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七十六章 行军
    黄得功思衬一会,道:“任大人,这次招募的百姓从军后,也不知何时还乡,他们拿了银钱最终还是要给家里,我看这样吧,我先预支给这次应募的百姓三个月的工钱,好让家里有点余钱买些粮食,我只能做到这样了,身为武将,民事不得干涉,还请大人谅解!”

    任敏瑜一愣,随即心头一热,对着黄得功拱手施礼:“黄将军此举有古人之风啊!这次留下的银钱,说不定能救很多人的命啊!本官代单县百姓向将军致谢了!”

    两天后,黄得功率部出发,辎重营的队伍里则增添了数十辆租来的马车和独轮车,更多的青壮则是把箩筐作为了运输工具。

    由于没有了衣甲和兵械的负担,队伍行军速度大大加快,以往士卒着甲持械,一日可行四十余里,现在则达到了每日六十余里,经过十多天的行进,此时距离凤阳已经不远了。

    虽然知道这一路没有大股流贼出现,但为了谨慎起见,黄得功还是把数十骑探马分作两队,前后放出十里左右,以防不测。

    一骑探马从前路奔来,处于中军位置的黄得功打马来到路边停下,等候探马的到来,来骑在距黄得功马前数步之外勒停,原地转个圈后,马上的骑士抱拳行礼禀道:“将军,前面五里便是怀远县城,小的向县城守门的卫所兵打听过了,过了怀远,往东再有五十余里就是凤阳!”

    黄得功眯眼扫了一下头顶火辣辣的太阳,下令道:“告诉吴千总,前方找到水源后全军歇息,用过午饭一刻钟后出发!”

    探马行礼后调转马头驰向来路,把将令传达给前队的吴群部。

    黄得功接着下令道:“张大彪!你带五个人赶往凤阳府城,拜会巡抚大人,说我部奉命驰援卢督帅,看看卢督帅有无军情传达我部!遣人与督帅联系!要是军情紧急,立刻派人赶回来传达!要是无事就暂且留在那里,等候大队到来!”

    亲兵队正张大彪接令后,点出五骑,纵马而去,四五十里的距离,战马保持中速的话,两个时辰左右就能到达,全速奔驰的话,用不了一个时辰。

    南直隶地区河网密布,但持续的干旱无雨也使得很多池塘水湾彻底干涸,吴群带着亲兵来到离官道数百步外的涡河边上,这条淮河的支流近几年已经没了以前的风采,原先水流湍急的涡河已变成清浅的细流,两岸的田地因为涡河水量的减少,长期得不到有效的灌溉,地里的小麦麦穗很小,麦粒干瘪,麦秆低矮细弱,一副病恹恹的样子,大面积减产已成事实。

    吴群站在岸边四下打量,发现开阔平坦的河滩正适合大军歇息吃饭,他是农户出身,知道现在不是雨季,不可能发生大规模的洪水,于是决定将河滩作为全军歇息之地,遣了亲兵前去向黄得功禀报之后,吴群招呼部下们,一部分人前去寻找柴火,一部分人在离选好的营地两百步开外动手挖坑。

    崇祯把后世的工兵铲的样式大致画出后,由于工艺并不复杂,军器监的工匠们很快就打造了几千把,勇卫营和黄得功部近水楼台先得月,每部分得数百把,率先开始使用,洪承畴、孙传庭等部由于距离较远,尚在运送途中,卢象升部则因流动作战,加之中原地带流贼猖獗,兵部要等军器监集中产出大量兵械后,才会派军押送给他,几次都是勇卫营派出马队护卫。

    几百人一起动手挖起土来,工兵铲实乃挖坑利器,不到半个时辰,差不多两千多个大小相近的坑就挖好了,坑的深度约在两尺左右,挖出来的土堆在一边,大军起行时再填埋起来。

    没错,这些都是粪坑,近六千人的官军,还有两千辎重营青壮,将近一万人的队伍,歇息时都要大量的排泄。

    之前官军都没有挖坑排泄的习惯,大军行进时,后队都是踩着满地的排泄物前行的,歇息扎营吃饭时,很多人排出的污物甚至就在几步之外,既恶心又不卫生,甚至还会导致疫病的发生。

    崇祯也是在与孙应元等人闲聊时得知这一情况的,于是在兵部制订的军营条例里,便加上了这一条:扎营歇息时,要根据人数挖坑,不得随处便溺;方便之后要用清水洗手,离开时要把坑填埋,以防疫病发生,违者重责十军棍。

