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一百零二章 再登
    贼兵虽然伤亡不大,但慌乱的情绪蔓延开来。梯子上的贼兵嫌手中兵刃碍事,纷纷随手扔掉,然后手脚并用顺着梯子翻下。有的贼兵在距地面还有数米高时便纵身跳下,砸在扶着梯子的贼兵身上,不顾被砸到之人的叫骂,迅速起身就跑。

    因为这些贼人心里清楚,没了弓手的掩护,接下来将是传统菜式-----礌石灰瓶上场的时候了。

    果不其然,就在梯子上的贼兵开始败退,未登梯的贼人准备转身回跑之际,随着一声号令,密集的灰瓶和礌石暴雨般从天而降,很快将流贼们的登城区域完全覆盖。

    十余架梯子上的六七十名贼兵,加上扶着梯子的近百人,以及在梯子周边准备攀爬的贼兵,在这种无处躲避的打击下,非死即残,这片城墙下到处是残肢断臂,脑浆肉泥,鲜血很快将地面染成红色。受伤未死的贼兵哀嚎着希望有人把自己救出去,数百贼人争相逃命,哪有顾得上他们的哀求声的。

    数百步外的刘文秀仔细的观察着城头,对部下的伤亡无动于衷。慈不掌兵,义父无数次用这句话告诫他们,兵打没了再招募就是了,手中有钱粮,兵要多少有多少。

    城头上投掷礌石灰瓶的人数虽多,但都是民壮和身穿红色鸳鸯战袄的卫所兵,并未看到身披铠甲,头戴铁盔的正规官军。

    刘文秀心里松了一口气。刚才密集的铳声吓了他一跳,以为是朝廷的援军到了。若是官军守城,自己这上千老卒可是白给,况且还不知道官军人数多寡,要是大股官军来至,这寿州还是让给闯营去打好了,找借口和艾能奇赶紧跑路才是正道。

    他侧身对艾能奇道:“老四,等下你上还是俺上?这回把老卒派上,那些泥腿子不顶用,也就跟后面打打顺风仗!要是再输,俺怕折了士气,闯营那伙贼骨头会笑话俺们!”

    身材矮壮的艾能奇平时寡言少语,但作战勇猛,喜欢冲阵,颇得张献忠的喜爱。

    艾能奇对刘文秀叫他老四很是不满:明明俺和你同岁,凭啥你叫俺老四?你不就是心眼比俺多点吗?

    “俺上!你带队预备好进城就成!俺看闯营那边有人马在移营,怕是等着跟俺们抢着进城的!你心眼多,想法子拦住他们!”艾能奇看都不看他一眼回道。

    刘文秀对他的这种态度习以为常:义父夸你勇猛,意思是你缺心眼。打仗光凭力气不行,还得会动脑子。力气大的往往死的最早,知道不?

    他笑着开口道:“老四,城头上有火铳,听声音不过百杆。登城的时候你别打头,等官军两轮铳打完,你再上。火铳装填费时,打完两轮就是废铁。不过一定要小心,没想到卫所兵还习得火铳,说不得还有别的啥,你多长个心眼才好!”

    艾能奇哼了一声算是答应。感激刘文秀关心他的同时,心里却很不服气:俺又不傻,俺听到官军打了两轮铳,保不准还有第三轮。俺等着三阵铳响再冲。等见了义父,俺这夺城的功劳可是第一,你可抢不去!”

    寿州城的箭楼里,刘致远等寿州主官正在谈笑风生,自从黄得功率部进城后,几人的心算是彻底放了下来,言行之间又恢复了往日的潇洒从容。

    黄得功和吴群等几个千户,正在通过箭楼的望孔和窗户,仔细的观瞧着城下流贼阵型。包括人数、攻城武器和器具、士卒是否精锐等,根据观察得出的结论,再进行守城方式的调整和部属。

    黄得功已经全权接手了城防的指挥,在他的安排下,民壮们连夜搭起了躲避弓箭的草棚,这一招果然奏效。贼兵一千余只长箭没有给守城的军民造成任何威胁。铳手两轮轰击过后的投掷,也是经过他判断推演后定下的连续打击策略。

    第一波攻击被打退后不久,流贼阵营在一阵忙碌后,又有一队贼兵开始列阵准备。

    黄得功从望孔中看到流贼的布置后,立刻吩咐道:“草棚上泼水!用木桶装好沙土!流贼此次或用火箭!”

