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七十三章 处置
    一份详尽的清单摆在昭仁殿的御案上,具体内容就是这次抄没范永斗等八家,以及涉案官员将领的资产明细汇总,因为涉及人数太多了,所以清单足有十几页之多。

    由于去年崇祯便召回了部分军营里的监军太监,所以宣府镇守太监杜勋没在此次名单之中,他任职宣府多大五年,早已捞的盆满钵满,张家口堡的事传到京师,杜勋还以为自己逃过一劫,暗地里自叹侥幸不已,但崇祯对这个历史上臭名昭著的背主小人怎会轻易放过呢?,

    此次从范家等八家共查抄白银三百三十万两,黄金两万余两,粮食二十余万石,八家在宣府、大同、太原、西安等处的商铺百余间,其他诸如药材、布匹、茶叶、绸缎、铁器等物资无法计数,单单从王登库和靳良玉府中的地窖里,就搜出数个银冬瓜,每个重达几百斤,可见这几家数代积累之豪富。

    涉案的官员将领主要是宣府镇为主,其中卫所指挥使三人,宣府镇八名参将有六人参与其中,游击五人,其余的千总、把总上百人,下面的百户、小旗、队正等数不胜数。

    文官主要是宣府巡抚衙门内的,布政使、左右参政、按察使都涉及其中,衙门里的各房书吏、书办、捕头、捕快涉案的基本都与此案有关,范永斗等人从来不吝钱财,但凡能说的上话的,不管官职大小,年节之礼都会送到,所以在宣府一带的官场中,八家不管大小事情,只要府中管家出面,都可以顺利的办妥,宣府巡抚和巡按虽未牵扯其中,但其身边的师爷、管家也得了不少好处,总体来讲,宣府文官系统虽然也腐烂透顶,但为恶不算太大,给与八家最直接帮助的就是军队了。

    锦衣卫从这些人家中共抄的白银八十余万两,黄金五千余两,店铺若干间,多年来索贿受贿,甚至直接入股其中,积攒多年的财富眨眼变成了别人的。

    遵照崇祯的指示,锦衣卫在孙承宗和杨国柱的配合下,在督抚标营的武力压制下,将军中涉案之人全部逮获,并对重要将领的府邸进行了查抄,在这期间,宣府镇分守西路参将张振远,主动退还两万两银子受贿银子,其部下游击焦志刚和耿庆,贿赂看押他们的士卒,将消息递出,两人属下数名千总、把总等人,纠集部下两千余人攻打牢狱,试图将两名游击救出,被总督标营击溃,叛军死伤数百,余者或逃或降,孙承宗动用王命旗牌,以叛乱罪将焦志刚和耿庆斩首,并传首军中震慑屑小之辈后,再也没发生此类事件。

    崇祯大体翻看一下后就把清单放在御案上,作为皇帝来讲,没必要做到和账房先生一样仔细,查抄过程中的一些猫腻,他也大致清楚,但这都是细节,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跑不吃草,这都是混蛋逻辑和思维,人的本性就是趋利,忠臣义士也要养家糊口不是?

    他思衬半晌之后开口道:“这次张家口堡之事令人震惊,没想到九边重镇的官军腐烂到如此地步,为一己之私利,竟然致大明江山社稷和百姓性命于不顾,公然资敌;乱世需用重典,此次资敌行为中牵扯较深的各级官员将领,士卒小吏,其行为已于奴贼无异!必须严惩!”

    内阁辅臣温体仁、王应熊、范景文等人,督察院都御史李邦华,副都御使施邦曜,六部尚书、左右侍郎,大理寺卿凌义渠,以及锦衣卫都指挥使骆养性等人肃然而立,文臣对面站着的的,则是以司礼监掌印太监王德化为首的一干中官。

    翰林院左谕德马世奇正坐在一张小几后面奋笔疾书,将崇祯的话记录下来,待会拟旨的时候要用上。

    “宣府巡抚朱之冯、巡按姚运熙,虽然严以律己,操守端正,但对亲信之人管束不严,着二人罚俸一年,对亲信人等要严加管束,不得再犯!布政使、左右参政、按察使,全部处斩!家人流琼州!一众书办吏目抄没家产!家人流岭南!”

