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一百四十二章 闲谈
    看着眼前挖出的十余块成熟的番薯,崇祯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多少还是有点失望。

    与后世经过无数次杂交改良、育苗追肥等高科技条件下产出的番薯相比,地上的这些番薯个头显然要小了很多,看来亩产量也不会很高,但应该比其他粮食作物要高出不少。只要以后慢慢的了解番薯的习性,精心培育栽种,相信产量会逐步提升。至于番薯的口感倒是无所谓,后续几年的大饥荒下,有口吃的就不错了,谁还挑剔味道。

    王承恩和刘朝看着地上的一堆奇形怪状的物事,对这种东西能否如皇爷说的可以食用持怀疑态度。

    王承恩犹豫一会终于开口道:“皇爷,这东西真能填饱肚子?老奴怎么看着跟大黄蕨根相近?该不会是药材吗?寻常人无病无灾,吃了不会有事?”

    刘朝也出言道:“皇爷,这番薯该如何食用?今年只种了十余亩,是否扩种还需皇爷示下。”

    崇祯笑道:“别小看这些东西,将来大明百姓的口粮可就要指望它了!番薯最大好处是耐旱!现下大明旱情越来越严重,从最初的山陕始,现已蔓延至河南、山东。据朕所知,京畿一带有些府县今年雨量较往年锐减,此乃天灾,非人力所能相抗!朝廷能做的就是尽最大之力帮助受灾百姓能有口饭吃,番薯便是利器之一!至于如何食用,主要就是洗净煮熟直接吃,或是煮熟晒干后磨成粉做成蒸饼,其他方式现下暂不尝试。”

    崇祯看了眼在一旁做乖宝宝状的朱慈烺和长平,笑道:“烺哥儿拿几块去,找个避风之处,照朕所说的方法烤番薯去吧!”

    朱慈烺和长平施礼后每人拿了几块番薯飞奔而去,几名侍卫急忙跟上。

    “据朕所知,番薯种植起来并不难。明年全力扩大种植亩数,种子不够派人去故徐学士家乡寻找,那边应该还有栽种的农户,最好把人全家搬来。刘朝你现下即刻着人挖一亩番薯,看看到底产量几何!”崇祯吩咐道。

    刘朝立刻命庄头去找人前来手番薯,崇祯则在程千里的护卫下去了皇庄中一处宅院歇息,王承恩也跟了过来。

    喝了一杯热茶之后,崇祯对侍立在旁的王承恩道:“大伴,东厂现下运转如何?所属人员是否尽职?行事有无与锦衣卫重叠之处?”

    王承恩躬身回禀道:“回皇爷的话,东厂自老奴一下现有千户、档头、番役八百六十三名,俱是从锦衣卫中选拔精干之才,经数月磨合,目下运作已趋正常,少有懈怠之人!与锦衣卫偶有重叠,但无碍大局!”

    崇祯点头道:“东厂重开之后,阁老重臣屡次三番上本,皆言复开东厂非社稷之福。厂卫复起下朝臣俱是心中惴惴,无心公事。若是所用非人,稍有不慎,便会重蹈魏逆之覆辙,并极力蛊惑朕关闭东厂!只是朕意已决,此等奏本全部留中,哼!他们的小算盘朕岂能不知?无非是不想头顶有利剑高悬而已!”

    王承恩附和道:“回皇爷,老奴数年来一直冷眼观瞧朝堂之上,现今终有所得。老奴觉得在许多大事上,朝臣越反对的,只要皇爷坚持下来,最终结局越对大明有利!反之,越是朝臣们极力推动之事,越对大明有害无利!”

    崇祯闻言不禁哈哈大笑,指着王承恩道:“哈哈哈哈!你个老货!怎地说出如此经典之言!此言直击当下朝廷之要害!要是那帮文官听你今日之言,怕不是恼羞成怒下,直接扑上来与你拼命!哈哈哈哈!”

    王承恩得意的笑道:“以前他们要是扑上来,老奴肯定不是对手!可要是现下,哼哼!老奴的东厂也不是吃斋念佛的善男信女!”

    崇祯笑了一阵后道:“大伴,你可知他们到底为何要这样做?”

    王承恩摇头道:“老奴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崇祯道叹了一口气道:“其实很简单,他们所言所行,为的都是个人或者其背后势力的利益,很少为朕、为大明百姓着想!在他们眼中,大明是朱家而不是他们家的,自家何须费心劳神为别人打算?就算改朝换代,对大多数朝臣们而言不过是换个东家而已!只要少不了大家的高官厚禄,跟着谁家不是干?”

    王承恩咬牙切齿的道:“这帮混账行子!老奴恨不得挨个把他们家给抄了!把他们的家眷发到教坊司,世代为奴为婢!”

    崇祯摆手道:“那倒不必,其实想想也是人之常情。。千里做官只为财,对他们而言,寒窗苦读,耗尽无数心血,最终不就是为了做官?做官为的就是求财求利。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或许有些人还有为国为民的情怀,自始至终未忘初心,但绝大部分人的初心早就迷失在纸醉金迷中了。”

    王承恩不解的问道:“照皇爷的说法,这帮混账并无错处不成?”

