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一百四十一章 番薯
    朱慈烺趴在地上抬起满是黑灰的脸,冲着蹲在旁边眼巴巴看着火堆**薯的长平和二丫一笑,露出一口白白的牙齿:“再等片刻就能吃了!我父。。爹说,这东西烤了可好吃了!”

    木柴堆起的火堆中散发出一股香气,几块裹着黄泥的新鲜番薯静静的躺在火中,黄泥已经差不多皲裂干透,只要熄了火拿出来敲开,喷香的烤红薯就成了。

    这是皇庄试种的十余亩田地里产出的。

    崇祯特意嘱咐过,并几次谈及番薯的重要性,刘朝对这些东西格外的上心,每隔几日便要跑到田地里查看,严厉叮嘱几名农户,一定要精心照看这些宝贝,就跟伺候自家老娘一样。在几名农户日夜守候和精心养护下,番薯秧苗长势喜人。

    朱慈烺偶尔听到父皇说起番薯一事,好奇之下便缠着崇祯问了半天,崇祯就简单描述一下番薯果实的样子,以及如何加工才好吃,并着重说明烤番薯是很美味的一种食物。

    从此后朱慈烺就对这事留了心,经常打着各种幌子去皇庄的番薯地里查看,心里盼着番薯早一天成熟,等熟了便拿去给二丫尝尝。

    对于朱慈烺等几个孩子的教育问题,除了正常的每日由翰林院侍读、侍讲学士分别教授经史以外,崇祯更倾向于后世的多方位教育方式,而不是只限于经书中的内容。

    因为大明只传承了两百余年的国祚证明,皇家教授太子的方式和方法有很多谬误之处,否则也不会出现如此多的平庸皇帝。

    经史确实该学,但更应该多接触外面的世界,而不是困居深宫,对每天都在变化的世界缺乏足够的认知。

    为此崇祯不顾詹事府属官的强烈反对,将日讲改为两日一讲,鼓励几个孩子时常走出皇宫,去看看外面精彩的世界。

    詹事府左右詹士鹿善继和龚廷祥先后找到内阁以及周皇后,以辞官为要挟,请求众人给皇帝施压,收回两日一讲的承命。

    但崇祯坚决不听,还为这事和周后吵了一架,把周后气的不轻,连续数日不见崇祯。

    最后这事惊动了懿安皇后,在张嫣的温言劝说下,崇祯勉强同意恢复日讲,但坚持每五日必须休沐两天,理由是让太子有足够的时间消化所学到的知识。

    最终在懿安皇后的调节下,双方都很勉强的接受了这个方法,鹿、龚两人暗地腹诽不已,对崇祯非常不满,平日相见时也是特意给崇祯脸色。

    崇祯对此倒是不在意,人家老师也是为了更好的把自己的学识传授给太子,这是尽职尽责的表现。

    但崇祯认为,太子和定王又不打算去考进士,学那么多四书五经有何用?

    太子将来是要做皇帝的,经书了解便可,将来执政天下更多的是需要亲身体验生活,知晓民间疾苦,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才会完美,实践出真知吗。

    盼来盼去中到了八月下旬,朱慈烺听伺候田地的农户说,按照刘公公从书中教给他们的见识来看,番薯八成已经熟了。

    到了休沐这天上午,周后早早去了懿安皇后那里不知有何事。朱慈烺带着小太监赵秦,换上便装便打算溜出宫到皇庄挖红薯去。

    赵秦从主殿门口露头看了看,没发现周后的身影,然后他回身打了个手势,朱慈烺鬼鬼祟祟的跟了上来。

    两人刚要出坤宁宫侧殿,正好碰上从西宫李淑妃那里过来的长平。

    被数名宫女环绕着的长平一下子看到了便装的朱慈烺,立刻欢叫一声跑进殿内:“太子哥哥!你这是要去哪里玩儿呀,我也要去!”

    朱慈烺不想带着妹妹一起。长平哪都好,就是嘴太快。不管什么事,只要长平知道了,很快后宫内上至周后田妃,下到宫女太监就全都知道了。

    朱慈烺眼珠一转,弯腰俯身对长平笑道:“听说龚先生身体有恙,孤要去先生家中探望,长平乖,去找你定王哥哥玩耍可好?”

    长平可不听他这一套。她知道朱慈烺并不喜欢几位先生,时常对着父皇发牢骚,说他们太古板,教授的经书明明自己都会了,可还是每日都要当面诵读。

    她大声嚷嚷道:“太子哥哥骗人!你肯定是出宫挖番薯!小秦子昨日都告诉本宫了!太子哥哥要是不带我去,我就告诉娘亲!哼!”