    一名千户应声领命后前去布置,汪卫自告奋勇前去招呼民壮帮忙,也跟着出了箭楼。

    黄得功继续吩咐道:“再调一百铳手,两百弓手来!城头两侧各置一百弓手!贼人弓手射完退开之后,即刻向城下贼兵射箭!”

    又一名千户接令而去。

    “长枪兵两百备好!铳手打完后退开!长枪手平推!”

    吴群接令而去。这是他首次率部参加与流贼的大战,心里跃跃欲试,盼着能有机会到城外野战,排开阵型与流贼面对面厮杀,那才是人生快事。

    一连串军令下达完之后,黄得功走到一张小几旁,抓起茶杯,一扬脖子将杯中的茶水倒进嘴里,觉着不过瘾,抓起旁边的茶壶咕嘟咕嘟狂饮起来。

    一旁的刘致远和许攸都是暗自鄙视:武夫就是武夫,行事如此粗鄙!上好的信阳毛尖像是喝白水般,全无一丝风雅之气!

    黄得功一口气将茶壶中的水喝干,用大手抹了把嘴角的水渍,舒服的大出一口长气,赞道:“头一回觉得茶水好喝!不过要是换成酒怕是更好了!哈哈!让二位大人见笑了!”

    刘致远笑着摆手道:“黄将军性情中人也!本官最是喜爱质朴之人,与之交往轻松自在!不似某些虚伪之徒,号称饱读诗书,其实两面三刀!呵呵呵呵~”

    许攸略显尴尬,总觉刘致远暗有所指。不会是昨晚黄得功亲兵说要见知州,自己没好气的打发人领路一事吧?这是谁的嘴贱!要叫本官得知,哼哼,定要让你好看!

    他满面春风的道:“行武之人定该如此豪气!本官如刘大人一般,亦是欣赏将军的直率随性!就如刘大人所言,有人虽是进士出身,可内里确是妇人般的小肚鸡肠,实在令人不屑之至!”

    刘致远是天启五年同进士出身,而他却只是个举人身份,花钱走通阁老张至发的门路,放了个一州通判。

    黄得功粗豪是粗豪,可不代表是个蠢人,他听得出两人之间的唇枪舌剑。不禁暗自叹道:“大敌当前,不是想着如何守城御敌,却在这互相谩骂,这帮大头巾都不是好东西!”

    他赶忙开口岔开话题道:“卑职已经遣亲兵前去迎候巡抚陈大人。不出意外的话,陈大人应该今日率部到达。卑职所遣之人会将现下寿州敌我态势详尽告知,陈大人深谋远虑,卑职猜想,陈大人未必会率部进城!”

    刘致远忙问道:“黄将军何出此言?陈大人为何不会进城?本官已知会城内官绅,预备好为陈大人接风洗尘!”

    许攸心下暗骂:马屁精!见到上官比自家老子都要亲!

    黄得功正要回答,正在观瞧的亲兵大声道:“贼人开始攻城了!”

    艾能奇里面穿棉甲,外面又加了一件对襟山文甲,头戴八瓣铁盔,单手持一根十余斤重的狼牙棒,站在一架梯子旁,十余名持盾握刀的亲兵把他护在中间。

    两百名弓手相互之间稍微拉开间距,每两人中间置火盆一个,里面的木炭烧的正旺。箭头上裹着一层浸透油脂的棉布,随着号令,弓手纷纷将长箭伸进火盆中引燃,两百把长弓斜斜指向城头。

    随着一声哨响,带着黑烟的箭雨射向城头,献营的老贼也迅速登上梯子开始攀爬。三轮火箭射毕,弓手们更换成普通箭只,继续向城头覆盖射击,一是杀伤,二是压制。

    这次攻城的都是献营中身经大小数十战的老卒,战阵经验丰富,很多人参与过数次破府灭县的战斗,攀爬起来既稳又快,弓手射完三轮火箭,很多人已到达顶端,随即腰腿用力站上了垛口。

    老卒们对城头有火铳一事已经知晓,站在垛口处迅速扫一眼城头上的情形,迅即跳下垛口,给身后的士卒腾出登城的落脚点。

    他们知道官军火铳的威力,但也同样知道火铳的弱点:准头全靠蒙,打完后装填极慢。

    第一排登城的老卒均手持蒙着牛皮的木盾,寄望于能挡住射来的铳子。虽然不知效果如何,但手里有个遮挡之物,总比只是手握兵刃更让人心安。

    短促的喇叭声响了一下,贼兵们下意识的将盾牌挡在胸前。一片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火光崩现,白色的硝烟将这片城头笼罩。

