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一百零三章 心机
    寿州城头上,民壮们在打扫战场。流贼第二次攻城留下了将近百具尸首,民壮在官军的指点下忍着腥臭味,清理掉满地的箭只,并从贼兵的尸体上搜检出银两和一些首饰,然后将尸体从城上抛下,用大桶清水冲刷调血迹和污物。

    流贼的火箭并未引燃浇上水的草棚。预备好的长枪兵也没用上,这场一边倒的屠杀只用了一刻钟左右便草草结束。

    箭楼中气氛热烈,刘致远等寿州官员正在兴高采烈的议论着适才的一战。流贼攻城时,他们从箭楼侧面的望孔中看到了整个交战过程。

    刘致远赞叹道:“没想到火铳如此犀利!再凶悍的贼人,在铳子面前犹如纸糊一般!本官亲眼看到一名手持长刀,身高体壮的贼人被一铳击飞!贼人首级被铳子击碎,其狀惨不忍睹啊!”

    汪卫笑着道:“黄将军,据本官所闻,朝廷官军士卒,好似不喜用铳。皆言易炸膛,装填慢,射程近,比弓箭差之甚远。适才得见,火铳比之强弓好似威力更大,声势更加骇人。这到底因何所致?”

    黄得功舒坦的靠坐在交椅上,笑着回道:“汪大人有所不知,本朝现有火器,其质比太祖、太宗时相差太多。论威力,自是火铳更大。官军弓手所用弓大都为七八斗的力道,七十步能杀伤未着甲的贼人,六十步能破棉甲,四十步之内能破锁甲,三十步内能破重甲。”

    刘致远等人平日对武事向来嗤之以鼻,认为武将都是粗鲁无礼之人,读圣贤书的文人才是治国理政的栋梁。现在兵临城下后才对军伍之事略微了解了一些,对于这些军中常识也是听得津津有味,无非是为了将来能对外吹嘘自己文武兼备罢了。

    黄得功喝了口茶水,看到几个文官聚精会神的听他分说,心中不禁十分得意:这帮大头巾素来瞧不起俺们武人,适逢乱世才懂得笔杆子杀不死贼人,只有长枪大刀才能杀出个朗朗乾坤!

    他学着文官的做派,清咳一声后接着道:“普通火铳比弓箭射远要略差一些,但制作精良的火铳,射远毫不逊于强弓!汪大人适才所言火铳之弊,实是因多年来朝廷制铳粗劣所致。但今日我部所用之铳,乃是皇上选派精通之人,悉心打造的精良火铳,旧有之铳比之远远不及!”

    许攸接话道:“不知黄将军所部装备多少杆新铳?”

    刘致远不满的打断他的插言,开口道:“新铳比旧铳强在何处?”

    黄得功接着道:“不仅新铳打造精良,火药也经过改良,射远和破甲大大提高!新铳五十步即可破锁甲,四十步内可破重甲!射远七十步开外!”

    刘致远疑道:“既如此,为何黄将军所部仅有数百杆?要是数千人均是手持此铳,流贼何足惧哉!”

    黄得功夸赞道:“大人慧眼!火铳威力强大,但装填过慢,精度比之弓箭差一些,雨雪大风天气无法使用。听闻军器监已造出不用火绳点燃击发的新式火铳,节省装填时间,也不惧阴雨大风。真要如此,官军全都装备此物,流贼覆灭指日可待!”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时,黄得功的亲兵来报,派去与陈奇瑜联络的信使回来了。

    信使进门向众人行军礼后站起,大声禀报道:“诸位大人,将军!巡抚陈大人已率部到达城东门外十里处!小的见到陈大人后,将敌我情势详尽禀报,陈大人夸赞众位大人守城有功,并言明要上奏朝廷,为大人们请功!”

    刘致远几人都是欣喜不已,能得到巡抚亲自上奏请功的许诺,将来吏部考官时自会添上拔擢重用的评语。

    信使继续道:“陈大人令将军,天黑之后赶至陈大人处,有要事吩咐,陈大人不再率兵进城!”

    闯营高迎祥的大帐里,刘文秀正在向高迎祥等人详述攻城一事。

    听到刘文秀说献营人马正在撤离城下,好给闯营人马腾挪阵地,高迎祥奇怪不已。

    他开口问道:“小子,今日两次攻城,你献营损失多少人马?”

    刘文秀回禀道:“回禀闯王,献营共折损近六百人,屡攻不下,士气大挫。小子我生怕折损过重,义父回来责骂与我,所以不敢再遣人攻城。又怕耽误闯王大事,所以自作主张将献营人马撤离,等待义父回营再说!”

    过天星疑道:“恁献营数万人马,怎地折损数百人就打退堂鼓?按老规矩,先破城的能独抢半个时辰,寿州周边的大户全躲进城里,要是能独抢半个时辰,那得有多少好东西?这等好事恁献营能让给别人?”

    另一个大头领混十万道:“你小子没说实话!恁攻城时俺遣人观阵了,城头上铳声不断!莫不是恁看出啥毛病不成?”

    高迎祥也用怀疑的目光看着站在帐中的刘文秀。张献忠这几个义子都不是善茬,放着便宜不赚的事可不是献营的一贯作风。

    刘文秀苦着脸道:“城头上的官军至少有百杆火铳,俺这回遣的是老营人马,这六百人都是俺献营的精锐,没想到折在这里!义父回来还不知道怎生惩治俺呢!”

