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一百一十三章 长芦
    在李瑞上本之后没几日,锦衣卫北镇抚司突然出动大批校尉前往河间府,将长芦都转运盐使司都转运使以下数十名官吏全部逮入诏狱,此举在朝堂中引发不小的震动。

    户部尚书侯恂带着两名侍郎紧急赶往内阁,与内阁诸位辅臣商议一番后,便一起递本请见。

    崇祯在乾清宫召见了内阁诸人。

    大礼参拜之后,温体仁拱手禀道:“启禀圣上,臣今知锦衣远赴河间,将长芦盐使司上下数十人逮入诏狱,此事圣上可有所闻?”

    崇祯点头道:“数日前朕既风闻长芦盐使司上下贪墨之事,朕便遣锦衣查证,果然属实!值此国家危难之际,朝廷国库枯竭之时,彼辈置朝廷利益于不顾,不思实心报国,反而上下其手,自火中取栗,朕难忍也!”

    作为首辅,温体仁只是起个头而已。他当然知道锦衣卫是奉旨行事,所抓之人与他毫无干系。但身为朝臣之首,不得不带头出面与皇帝交涉,只不过得罪皇帝的事他是不会干的。

    温体仁闻言后拱手退到一旁,王应熊、张至发等人也是沉默不语。

    侯恂出列拱手道:“启禀圣上,臣不知长芦之事内情,但臣身为户部长官,事关部事不能不问明前因后果。此次长芦自转运使以下全体入狱,那盐场将如何运转?国库空虚下,长芦停运之损失如何弥补?倘若长芦诸人有罪,那其空额由谁补缺?”

    长芦盐场诸官虽隶属户部,主要官员虽节礼不断,但并非侯恂之人,所以他更关心的是不能让朝廷的财源之一断掉。对于侯恂来说,别说一年入库十几万两,就是几千两银子对他也是个大数目了。

    长芦都转运使可是从三品的高官,其以下同知、判官、副使、提举司提举等主要官员都是名声不显,但油水丰厚的职位。这下被锦衣卫一锅端掉,空出来的可都是人人眼红的职位。

    王应熊赶忙出列奏道:“启禀陛下,臣赞同侯尚书之言!长芦盐场向为朝廷岁入之重要来源,在朝廷财政拮据之境下其重要性尤现!臣闻都转运使孙某以清廉知名,有司查证其贪墨是否属实?”

    都转运使孙作仁是王应熊的门生,重贿王应熊后谋得此肥差,现在任上出事,身为其座师王应熊还是试图救他一把。

    崇祯没有回答王应熊的问题,而是开口问道:“长芦盐场下有煮盐灶户多少?岁入几何?”

    户部左侍郎周志谦出列回禀道:“启禀圣上,长芦盐场有灶户一万五千三百六十二丁,亭灶六千两百三十八面,卤池四千六百五十三口,锅撇两千七百一十四口,去岁入库十一万两千二百余两!”

    崇祯赞许的看了周志谦一眼,开口道:“周卿对如此细微之数如数家珍,可见日常于部事勤勉异常,甚好!”

    周志谦心中得意,今日在圣上面前大大的露了一个脸,对以后的仕途可谓是相当有利。

    他刚忙拱手逊谢道:“不敢当圣上夸赞!尚书大人忙于部内大事,无暇他顾;臣闲暇之时喜翻看各处上报之数据,故以能记得清楚!”

    崇祯点头道:“做的好当然要夸!周卿尚要戒骄戒躁,侯卿年岁已长,你与张卿正值壮年,要好好辅佐侯卿打理好户部!朝廷的钱袋子乃重中之重,做得好的话,朕不吝升赏!”

    周志谦连忙和右侍郎张雄躬身致谢,张雄自是对周志谦出了个大风头嫉妒不已。

    崇祯接着道:“诸卿既然都提及长芦之重要,王卿更言都转运使孙某名声之清廉,那朕就让诸位看看,如此重要职位上的主官是何等清廉之人!”

    说罢一扬下巴,李二喜从御案之上拿起几张纸走下御阶,交于首辅温体仁手中。

    温体仁接过后定睛观瞧,少顷脸上满是讶色。他看完第一张之后将之递于王应熊手中,王应熊接过后略一打量,面上神色顿时难看至极。

    这几张纸上记载着北镇抚司查抄长芦犯官家产后得出的详细数据,第一页就是查抄都转运使孙作仁的家产情况。

    待众人传看之后,李二喜将纸张收回,放于御案之后侧身立于皇帝一旁。

    崇祯玩味的看着诸位重臣,呵呵一声道:“适才周卿言道,去岁长芦入库十一万余两白银,诸卿也已看到,单单从孙某府中便抄得现银八万余两!其任职不过两载有余!呵呵!这就是有清廉之名的大明官员!”

