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八十六章 心思
    陈奇瑜温言道:“起来说话,一切有朝廷法度定论,只要事实真相俱在,本官与陈大人绝不会徇私枉法!”

    陈良谟也沉声道:“速将此事原委分说明白,抚台大人与本官自会明辨是非!”

    李世群起身用衣袖擦了擦泪痕,回到座椅上后,将那天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讲述一遍,并从怀中掏出一份诉状,下人接过后呈递给陈奇瑜,上面不仅有事情的经过,还有张二等数名店伙计的手印为证。

    侯定国指使随从打死许掌柜时,除了他们一伙人之外,最直接的证人便只有店内的伙计了,店外围观的人虽然不少,但因为不敢靠近,加上视线受阻,所以并未看清究竟如何。

    事后凤阳府衙接到路人报案,说是李氏商行发生命案,知府李启梅遣人过去时,商行大门早已关闭,差役翻墙从后院进入店内,只看到地上一滩未干的血迹,以及被毁坏的家具,现场一片狼藉,但没有证据说明发生过命案。

    捕快随后对商行周边的铺子进行了询问,几名曾进入过店内的相邻店铺的东家掌柜,都是一口咬定确实有人被打死,并且是商行的老掌柜,他们都亲眼目睹过遗体。至于为何尸体消失,并且东家伙计一个也不见,大家一致认为东家避难去了。

    捕快又到不远处的寿衣店进行查访,寿衣店老板确认,的确有李氏商行的人买走一口棺材,至于去向则是不知。

    捕快这时已经知道确实是有人被打死了,但行凶者是他们惹不起的,谁敢去皇陵署逮人?

    于是赶忙回府衙向知府大人禀报详情,李启梅闻听真有命案,并且牵扯到皇陵署里的人,当下不敢做主,赶紧起草文书向陈奇瑜禀报了此事。

    由于凤阳辖区不大,所以未设提刑按察使司,民刑案件俱由凤阳府处置。

    但命案是关系到地方官员升迁的关键所在,这件案子既然背景复杂,李启梅当然要推卸责任,只要报告给巡抚大人,那案子最终如何就与他无关了。

    陈奇瑜对于李启梅的小伎俩自是洞若观火,他毕竟是见过大场面,胸中有大格局的能臣,对于这种小手段自是不屑之极。

    看过案件的文书之后,陈奇瑜忽地心中一动。

    对于守陵太监杨泽的所作所为,陈奇瑜在有心人的帮助下,早就查访的一清二楚。

    所谓的有心人,自然就是以李启梅为代表的官府和地方士绅了。

    文人和宦官天然的对立属性,让士绅们对杨泽带着天生的恶感,更何况杨泽日常的骄横跋扈,以及贪婪成性的品行,尤其是他的干儿子侯定国在民间和卫所士卒中的恶行,加重了文官和士绅团体的厌恶,只是苦于无法与其抗衡,所以隐忍至今,陈奇瑜和陈良谟遣人暗中查访凤阳卫所之举,被士绅们察觉后充分利用,查访的方向有意无意直指杨泽以及听命于他的几个卫所高官。

    命案的发生让李启梅敏锐的感觉到这是一个契机,一举掀翻杨泽及其走狗的好机会就在眼前,并且有现成的利刃摆在面前---巡抚大人。

    李启梅等人私下交流时也曾议论过陈奇瑜,并从他的履历和到任后的行为得出一个结论:陈大人不甘心目前的位置,有奋发向上之心,但缺少成就事业的根基,那就是钱和粮,虽然皇上将其起复,看似圣眷又隆,但要是在凤阳做不出一番政绩,要想再进一步怕是很难,圣上最看重的当然是治理有方的能臣,没有政绩如何拔擢?

    凤阳这种十年九荒的地方是能臣仕途上的陷阱,历任凤阳巡抚从未有进入过内阁,这一点很说明问题,多少文官满怀雄心壮志来到凤阳,结果往往都是铩羽而归。你不是觉得自己厉害吗?那你咋入不了阁呢?

