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九十三章 城外
    寿州城南门数里外,二十万流贼的营地遍布山野,到处是五花八门的营帐草棚,营地内的贼人们,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或是饮酒作乐,或是耍钱赌博,或是听曲唱戏,或是嬉笑打闹,或是帐内酣睡,整个营地仿佛赶集般热闹无比。

    营地中心位置树立着一座大帐,这是闯王高迎祥的营帐,足以容纳百十人的帐内,高迎祥、张献忠以及流贼的主要头目正在饮酒议事。

    由于天气炎热,大帐的数个帐门全部撩起,帐内众人俱是赤裸上身,有的甚至只穿着一条犊鼻短裤,酒酣耳热之际,一阵过堂风吹过,顿时引得众人大呼舒爽。

    高迎祥放下手中的酒碗,斜楞一眼正在伏案大嚼的张献忠后开口道:“敬轩,待打下寿州,夺得粮草后,俺预备直接向西,取颍上、颍州后进入河南;哪里才是俺们大展身手之地,你是如何打算?继续和俺合兵一处,还是分兵去别处?”

    张献忠直起身子,口中嚼着一块半生不熟的牛肉,含含糊糊的道:“闯王,俺老张的意思是,俺们打完寿州再去凤阳走一遭,凤阳没城墙,再抢一次补充粮饷,顺便和摇天动老马合兵。抢完凤阳俺们再向东走走,打下个把府县,让朝廷寻思俺们是想打南京,南直隶卫所兵早就朽烂,到时候朝廷就得从中原调兵保南京,河南除了卢阎王能打,其余官军根本不行,只要把卢阎王调开,俺们虚晃一枪杀回河南,还不是想打谁打谁!”

    高迎祥思衬一会,觉得张献忠所言却是有理。自己起事以来,唯独在卢象升手下吃过大亏,对上其他官军,他高迎祥还真的半点不惧,张献忠这声东击西的计谋要是成功,卢象升很可能被调到南直隶地区,江南是朝廷的粮赋重地,不容有半点闪失,一旦卢象升离开河南,就少了一个心腹大患,自己再杀回河南,聚拢流民乘势打下开封,那可就是天下震动了。

    不过张献忠的计谋虽好,却显得自己不如他是的,要是完全按照他的主意行事,那自己这个闯王不就很无能了吗?

    高迎祥哼了一声道:“朝廷那些文人一个个奸猾似鬼,敬轩你这计策是不孬,可俺觉得骗不过那些大头巾。往东都是河流塘湾,俺手下万余精骑可展不开手脚,万一碰见能打的南直隶兵马,俺们陷进去不划算。你要是想打你就领着手下往东,俺还是往西折返河南,卢阎王俺不惧他!”

    张献忠岂能看不出他那点小心思,知他就是心胸狭窄之人,容不得别人比他强,但谁叫人家实力雄厚呢?形势比人强,目前这态势下,自己还得指望他遮风挡雨,要不然自己一旦分兵出去,朝廷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将自己剿杀,焚毁皇陵可是诛十族的重罪。

    心思电转之间,张献忠一拍大腿,笑道:“着啊!还是闯王高明啊!俺忘了闯王麾下那万余精骑了!南直隶一带河网密布,确实不是骑兵用武之地,俺老张想岔了!怪不得天下义军以闯王为首,就是因着闯王看的明白!俺老张佩服!”

    高迎祥端起酒碗喝了一口,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俺高迎祥从一个贩马商户,到今日手下精兵数万,靠的不是猛打猛冲,靠的是这里!”说罢放下酒碗,用手指点点自己的脑袋,然后继续说道。

    “俺也是读过兵书的人,胸中自有韬略。不是俺吹,放眼大明,像俺这样精通谋略,能指挥千军万马的就没几个!别看敬轩你从过军,你不就是个官军队正吗?和俺比还是差了一些,哈哈哈哈!”

    张献忠心中冷笑:老子好歹念过几年私塾,从军后也经历不少战阵,行军布阵,安营扎寨都是精熟无比。你一个马贩子,除了会写自家名字外,还他娘的熟读兵书,你认得兵书上的字不?要不要脸?还精通谋略,我呸!你能聚拢这么多人,靠的是你大手大脚的撒钱,要不谁稀罕跟着你?

    大帐内其他头领都在大呼小叫的酣饮笑闹,并没人关注这两位大首领之间的对话。

    张献忠笑道:“俺老张这辈子就服闯王一人,俺就跟着闯王干!闯王去哪俺去哪!”

    高迎祥赞许的点头道:“敬轩,俺高迎祥在这撂下句话,将来俺真是要成了事,俺封你个天下兵马大元帅当当!”

    张献忠心中不屑之极,面上却是无比的感激之色,郑重的拱手道:“闯王这话叫老张心里热乎乎的,没啥说的,闯王但有令下,俺绝不含糊!”

    高迎祥面带微笑颔首道:“眼下着紧的事就是打下寿州,俺们到这已经两天了,适才军中来报,粮草不多了,二十万人马嚼用一日所耗极多,这寿州周边有钱人早就提前带着家产进了城,俺估摸着,只要打下寿州,一月之内粮草就不用犯愁了!这样吧,敬轩,攻城的重任俺就交给你了,俺得调集精骑收拾后面的官军马队。俺给你打包票,破城后三日不封刀!”

    张献忠心中大骂不止,知道高迎祥不满自己每次作战都缩在后面保存实力,这次是打定主意消耗一下自己的力量。但刚刚二人聊得那么热乎,人家都准备当了皇帝封自己大元帅了,这次实在是不能再推脱了,要不高迎祥真的会翻脸。

    “闯王放心,俺定会尽快拿下寿州!只是手下的儿郎们兵刃箭只不足,还望闯王给补充一下!俺这就回营准备,只待闯王补给到来,俺立刻带人攻城!”张献忠站起身,慷慨激昂的表态道。

    高迎祥心中恼怒不已。随着他势力的壮大,各路流贼头领见到他都是阿谀奉承,他的命令无人敢不遵守,这也使他渐渐养成了颐指气使的习惯,所以最不愿别人在他面前提条件。只有这个黄虎屡次拐弯抹角的抗命与他,这次眼看推脱不过,便张口要这要那的,高迎祥真想拔刀剁了他。但现在后有官军,前有坚城,实在不是翻脸的时机,罢了,且忍他一忍,待破城以后一定遣人寻机干掉他!

    高迎祥站起身来,豪爽的一挥大手道:“天下义军本是一家,些许兵甲算的甚!敬轩且回营准备,本王这就着人给你送去!不过本王要看到寿州两日之内打破,如若不然,敬轩,军令可不是闹着玩的!”

    张献忠低头拱手道:“闯王放心!两日之内定会拿下寿州!”说罢,张献忠抱起身边的盔甲,也不披挂,招呼孙可望、李定国等几个义子离席匆忙而去。

    出了大帐,李定国一声唿哨,十余名用过酒食正在阴凉处歇息的亲兵赶忙起身,撒腿跑向拴马的草棚下,将各人的坐骑牵过来,张献忠将盔甲往马鞍前部一搭,然后翻身上马坐在马鞍的后半部,双手扯住缰绳,两腿一磕马腹,黄骠马忽的窜了出去,身后众人连忙上马后跟了上去,一行十余骑直奔自家营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