    王应熊低下头不敢与皇帝对视,他刚刚还说孙作仁有清廉之名,想要为自己的门生减轻罪责,结果被铁一般的事实结结实实打了脸。

    温体仁出列慷慨激昂的奏道:“启奏圣上,国乱当头之际,孙某等人枉顾圣恩,只顾私利,如此恶劣行径决不能恕!若有牵连,也应一并处置!以正朝廷纲纪!”

    孙作仁不是他的门生故旧,既然家都抄了,那结局显而易见。自己当然要以一副正气凛然的姿态表明态度,博取皇帝的好感了。至于孙作仁的背后是谁都无所谓,反正他温体仁和谁关系都不好。

    王应熊心中又气又急。按照温体仁话里的意思,孙作仁这事不算完,还应追究其背后之人的责任,他和孙作仁的师生关系一查便知,那岂不是牵连到自己头上?更可怕的是不知锦衣卫有没有用刑,一旦用刑,孙作仁承受不住,再把当年贿赂自己谋得这个职位的事招出来,依照皇帝猜忌急躁的性格,自己还不知道有什么样的结局呢,但自己又不能出言反驳,难道眼看温体仁把自己坑死不成?

    情急之下,他朝一旁的张至发使了个眼色,二人平日交好,在内阁中也是结伙与温体仁相抗衡。

    张至发会意后出列奏道:“启奏圣上,臣赞同温阁老之言!孙某等人绝不可恕!但臣不赞成株连!值此朝廷用人之际,倘若借此案大肆株连,会使满朝官吏人心惶惶,人人自危!朝廷各项政令陷于迟滞!当务之急是如何善后,如何挑选合适官吏充实长芦,以免盐场荒废!”

    崇祯早就看过锦衣卫的审讯笔录,孙作仁已将行贿王应熊之事招出。但现在要紧的是废除朝廷在长芦设置的职司,若是毫无理由的下旨强行废除,会让本想着去捡漏的朝臣不满,从而影响到朝廷的正常运转,所以还需要内阁配合。杀人如果能解决问题的话,他早就把大部分官吏杀光了。那种穿越过去,动不动就诛人九族的沙比事他干不出来。真要大开杀戒的话,很快就会众叛亲离,那些守土有责的地方官早就打开城门迎闯王了。

    他笑了笑道:“温卿与张卿所言皆有理,孙某招出何人何事不重要,或许是其情急之下随口攀诬,朕心里有数即可。但朕思虑之下有一事不明,长芦盐户上万,官吏兵丁数百,为何年出盐只得数百万斤?致使北地之盐还需仰仗两淮供给。效率如此低下,还有无存在之必要?”

    温体仁闻弦歌而知雅意,揣摩上意是他的拿手本事,不然怎么甚得皇帝信任?

    他立刻出列奏道:“圣上所言甚是!臣闻长芦官吏盘剥甚重,盐户苦不堪言,举家逃亡者时有之!万余丁口实乃不可忽视之力量,倘若被有心人操纵,不堪欺压之盐户群起,恐有祸乱京畿之危!据此,臣以为长芦废之即可!”

    崇祯赞许的冲着温体仁点头。还是老温好使啊,自己一张口,人家就能明白啥意思。

    王应熊心里腻歪,盐户是很苦,但好歹有一口饭吃,只要有口饭吃,谁敢聚众对抗朝廷?就算其敢反抗,可京畿之地,还不等祸乱就会被大军镇压。

    皇帝刚才的意思,孙作仁看来是把自己给卖了,但皇帝有放自己一马的想法。

    温老贼虽然就会拍马屁,但王应熊不得不承认,人家对皇帝的意思理解透彻,反应也快。看来皇帝是打算废除长芦盐场,并且不打算自己背锅,这口黑锅得由内阁来背。好吧,既然皇帝的态度在模棱两可之间,那就用黑锅换取皇帝的不追究吧。

    王应熊出列奏道:“臣附议!盐户困苦,产盐量对北地来讲属杯水车薪,长芦便如鸡肋般,既如此,莫若裁撤,以轻百姓之苦!”

    张至发也奏道:“臣附议!”

    崇祯望向一直沉默不语的户部三人道:“长芦乃户部职司所在,卿等三人之言最是关键,侯卿,此事该当如何?”

    侯恂心说,你提的裁撤长芦的话题,人家内阁都同意了,我再有想法也得同意啊。

    于是他奏道:“既是诸位阁老之意,老臣别无他想。只是从此国库每年减少十余万两收入,臣甚是不舍。再就是盐户如何安置,还请圣上妥善考虑!”

    周志谦、张雄也奏道:“臣等无异议!”

    崇祯开口道:“既然内阁提议,那朕就从善如流!温卿等回去拟旨,裁撤长芦盐转运使司及相关官职!此次抄没孙某等人家产共计银四十三万两,户部分得一半!盐户每口五两安家银,等待朝廷派员安置!孙某以下全部斩首弃市!家眷流宣大边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