    黄得功向来对军令执行的很严格,操训期间进行过几次野外行军中,很多依旧习惯于随地排泄的士卒没少爱军滚,不打不长记性,几次之后,就再也没人敢随地拉尿了。

    随着中军后军以及辎重营的陆续抵达,整个河滩到处充满了打闹欢笑的声音,虽然太阳依旧直晒着,但停下歇息总比冒着酷热行军要好一些,很多士卒脱去衣袍,赤裸上身,光脚趟进没到小腿处的河水里,痛快的洗刷着身上的汗渍。

    辎重营的马车和独轮车停在官道上,大热的天,路上几乎没有行人,偶有几个行商,远远看到大队的官军,早就避到小路上绕道走了,但为了安全起见,黄得功还是安排数十名士卒护卫着这些物资,待会自有吃过饭的士卒前来轮换。

    青壮们挑着担子,箩筐里装着军粮和盐菜,几百口大锅已经支好,捡来的干柴熊熊燃烧起来,很快,从河里打来的河水咕嘟咕嘟沸腾起来,士卒们清洗完毕,纷纷回到自己的队伍中,以什为单位就地坐好,等着什长领来炒面后开始吃饭。

    骑兵们除了前后哨探的探马外,也罢马身上的鞍韂马镫卸下,把坐骑牵到河里,开始给战马洗刷清洁,辎重营专门负责战马供给的青壮,将装满黑豆的布袋提来放到一旁,等骑兵刷洗完战马后就给坐骑喂食,黑豆营养价值高,战马除了吃干草外,两日便要喂食一顿黑豆,不然掉膘很快,上了战阵也没有气力。

    黄得功赤裸上身坐在马扎上,袒露着身上一块块结实的肌肉,吴群等一众千总位于他的两侧,亲兵拿来肠袋,把里面的炒面倒进椰瓢中,用水袋里温热的水活成一团递给他,黄得功伸出棒槌般粗大的手指一捏后送到嘴边,一大团香甜的炒面塞进了口中。

    咀嚼几下后把面团咽下去,黄得功拿起水袋咕咚咚灌了几大口,舒服的呵出一口大气,摸了摸嘴边留下的水渍,开口道:“这炒面真是百吃不厌啊!你们说,皇上他老人家是怎么琢磨出来的?再想想以前吃的那种干饼,一口下去蹦掉半个牙,还不顶饥,炒面倒是也有,可他娘的吃着没滋没味的,跟这个没法比啊!”

    吴群咽下一口炒面,笑道:“将军,俺们可不像你们京师来的,俺们这群乡下人,能有口吃的就不错了,以前在吴贼军中,这半饥不饱的日子可是没少过,朝廷的粮饷都进了吴贼的腰包,弟兄们哪个不恨得牙痒痒?”

    千户郑强原来在勇卫营是马队把总,因为机敏过人,表现出色,被黄得功拔擢为新军的千总,他开口道:“老吴,吴尚文苛待你们,你们怎么不寻机宰了他?只要做的巧妙,不留下把柄,朝廷也会不了了之啊!”

    吴群叹口气道:“俺们不是没有那个念头,可想着俺们终归是官军,是吃朝廷粮饷的,总不能和土匪是的火拼吧?俺总觉得总有一天朝廷会治了他,所以就一直忍下来了!”

    黄得功两眼一瞪,骂道:“我说小郑子,你皮痒了是吧?你的意思是,要是某像吴尚文那厮一样,你还得找机会割了我的头去?你瞧瞧人家吴群,地地道道的农户出身,人家想的就是规矩和朝廷法度,你他娘的还京师出来的呢,咋和个土匪是的?”

    郑强嘿嘿一笑:“将军,您啥为人弟兄们谁不知道啊?豪爽仗义,体贴下属,给您当部下那是小的们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哇!小的们是遵守军纪那是肯定的,不过是恨那些吴贼一样喝兵血的恶贼就是了,您瞧您怎么扯上自己个儿了啊!”

    黄得功一翻白眼道:“老子要的是立下大功,将来封侯封伯,光宗耀祖,传给子孙后代,谁他娘的稀罕那点银子!”

    郑强笑道:“将军,您能不能给万岁爷上个奏本,咱不回单县了吧?山东没有流贼啊!没有流贼您那有功劳封侯封伯啊?小的们也是想跟着您建功立业啊,您还是跟万岁爷说说,咱们以后要么跟着卢督帅,要么去陕西跟周将军一块,跟着孙大人,陕西遍地是贼啊,立功的机会大把大把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