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擒贼
    黑水峪北端峪口外山腰处的一座草棚内,孙传庭正在与杨明盛手谈,偶有雨滴从棚顶滴落。

    杨明盛将一块白子落下后,举目看向峪内。在一片雨雾的笼罩下,两侧半山腰绵延不绝的草棚一直延伸到峪内看不到的地方,草棚下的秦军将士有的坐地闲聊,有的在保养弓弦,有的则在闭目养神。五天前秦军便拔营来至黑水峪,选好地势后等候闯营的到来。

    杨明盛转头看向手捻黑子正在苦苦思索的孙传庭,忧虑的开口道:“大人,大雨已经下了四日,闯贼却丝毫未见人影,难不成闯贼去打了汉中?那大人的布置岂不是落到空处?”

    孙传庭思考半天,终于将手中黑子落下。他抬头笑道:“伯轩,汝之养气功夫还是稍欠!石泉往汉中之路狭长艰险,易守难攻。若川军主将非庸才,自会出汉中择地据险而守。贼若西向,眼见势难攻破,定会不战而退。子午谷中有路通往西安并非秘事,闯贼中不乏聪慧之辈,必会择易弃难!就算将你我放之贼营,亦是如此抉择!”

    杨明盛拱手笑道:“谢抚台大人教诲!学生自是以大人为榜样,处处效仿大人稳重沉肃之风,可惜邯郸学步,未得其中三昧!”

    孙传庭哈哈大笑:“伯轩此言仿若一副画卷在本官眼前展开,本官依稀看到伯轩手脚着地,爬行向前!哈哈哈!”

    杨明盛苦笑道:“大人休要打趣学生,大人学究四海,智谋深远,学生依附大人身侧受益匪浅。但望能学的十之二三便已心满意足!”

    孙传庭收起笑容开口道:“方臣已赴京师参加明年春闱,不出意外的话,明年定能高中!汝与逸晨、履中皆是本官看好之人!汝等要多加努力,早日金榜题名,方可有施展才智之机!”

    杨明盛正要回话,一阵马蹄声自黑水峪方向传来,二人朝下望去,雨雾中显出一骑身披蓑衣的士卒身影。

    不一会来骑驰至孙传庭所在山下,翻身下马后沿着湿滑的台阶向上攀来。

    孙传庭笑道:“定是闯贼至亦!”

    来人登上山坡进入雨棚,顶着蓑衣雨笠单膝跪倒,双手抱拳过顶大声禀报:“禀抚台大人,闯贼先锋已至!距大人处十里上下!周总兵请示如何迎敌!”

    孙传庭厉声喝道:“放其先锋,击其中段!告诉周遇吉,此战定不能教高闯走脱!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否则提头来见!”

    刘三带着手下两千流贼在前面带路,过天星率部作为前锋跟随,从石泉进入子午谷折入黑水峪。然后是高迎祥带着大队人马进入谷中,数万人马推车挑担走了半天才全部进入谷中。

    全军进入黑水峪没多久,随着一股黑云笼罩峡谷上空,天上下起了小雨。高迎祥下令全速前进,生怕雨势加大,战马和车辆难行。

    没过多久,刚才峡谷上空的乌云逐渐蔓延到整个天空,淅淅沥沥的小雨变成了瓢泼大雨。还算宽阔的山路变得泥泞不堪,绵延达二十余里长的队伍行进速度顿时慢了下来。

    此时前锋已经行进了三十余里,想掉头回返已是很难,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只盼能早一点走出黑水峪。

    到了晚上宿营时,数万人马只能在泥水中搭起帐篷,大雨已将树木浇透,想生火烧水也寻不到干燥的木头。幸亏流贼们带着早就蒸好的面饼,从路西侧的子午河中打来凉水,一口水一口饭的吃了起来。躺倒在潮湿的地面睡觉之前,很多人都想着,明天睁开眼,天就放晴了。

    谁知道第二天早上醒来,大雨还是继续下个不停,并且丝毫没有减弱的趋势。

    在大小头领们的呵斥声中,流贼们不得不一边大骂一边前行。

    走到第四天,闯营断粮了。

    虽然打破了三处县城后抢了不少粮食,但同时也有更多的流民或被逼或自愿的加入进来。原先只有一万多人的流贼队伍,迅速扩充到三万多,整整翻了一倍。一下多出这么多张嘴吃饭,就等于最近抢来的粮食白抢了。

