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剿抚
    在接到孙传庭率秦军聚歼高迎祥部,取得黑水峪大捷的快马捷报后,崇祯大喜过望。

    高迎祥部覆灭之后,目前在陕西境内的大股流贼只剩下盘踞在陕北一带的蝎子块拓养坤、张妙手、闯将李自成等部,以及活跃在凤翔府西部的马进忠、混天王、仁义王等部。

    洪承畴虽然没有取得可观的战果,但最大的好处在于将陕北的流贼与中原地带隔绝开来,使得流贼的流字没有得到充分的发挥,高迎祥与张献忠没有得到有力的支援。加上卢象升的得力,历史上曾经糜烂中原的大股匪患并未出现。

    而凤翔府一带的马进忠等人,并未有太大的野心,也不具备较宽广的战略眼光,尚未考虑到从背后袭扰陕北的洪承畴部,以减轻拓养坤等人的压力。

    这是因为流贼虽然多达数十万人,但缺少旗帜性的一呼百应的豪杰,所以众贼基本都是各自为战。

    高迎祥虽然在中原打出了好大的名声,河南的众多匪首率部投奔与他,但陕西的流贼并不买他的账。与他关系亲近的也只有李自成等人,也主要是因为乡党的因素。高迎祥和李自成同属延安府,虽然一个是安塞一个是绥德,但一个府已经算是很近的乡党了。

    现在最令朝廷头疼的高迎祥已经被逮获,剩下的流贼便是一盘散沙,寻机个个击破便可。

    这次的大胜对陕北的流贼是一种强有力的震慑,因为他们对高迎祥的实力是最了解的。既然坐拥万余骑兵,老营精锐步卒也有近万的闯王都被剿灭,剩下的贼首也该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了。

    现在应该借着这次大胜之威,双管齐下,剿抚并用,分化瓦解流贼。赦免有意投诚的贼首,坚决打击怙恶不悛的顽固贼首,尤其李自成之辈,绝不可放过,必须斩尽杀绝。

    崇祯思衬半天,吩咐备好文房四宝后,提笔开始书写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仰承天道,俯育万方,视天下军民皆为朕之赤子也。今天灾连绵,以致饥寒交迫,彼等良民困于无知,乃被恶贼胁从蛊惑,聚众对抗朝廷。更兼有贪官恶吏,为祸地方,使民愤鼎沸。朕虽居深宫,但亦知其详也。今闯逆俯首,从者星散,唯余陕北贼首一二也。朕已遣大兵挟剩勇进剿,彼时定玉石俱焚,朕于心不忍也。今特颁谕旨,遣官驰谕,开示生路。如有悔罪输诚者,皆以难民视之,令地方官逐一查明籍贯,本地者依律编入保甲,各省者聚齐后遣员护归,并与之安家银钱二两,使其安居乡里,永消反侧之心。地方官吏应妥善安置返家之民,朕亦遣御史、锦衣者巡视各方,但凡有官吏作恶者,即刻逮治入狱。钦此。

    流贼是杀不尽的,要想从根本上消除贼患,安民之心,吏治之明都要兼顾。这道圣旨既表达了对普通流贼的同情,也表明了朝廷不会允许残民以逞的恶吏存在,打消百姓怕回家后会遭到官府报复的疑虑。

    至于些许安家银,比起每年剿贼花用的数百万两银子来讲,简直不值一提,崇祯现在真的不太差钱。先后抄了诚意伯,晋商、宣府文官武将、朱纯臣与李国桢等数家,拿到了数百万的现银,还有各种商铺物资田地,再加上四海商行的盈利,卖盐的利润,未来数年之内足可支撑的起各种开支。

    当然,谁也不会嫌钱多不是?再说现在光有钱还不行,还得有粮。总不能没粮的时候来个红烧大元宝、清蒸银馃子吧?你咬的动吗?你的牙难道镶了钻不成?

    崇祯估计,最近连续几次大胜,在京的郑芝凤肯定会写信告诉其兄,原本不看好明廷的传统墙头草郑家,现在态度绝对有了转变,这点从郑芝凤前段时日做的一件事便可看出端倪。

    前些时日是懿安皇后生辰。性格恬淡,不喜铺张的懿安皇后张嫣,只是在崇祯和周后以及田贵妃等人的陪同下简单的吃了顿饭以示庆生,宫外少有人知。郑芝凤虽然来京时日不太长,但有银钱开路,所以和各个要害部门掌实权的官吏们关系处的非常之好。他不知道从哪里听说此事,第二天郑芝凤便以给懿安皇后庆生为由,向朝廷捐输纹银十万两,请求朝廷以懿安皇后之名将银两换成粮食,用以赈济京师孤苦无依之人。

    要说海盗们行事就是这么直接直率,按理说这样做不合规矩,但人家又不是干坏事。用郑芝凤自己的话讲:俺是粗人,但俺这是赤子之心。

    得到消息的崇祯,只能哭笑不得的接受了郑芝凤的请求。虽然没让他陛见,但还是传口谕表彰了郑芝凤,并要求郑家继续大量采购粮食运往京师,朝廷用现银购买。郑芝凤拍着胸脯保证没问题,朝廷的事便是郑家的事,就差没说出朝廷的子民就是郑家的子民这句话来了。

    写完之后李二喜取出玉玺用印,待墨迹干后即刻转身奔出殿内。他在一边看着崇祯书写,知道这份昭告天下的圣旨的重要性,所以要亲自送到锦衣卫衙门,催促骆养性立即遣人驰送陕西。