    李启梅深知这一点,所以他并不看好陈奇瑜,就算你任过五省总督又如何?这里与其说是皇上对你的考量,不如说是让你死心的一个鸡肋之地而已。

    但废铁还能打三斤钉呢,既然巡抚大人想让圣上另眼相看,那就去和杨泽撕逼好了。陈奇瑜输了,那就灰溜溜走人;杨泽输了也同样如此;两败俱伤那就一起滚蛋好了,无论哪种结局,对李启梅们的利益都没有丝毫的损伤。

    陈奇瑜知道,想要博取更大的名声,那就要挑硬骨头啃,杨泽无疑是最好的靶标。

    只要搬倒杨泽,那他在朝臣和文官团体的眼中,就会树立起刚直不阿,勇斗奸阉的高大形象,这就为以后更光明的仕途前景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毕竟不能只靠圣眷,他陈奇瑜可不想做个孤臣。

    何况据这些时日得到的讯息来看,这个杨泽的确是天怒人怨:制造各种名目,接着修缮皇陵的名义大肆盘剥百姓士卒;强令商户捐资助银,然后纳入自己囊中;虚报皇陵卫兵额,与卫所将领合谋侵吞粮饷,还有一条足以致杨泽于死地的罪名:贪污皇帝从内帑中拿出修缮皇陵的银两!相信皇帝看到后肯定会勃然大怒。

    陈奇瑜本已拟好给崇祯的奏本,看到李启梅的呈报文书后,内心又给杨泽添加了一条罪状:纵容手下无故致死良民。但美中不足的是,证人证物略显不足。

    今日李世群所述命案的详情,以及有数名证人手印的诉状,让这个案子案情明白无疑,陈奇瑜决定立即给崇祯写密信,并附上弹劾杨泽的奏本,弹劾守陵太监种种不法事,祸乱地方,盘剥士绅;勾结军将,苛虐士卒。一旦皇帝将事情的处置权交付与他,他会借机整顿卫所,恩威并施,拔擢人才,打造一支抵御流贼的新军,那才是他所依仗的政治资本。他有信心凭借自己的眼光和布局,指挥这只新军,在剿贼的战斗中重放异彩。

    陈奇瑜看完后将诉状放在案几之上,神情庄重的开口道:“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有此等恶事发生,实在是令人发指!借用修缮皇陵之名,夺取守法商户之财物,此举与强盗无异!强取豪夺被拒,恼羞成怒之下杀伤良民,此乃禽兽之举!”

    陈良谟此前对命案有所耳闻,但不知详情如何,今日听到苦主叙说原由,主使者是让他深恶痛绝的宦官,此刻也是义愤填膺。

    他大声道:“正是此等奸佞小人为祸民间,才致使四方不靖!本官这就上本,替死难者讨回公道!”

    不等李世群致谢,陈奇瑜接着道:“李员外你且放心,本官绝不容残民以逞的恶贼逍遥法外,你先回去,本官自会与陈大人上奏朝廷,无论如何也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回去等候消息吧!”

    李世群见二位大人都已相继表明态度,心下也是暗自欣慰不已,自己几乎花去了大半家财,但仇有希望报了。

    他起身跪下磕头致谢后,慢慢退出二堂,陈奇瑜吩咐让下人知会陈奇之,由他安排前往南京押解银子一事。

    陈良谟朗声道:“抚台大人,如今竖阉横行凤阳府,修缮皇陵一事已成为杨泽敛财的手段,本就民不聊生的凤阳百姓更是雪上加霜!我等读圣贤书之人,岂能任由这等恶贼继续为祸!下官这就给我皇上本,恳请圣上严惩此徒!还请大人本上附名!”

    陈奇瑜看了他一眼,心里感到好笑,他从案几上一摞公文中抽出一本奏折,拿在手中敲了敲,开口道:“士亮,你以为本官这些时日都是在坐困愁城吗?本官从不打无把握之仗,没有足够的证据,你以为就凭你一腔热血就能说服皇上吗?本官手里的才是足可致杨泽于死地的铁证!”

    陈良谟连忙起身过来,将他手中的奏本拿过去细细观看,片刻之后他合上奏本,脸上满是兴奋之色,笑道:“还是大人棋高一着啊!下官查访数日,终是不得其要领,没想到大人悄无声息间,竟把杨贼一伙的底细查探的如此详尽!下官佩服啊!哈哈”

    陈奇瑜暗中撇了撇嘴,当初说好了分头查访,我是让人带着银子下去查的,花钱买消息;你倒好,除了换下官服外,就知道板着一张死人脸,路上见人就打听什么太监啊卫所指挥使之类的消息,人家谁傻啊?这种惹祸上身的事不都是偷偷摸摸的打听吗?你可是唯恐天下不知是的。

    他笑着开口道:“本官也是碰巧遇到知其底细之人而已,士亮行事光明磊落,本官也是赞叹不已啊!”

    陈良谟倒是有自知之明,他摇头道:“下官不善与人交往,与民政之事所知甚少,下官意不在此。下官最崇敬之人便是海瑞海刚峰!此生愿学海笔架!做一柄利剑!斩尽朝堂上的魑魅魍魉,廓清大明官场上的歪风邪气,为此虽死亦不悔!”

    陈奇瑜闻言心中顿时肃然起敬,他站起身来,整整衣冠,对着陈良谟郑重施礼道:“士亮气节之高洁,陈某不及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