    用盾牌遮挡铳子的贼兵,只觉手臂上一股巨力传来,铳子击破盾牌后速度只是稍缓已缓,但还是继续翻滚着冲入贼兵的身体里。

    火铳的铳弹不是现代那种锥形子弹。现代的锥形弹头飞行距离远,穿透人体后造成的创伤面积小,失血也少。

    铳弹是相对柔软的铅子,射进人体之后不会透体而出,而是在身体里面无规则的翻滚,将中弹之人的内脏搅得稀烂。

    惨嚎声响彻城头之上,有的贼人头部中弹,哼都没哼一声,被巨大的冲击力击的身体后仰直挺挺摔倒。脑袋就跟摔碎的西瓜一样,红色的鲜血夹杂着白色的脑浆流了一地。

    第一批老贼或死或伤躺倒在地。趁着硝烟遮蔽视线,第二批老贼也跳上了城头,然后手持兵刃迅速向前扑去。他们知道城头火铳数量不少,想趁着火铳手转换身形之间的空隙,在硝烟阻碍铳手视线之际近身肉搏。一旦近身搏杀,火铳连一条铁棍都不如,铳手只有被屠杀的命运。

    又是一声喇叭声响起,第二轮火铳轰然打响,第二批贼兵不出意外的在惨叫声中倒地。指挥火铳发射的队官就站在与垛口平行的不远处,对登城的贼兵观瞧的一清二楚。

    城头上的烟雾浓厚的几步之外看不清人影,第三批贼兵先后跳了上来。面对浓浓的硝烟笼罩的城头,贼兵们暗自心喜,跳上城头后迅速分散向两侧,准备避开可能还有的火铳打击。

    艾能奇在第五轮的攻击队伍之中,他在等待官军的第三轮铳响。

    果不其然,第三轮火铳打响了,城头上惨叫声还未响完,艾能奇奋力一推,将排在自己前面的亲兵推上垛口,第四轮的贼兵纷纷涌上城头。

    居然还有第四轮!

    当铳声再次响起时,艾能奇不由得暗自侥幸不已。幸亏自己多留个心眼,生怕官军还有火铳没有暴露,要是自己第四轮登城,惨叫声里肯定有自己的粗豪的声音。

    要是还有第五轮怎么办!?

    一个念头闪电般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直觉告诉他,不能上去!这种直觉来自于数十次的战阵拼杀,曾几次救过他的命!他迅即收回准备跨上城头的左腿,身子往下缩了缩,停在了梯子的顶端。

    第五轮!

    随着第五轮铳声响起,艾能奇瞬间醒悟。是官军!一定是精锐的官军!狗屁的卫所兵哪有如此多的火铳!跑!赶紧跑!

    刘文秀听到第四轮火铳响起,脸色瞬间大变!守城的绝对是官军!这寿州不能打了!老四危险!

    他大声吼道:“吹号!吹号!收兵!收兵!”

    悠长的号角和第五轮铳声同时响起。刘文秀绝望的望着城头,老四死了!那个总是被自己说教的憨老四没了!

    准备登城的贼兵老卒早已胆寒,这已经不是攻城,这是去自尽啊!一阵阵的铳声伴随着自己同伴的惨叫声,让每个人心里都如坠冰窟。

    号角声一响,梯子上的贼人亡命的翻身回撤,很多人不管不顾的直接跳下。还未登梯的贼人转身向回狂奔,礌石的杀伤力太大了,好在只要离开城下十余步,便能脱离礌石的威胁范围。

    但这次没有礌石,将他们射翻的是三棱长箭。官军两百只一轮的箭雨射了三波,杀伤近两百名贼人后才停止。因为大部分贼人已经脱离的弓箭的杀伤范围,再射就只能看运气了。

    刘文秀骑在马上呆呆的望着城头上,自己最喜欢的兄弟怕是连尸体都见不到了。

    “文秀!咱们走!寿州不能打了!”

    熟悉的粗豪声音突然响起,刘文秀愣怔一下迅速回过神来。眼前一张朴实憨厚的面孔,不是艾能奇是谁?

    刘文秀从马上一跃而下,一把抱住艾能奇欢喜的大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