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七十八章 陈家
    作为二房主事之人,陈奇帆当然要参与会议,更别说这事与他有直接的关联。当听完族长读完兄长的来信,看着往日刁难指责他的人那些复杂无比的神情,陈奇帆真想痛痛快快的纵声大笑一场,然后用拳头将这些小人的脸砸扁锤烂。

    陈氏族长陈冯如读完来信之后,扫了一眼在座诸人,心中暗叹: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如果当初不欺负二房中人,目下的场景该是喜笑颜开,皆大欢喜的样子,这下都尴尬了吧?

    他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道:“大伙商议一下,派谁去玉铉处相助与他,此次机会定要好好把握,这是我陈氏再次振兴之际遇。玉铉乃我陈氏之璧,也是我陈氏之荣光,就算其身陷囹圄之时,老夫对其能东山再起也是深信不疑的,果然不出老夫所料!圣上慧眼天予,终不使玉铉明珠蒙尘,这是老天助我陈氏啊!”

    在座诸人心内暗自鄙夷:虽然我们的确有点对不住二房,两年来对其刻薄甚深,可取消二房月例钱不也是你同意的吗?这回又出来装大尾巴狼了!

    三房的陈奇申站起来道:“族叔,我有一言!”

    陈冯如道:“老七,有话尽管说,只要有利我陈氏就行!”,言外之意就是不要再挑起事端了,平日里就你小子欺压二房最厉害。

    陈奇申道:“玉铉兄长信中言明,要我陈家所派之人必须要有能力,我乃举人出身,又曾任过广昌主簿一职,自认对官场之道知之甚深,要是我去玉铉兄长处,定会使我兄如虎添翼,做出一番政绩,助我兄长仕途更进一步!”

    其他诸人心中暗骂:这不是你挑唆着我等一起向族长施压,取消了二房月例钱的时候了,要是陈奇瑜知道你所作所为,你这辈子也甭想再出仕了!

    四房陈奇之站起来冷笑道:“七哥莫忘了玉铉兄长信中还有一句,忠实可靠!敢问七哥,你自认忠实可靠吗?玉铉兄长要是知道其入狱后年余间某人的行为,难保不会作异样之想!小弟奉劝一句,七哥还是莫要自取其辱了!”

    陈奇申神情严肃的回道:“九弟,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玉铉兄长昔日贵为五省总督,今日亦是一地巡抚,其胸怀之宽广,度量之阔大,岂是你我所能比的吗?我的能力自不必说,论忠实可靠,我就算有不当之处,也是出于对我陈氏一族关切之情!此次我毛遂自荐,也是为了陈家未来之发展着想,待玉铉兄长再登高位之时,将我拔擢为府县主官,我陈家岂不是又多一条门路吗?”

    陈奇之气的满脸通红,一屁股坐下,气哼哼的转头朝向一边,不再看陈奇申一眼。对这种厚颜无耻的小人,他一向看不惯,三房欺压二房之事也是令他痛恨无比,但也不能公然翻脸,只能暗中帮助二房一家,偷偷送一些米面油菜之类的物资,生怕那位七旬婶娘受到委屈。

    陈冯如清咳一声,笑容满面的对着陈奇帆问道:“老八,玉铉是你亲亲的兄长,你二人自小就是兄友弟恭,你的话在玉铉那里分量最重,今天咱们自家人坐在一起,你就照实说,你以为谁去凤阳为好?”

    陈奇帆沉默了一会,开口道:“族叔,既然你让我说实话,那我就直说吧,我觉得九弟去最合适!”

    陈奇帆的话让大多数心中有愧之人默然不语,虽然他们最想听到陈奇帆口中能说出自己或至亲的名字,但如果被族中遣去凤阳,陈奇帆给陈奇瑜修书一封,把两年多来家族中对二房的种种苛待言明,陈奇瑜闻听家人受到如此对待,肯定是将人赶回,就算让外界所知,别人也不会指责他对族人无情,毕竟是有些人确实过分了。

    陈奇申从座椅上跳了起来,冲着陈奇帆拱手作揖道:“八弟,往日种种都是七哥之错,七哥在这里给你赔不是,待会我还要去给婶娘磕头赔罪!咱们毕竟是一个祖上,是至亲之人,前番只是兄弟之间闹别扭而已,哥哥我真的知道错了,八弟你就给哥哥我一次改正的机会可好?”