    朱慈烺一听,直起身子瞪眼看着赵秦,呵斥道:“孤何时说过要去皇庄?小秦子你再胡说罚你今晚不能吃饭!”

    旁边的赵秦委屈的嘟囔道:“奴婢从未说过小爷您要去皇庄!公主使诈!”

    昌平把头扭向一边,生气道:“我不管!今日太子哥哥去哪我就去哪!父皇说过,当哥哥的要照顾好我这个妹妹!太子哥哥你敢不听父皇的话!”

    “谁敢不听朕的话呀?”随着话语声,一身明黄色龙袍的崇祯带着李二喜出现在殿门口,笑吟吟的看着殿内众人。

    “父皇!”昌平张着两条小胳膊娇笑着跑了过去,崇祯急忙迎上前去一把抱起她,宫女太监赶忙跪下行礼,崇祯摆手让他们起身。

    “朕适才听你在说谁不听话呀?”崇祯笑着问道。

    “太子哥哥不带我玩儿!他不听父皇的话!父皇早说过要他照顾我的!”长平搂着崇祯开始告状。

    崇祯看着朱慈烺笑道:“烺哥儿这是要去哪里?朕不是吩咐过,只要出宫就带着妹妹一起吗?”

    朱慈烺弯腰拱手行礼,笑嘻嘻的回道:“禀父皇,孩儿适才是在逗她,哪次出宫孩儿都是带着她的,父皇的教诲孩儿怎敢忘记!”

    崇祯没再过多追问,小孩子之间自有独有的相处之道。

    他抱着长平向坤宁宫大殿行去,边走边问道:“你们母后今日怎地没有约束你们?难不成是转了性子?”

    周后对几个孩子管教甚严,尤其是对朱慈烺。时常呵斥他,说他已经贵为太子,一言一行要有太子风范,不能跟外面的野孩子一般缺少教养。朱慈烺和长平、朱慈焕都有点怕和母后相处,但和崇祯在一起时便无拘无束放松的多。

    朱慈烺拱手回道:“母后去了懿安皇后处。今日正值孩儿休沐,前些时日听闻番薯就要成熟,故此孩儿想去查看一番。”

    崇祯听到周后不在,便停下脚步,笑着问怀里的长平:“朕的乖女儿是不是也想去看看番薯的模样?”

    长平使劲点着头答道:“父皇好久都不带长平出宫玩儿了!父皇,要不咱们一起去吧!长平想尝尝父皇说的烤番薯!”

    崇祯笑着点头:“好!朕也好久未出宫了,今日咱们便去皇庄看看!”

    长平开心的在崇祯的怀里扭动不止,朱慈烺见父皇也要去,那就会从西华门直接去往皇庄,北城是去不了了。情急之下他假装想起一事,自言自语道:“孩儿记得父皇说过,要让人带二丫来宫里玩,这么久过去了,看来父皇是忘记此事了,唉!二丫兴许一直盼着呢!”

    崇祯哪能不明白他那点小心思,大笑道:“朕说过的事怎能忘呢?朕去换衣服,李二喜,你去知会程千里,安排人去北城接着二丫,他知道地方!”

    崇祯换好便服之后,带着两个孩子坐上马车,在几十名锦衣卫的护卫下出了紫禁城,走西华门直奔皇庄而去。

    由于东厂初建,整日忙于东厂事物的王承恩和刘朝等候在皇庄外。

    崇祯带着朱慈烺和长平下了车,看见王承恩也在,不禁有些意外。

    王承恩和刘朝趋前跪倒后大礼参拜,崇祯吩咐他俩起身,笑着对王承恩道:“大伴,朕可是有些时日未见到你了,怎地今日来了皇庄?”

    王承恩躬身行礼后直起身子,目中隐含泪光:“回皇爷的话,老奴这些时日忙于厂内事物,许久未曾见到皇爷一家,老奴心里甚是挂念!今日本想去皇爷处有事禀告,从李二喜处得知皇爷要来皇庄,老奴便先行一步,在此恭迎皇爷!”

    崇祯心里一暖,温言道:“大伴有心了!有你在外,朕就不会担心耳目被人遮蔽!东厂乃国之重器,握在你手中,朕最是放心!”

    王承恩微微转头,迅速用衣袖拭去眼角的泪花后,面向崇祯强笑道:“皇爷放心!老奴自会拼尽全力以报皇爷恩典,但凡有对皇爷不忠者,皆是老奴之敌!”

    崇祯迈步向庄内行去,边走边道:“朕自是明了大伴的心意!刘朝,前面带路,朕先看看番薯长势如何。这可是关乎大明江山的要紧物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