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八十五章 请托
    凤阳巡抚署衙二堂内,主位上身着大红官袍的陈奇瑜正在读信,写信的是他的同年,现任南京工部侍郎的吕思卿,陈良谟端坐下手位上,神态肃然,目不斜视。

    吕思卿在信中先是恭贺陈奇瑜起复之喜,然后回忆了当年二人同榜中的的荣耀时刻,继而恭维当年陈奇瑜叱咤风云的雄姿英发,信的末尾则是不咸不淡的谈到前段时间,凤阳宦官侯某殴人致死的事情,说此事在南京引起巨大震动,民间议论纷纷,对无视国法,草菅人命的宦官表达了极大的愤慨之情,文官们已经有人上本弹劾主使之人等等。

    信的最后,则是对携带他的亲笔信交于陈奇瑜的商人李某大加赞扬,称其平日里修桥铺路,扶危济困,实是不可多得的义商。

    陈奇瑜与吕思卿虽为同榜进士,但自那之后一南一北,甚少联系。陈奇瑜入狱之时吕思卿也未曾上本求情,来到凤阳数月之久也没有一点音讯,看来是并不看好他的新职位。今日忽然得其书信,陈奇瑜自是知道对方有事拜托与己,看过书信之后他就知道了对方所托为何了。

    文官之间有事相托,甚少有直言不讳的,都是拐弯抹角、东拉西扯,所求之事都隐藏在字里行间。信中突然提到侯定国致死平民一事,以及送信者李某的义举,陈奇瑜哪能不懂其中之意?

    他随手把书信置于身侧的案几之上,打量着跪于数步之外的李世群,开口道:“闻中兄可好?本官与闻中已是数载未见,其音容笑貌已是模糊不清了。”

    这句话是告诉李世群,甭以为吕思卿是我的同年,写封信就能把事情办了,我和他关系一般般,连他长什么样都忘了。

    李世群低头拱手回道:“回大人的话,吕大人上月刚刚纳了一房妾室,小人去吃过喜酒,吕大人虽年逾花甲,但身子确是老当益壮,堪比少年!”

    陈奇瑜哈哈大笑道:“老树新花啊!吕闻中这是想将逝去之年华补回来啊!好!好!哈哈哈!”

    吕思卿中榜之时已过四旬的年纪,原本贫困落魄的他陡然富贵加身,自是变本加厉的享用各种美好事物,以作为对原先穷日子的一种补偿。

    陈良谟则冷哼一声,道:“为官不思报效朝廷,施惠与民,反倒是在声色犬马上下功夫,这等庸官留其何用?”

    李世群闻言心中纳罕,他自是万般赞同陈良谟所说,没想到还有这样正直敢言的官员,不禁略微侧身抬头望了陈良谟一眼。

    陈奇瑜笑道:“士亮此言大谬也!我等官员也是凡人,七情六欲人之常情,朝廷法纪并未不准年老的朝官纳妾吧?如此风雅之事,怎么到你口中变得如此不堪啊!”

    不待陈良谟反驳,陈奇瑜对李世群正色道:“吕闻中的信本官收下了,你退下吧。”

    李世群对陈奇瑜的举动早有预判,闻听他出言赶人,暗中一咬牙,磕了个头后直起身子大声道:“小人有话要说,望大人容禀!”

    陈奇瑜眉头皱起,心下暗自不悦,但吕思卿的面子还是要给,于是肃声道:“有话速速道来!”

    李世群豁出去了,他回到南京后,动用李家各处人脉,吃了无数闭门羹,搭上诸多人情和银钱,最后才打听到吕思卿和陈奇瑜的关系,借着吕思卿纳妾的机会,李世群奉上白银五千两才换来今日这封书信,如果这就被赶出,那以前的种种都成了笑话,他必须要搏一搏了,为了冤死的许掌柜,为了那视他如蝼蚁般的一瞥,就算为此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他大声禀道:”数月前大人初到凤阳,号召士绅捐输助农,小人当时也在场,只是捐输银钱不多。现今只过去数月,小人妄自猜测官府极可能还是短缺银两,小人今日自愿捐助巡抚衙门白银两万两,以资官府助民之用!”

    陈奇瑜和陈良谟闻言都是心底大喜,两万两银子已经算是一笔巨款了,缺少银钱和粮食,等于捆住了陈奇瑜的手脚,让他有力无处使。凤阳府连上交的税赋都已积欠好多,哪有多余的银子供他支配?现在别说两万两,就算两千两银子,都会让陈奇瑜开心好多天。

    陈奇瑜忙道:“李员外此话当真?快快请起!来人!看座!上茶!”

    陈家下人搬来一把椅子,放在二堂靠门之处,李世群拱手谢过,然后慢慢站起身子,跪得太久,腰腿酸痛不已,他缓步来到椅子旁,再次对二人施礼后坐了下来,心道:果然是衙门口八字开,有理没钱别进来啊!说了半天没半点用处,还是白花花的银子动人心。

    待李世群坐定后,陈奇瑜笑道:“闻中兄真是慧眼识人呐!李员外果然是义商!好,很好!”

    陈良谟虽然说话直接,那是因为疾恶如仇的性格使然,并不代表他蠢笨,数十载寒窗苦读,最终能金榜题名的读书人,有哪一个是笨的呢?

    他知道李世群下这么大本钱,定然是有重要的事情相求,不知道会不会涉及到贪赃枉法的事,作为御史,他当然要了解到底是何事情,如果是让陈奇瑜徇私,那不管他对陈奇瑜如何敬佩,说不得也要参他一本。

    按常理,这时候除了陈奇瑜和请托之人,无关人等都要退下避嫌,但陈良谟依然稳坐不动。

    陈奇瑜丝毫没有让陈良谟避嫌的意思,倒不是说他有多么坦荡和清廉,而是吕思卿信中所言之事,正是他所要寻求的一个打开局面的突破口,有陈良谟在场,更显得他一心为公的情怀和胸襟,之所以赶李世群走,是因为他不喜被人胁迫强求。

    他开口道:“适才闻中兄信中言道,前番宦官致死许姓良民之事,凤阳本地也是群情汹汹,影响颇大。本官当日便已知晓,并且着令凤阳府限期缉拿凶犯归案。怎奈当时现场缺乏证人证物,凤阳府也不能随意诬陷他人吧?李员外难道与此事有关?”

    李世群拱手道:“小人有个不情之请,还望大人答允!”

    陈奇瑜心道,你哪来这么多事?但依旧笑容满面的道:“说,只要合情合理,本官无有不允!”

    李世群接着道:“小人适才所言捐输的两万两银子,都在南京小人的家中,因为数额巨大,还请大人遣妥当人手随小人折返南京取用,以免中途出错!”

    陈奇瑜闻言对李世群顿时高看一眼,知道对方这是先坐实了捐输不是诓骗与他,接下来所求之事就不容拒绝了,看来那件命案与李世群有直接的关系,莫非亡者是他的直系亲属不成?

    他微笑着开口道:“李员外不愧是经商之人,处处透着精细啊!本官自会安排妥当。言归正题,说说你所请之事吧,一切有本官与陈大人为你做主!”

    李世群奔波许久,其间受到无数的白眼和嘲讽,他一直忍着,并且想报仇雪耻之心一日胜过一日,今日终于听到一名朝廷重臣开口说要为自己做主,不管结果如何,这句话顿时让他的内心激荡不已。

    他眼圈发红,突地站起,然后直挺挺的跪倒,冲着二人磕了个响头,大声道:“大人!许掌柜死的冤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