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北上
    陕西巡抚衙门的大堂内,堂下两侧站满了顶盔掼甲的将领,周遇吉作为新建秦军总兵站于右手第一位,兵部与锦衣卫派来的军纪官则站于左手一二位。

    “巡抚大人到!”

    随着一声威严的喊声,身穿大红仙鹤补服的官袍,腰挎玉带,足蹬厚底官靴,身形高大魁梧的孙传庭自堂后的屏风后转出,一身儒袍的谢仁星紧随其后。站定之后,孙传庭用犀利的目光扫视堂下众将一圈,原本堂上将领们互相交谈的嗡嗡声顿时停止,整个大堂瞬间鸦雀无声。

    孙传庭满意的点点头,阔步行至大案后的交椅上坐下,谢仁星则是侍立在其侧后。

    然后众将以周遇吉为首,依次高声唱名参拜。

    自接到汉阴知县送来的急报后,孙传庭与杨明盛、崔世生、谢仁星等人紧急商议过后,判断高迎祥定想趁官军集于陕北,陕南一带兵力空虚的情况下一举袭破西安府,以扩大闯营的实力并打出更大的名气。

    孙传庭知道,不出意外的话,川军早已抵达汉中,高迎祥打下汉阴后,石泉县已然不保。但闯营要是继续往西向攻击汉中府,在看到汉中有重兵把守,无法攻破的情形下,必会择路向北袭击西安。

    杨明盛等人建议固守西安,然后和陕北官军保持联络,待流贼攻打西安数日部下,师老兵疲之际,陕北官军精锐杀个回马枪,定能一举歼灭高迎祥。

    孙传庭是心高气傲的性子,现在他手握重兵,正想大展身手之时,哪会采取如此保守之策。你高迎祥不是流贼中势力最强的一股吗?不是洪督、卢督都难耐你何吗?好吧,就让我孙传庭来会会你!

    在查看过地图之后,孙传庭将目光聚焦在了西安西面的周至县东南的黑水峪上。

    他认为,高迎祥定会从石泉北出子午谷。

    子午谷位于石泉北面,中间有河,名叫子午水,西临黑水裕,有小道可通西安。若是想打西安一个措手不及,这条小道便是最佳路线。

    孙传庭考虑到秦兵初建,虽然粮饷充足,士气高昂,且每两日便操训一次,更兼有周遇吉、罗世芳这样的猛将领军,但究竟是未经实战的新兵。虽然也剿杀过几股匪冦,但大都是数百人,最多千人的小股流贼,并无应对上万乃至数万大股流贼的经验。便写信给五省总督洪承畴,请求调遣精兵来援。

    洪承畴在陕北已近一年,率领两万余各部人马,与流贼蝎子块拓养坤以及八队闯将李自成等十余万人缠战不休。彼此互有胜负,但都未伤及根本。

    流贼虽数量庞大,但精锐甚少。陕北地形复杂,多深沟高壑,不利于骑兵追击,每次流贼败退,官军总是追之不及,故此双方谁也奈何不了对方,战况处于僵持状态。

    洪承畴接到孙传庭的快马报信后,思衬再三,把陕西副总兵贺人龙手下的两名游击许忠、刘应杰派了出来。

    这二人乃陕西边军中出名的刺头,向来不守军纪,其部下打顺风仗时勇猛无敌,一旦战事吃紧就会想方设法跑路。

    平素骚扰百姓,强抢财物之事没少干,甚至有杀良冒功之嫌。

    因平定陕北尚需仰仗各部出力死战,故此洪承畴除了严厉告诫贺人龙约束好两部外,也拿二人无可奈何。他也想找准时机将二人首级砍下,但却深知陕西兵很重乡党之谊,军中关系盆根错节,相互勾连,一个不慎恐引起哗变,要是因此导致陕北流贼泛滥,他洪承畴百死莫赎。正好孙传庭缺兵,五省总督顺势将二人派出。

    许忠和刘应杰各领一千五百人马来到西安。初到之日,孙传庭为安军心,当即按每人一两银子给两部发下饷银,许忠、刘应杰每人十两。此举果然奏效,二人部下都是高兴不已,都夸巡抚大人会做人。

    众将唱名已罢,孙传庭沉声开口道:“本官接到急报,闯贼率部自郧阳府窜至陕西境内,现已连克兴安、汉阴两县,石泉恐已不保,贼定会寻路向北攻打西安!”

    下面的将官们听到高迎祥杀回陕西的消息后,各自表情不一,有的兴奋,有的担心。

    秦军总兵周遇吉往前一步,施礼后慨然道:“禀抚台大人,久闻闯贼之名,皆言其精悍难制!卑职不才,愿率秦军迎敌!卑职倒要看看,高闯是否有传闻中那般厉害!”

    已晋升为秦军参将的罗世芳也向前大声禀道:“抚台大人,卑职闻闯贼马队甚是精锐,卑职愿率马队为前锋,与其好生较量一番!”

    秦军中的中高层将官,皆是自罗世芳带来的勇卫营马队中拔擢上来的,自然想借着战功爬升。见自家主将请战,便纷纷出列附和,一时间大堂内气氛热烈,众将求战之心异常强烈,唯独许忠和刘应杰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孙传庭满意的看着堂下众将,心中暗自得意:军心可用!自己煞费苦心打造的新军终于有了一展身手的机会,这一仗将会让自己的大名在天下广为流传!

    他抬起一只手臂往下一压,众将立刻收声不言,纷纷退后站好。

    孙传庭威严的下令道:“本官料贼必有偷袭之意!故此本官将与贼决战之地放在周至县东南之黑水峪!待众将回营后,即刻传令下去,士卒收拾兵甲,携带五日军粮,一个时辰后全军兵发黑水峪!若有延误者,军纪官可既斩之!”