    高迎祥笑道:“黄虎整日夸他的几个义子,说是个个都是人中龙凤,今日算是现了原形了!你既知道官军火铳厉害,怎地不先让新入伙的士卒登城?火铳再厉害,用人命堆他!堆上千人,他那火铳还能打?”

    过天星也道:“俺听说,献营就架了十余架梯子,这点梯子一回能上去多少人?百杆火铳!恁竖起百架梯子,他这百杆火铳济得甚事?”

    帐内的头领们纷纷出言嘲讽,刘文秀羞惭无比,头都快低到裤裆里去了。

    高迎祥笑着开口:“小子,刚刚这些弟兄也都给你出了主意。俺高迎祥仗义,准你献营再打一回,保准能破了寿州!怎么样!?”

    刘文秀眼中含着泪水回道:“闯王,各位大头领,俺实在是胆寒了!折了这多老卒,义父回来怕不是要砍了俺的脑袋!这寿州俺是坚决不打了!等闯王打下来,俺献营跟着后面喝口汤就成!”

    帐内闯营的头领们狂笑不止,那个黄虎平素傲气的很,今日他的义子把他的面子给丢光了,人中龙凤啊,哭的跟小儿一般!

    高迎祥摆手道:“成了,你去吧,把城下尸首清理干净!”

    刘文秀抹了把眼泪,行礼后转身出了大帐,身后传来的讥讽和嘲笑声对他没有丝毫影响。他心里冷笑道:别看恁这些贼骨头笑的欢,有恁哭的时候!

    高迎祥从敞开的帐门看着刘文秀上马离去,出言赞道:“黄虎这几个义子不简单。吃肥肉给骨头硌了牙,知道这块肉不好吃,接着就连肉带骨头给撇了,是个狠角色!”

    混十万道:“闯王,这小子没说实话!城里头肯定来了援军!城头的铳可不止百杆!”

    过天星开口道:“怕是官军不少咧!说不得有几千人!”

    哄天星接口道:“闯王,那这寿州俺们打还是不打?有官军守城,怕是不好打!”

    高迎祥哈哈大笑道:“恁觉着俺为啥在寿州拖了数日还不破城?俺就是在等朝廷的援军!”

    听到这句话,一众头领都用疑惑的目光看着他,有人心中暗道:闯王莫不是疯了?这后面有官军马队,再等其他官军赶来,还有好果子吃?

    一直未出言的高小溪问道:“闯王,俺们后面可有官军坠着,要是这城里再有官军,俺们可就成了夹板里的老鼠了!”

    高迎祥站起身来大手一挥,豪气万丈的道:“后面的官军马队不过两千出头,俺有精骑过万!对付那些就知道跑的怂驴不在话下!俺敢断定,城里头援军人马顶多数千,还不是精兵!要是卢阎王手下的强兵,早就出城和俺硬杠了!”

    过天星接道:“闯王说的是!除了卢阎王,俺闯营还真不怕谁!”

    高迎祥倒背双手继续道:“俺要是没想错的话,城里的官军定是从凤阳来!去年黄虎祸害了朱皇帝祖坟,朱皇帝肯定会派兵去凤阳,怕俺们再去打一回!俺们来寿州数日,城里的官定会派人去最近的凤阳求救!凤阳不救都不成!寿州有城墙,凤阳没得!这寿州就是凤阳的门户,俺们自南边来,凤阳官会觉着俺们打完寿州就会打他们,索性不如派兵来守,好歹寿州有城墙!”

    混十万一拍大腿叫道:“着啊!俺们要是把城里官军打败,那老马打完滁州再抢凤阳可就省事了啊!”

    其实高迎祥是有苦自知,他根本没想到官军能来到寿州!

    要是早点全力攻城,寿州已经破了!他太懈怠,太大意了!

    他根本没想去打凤阳,更没有减轻正在滁州一带马世忠压力的念头,他就是想打破寿州补充钱粮,然后杀回河南。

    没想到短短数日间,寿州竟然来了援军!官军行动何时变得如此神速了?真他娘的邪门!

    刚才的一番慷慨激昂,不过是不想在部下面前露怯而已。

    都是那个该死的黄虎!

    按照时间判断,官军应是刚到不久。要是张献忠接令后即刻攻打,寿州早就破了,官军来也没用!

    现下前有堵截,后有追兵,这已经犯了兵家大忌。

    若是弃寿州不打直接往西,近二十万人动作起来费时费力,要是城里官军趁势出击,只要将战场搅乱,很可能使自己的队伍大溃!近二十万人的队伍,实际大部分是流民,是高迎祥哄骗来送命的炮灰。他们死到不要紧,怕的是会冲击到自己的骑兵,那可是自己的本钱所在,要是后面的官军马队借机攻杀,那后果不堪设想。

    现下打破寿州成了唯一的出路,这本就是预想好的,谁知道拖延几日竟成了如此尴尬的局面!

    想到这里,高迎祥果断下令,过天星、混十万分领各自兵马移营东门,预备妥当之后和南门同时发起进攻,不惜代价尽快拿下寿州。高迎祥还遣人去城西北面的献营,下令他们自西面城墙发起进攻。至于献营攻不攻,高迎祥不去管他,只要献营做出攻城的姿态,就会吸引守城官军的注意,分散他们的兵力部署,那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