    高迎祥本以为三日就能走出黑水峪,然后直接打下兴平县,马上就又会有了粮食,可这都已经第四天了,还没走出黑水峪。

    他想派人去催促前锋加快行军速度,可前路上士卒车辆将道路堵得水泄不通,一来一回的时间说不定就走出去了。

    高迎祥让人把仅有的数百袋干饼运到中军老营这边,然后下令把被雨淋的已经发霉的干饼分发给带队的头领,并告诉他们每人一顿只能吃半个干饼。这数千老营士卒是他的根基所在,饿着谁也不能饿着他们,其他人的死活他根本不去关心。

    两千余匹战马也倒下近半,本来可以宰杀吃肉,但那里去找干柴呢?高迎祥只能忍痛放弃。其余的战马也都掉膘严重,短时期内根本无法骑用,只能牵着前行。

    饿着肚子的流贼们只能继续前行。高迎祥派人到处宣告,明日就能出黑水峪,然后打破县城,大家想吃啥敞开吃就成。

    这一条果然奏效,士卒们本来渐升的怨气迅速平息下去,每个人都在进了城先持盾饱饭再说。

    第五日过天星派人传信马上走出黑水峪时,高迎祥因为内大雨淋湿而感染风寒,躺倒在担架上。

    不光是他,连续数日冒雨行军,数万人的队伍有一成染病,数百人走着走着一头栽倒泥水里再也没有起来。整个流贼队伍战斗力急剧下降,就算大部分人走出黑水峪,怕也是要修整数日方能恢复。

    刘三带着精疲力尽的近两千人走进了官军的伏击圈。由于雨雾遮蔽视线,加上此时的流贼们没了精力去山上搜寻哨探,更何况贼人们根本没想到官军会在这里等着他们,只想着赶快走出山峪的贼人们彻底丧失了警觉,在两侧半山腰的官军的注视下,继续迤逦前行。

    当高迎祥的中军大部完全进入伏击圈后,随着尖利的喇叭声,两面山腰处箭雨伴随着雨点纷纷而下。

    官军搭起的草棚使得弓弦没有被打湿,虽然比起平时力道要小一些,但射出的箭只对大部分只穿布甲和布衣的流贼杀伤力已经足够。

    被突如其来的弓箭射蒙了的流贼们,只能在惨叫声中四处躲藏,他们的弓箭弓弦早已湿透,根本无法还击。官军的一千弓手比平日射靶子还要轻松,密集的人群不用瞄准,只要往人堆里直射就行。

    弓手射完八轮后,刚才短促的喇叭声变成了悠长的声调,一万多秦军在各自将官的带领下,持枪拿刀从雨棚中向山下缓步行去。

    峪口处的许忠、刘应杰接到号令后,带着手下士卒向峪内冲去。

    官军之所以缓步,是因为地上太滑了,尤其是从山腰处往下走,要是想发力冲锋,肯定摔的四仰八叉。

    为了防止泥地湿滑导致官军摔倒,杨明盛想了一个办法----鞋子上绑绳子。鞋底勒上数道粗绳,脚蹬地时能抓的更牢。

    这个方法简单可行,经过试用后,只要不是快跑,摔倒的几率大大降低。

    大部分流贼们已经一天多没吃东西,加上数天的大雨,山里温度下降不少,处于半僵饿状态下的流贼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面对漫山遍野的官军,只有高迎祥的老营进行了激烈的抵抗,其余的流贼除了四散奔逃外就是跪地等死。

    罗世芳带着数百人从山的一侧向闯营老营人马行去,另一侧同样有数百人向着贼人行进,两队形成了夹击的态势。

    原本四千多人的闯营老卒,在官军弓箭急速射出第三轮时便反应过来,有的躲在山石树后,有的举盾遮蔽,有的干脆用同伴的尸体做盾遮护。面向他们的两轮数百只长箭仅仅杀伤了百余名士卒。

    官军下来后来不及排好阵型,流贼们已经拼尽最后的体力迎了上来,双方迅速混战城一团,后续不断有从山上下来的官军加入战团。

    从未见过如此大场面的秦军,被闯营老卒刀砍枪刺杀伤百余人后,顿时有些慌乱不堪,已经有人想要转身逃跑。

    罗世芳没用骑战时的长枪,而是改用了一根长长的铁棒,重量在二十斤左右。

    他从人群中疾步往前冲到队伍的最前端,双手抡圆铁棒横向一扫,随着几声咔嚓作响声,前面几名凶悍的贼人骨断筋折,倒地不起。

    紧接着手中铁棒狠狠敲在一名贼人头顶,贼人的头颅瞬间破碎,白红相间的脑浆四处迸溅,尸体猛地仰倒在地。

    周围贼人见他如此凶猛,不由地往两侧躲闪。罗世芳背后的官军见主将大发神威,已经胆寒的士气立刻高涨起来,一片空白的头脑里想起了平时操训时的动作。随着队官的喊声,官军排成不算整齐的队形,闪着寒光的一丈多长的长枪平举着向前行去。

