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一百零六章 鏖战
    高迎祥披着一件布袍坐在交椅上,面上的表情狰狞可怕,似欲喷出火般的双目直视着跪在帐中的高迎恩。过天星等大头领也闻讯赶来,紧张的气氛下无人敢出声,帐中的空气如同凝固一般。

    官军的一把大火烧掉了五千余石的草料和豆料,草料和马厩的大火致使受惊的战马四处乱跑,两千余匹战马中的大部分,在马队营地踩踏完之后,从营门涌出窜入流贼大营,将流贼城南外围的营地踏的稀烂,慌乱中被战马踩踏碰撞而死的刘诶不计其数。折腾了大半个时辰,战马力竭后才安静下来。清点之后发现,两千余匹战马死伤六百余匹,两千人的马队伤亡五百余人,这可是高迎祥的心头肉啊。

    看着眼前的罪魁祸首,高迎祥活剐了他的心思都有了。但毕竟是一母同胞,高迎恩平时对他这位大哥也是尊敬异常,是他在营中的耳目和爪牙。

    杀是杀不得,但要是不重处,那高迎祥以后怎么号令他人?

    高迎祥一咬牙,恨恨的道:“老子说过多少回,夜晚定要遣人值哨巡营,恁这个畜生怎就不听?要是今晚有人巡营,官军那点人能成的了甚事?来人!将这个畜生拖出去砍了!”

    他纠结半天,最后还是打算杀高迎恩。一是不杀不服众,死了几百精锐,头领却没事人一样,手下的人回怎么想?二是显示他公正。自己亲弟弟犯了规矩都杀,要是谁敢不听话,那高迎恩就是例证。

    一旁的过天星打高迎祥起兵便一路跟随,对他的性情太了解了。看到高迎祥犹豫半天才说出狠话来,过天星马上出来求情:“闯王,今夜这事迎恩兄弟确该受罚,可杀头就太重了!俺们数年来跟官军交手无数,啥时候有官军来夜袭过?不光是迎恩,换了俺带那队人马,也会中招!俺看那还是留他一命,等着他上阵杀敌立功赎罪好了!”

    其他头领也纷纷出言相劝,高迎祥心里松了一口气,嘴上却道:“看在众位兄弟求情的份上,饶你一命!不过不罚没法向死去的兄弟交代!拖下去打五十军棍!打完滚去把营地打扫干净!”

    几名亲兵把披头散发,狼狈不堪的高迎恩架了出去,给他脱下亵裤,露出白花花的屁股,摁倒在长凳上开始打军棍,围观的贼兵们尽皆偷笑不止,全没把这个当回事。

    帐内高迎祥开口道:“今夜咱吃了个大亏,不能就这么算了!等收拾妥当俺们就攻城!打破寿州三日不封刀!先登城者赏银百两!婆娘两个!”

    混十万道:“闯王,俺们虽是吃了个亏,可也看出点事来了!”

    高迎祥急忙问道:“看出甚事?”

    混十万得意的道:“城里头官军肯定人少,要不咋就夜里偷袭?官军就是想吓唬俺们,叫俺们怕了他们!”

    高迎祥点头道:“嗯,老赵说的有理!官军要是人多,早就和俺们明刀明枪对着打了!大伙儿加把劲,俺要在寿州里晌饭!”

    寿州城内官军营地里,吴群和十几个参加夜袭的士卒躺在一座宽敞的营帐内,随军的郎中正在给他们伤口处涂抹药膏,然后裹上煮过的白棉布。

    一百人的夜袭队伍,加上吴群共回来了六十七人。三十二人战死在城外,余者几乎个个带伤。

    众人火烧马厩草料时,吴群眼见正门已经出不去,灵机一动,引火烧开一处营栅,在贼兵避开狂奔的战马赶过来厮杀的时候,带着众人从破开的营栅处逃了出来。

    虽然贼兵们恼羞成怒下,不依不饶的追赶他们,但当时附近所有贼人都被惊动,吴群趁乱高喊“官军打来了!快跑啊!”

    外围的流贼刚被惊醒,在头脑发昏之际不辨真伪,顿时一片大乱。虽然间接挡住了追兵,但成千上万的人乱跑起来,场面十分的可怕。有数名官军士卒被挤到会踩死,吴群赶紧大呼,余者都靠拢在他身侧,几十人形成一股合力,才避免了更大的伤亡。然后吴群带着大家跑到城墙边,沿着城墙回到了南门。流贼们忙于灭火救马,根本无暇他想,众人得以安全进城。

    孙三等人在拼命厮杀之后折在了贼营里,左路放火的时候与一队贼兵交手时战死十余人;被人群踩踏而死的有七八人。

    黄得功非常高兴。以几十人的代价,造成流贼巨大的混乱和损失,这太值了。

    他来到营帐看望了吴群等人,表示待大战结束后给众人请功发赏。阵亡将士的名单会上报朝廷,烧埋银会由兵部送到其家中,定不会埋没大家的功劳,然后就匆匆离去,他还要布置城防,准备迎接流贼报复性的攻城。

