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一百零四章 见面
    天黑之后,黄得功带着十余名亲兵从北门出,向北驰出数里之后绕道向东,终于在寿州城东十里外一处山沟里见到了陈奇瑜。

    此时城东已经聚集了数万流贼大军。过天星和混十万带领各自手下兵马,用了数个时辰才在城外方圆数里内扎好营盘,等待天亮之从东面城墙攻城。之所以没选择连夜攻城,主要是这个时候的人大都缺乏营养,普遍有夜盲症。若是打着火把,点上火堆,那在晚上就成了给弓手指明目标了。

    凤阳援军将狭窄的山沟挤得满满当当。三千多徐州兵加上新凤阳卫两千人,除了郭太和手下的二十余名亲兵有马,其余的全是步卒。

    陈奇瑜率部于午时左右抵达寿州附近,郭太的亲兵作为探马被撒了出去,一是探查敌情,二是寻找供大军隐蔽歇息的营地。

    找到这处山沟之后,陈奇瑜亲自前来查看一番,对于此地甚为满意,于是数千官军在此驻扎下来。

    陈奇瑜从凤阳赶来的路上,半路已与寿州信使相遇。扎好营地之后,陈奇瑜打发几人与信使一起返程,准备向寿州通报自己率军抵达的消息。

    这几人行出不远,正好碰到黄得功派出的亲兵,于是便带着黄得功的亲兵一起返回营地,面见陈奇瑜,得到指令后返城禀报给了黄得功。

    流贼向东门移营的情况被探马侦知,陈奇瑜为了不暴露目标,果断下令将所有探马收回,士卒不得喧哗,做饭不得用明火,夜晚不得有任何灯火出现,以免被流贼探马发现大军的行踪。其实流贼对于哨探一事向来不太重视,但为以防万一,官军还是严格执行了军令。

    陈奇瑜之所以如此谨慎,就是打算在流贼攻城时,从背后来一个突袭,争取一举重创流贼。给皇上和朝廷一个惊喜,彻底消除因车厢峡之失给自己带来的负面影响。

    在一个燃着微弱烛火的牛皮大帐里,黄得功见到了陈奇瑜。

    黄得功虽然没见过陈奇瑜,但对于这位鼎鼎大名的第一任五省总督还是非常敬佩的。虽然任时不到一年,但明军在陈奇瑜的指挥下,对似有蔓延全大明之势的流贼给与了沉重打击。虽结局并不完美,但其眼界之宽广,谋略之深远,在军中的武将当中却是少有不服。

    由于灯火昏暗,视线不明,黄得功对于帐内的几人并未看清。在给身着大红官袍的陈奇瑜恭敬的行完军礼后,黄得功还略微感到奇怪:陈大人应是坐在主位上,但怎么和他并排还坐着一名武将?这不应该啊?俺们武人见到巡抚这样的高官,只能帐下站立才对啊!

    就在他琢磨时,陈奇瑜叫着他的号笑道:“虎山,过来参见卢督臣吧!”

    卢督臣?

    黄得功楞了一下,一个名字闪电般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卢象升!

    和陈奇瑜并排坐在一起,身着铠甲之人,居然是五省总理大臣卢象升!

    黄得功迅速上前,双膝跪倒,激动之下高声唱名参见:“卑职山东副总兵黄得功参见督臣!久仰督臣大名!未曾想在陈大人帐中见到督臣!卑职失礼!”

    “黄将军请起!本官听闻将军乃是皇上的爱将,今听从号令,不远千里来援,实是尽职尽责之将!”卢象升温和的笑道。

    黄得功站起身来,拱手回道:“督臣,陈大人,卑职身为大明将官,听从上令实乃天职,当不得大人夸奖!”

    卢象升赞道:“大明将官要是都如黄将军这般,何愁贼虏不灭!”

    陈奇瑜笑道:“虎山,你可是心中诧异,卢督臣怎地出现在我帐中?”

    黄得功连忙拱手道:“卑职确实有点糊涂!卑职知道督臣此前正在滁州一带,本以为要再过数日督臣才能率军赶到。想不到今夜竟能在此见到督臣!”