    当秦良玉率兵日夜兼程,于第三日到达石泉县城西十里之地时,前方派出的探马回报,县城四门大开,流贼业已破城,正在城中劫掠,贼在西门外设置了路障,显是防备汉中方向来的援军,流贼数百马队正自在西门外开阔处警戒。

    秦良玉下令大军就地扎营,并也在面向石泉西门的路上设立长达百步的路障,防止流贼马队冲锋。

    石泉通往汉中的官道十分狭窄,道路两边各是高山大河。秦良玉下令两百名白杆兵攀上路北山崖,搜寻粗木巨石,待敌强攻时便往下投掷。她不打算攻击流贼,兵力相差太大,并且流贼还有马队,白杆兵攻到城下开阔之地,很容易被骑兵冲击。

    这里的地形十分利于防御,除了这条官道,并无其他道路通往汉中。除非流贼想翻山越岭,可两千余骑兵怎么办?若想打汉中,这是必经之路。

    闯营一路败退,士气已跌落至谷底。但进入陕西境内之后,连破兴安、汉阴、石泉三城,掠获大量的金银布帛以及粮草,逼迫家无余产的百姓加入队伍之中,原先颓靡的士气一扫而光,人数更是扩充到三万多。高迎祥及一众匪首斗志重燃,他们认为,大明能制得住闯营的只有卢象升和辽东骑兵,其余官军根本不足为惧。等过些时日打回陕北闯王老家,从一向民风彪悍的边塞地区招募到更多善战之士后,闯营定能恢复原先的实力。

    在接到有官军自汉中来援石泉,现已将道路封锁的的禀报后,高迎祥召集众将商议对策。

    过天星开口道:“闯王,俺先前特地查看过,往汉中那条官道甚窄,两边有山有河,除此之外没别的路可行,怎么办?”

    混十万问道:“不知拦路的官军是哪一只?有多少人马?”

    负责外围哨探的高迎恩回道:“听儿郎们说,远远看去,这部官军人数足有数千。奇怪的是官军所用兵器,与寻常官军不同,俱是长长的白蜡杆,枪头上还多出一个钩子!”

    高迎祥皱眉道:“莫不是那只和建奴血拼的白杆兵不成?”

    当年浑河之战后,白杆兵的威名随后传遍天下,经过百姓们的加工润色后,白杆兵成了以一敌百,三丈长的白杆枪头扎人即死,铁钩钩中首级必掉的天兵天将。走南闯北贩马的高迎祥自是听过很多人说起,虽然他不信那些愚夫愚妇的传言,但对于白杆兵也是发自内心的敬佩。

    要是白杆兵当面,自己这方人数虽多,但绝难讨的了好去,何况对方还占有地理之优。

    过天星奇道:“闯王知道这只官军来历不成?”

    众匪首都是陕西农户出身,见识很少,并未听说过白杆兵的大名。

    马天狼道:“不管是哪路官军都不好打。俺和过天星一同看过,那边地势太险,官军只要堵在那,俺们这边根本过不去,用人命填也不成!”

    混十万道:“可要是往北打西安,就得先打下汉中,再从栈道上往北才行。石泉往北全是大山,无路可走!”

    高迎祥皱眉不语,一时间众人都是一筹莫展,想不出办法来,帐中气氛变得沉闷无比。

    “闯王,俺知道有小道可通西安!不用非走汉中不可!”一个弱弱的声音突然响起。

    “有小道?此言当真?!”过天星双眼一亮,急声问道。

    说话的是石泉本地的一个破落户刘三,二十余岁年纪,无家无业,平日纠集一帮泼皮无赖混迹于城内,专事坑蒙拐骗、敲诈勒索之行。

    闯营攻打石泉县城时遭遇城内的顽强抵抗。知县蒙方号召城内大户人家出粮出钱,募集全城青壮奋勇守城,闯营折损数百人后也未破城。

    就在高迎祥下死令半个时辰内破城时,刘三带着数十名城内泼皮,趁城内防守集中在东门和南门之际,杀散看守北城的十几名民壮,将北门打开并派人告知闯营东门准备攻城的头目。这名头目立即将消息禀报给过天星,然后过天星亲自带人从北门杀入城内,石泉遂宣告失守。

    破城后刘三带路,过天星带着部下抢掠了城内大户的仓房,获取了大量的粮食食盐药材等物资。

    事后高迎祥重赏了刘三,给了他一个哨管的位子,拨了两千人给他,归在过天星麾下。刘三摇身一变,从一个混混变成了闯营大将。

    本来他是没资格参与大事商议的,过天星看他机灵有眼色,加上又是本地人,说不定能派上用场,就把他带入高迎祥的大帐,参与议事。

    “小的十几岁时在城内布行当过一年伙计,跟着掌柜去西安贩货时从那条小道走过。进去子午谷走不远往西,有条叫黑水峪的峪子,比从汉中往西安要近上许多,甚多商贩都从那条路来往西安!”

    “那条路大军能否通行?需走几日?”高迎祥紧盯着刘三问道。

    刘三自信的回道:“回闯王爷的话,黑水峪虽是不宽,可来往商队的驮马都能行进!只需三日便能到兴平县!”

    高迎祥兴奋的一拍大腿,蓦的起身笑道:“真是老天有眼啊!咱不跟白杆兵硬杠!刘三打头领路,咱们走黑水峪!等咱们突然出现在西安城下,定会吓傻那帮西安卫所兵!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