    “宣府镇总兵杨国柱,虽言未参与案中,但自身难证清白!其对宣府镇八路分守参将虽未有处置之权,但监管之责全失!着降职一级,戴罪立功,以观后效!”

    “宣府镇分守西路参将张振远,及时退回涉案脏银,悔罪认罪,态度良好,着降职两级,留本职戴罪立功!”

    “其余涉案各路参将、游击、千户、百户、把总等将官,全部斩首!家眷流岭南,家产充公!其空缺职位由宣大总督,兵部、锦衣卫派驻宣大军纪官,密切走访军中士卒,严格考察后拔擢使用!由宣大总督孙先生全权任命!”

    “涉案士卒本应全部斩首,但朕悯其养家不易,特给其机会立功赎罪!所有涉案士卒组建死营,与敌对阵之时先发!斩首一级免罪,斩首两级以上者有赏!阵亡者给其抚恤!临阵脱逃者全家斩!”

    “宣府商人范永斗等八人,交通奴贼,走私朝廷明令禁止之物资,养敌肥私,置国家民族大义与不顾!形同謀逆!其行罪无可赦!着范永斗、王登库等八人立即斩首!首级悬挂于张家口堡城门处!其家人多年来深受其资敌之惠,故也应承担相应之责!八家十六岁以上成年之男丁处斩!其余家眷流放岭南!遇赦不赦,子孙后代一律不准为官!其家宅全部拍卖,所得归公!”

    听到这里下面众臣中有人心中暗想:怎么不提这八家的各种商铺物资如何处置呢?张家口堡查抄多日,消息早已传到京城,有人已经盯上了八家留下的商路,想趁机贱买八家资产以及人手,填补八家留下的巨大缺口,所以已经动用关系找到内阁和其他重臣,以便在官府拍卖资产时夺得先手,但皇帝连提都没提着茬,这时谁也不敢多问,看来要等散会后找中官打听一下皇帝的意思了。

    说了半天崇祯也感到口干舌燥,端起茶水一口气喝下,然后干咳一声清了清嗓子,道:“侯卿,此次查抄所得银两,你户部独得百五十万两,这些银两你要精打细算,找你伸手人会很多,但要分出轻重缓急,除却官员吏目等人的月薪外,其他名目的出项必须账目清楚,朕会派员查账!一旦出了问题,朕唯你是问!”

    侯恂一听如此大的一笔进项入了国库,本来愁的像苦瓜一样的脸上顿时神采飞扬,他喜笑颜开的出列施礼道:“启禀圣上,臣定教一份银子也要花的明明白白,不负圣上一片苦心!”

    崇祯笑道:“这许多日子以来侯卿辛苦了,卿的功劳朕都记在心里,户部还是要多想办法开源才好,这种外财并非长久之计!”侯恂拱手称是,退回班列,心里开始琢磨如何分配这笔大财。

    崇祯接着道:“锦衣卫早在半年前就对张家口堡相关人等展开调查,在范家斩杀建奴五人,其中牛录章京一员,此案中当为首功!所有办案人员官升一级,都指挥使骆养性指挥有方,加左都督衔!朕特赐两万两白银于亲军,由一众堂上官商议具体奖励数目,好了,就此拟旨吧,用印后快马送达宣府,外臣退下吧,中官留下!”,骆养性怀着欣喜之情出列跪倒谢恩,然后随着一众外臣退出殿外。

    一干中官面面相觑,有人心中暗自惴惴,等所有朝臣离开后,以王德化为首,王之心、曹化淳、高起潜、徐高等司礼监诸人,俱是齐齐跪倒在地,等待崇祯训话,因为太监都是皇室的家奴,没了外人后,在主人面前自然要守着家里的规矩。

    半晌之后,崇祯方才缓缓开口道:“朕念及尔等多年来伺候皇家的情分,所以对某些事情不甚计较,久而久之,尔等之中有些人竟以为朕软弱可欺!内外勾结,视皇家如无物!甚至有传言,但凡朕不如尔等之意,尔等就会让朕如同正德帝一般下场!朕今天就想问问,此言当真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