    看着李二喜匆匆离去的背影,崇祯满意的点点头,这小子越来越有眼力价儿了,他伸臂展腰舒缓了一下身体。

    京营的重建进行的如火如荼,在崇祯的支持下,薛濂、卫时春对京营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名义上二十万人的京营,实际兵员只有不到半数,并且足有数万人是老弱士卒。

    经过精挑细选之后,京营共保留三万余人的战斗队伍,比崇祯预计的三万人要多出一些,这也不算什么问题。京营也顺势扩展到二万人。京营内与朱纯臣和李国桢有所关联的人员全部清退回家,裁汰下来的老弱足有两万余人,这些人当中又劣中择优,选用了五千人成立辎重营,剩余的一万多人成了大麻烦。

    老弱士卒们大都一辈子混迹于京营之中,身无所长,家无余粮。很多人都是老光棍,若放任不管,要么成了露宿街头的乞儿,要么成了流民中的一员,会成为社会的隐患。但这么多人如何安置呢?新任兵部尚书杨嗣昌一筹莫展,只能把问题扔出去交给内阁。

    内阁诸人也高明不到哪去,几人想了半天也是毫无办法,最后只得又把难题交给了崇祯。您是皇上,大明的子民就是您的子民,您总不能看着自己的儿子饿死不管吧?

    崇祯到是无所谓,原先刘朝管着的那个皇庄里,青壮都已抽调组成了若干只打井队,选拔能力强的作为小队长,带着各自的队伍分散到顺天府的各个州县开展打井作业,这样皇庄的种地的劳力就减少很多。

    打一口井可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打完的,在全凭人力的世代,在田地里打一口深井需耗费少则一月,多则数月的时间。光是顺天府就够他们忙活的了,别说还有京畿一带的府县。

    青壮们被抽走后,皇庄的妇人便成了田里的主要劳动力。

    她们既要照顾家中的老人孩子,又要操持田地,还要忙活家里的家务活,精力根本不够用。况且还有皇庄的作坊,每月都能拿到现成的银钱,比操持田地来钱快,也更省心。

    原先在工坊里的本庄妇人,因为忙不过来,不得不辞工不做,工坊里现在基本是收拢来的外地妇人为主了。这让很多本地的妇人相当眼红和不满,但鱼与熊掌不得兼得,只能眼巴巴看着月底人家人家工钱眉开眼笑的去集市上采购物品。

    崇祯招来刘朝一说之后,正愁着缺少劳力的刘朝当即表态愿意接受这批淘汰下来的士卒。皇庄本来就缺人手,现在勉强还能维持着,可查没后归到皇庄的朱纯臣、李国桢的几十万亩田地可是太缺人手了。

    刘朝因为管理皇庄政绩突出,已经被拔擢到了皇庄管理监太监的位置,这个可是正四品的首领太监,就是进了宫中,也要被尊称一声公公了。

    干劲十足的刘公公正担心今年皇庄的粮食会减产,这下正好。一万多虽然没有战斗力,但至少在军队里养成了服从听话习惯的士卒正好开垦荒地、伺候猪羊、种植庄稼。

    这次孙传庭立下了大功,但考虑到五省总督洪承畴虽然近期未建功勋,但数年来一直带着少得可怜的官军东奔西走,四处救火的原因,崇祯并没有提升孙传庭的品级,相信他能理解自己的一番苦心。

    因为孙传庭本就挂兵部侍郎衔,这次一提就要擢升兵部尚书衔,与洪承畴平级。可孙传庭毕竟才干了一年有余的巡抚,拔擢太快容易引起不必要的争议,还是等彻底平定陕西之后再说。到时洪承畴、卢象升可以赏大学士衔,孙传庭再升迁就没有多少非议了。

    不过有功不赏会寒了功臣的心。这次既然立功的不能直接升赏,那就恩荫家人吧。

    于是崇祯再写一道圣旨,特赐洪承畴、卢象升母亲为二品夫人,原配皆为三品淑人;特赐孙传庭老母为二品夫人,其原配为四品恭人,这样还算公平。其他重臣要是有不满,那行,你去把他们三个替回来,去前线剿贼吧,你敢不?

    孙传庭在西安府附近的屯田养兵取得了很好的成果,崇祯九年的夏粮取得了大丰收。由于大幅减少了佃租,上交朝廷赋税后,农户家里基本都有了余粮,杜绝了因为吃不上饭而加入流贼的情况。

    崇祯要求孙传庭,今年将成功的经验迅速扩展到整个西安府。对于其中展现出来的人才要不拘一格大胆使用,不必拘泥于身份。不管是秀才举人,还是粗通文墨但治理地方经验丰富的书吏文办,该提拔的提拔,该重用的重用。不用担心朝臣攻盰,文人声讨,一切有皇帝担着。

    这个时候的陕西布政使司可不是后世的陕西省那么点地方。陕西布政使司包括了现在的陕西、宁夏、甘肃三省地盘,陕西巡抚是名副其实的封疆大吏了。

    西安府所占的面积也比后世大出数倍,并且集中了陕西两成的人口。要是把整个西安府治理好,那对以后的府县屯田养民将起到一个很好的示范作用。

    民政孙传庭已可以放手,他要做的就是北上配合洪承畴,合力剿灭陕北之贼,崇祯在给二人的信中明确指示,其余贼首皆可降,唯闯将李自成不可降,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只有一个肉体上被消灭的李自成,才是最好的李自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