    战斗在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后基本结束。贼军既无体力又无士气,闯贼老营在被围上来的官军合力绞杀大半后,剩余的跪地请降,但其中并没有高迎祥的身影。

    周遇吉手持滴血的大刀,在简单的审问过一名老营头领后,一刀将他的首级砍下,然后招呼一声,几百名士卒跟着他向贼军来时的方向跑去。

    高迎祥躺在数里外半山腰的一处山洞中,身下的简易担架铺着几块羊皮褥子,混十万和高迎恩蹲在他的身边,数百名亲兵分布于山洞外警戒着,山下的树上还拴着几十匹能跑的战马,几十名贼兵在看着。

    听着远处隐隐传来的呐喊声,高迎祥费力的睁开紧闭的眼睛,几日来迅速消瘦下来的脸颊处泛起两团红晕。

    他从昨晚便开始发高热,神智也变得迷迷糊糊,由于缺医少药,混十万等人也是束手无策,眼看大雨依旧不停,在淋着雨走下去,高迎祥怕是撑不住了。无奈之下,亲兵们寻到一处山洞,把他暂时留在这里歇息躲雨,也侥幸躲过了官军的伏击。

    高迎祥嘴角抽动一下,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吃力的开口道:“没想到被官军埋伏了,这里看来便是我高迎祥埋骨之所!你二人带人走吧,晚了怕是来不及了!”

    高迎恩流着眼泪道:“大哥别再言语!留点力气!俺这就带你走!”

    说完起身向洞外大喊:“来几个人抬着闯王!”

    几名亲兵闪身进了山洞,俯身抬起担架向外走去。

    就在这时山脚下传来几声唿哨声,随即几声惨叫响起。

    混十万和高迎恩脸色一变:官军追来了!

    当周遇吉带着士卒们杀到山洞附近时,原先数百人的贼兵只剩下几十人,片刻之后便被官军斩杀殆尽。其余的早就跟着混十万翻山越岭逃窜而去,洞内只剩下高迎恩和躺在担架上的高迎祥。

    官军没有来到前,高迎祥眼见混十万弃他而去,心情既悲愤又无奈。这就是平日里对自己恭敬异常,一口一个闯王爷喊着的老兄弟,事到临头才看出其本来面目。

    他用疼爱里掺杂着祈求和不舍的目光看着弟弟,用虚弱但坚定的语气道:“老三,杀了俺!你快走!给俺高家留一点香火!”他已想到落入朝廷手中后,迎接自己的将会是什么样的命运。

    高迎恩自是明白兄长的意思。他们兄弟三个,二哥夭折,父母在他五岁时便已撒手人寰,是高迎祥把他从小拉扯大,两人相依为命的在世间挣扎着。

    他也不想如父亲般疼爱他的兄长落入官军手中,那样对于心高气傲的兄长来说,是一种巨大的屈辱。高迎恩眼眶蓄瞒泪水,颤抖着双臂举起了长刀。

    想起自小跟随哥哥东奔西走四处讨生活的艰苦,想起兄长多年来对自己的关怀和看顾,造反之后享受到的荣华富贵,醇酒美人,从前的点点滴滴一幕幕出现在他脑海中。他的身躯如秋风中的树叶般剧烈抖动中,眼泪不由自主的流淌下来,他实在是下不去手啊!

    咣当一声,高迎恩扔掉长刀后扑倒在高迎祥的身上放声痛哭,他心中不禁有了一丝悔意:要是兄长没有造反,他们兄弟俩应该过着虽然辛苦但衣食无忧的日子吧。两人膝下应该都有了儿女,然后就是婚丧嫁娶,直到自己老死的那一天。早知现在,悔不当初啊!

    当周遇吉押解着高迎祥兄弟二人出现在孙传庭面前时,孙传庭背负双手看了一眼担架上闭目的高迎祥,忽然仰天大笑起来,笑声里充满了志得意满的快意。

    至此,流贼的旗帜性人物,横行大明长达九年的巨匪高迎祥部就此烟消云散,成为了以孙传庭为首的文官武将擢升的垫脚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