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一百二十三章 退兵
    按照八旗的规矩,出征归来时,谁能将别人的尸体带回来,这家人就要拿出相应的财物表示感谢。

    在明军的默许下,包衣们上前将阵亡清军的尸体搬抬了回来。由于天气炎热,尸体无法保存,只能火化后将骨灰带回去,至于无法辨别是谁的骨灰,这重要吗?反正自己的亲人确实死了。

    阿济格看着装上马车的数百个陶罐,心里愤怒已极。

    大清何时吃过如此大的亏?这些该死的明狗!八旗子弟死一个,我就要砍下一百个明军的人头来报仇!

    自己回去后肯定会被老八嘲笑!说不定会以折损过重,有辱八旗威名为由,削减自己名下的牛录和财产!

    自己若是说遇到的是明军精锐,那更会引来其他旗主的不满!

    明军还有精锐?明军的精锐在大凌河一役中早就全部折损了!

    自那以后,我大清对明军从无败绩!

    不行!不能就这样算了!这伙明军现下还未完全成熟,可精锐的雏形已现!等这只明军成长起来,我大清怕是没法和明廷争夺天下了!

    城头箭楼里观战的世家仆从开始时被红夷大炮的巨响吓了一跳,到后来目睹火铳屠杀清军弓手,直到掷弹手用震天雷轰杀清军,这才终于明白真正的战场是如何的惨烈和恐怖,一条条生命瞬间就被击杀,一点不像话本里说的,谈笑间,敌军大败,我军大胜那样的简单,胜败真是用尸体堆起来的。

    清军的号角再次吹响,耿仲明的汉军旗分兵冲向明军两翼的拒马阵。这次不同的是,清军弓手跟进,遮护汉军旗拆除拒马障碍,耿格尔和丹巴的蒙古八旗则是在后面准备,一俟拒马破除后立刻冲阵。

    明军火铳手在清军清理尸体时已坐地歇息饮水进食,以便保存体力,酷热造成的体力流失非常巨大,所以需要及时补充水分和养分。

    汉军旗分别从两侧快速接近剩余的拒马障碍。这次汉军旗全部出动,两边各有两千余人,准备不计伤亡,一鼓作气将拒马损毁。

    就在这时,城头大炮打响。上次打响的是正对火铳方阵的四门大炮,两门炮口指向拒马前的大炮并未发射。眼见清军大举出动,孙应元也没再保留。随着他的一声令下,巨响声中,两枚弹丸从炮口呼啸而出,画出一道轨迹后,分别砸向拒马阵前。

    弹丸落地跳跃两次,分别带走了十余名清军的生命,伤者更是多达数十人。依照这个时代的医疗条件,伤者几乎等同于阵亡。

    清军知道大炮发射缓慢,依旧不管不顾的闷头前冲。

    拒马阵后的明军弓手早将十余座“百虎齐奔”架好,随着带队营官的命令,这十余座古代火箭炮被同时点燃。随着引信的急速燃烧,一阵厉啸声响彻天空,一千多只长箭激射而出,在空中毫无目的的乱窜一气后掉头扎向地面的清军人群。

    清军根本没想到在数百步外除了遭到大炮的打击外,还能被弓箭覆盖。一片哀嚎惊呼声中,数百名清军中箭,当场阵亡者足有上百人。

    汉军旗都是耿仲明和孔友德叛逃时带过去的原明军,虽然在清军严厉的军规下战斗力得到很大提升,但原先那种骨子里怯懦的本性犹在。眼看着还未接阵便已减员一成多,顿时前冲的速度放缓,前排的士卒开始磨蹭起来。

    一名汉军旗统领穿过人群,举刀将前排踟蹰不前的一名士卒劈倒在地,厉声喝道:“畏缩不前者死!”。

    一众汉军旗的士卒这才继续蜂拥向前冲去。

    汉军旗也有不少铳手,但他们使用的都是老旧火铳,射程比勇卫营的新式火铳和火药差之甚远,更不及弓箭的射程。要是他们想列阵排射,怕是没到射程内便被明军弓手放翻,所以清军派的是八旗内的弓箭手做掩护。

    这些清军弓手都是长弓重箭,箭法精准,射程较明军稍远。在抢先到达距明军七十步时,清军弓手停下,三百名弓手弯弓搭箭,向明军射去。

    明军盾牌手举着大盾遮蔽与阵前,但还是有数十名明军中箭倒地,此时汉军旗士卒已经进入到六十步之内。随即明军弓手迅速还击,双方长箭在空中你来我往,两军不断有士卒倒下,清军在盾牌的遮蔽下已开始动手破除障碍。

    这次明军掷弹手没再向前。清军的弓手太厉害了,百十名掷弹手要是去了阵前,怕是眨眼间便会全部伤亡。随着中军的旗号,长枪手开始向前移阵,准备与敌肉搏。

    剩余的拒马很快被清军破除,双方弓手也都力竭撤开,两侧的汉军旗在付出了近千人伤亡的代价后,终于让两军之间变成了一片坦途。

    明军的伤亡来自于清军的弓手,虽然对汉军旗杀伤巨大,但由于弓箭射程的问题,够不到清军弓手,只能被动挨打。最后造成了包括盾牌手在内,共计五百余人的伤亡,伤亡率达两成以上。幸亏弓手们防护严密,身着的棉甲内夹杂着许多铁片,减轻了很大一部分伤害。除了头部脖颈中箭直接阵亡的以外,其余的伤势并不很重,但已经失去了战斗力。