    卢象升笑着答道:“本官未时左右率马队到达左近,步卒尚在百里开外。一路上探马四处查探,不巧发现了陈大人的营地,故前来与陈大人接洽!”

    黄得功恍然大悟。卢象升手下有辽东马队,其中的夜不收都是身经百战,经验丰富的精兵。凤阳军虽然隐藏于山中,但还是留下不少痕迹。流贼只是在自己营地附近巡视,并未遣人四下哨探,两军相隔并不远,但并未被贼人发现。

    但辽东夜不收哨探范围非常大,不光是前方数十里,左右两面的丘陵草丛也不放过,以防被人伏击。一名夜不收就是在附近山头上远望时,发现了凤阳军的营帐的。

    卢象升在得知附近有官军扎营时,便已想到是凤阳来的援军。在吩咐李重进寻找合适地点隐藏后,就带着几个亲兵来到了这里。

    在等候黄得功到来时,卢象升对于陈奇瑜让其坐于主位的邀请予以坚决推让。陈奇瑜资历比自己老多了,中进士也比自己早了多年,在官场科场都属于前辈,并且对于陈奇瑜的才能,卢象升也是十分佩服。最后陈奇瑜提议,二人并排而坐,卢象升才勉强同意。

    陈奇瑜开口道:“本官与卢督臣今日已是计议停当,虎山既然来到,那就请卢督臣把此次会战方略告于虎山,以便各方依计行事为好!”

    卢象升不再谦让,他毕竟是主理五省军事的钦命大臣,有着最终的指挥权和决策权。

    他温言道:“此次我军数路大军齐至,闯、献二贼懈怠疏忽,正是我军歼灭流贼的绝佳时机!本官已下令所部一万余人星夜赶路,预计明日午时过后即可抵达!”

    黄得功闻言心中兴奋不已:自己从未参加过如此大规模的会战,数万官军分三路攻击几十万流贼,且有名震天下的两位文臣督阵,此战定能大胜!

    卢象升接着道:“议事之后,黄将军返回城中即刻着手布置城防,预计明日流贼会全力猛攻,黄将军要不惜一切代价守住城池,等候天雄军到达!寿州如同堡垒,挡住了贼人前进路线,且身后还有追兵威胁,待贼人师老兵疲之际,本官与陈大人会分兵突袭,打流贼一个措手不及。黄将军要及时从南门杀出,夹击之下,流贼必败!”

    黄得功抱拳拱手道:“二位大人放心,卑职定能守住寿州,以给大军赶到提供时间!只是卑职有一策不知当讲不当讲?”

    卢象升与陈奇瑜同时开口道:“讲来!”

    黄得功道:“卑职在城上查看过流贼阵势,其人数虽多,营地虽广,但其势混乱不堪!卑职想今夜遣人夜袭贼营!打乱贼兵明日攻城部属,迟滞其攻城时间,以便给督臣大军赶来腾挪更多时候!”

    卢象升和陈奇瑜闻言思衬起来,不一会陈奇瑜先开口道:“此计甚妙!贼人或许已知城中有援军,但依仗人多势众,未曾将援军放在眼中!更不曾想到我军敢夜袭!此计若成,定能让其士气大挫!”

    卢象升也道:“本官赞同陈大人之言!此策可行!但城门处要预留后备,以便接应夜袭官军。再就是多带火种及易燃之物,四处放火,让贼人大乱!要是能找到其马队营地就更好了!趁乱引火烧掉其草料,惊扰其战马,一旦战马受惊而奔,造成之杀伤甚于战阵之上!”

    陈奇瑜赞道:“卢督臣此言大妙!倘若夜袭顺利,贼兵必势力大损!寿州或许将是闯贼献贼埋骨之所!”

    卢象升接道:“此次夜袭目标定为南面贼军大营!东面之敌人数略少,乃贼之偏师,本官判断南面才是闯贼老营及马队所在!所以,要打就打在要害之处!黄将军,一切就看你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