    崇祯笑道:“朕坐在这个位子上,要想把祖宗留下的江山经营好,倒也不算太难。孟子有云:君使臣以礼,则臣事君以忠;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之视君如腹心;臣只视君如犬马,则君之视臣如国民。朕要做的无非是想要名的给他名,想要利的给他利。但朕的前提就是,无论你身处何位,须得把该做之事做好。文官治理一方,其治下大多数百姓衣食无忧;武将征战沙场,既能体恤士卒,又能打的胜仗。朕要做的便是赏罚分明,使其少有怨言,一切难题便能迎刃而解!”

    王承恩摇头道:“皇爷所言太过简单了!老奴岂不知皇爷的难处?有人要名好说,但要利就难了!也就这两年内帑宽泛一些,之前皇爷哪有许多银钱与他们?皇爷衣袍边角破损都不舍得更换;为了省下些许银钱以供国用,皇后都要亲自织布以便减少开支!老奴看在眼中,疼在心里!只恨自身无能,无法襄助皇爷!”

    说着说着,王承恩眼圈红了起来。

    崇祯也是心中感慨。自己没穿越之前,这具身体的前身对自己太过刻薄。衣食住行个个方面全部从简,就是为了从牙缝里抠出点银子来支应大明各种急需。没办法,身在局中当然无法破局,只有自己这个冷眼旁观的后来者才知道如何着手改变。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中,刘朝兴冲冲闯入屋内,不顾礼仪眉开眼笑的嚷道:“皇爷!大喜啊!”

    崇祯知道定是番薯的亩产出来了,所以并未怪罪刘朝,笑着问道:“可是番薯产量称量出来了?”

    刘朝还未回话,王承恩不满的小声呵斥道:“还不跪下行礼?你个奴婢忘了自家是谁了不成?”

    刘朝这才醒过神来,慌忙跪下磕头请罪:“皇爷恕罪,奴婢该死!实因奴婢太过高兴所致!皇爷莫怪!”

    崇祯起身走过去,伸手拉了刘朝一把,笑着打趣道:“你刘朝将来是要青史留名的人了,朕怎会怪你!起来吧!”

    宫里这么多权宦大铛,皇帝何时这么礼遇过他人?

    刘朝又是害怕又是感动,满脸通红的爬起身来,手足无措的躬身道:“奴婢这等贱躯,怎敢让皇爷相扶!莫要污了皇爷的身子!”

    崇祯又想气又想笑,开口道:“行了行了!朕又不是妇人,哪来的污了身子!你快说,到底产出几多?”

    “奴婢亲自看着庄户称量,一亩产出足有千斤啊!皇爷!近十石啊!奴婢活了几十年,从未见过一亩地有如此多的产出啊!”刘朝开心之下,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嘴巴都快咧到耳朵边了。

    王承恩只知栽种番薯一事,但过耳既忘,也未详尽了解过番薯究竟为何物,今日也是初次见到实物。

    他一听此物亩产竟能达到近十石,吃惊之下双目圆睁,嘴巴大张,满脸的惊异之色。

    也难怪,多少年来,人们只知道一亩能打一石粮食就是很好的收成了,那还得是上好的良田,地力贫瘠的田地,一亩能有个几斗就不错了。

    惊讶过后,他顾不得刚才斥责刘朝失礼了,趋前几步揪住刘朝的袍领厉声问道:“亩产十石?刘朝你可不要蒙骗皇爷!不然咱家把你打发到浣衣局去!”

    刘朝苦笑着回道:“老祖宗,奴婢哪敢胡言?的确是十石啊!不信你亲自过去查验便是!”

    崇祯心里也是挺高兴。原以为一亩有个几百斤就不错了,没成想居然千斤左右,自己整日发愁的粮食问题总算是多了一条心的渠道。

    他笑道:“大伴放手!刘朝所言的确不虚。据朕所知,要是经过改良,此物产量会到几千斤!”

    王承恩松开揪着刘朝衣袍的手,向崇祯躬身赔罪道:“老奴失礼了!还请皇爷责罚!”

    崇祯笑着摇头道:“别整天罚来罚去的!你二人都是无心之失!何况你等皆是朕信任之人,朕岂会处处在意细枝末节!”

    二人赶忙再次行礼致谢。王承恩早就自诩是皇家中人,刘朝听到皇帝如此坦诚之言,心里自是感动无比。

    王承恩开口道:“皇爷适才说此物会至数千斤?莫不是有人种出过?”

    崇祯肯定的点点头道:“的确有人种出过,不过此人已去世多年了!”

    他心里还是有些遗憾,上学时并未掌握这方面的知识。要是个农业专家穿越过来,种出后世的一亩地数千斤问题不大,到时所有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不等王承恩继续追问,崇祯接着道:“刘朝,如何储存番薯,故徐学士的书中当有记载。待来年开春之后,你要安排好,全力扩大种植亩数,此物至关重要,你务必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