    远处的蒙古八旗已经上马,汉军旗的士卒从两边回撤,蒙古八旗开始驱马碎步向前,两边各有近三千骑的兵力。

    随着战马的速度逐渐提起,城头的大炮再次打响。

    弹丸无视前面的一切物体,在密集冲锋的大队骑兵中犁出一道血沟。战马高速向前和落地后同样急速前冲的弹丸之间产生的强大动能,带走了足有数十名蒙古骑兵的生命,但却无法阻止大队骑兵奔腾的势头。

    三千明军长枪手组成前后五排的方阵,紧紧偎在一起,前排士卒将一丈多长的长枪枪尾斜插进地面,用脚踩牢,双手攥住枪身斜指向前,第二排则将长枪架在前排士卒肩上,整个方阵如同刺猬一般,让人望而生畏。

    在长枪方阵前面十余步外,二十余门短粗的虎蹲炮已放置完毕,两只虎脚被长长的铁钉牢牢的钉在地上。每个炮膛中都塞入百余枚铅子和碎石块混装小弹丸,然后顶端顶端被一枚重达三十两的大铅子压住,每门炮的后面各有两名炮手持着火把蹲候着。

    虎蹲炮射程只有三十余步,每门炮发射的百余枚散弹覆盖范围接近五丈,杀伤力十分巨大。

    这种炮平日是用来步卒冲锋的,因为虎蹲炮一旦发射,可以说前方几十步内不会有活物存在,炮手在打完之后可以从容撤离。

    但用来对阵骑兵的话,就算将前排骑兵横扫,但后排的骑兵接踵而至,炮手根本无法撤离。用虎蹲炮对骑兵,只能是一次性的,炮手几乎不可能存活。

    可是如果没有障碍物阻滞一下,高速冲来的骑兵在付出前排的伤亡后,很快就会将步卒阵型冲开,那样的结局可想而知。

    勇卫营炮手们明知是个死局,但仍然接令将火炮摆放在了阵前。

    清军已冲至百步之外,马速已到巅峰,数息之后就会冲到阵前。

    随着一声尖利的喇叭声,炮手们纷纷点燃引信后快速向两侧跑去,紧接着一片轰然大响,硝烟四起,慢慢将战场笼罩起来。

    蒙古八旗前排数百骑在百余步外就已弯弓搭箭,准备在数息之后将弓箭射出。他们对明军摆放的虎蹲炮并不熟悉,就算知道也没办法避开,大队骑兵的冲锋状态下,你想往哪躲?

    两千余枚散弹成扇形向外喷射而出,方圆百余丈内的清军骑兵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四五百名清军当场阵亡,不管是战马还是士卒身上布满无数个血洞,鲜血如泉水般喷出,干燥的土地迅速将鲜血吸收,这片区域片刻间变得泥泞不堪。

    随着硝烟的弥漫,地上战马和清军的尸体成了新的路障,后续冲来的有很多被绊倒在地。蒙古人不愧是马背上的民族,后面的骑兵反应迅速,纷纷纵马跨过地上的阻碍,再也没有被绊倒的。但这样做的同时,马速自然大大减缓,明军炮手得以安然撤回。

    阿济格下达了撤兵的命令。不能打下去了,骑兵的优势已经没有了,难道硬往长枪上撞不成?只能先撤回来再说。

    蒙古八旗本来意志力就比满清八旗弱了很多,不然也不会被人数少的八旗征服。听到撤兵的号角后,纷纷控马在明军阵前兜了个圈子往回跑来,路上又被大炮轰了一次,留下了十几具尸体后狼狈而回。

    正对火铳方阵的正白旗骑兵也翻身下马,他们本来是想等蒙古八旗突破长枪方阵,压迫长枪兵冲乱火铳方阵时再从正面突入,结果两侧都败了下来。

    清军从居庸关赶到昌平,又经历几场战斗,在日头的蒸烤下已是疲惫不堪。阿济格见状下令全军饮水就食,然后会同阿巴泰等人商议对策。

    阿巴泰抢先开口道:“不能再打了!还是我先前说的,咱们往东和谭太合兵,打破几个县城抢些物资后赶紧返回盛京!这昌平的明军透着古怪!”

    一直未说话的耿仲明拱手道:“王爷,贝勒爷说的有道理!标下总感觉明军这次是有备而来,很像是专门等着咱们来打是的。趁着现在折损还不算太多,标下觉得还是先避开再说!”

    耿格尔出言道:“郡王,咱们向东走吧,儿郎们死了就死了,等会去收回来烧了带回家就成!再打下去怕是折损更多,就算灭了这只明军,俺们还能剩下多少人马?要是别路明军赶来,俺怕会走不了!”

    丹巴也劝道:“郡王,俺们是来抢东西的,不是来拼命的!命要是没了,东西有啥用?所幸这伙明军没有大队骑兵,咱们要走他们也拦不住,还是撤吧!”

    阿济格阴着脸低头不语。

    他实在不甘心撤走。折损如此多的人马,最后什么都没捞到,回盛京后自己会是个什么下场?这个还热乎乎的多罗武英郡王是没了,旗主要不要道没事,反正自己不也只能弟弟多铎当,别人休想染指。但老八肯定会借机拿走自己旗下的牛录,这是八旗的规矩,每人会替自己说话。

    但阿巴泰他们说的都很有道理,必须做出决断了。

    阿济格恨恨的下令道:“让包衣去收拢遗体,回来烧了装好,咱们往东去和谭太合兵!我就不信这只明军敢跟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