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七十七章 陈奇瑜
    其他几个千户也都纷纷出声附和,他们都出自勇卫营,忠心自不必说,从军的目的就是建功立业,封妻荫子,待在山东虽然性命无忧,但同样没有功劳可得;胸怀利刃,杀心自起,近一年的训练,眼看着部下渐渐有了强兵的模样,朝廷提供的装备越来越精良,粮饷供应充足,上官从不克扣,众人对战功的渴望越发强烈起来。

    黄得功边听边琢磨着:自己和老周得皇上赏识,一年不到就升了好几级,老周原本是个参将,皇上把他调到陕西,一下子就成了副将,和自己平级了;听说孙传庭组建秦军,人马过万,老周能打,要是再立下战功,总兵是眼瞅着的事,老子要还是个副将,等下回见着,还得下跪行礼,奶奶的!不行,这回说什么也得留在中原剿贼,不能让老周比下去!

    打定主意后,黄得功捏起炒面大口大口吞咽起来,嘴里含含糊糊的说道:“行了行了!老子自有主意!赶紧吃饭!吃完了各自查看手下,有没有染了暑气的!有的话赶紧叫郎中医治!”

    吃过饭后,大军开始歇息,在外警戒的士卒被替换下来就餐,很多士卒耐不住热,又跑到水中嬉戏,有的则不顾天气炎热,找一块裸露出的巨石背阴处,躺倒在地呼呼大睡,有的则三五成群聚在一起闲扯。

    一众千户各自巡视手下士卒,有将近百人出现了染上暑气的症状,还好大部分比较轻微,有的口渴、食欲不振、头痛、头昏、多汗;有的则感到疲乏、虚弱,恶心及呕吐,心悸。

    随军的十余个郎中赶紧展开救治,他们吩咐把中了暑气的士卒抬到阴凉干燥的地方,脱下衣服,用浸湿的手巾擦洗身子,然后给患病的士卒服下散剂药汤和盐水,已被崇祯召入太医院的吴有性研制的解暑汤药,在经过临床试验合格后,崇祯命太医署大量制作后作为军品发给各军。

    至于随军的军医们,则是由锦衣卫从京师周边地区搜寻到一些游方郎中,然后“请”到京师的,在经过吴有性等人的短期培训,新学了一些崇祯口述的外伤简单处理方法后,又从一些规模较大的药铺中雇了一批机灵懂事的学徒,组成了小规模的医疗队,送到了卢象升等人麾下听用。

    当然了,虽说有锦衣卫逼迫的原因,但更重要的是待遇很优厚:郎中每人月支十两,跟来的学徒打杂每人二两,在巨大的利益面前,这些郎中、学徒才心甘情愿的来到军中。

    经过简单的医治后,大部分染了暑气的士卒症状缓解下来,再休息几个时辰就能恢复正常,只有几个病情严重的,郎中给他们服下汤药后还得在等一段时间,等汤药起效后再决定是走还是送到怀远城里。

    本来计划吃饭后半个时辰出发,因为伤病的缘故,足足耽搁了一个多时辰才完事,黄得功一声令下,大军开始收拾行装,离开河滩来到官道上整队,辎重营留下部分青壮填埋秽物,收起炊具,扑灭明火后,再去追赶大军,好在行军速度不快,短时间内青壮们就能清理完毕,不至于掉队。

    近一万人从集结整队道开始起行,又花去了小半个时辰,等前队走到怀远城时,已到了未时左右了,后队的辎重营才刚刚开始起行,看样子今天是赶不到凤阳了,好在一路上其他时间并未耽搁,就算明日到达凤阳,也比卢象升下令的克期抵达,提前了三天的时间。

    凤阳府中都留守司衙中,凤阳巡抚陈奇瑜正在与巡按御史陈良谟商讨卢象升的军情通报。

    陈奇瑜是山西保德人,字玉铉。万历四十四年丙辰科进士,与洪承畴同科。崇祯五年被拔擢为延绥巡抚,率部扫荡各路流贼,很快将境内有名的大股流寇一扫而光。说实话,陈奇瑜还是相当有能力的,并且有谋略,善于打仗,因功被皇帝特简为五省总督,就是现今洪承畴的位子。

    陈奇瑜担任五省总督以后,凭借其超卓的战略眼光,精心部署,调集各路官军从四面会剿,短短几个月时间,连败张献忠、张妙手、蝎子块等人,最后将其逼迫围困与兴安附近的车厢峡中。

    连续数十日的大雨使得流贼们刀剑生锈,弓箭被淋的散架,衣甲浸透,战马也相继感染疫情,更惨的是粮食断绝,流贼士卒大量染病,这时候不用说大军,就是遣一只上千人的生力军进入峡内,这几万人流贼们也毫无抵抗之力。

    走投无路的绝境之下,狡诈的张献忠建议诈降,陈奇瑜此时已被即将到来的大胜冲昏了头脑,正在憧憬自己将会得到什么样官位,再加上他从心里瞧不起这伙土寇,所以轻易的接受了流贼投降的请求。

