卫时春会动用所有人脉,对京营中错综复杂的关系彻底理清,并在勋戚中寻找帮手,二人都是侯伯数代,一些世交也都非寻常人物,手中各自掌握不少人脉和力量。

    二是历史上八旗兵破关入寇京师就在眼前,由于皇太极尚未彻底征服蒙古部落,蒙八旗还未成型,估计这次入寇应该以满洲八旗为主。

    崇祯这次准备给与八旗兵以重创,消灭其有生力量,将满洲人打痛,打破其宣扬的八旗兵过万不可敌的嚣张言论,让其乖乖蜷伏于辽东之地,等到官军彻底剿灭流贼之后,举全国之力,将其彻底消灭掉。

    大战在即,整顿京营之事就要延后,关键时刻不能节外生枝,崇祯想借着大胜立威之际,震慑那些骑墙观风的两面派,只要手里有了压倒性的力量,那些利益受损的勋戚权贵,也只能隐忍回避,待到其爪牙被打掉之后,等待他们的将是更加严厉的惩罚。

    崇祯从没想放过朱纯臣和李国桢,一个成国公,一个襄城伯,世代享受大明给与的荣华富贵,在流贼攻打京城,大明江山岌岌可危之时,不是拼力抵抗,与国家共存亡,而是打开城门跪降敌人,这种忘恩负义的小人,根本没有存在于世的必要,其家人也只有遭受鱼池之殃了。

    沉思过后,崇祯话锋一转笑着道:“二位卿家俱是交游广阔之人,家中人口众多,吃穿嚼用日常花费应该不少吧?朕知道你等家中都有善于经营之人,不知都是如何生发?”

    薛、卫二人赶忙施礼,薛濂道:“启禀皇上,臣有三子二女,妻妾三人,其余奴仆婢女共计二十余人,臣家在京师有店铺八间,主要经营布匹和粮食等,还有一座酒楼,一年所得除了供全家享用以外还略有结余,前番我皇上下令捐输,臣惭愧,只捐得纹银七千两,与国库并无大益,只是臣府上并非巨富之家,这些银两也基本是臣的全部身家了!”

    卫时春禀道:“臣有一子二女,妻妾两名,奴仆婢女十余人,臣有商铺五间,经营与阳武侯相同,臣上次捐输三千两,也是愧对我皇上!”

    崇祯叹口气道:“二位身家几何朕自是有数,勋戚中除了你二人外,只有新乐侯、惠安伯、驸马都尉巩永固这几家相继捐输助国,银钱虽不多,但这份情义朕记在心里;大明立国两百余年,公侯伯爵数量何等之多,我朱家何曾亏待了他们?值此危难之际,有几人记得皇家的恩德?”

    薛濂、卫时春低头不语,心下也是既气愤又哀伤,他们深知当前局势之艰危,辽东、宣大、京营、剿贼等,这几处官军消耗的粮饷数目惊人,正是这些庞大的军费开支把大明渐渐拖入泥潭之中,自己几人算是尽了全力襄助朝廷,可力量太微薄了,像英国公、成国公等资雄厚的公侯世家,对皇帝的捐输令置若罔闻,一毛不拔,让皇家的颜面丢尽,这怎能不让人愤恨呢?

    崇祯接着道:“朕欲开源,奈何苦无善于经营之人可用,正好二位门下各有营生,这样,朕出本钱,你们出人手,咱们君臣一起赚取银两,到时按股分成即可,手头有了银钱,很多难题就会迎刃而解,这也是朕今天招你们前来的目的之一!”

    薛、卫二人对赚钱一事自是非常愿意,君臣几人一拍即合,接下来崇祯就把接手张家口堡边贸的商路,以及如何用粮食铁器等战略物资控制蒙古一事详说一遍,至于具体如何操作,自有薛、卫手下的专业人士去实施,崇祯又提议刚才提到的几家捐输的侯伯几人共同参与进来,薛、卫二人自是满口答应,他们知道,自己的实力还是太过弱小,多几家就多一些力量和门路,如果经营得当,几年下来分得的利润就会相当惊人。

    最后商议新成立一家名为四海的商社,由其他几人商议选出一名掌柜,出面打理生意,其他的经商所需由几家办理,薛濂、卫时春、新乐侯刘文炳、惠安伯张庆臻、驸马都尉巩永固各占一成股份,崇祯独占五成,经营所需银两由崇祯提供,产生利润按股分成,薛、卫二人对没出钱就占一成股感到羞愧,极力要求减到半成,在崇祯好言相劝下,才勉强同意,心里也是打定主意,赚了银子后,还是要给皇帝多多捐输,以报答皇家对他们的恩德。

    商议完毕之后,崇祯留二人用膳,用完午膳之后,二人出宫去了阳武侯家,秘议如何操作今日之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