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一百零八章 宫内
    乾清宫的一座偏殿内,四角放置的数个铜盆散发着凉气,盆内的冰块正在一点点融化,殿内温度舒爽宜人。

    崇祯踞坐于龙椅上,正在听取司礼监掌印太监王德化整顿后宫的情况汇报,王承恩依旧侍立在侧,

    前番皇帝在处置晋商之后莫名大发雷霆,王德化被皇帝用茶杯砸破脑袋;司礼监秉笔兼内官监掌印王之心更惨,因干儿子杜勋出任宣府镇守太监期间行为不法,对晋商勾结宣府军将交通建奴一事放任不管,且在其中大肆受贿一事而受到牵连。

    锦衣卫查抄杜勋在宫外的府邸家产,共得银八万余两,宅院两处。

    王之心在皇帝的逼迫下,亲自监刑将杜勋杖毙。事后王之心明智的选择了献银乞活,忍痛将多年积累的家产献出大半,用二十万两银子才求得了去天津养老的敕命,算是舍财保命了。

    王德化自崇祯在信王潜邸时便跟随身边,知道这位主人虽然性格急躁,但对身边伺候他的人一向极为宽容,从未见皇帝发过如此大的火。

    惊惧之极的王德化恐步王之心的后尘,他才五十多岁,还不想早早归乡养老,他立即带人对后宫的所有太监宫女进行了全面筛查。

    王德化安排亲信在宫内扬言,凡有检举可疑人等者赏银五十两,知情不报者即刻杖毙;投案自首者视情节轻重论处。

    此举果然奏效,随后不断有宫女杂役前来检举可疑人员和事项。在上万太监宫女的大内,想保密太难太难了。

    经过查实,交通内外的太监宫女有二十八人。多为将宫内皇帝、皇后、皇子公主以及贵妃的隐私泄露给某人,以换取银钱之用。这些人大都是能接近帝后或是其身边亲近之人,然后将其见闻泄与宫外。

    天家无小事。别看他们传到宫外的都是今日皇帝与皇后下棋、皇后与贵妃不合、皇帝因某巡抚奏折发怒,太子因背错论语被皇帝责罚等诸如此类的小事,但在有心人的细致分析下就能得出不一样的结论,大致判断出皇帝的目的和喜好。

    就在调查期间,尚膳监和御用监突然有太监自尽。一为服毒,一为上吊,死因不明。

    尚膳监服毒而死的是一名掌司,负责掌管食材采买及宫内食用。十几岁进宫,在尚膳监二十余年。平日里寡言少语,很少与他人打交道。事后搜索他的寝室,在床下发现砒霜一包,宫外宅院一座,宅院地窖里搜出白银两万余两。宅中仆役都是京城人士,受雇于他。因他很少出宫,所以几名仆役对这位主人知之甚少。

    御用监上吊的是一名典簿,平素为人和善,人缘极好,只是不知何故突然自尽。这名典簿在京城也有一所小宅院,家中只有一名老仆,也是其花钱雇佣,平日负责看门和打扫庭院,对其主家日常行为一无所知。

    王德化听到有人自尽,立刻联想到皇帝发怒时所说的话,不禁惊出一身冷汗。这两人定是心怀叵测,有不可告人的图谋。尤其尚膳监这名掌司,他的位置太重要了。他若是有了什么不轨之心,那可就是滔天大祸。

    但两人即死,所有事情就无法追查了,两人在宫内没有交好之人。

    尚膳监那名掌司一向独来独往,对人也是不假辞色,众人也不喜与他打交道。

    御用监刘姓太监虽然人缘不错,但并不与人深交,众人对他的评价就是:一个好人。

    虽然这二十多人中有人是自首的,但王德化还是下令全部杖毙,并名其所在宫殿监司所有人等观刑。看到被打成一滩烂肉的前同僚,所有宫女杂役俱是胆战心惊,当场吓尿裤的、昏厥的、呕吐的不在少数,大多数人晚上都做起了噩梦。

    崇祯对王德化的处置还算满意。经过这次净化行动,宫内应当会更加安全,家人的安危得到更大的保障。

    两名自杀的太监就随他去吧。崇祯不认为会是暗地里有某个组织想对皇家不利,这些人说穿了都是利益驱使下的个人行为,他拿正德帝和哥哥天启之事作伐,不过是想敲打王德化等人,让他们明白自己不是瞎子聋子,所有事情都在自己掌控之中而已。

    崇祯看着满脸是汗的王德化,开口道:“事情做得不错。你是我潜邸旧人,现在贵为内相,要明白今日的荣华富贵是谁给你的!只要我朱家在,你等才能平安富贵!要是大明江山易主,你等下场如何不言自明!往后要用心做事,莫要犯了禁忌!否则朕决不轻饶!”

    “老奴明白!皇家才是老奴等的家人和依靠!那些外臣终不可信!皇爷放心,老奴今后定会教宫中如铁桶一般,皇爷一家人尽可安心!”王德化连忙保证。

    这时一名小内监来到殿内,跪下磕头后禀道:“皇爷,皇后遣奴婢来禀报,说是午时请皇爷去用膳!”

    崇祯认得他是坤宁宫的内侍,于是笑道:“回去告知皇后,朕一会便去!”

    小内监磕头后起身离去。

    崇祯道:“朕不仅要听其言,更要观其行!去吧!”

    王德化磕头后躬身弯腰出了殿。

    崇祯对身侧的王承恩道:“大伴,朕想重开东缉事厂,想委你提督。你考虑好之后,朕会让骆养性配合你抽调人手。”

    王承恩闻言后既喜又忧:提督东厂后便是司礼监二号人物了。据他所知的宫中秘辛,东厂提督太监权利非常大,文武百官,天下百姓皆在其监视范围之内,包括锦衣卫,也是被其监视的对象。提督太监只需对皇帝一人负责,其他任何人无权指派他。

    他语含不舍的道:“皇爷,您让老奴做什么都成。可东厂在紫禁城外面,老奴接了差事就得离开您的身边,老奴心下不舍得!老奴要是走了,谁伺候您呐?”

    崇祯笑道:“天下之人莫不是为了名利二字。别人一听这种好事,马上喜不自胜,想着如何利用权势为己谋利!你倒好,想的是走了谁来伺候朕!东厂权利太大,若是握于刘瑾、魏忠贤之流的手中,那实是太阿倒持!你是朕最为信任之人,东厂交于你手,如朕亲临一样!”

    王承恩垂泪道:“老奴说句大逆不道之言!在老奴心中,皇爷便如老奴亲弟弟一般!乍一离开,老奴实是不舍!老奴也非贪恋权势之人,老奴且把厂子开起来,等皇爷寻到忠心可靠之人,老奴便交于他,还是回到皇爷身边伺候您!”

    崇祯站起身来背负双手向殿后行去,边走边道:“都随你!朕也舍不得大伴!李二喜暂且跟着朕,你那个外侄王世勤做东厂掌刑千户!”

    王承恩急忙跟上,二人出了乾清宫后门,径往后面的坤宁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