    流贼等人收集大量的金银珠宝,张献忠暗中找到原在官军中相熟之人,用重金贿赂各级将官以及陈奇瑜的幕僚,最后在众人的极力劝说下,陈总督做出了接受投降并且不打散其编制的荒唐决定,甚至只派遣几十名吏员押送流贼返乡务农,结果可想而知,流贼们在脱离了官军监视之后,杀死押运吏员,重新遁入大山之中,大好局面毁于一旦。

    事后,轻敌大意,错失良机的陈奇瑜受到朝臣的交章弹劾,崇祯大怒之下派锦衣卫将其逮治入京,关押与诏狱之中,直到朱振卿穿越而来,他在诏狱已经待了两年多了。

    本已心灰意冷的陈奇瑜,以为自己将会被皇帝赐死狱中,没想到某一日突然有宫中太监前来探视,并言明这次是代皇帝问话与他,问其是否反思当日纵敌之过,是否还有为朝廷效力之心。

    两年以来,陈奇瑜对于车厢峡之失有过无数次的悔恨,静心思考当日种种,对于其中的关窍已是明白无异,骤闻太监之语,陈奇瑜大喜过望,清楚这是皇帝给了他一个东山再起的机会,激动感奋之下,陈奇瑜要来笔墨纸张,将两年多来的悔意与心得录与纸上,交于奉旨来的太监,托其转呈圣上,并言明若皇上起复与他,他要求陛见。太监好言安抚几句后拿着他的文本回了宫。

    几日之后,圣旨传下,皇帝将其遣往凤阳担任巡抚一职,嘱他到任后要大力开展水利建设,开荒拓地,扩大粮食种植面积,以备荒年;若事有可为,也可募兵保境,要用心任事,切忌浮躁,若在任期间成绩显著,朝廷将不吝提拔,至于陛见就不必了。

    陈奇瑜出狱之后,立刻给老家写信,让族中挑选有能力又忠实可靠的族人来京,随他赴任凤阳。

    陈家在宝德也是世家大户,族中虽未有过进士出身的名人,但举人生员还是出了不少,陈家历代家主充分利用官场上的关系,多种经营,逐渐积攒起偌大的家产。

    陈奇瑜是陈家二房之人,也是陈家第一个进士,随着他官越做越大,家族中的生意也趁机扩张起来,顶着五省总督族亲的头衔,山西大小官员都要卖面子给陈家,其族人里中举多年,再进一步自知无望的,也借着关系出仕为官,陈家俨然成为当地首屈一指的士绅大户。

    随着陈奇瑜因车厢峡挫败被逮之后,陈家的各项生意一落千丈,很多原本是看着总督面子上的官府士绅,趁机明抢暗夺,将陈家最赚钱的生意全部夺走,在外地为官的几名陈氏族人也相继被罢官免职,黯然回乡,这种事在官场上屡见不鲜。

    陈家里很多人因此对陈奇瑜极端愤恨,他这一房的人没少受到族人的谩骂和刁难,家族会议时,甚至有人提出将陈奇瑜这一房从族谱上出名,全部赶出陈家,让其自生自灭,好在族长念及陈奇瑜当官以来陈氏一族所受的恩惠,严词斥责出言驱赶的族人,才勉强压下了族人的怒火。

    也有和陈奇瑜这一房交好的族人,暗中关照着他的家人,加上族长还算主持公道,他的家人才勉强得以度日。

    就在大家以为陈奇瑜免不了被处死的命运之时,一封家书从京师被人捎了回来,族长看完信后马上召集族中头面人物会议,商讨陈奇瑜提出的要求。本以为二房就此零落的族人,听着族长当中宣读的书信,很多人心下暗自后悔不已,召集平日的所作所为定会被二房告知陈奇瑜,眼见得他有东山再起之势,想要腆着脸再去和好,一时还真抹不开面子。

    陈奇瑜的父亲早已去世,老母年过七旬,身体渐渐衰败,他的妻子性格柔弱,遇事没有丝毫主见,二房的事由他的弟弟陈奇帆主理。

    陈奇帆比哥哥小了五六岁,自小就对陈奇瑜崇拜无比,他中了生员以后,自知不是读书的料,就放弃学业,专心打理族中的生意,凭借着灵活的头脑和手段,也借着兄长的名气,把陈家的生意操持的有声有色。

    随着陈奇瑜的入狱,陈奇帆的权利也被族中剥夺,二房的各项族中补贴也被取消,只靠着往常积攒的银钱度日,陈奇帆并非贪得无厌之人,掌管族中生意时,一心为族中利益着想,故此并未从中谋取多少私利。

    这一年多来他忍受着族人的指责谩骂和刁难,尽心尽力的侍奉老母,照顾兄长一家老少。他一直坚信,兄长的才能是被皇帝和朝臣一致认可的,绝对不会就此沉沦,更不会丢了性命,一定会重新得到起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