    流贼在清理完营地,掩埋好尸体之后,终于对寿州发起了进攻。

    南门由贼首一丈青率五千人攻打;东门混十万也是率着数千人发起了进攻;城西的献营也是由兵马集结的动向,但迟迟没有向城墙进发。

    因为已经没必要隐藏实力,黄得功所部接管了东面和南面的两处城防。李隆的卫所兵拿出一千防守西面,北面放三百卫所兵警戒,其余卫所兵作为预备队随时支援。两千余名民壮则是负责搬运器械,将伤亡士卒抬下城头。

    除了北门外,其余三座城门还是被堵了起来,以防贼兵攀爬城墙时,官军注意力被吸引后,用巨木撞开城门。

    其实依流贼以往破城时的表现来看,全部是攀爬破城的,从没有过从外打破城门后进城的。因为城门厚重异常,流贼缺乏撞城锤,根本无法撞开城门。

    巳时左右,随着嘹亮的号角声,流贼们抬着长梯,从东南两面发起了进攻。

    与献营几次攻城不同,这次闯营的贼兵采取了人海战术。号角声刚一响过,两边各有数千名贼人呐喊着向城墙涌来。前排的贼人都是抬着数十架梯子,其中有带着铁钩的云梯,梯子搭上后,铁钩能牢牢的勾住垛口,以防备官军掀翻梯子。

    两面的流贼都派出了大批的弓手,南面有八百左右;东面足有一千余弓手。

    城头上长长的草棚加宽不少,防止贼人的弓箭斜射伤人。草棚都已用水浇透,盛放沙土的木桶摆了不少。

    本来黄得功部只有两百弓手,三百铳手,远程打击能力稍弱。陈奇瑜心细,问明情况后,从徐州兵里调了五百弓手过来。这样加上寿州卫所的两百名弓手,城内的弓手已近千人,勉强算是够用。

    寿州城南面,数百抬着云梯的贼人们跑在最前,大股的贼人尾随在后。就在抬梯的贼人距城墙约二十步时,城头一声喇叭声响起,一排弓手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垛口处,紧接着一只只三棱长箭自城头激射而至,眨眼间将上百名贼人射翻在地。

    官军弓手毫不停歇,每人一口气射出七八只长箭,手臂酸胀无力后才退回下城歇息,抬着云梯的数百贼人已经几乎无人站立。

    贼人的弓手赶到,在城下十步左右站定,两百人为一组分成两排,数百盾牌手持盾防备。数百流贼架起地上的梯子继续向前冲来。

    一声号令,两百只长箭形成的一小片箭云飞上城头,架着梯子的流贼飞快的靠近城墙。随着长箭的不断射出,贼人们数十架梯子搭在了城墙上。

    第一波弓手力竭后,第二波两百人上前替换,已经有贼人登上梯子开始攀爬。

    城头上的官军好像被弓箭压制住了,没有任何还击出现,第二波弓手扯下时,已经有贼人登上了垛口。

    贼人这次是下了狠心了,就在流贼们陆续登城之后,第三波弓手依旧开始射箭。这是打算在官军与登城的流贼肉搏时,进行无差别的杀伤,反正自己这边有的是人。

    城头上一阵铳声响起,草棚里的铳手们打响了火铳。城东南防区各布置了一百五十名铳手,五十人一组,覆盖着城头四十余步的范围,只要在这范围内登城的贼人,很难逃脱被中弹的命运。就算偶尔有漏网之鱼,几个人登上城头根本无济于事。

    火铳打响三轮之后,这片范围内登上城头的贼人站着的就没几个了,但贼人还是不断的涌上城来。

    铳手们都是打完一轮迅速退向草棚两侧,第三轮火铳打完后就已全部下城候命。

    贼人的第三波箭雨虽未对官军造成杀伤,但也给贼人登城留下了足够的时间,此时城头已有百余名贼人登了上来,弓手也停止了射击。

    登城的贼兵们眼见面前的草棚空无一人,正待分头向两侧杀去,一声哨响,接着一阵隆隆的脚步声传来。

    从贼人攻城云梯范围外的两侧城头,各自有一片枪林方阵朝着登城的贼人们稳步行来。

    十人一排的官军方阵足有二十排,宽阔的通道两侧各余一步的距离,以方便腾挪。

    前排士卒将长枪放平,锋利的枪尖闪着寒光。第二排士卒将长枪架在前排士卒的肩头,后面的则是将枪竖起。

    一声号令之后,两侧的官军方阵止步,齐声大喝“护!”,随后再没发出任何声响。

    方阵带来的强烈压迫感让流贼们有透不过气的感觉。忽地有流贼发一声喊,举刀向一侧杀去,其余流贼也叫喊着分头杀向两侧,不断登城的其余流贼也加入到攻杀的行列中。

    前排的官军冷冷的看着冲来的贼兵,流贼们呐喊叫骂对他们没有造成丝毫影响。

    “刺!”

    一声令下,前排的士卒弓步向前,腰腿手臂同时发力,整齐的将长枪刺出,冲在最前的数名贼兵,或小腹或大腿被刺中,惨叫着倒地,鲜血顿时将一小块地面染红。

    官军迅速将长枪收回,然后随着号令不断将枪刺出,一丈多的长枪让流贼们根本没有近身的机会。偶尔有机灵的贼兵,翻滚着躲开前排攒刺,想冲过来近身搏杀,但被第二排的官军长枪斜刺,直接钉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