    陈奇帆低头不语,陈奇申又转身冲着陈冯如作揖道:“族叔,您毕竟是族长,您不能眼看着我一名举人后半生蹉跎度日吧?咱们陈家多出一个官身,将来的路就会多宽广一分,子孙后代也会多一份福德,还是您给八弟说说吧,三哥那里等我去了自会大礼赔情!”

    陈冯如手捋胡须思衬起来,作为百余口人的陈家族长,任何事他得通盘考虑,自从陈奇瑜下狱后,陈家为官的几人相继被罢职回家,陈家下一代里只出了几个生员,资质也都平庸,想再出一个进士恐怕不可能了,若不是陈奇瑜奇迹般的付出,陈家说不定就此败落下。现在虽然陈奇瑜复出,可这么大家族只有这一个官身,在官场上没有同族之人相互帮衬,总是势单力孤一些,那些同窗同科座师之类的,都是捧高踩低之人,遇事还是至亲才能用心相帮。

    想到这里,陈冯如打定主意,他开口道:“老八,老七说的有理,虽然他前番鬼迷心窍,做错了许多事,但那也是因为陡然之间被罢官憋得一股邪火而至,今日他既然知错赔罪,我看还是给他一次机会吧,否则传出去对玉铉声名有损。这样,二房月例从本月起每月翻倍,家族的生意还是交给老八去打理,将来我们老一辈入土之时,这族长之位就是二房的!你们可有异议?”

    说完,他用威严的目光扫视一圈,平日里陈冯如在族中还是威信很高的,就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在陈奇瑜的事情出现了错判,虽然没有公开苛待二房,但很多针对二房的举措他也是默认的。但毕竟多年的积威犹在,他最后几句话加重了语气,其他人就算有想法也不敢提了。

    陈奇申拍掌道:“族长的话谁敢不听?我完全赞同!”

    其他诸人也默认了陈冯如的决定,形势比人强,以后还要指望沾二房的光呢。

    见没人出言反对,陈冯如满意的点点头道:“老八,我看这样吧,让老七和老九同去凤阳,老七圆滑,老九刚直,玉铉也会量才使用,咱们陈氏一族也多了一份希望,你看如何?”

    陈奇帆虽然对陈奇申极其反感和厌恶,但身在一个大家族中,还是要顾全家族利益的,如果坚持不让陈奇申去凤阳,虽然最后很可能如己所愿,但对整个家族的团结不利,并且也许会对哥哥的名声造成损害,他不想哥哥身上再有一丝污渍。

    想到这里,陈奇帆直起身看了一眼陈奇申,然后开口道:“族叔的话侄儿怎敢不听?大家都是血脉相连的亲人,为了陈氏一族的荣光,过去的事我不会再追究,只希望各位叔伯兄弟回去后能反思一下往日的言行,我们是至亲之人,遇事不是共同担当,而是埋怨躲避,甚至用某些小手段泄愤,这是一家人应该做出的事吗?”

    在座诸人除了陈奇之外,都低头不语,也不知是心中有愧还是不屑一顾。

    陈奇帆接着道:“今日当着众位叔伯兄弟的面,我代表二房把话说透,再有令人不齿之事发生,我二房会主动离开陈氏,就算要饭乞讨,也绝不再踏入陈家一步!”

    众人都惊讶的抬头看向陈奇帆,陈冯如赶忙赔笑道:“这话过了,这话过了!咱们都是同一个祖上,何至如此?先前都是误会,自家人说个透彻就行了!好了,那我这就给玉铉修书,老七和老九,从族中挑选二十个精干人手作为护卫,带上五百两金子,收拾好了就赶赴凤阳!世道不太平,路上切记小心谨慎!就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