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养济
    新政一出,京师所有衙门的风气为之一新,懒政怠政的恶习顷刻间几乎全部消失。在厂卫的严格监督下,拖延推诿的政务环境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地方上报朝廷的大事急事都会迅速汇总到上官文案上,然后再上报内阁处理。

    不积极也不行啊,要有什么错漏被在衙内坐记的厂卫记录下来,不光是年末的那三十两巨额奖金没了,甚至可能会危及到饭碗。好容易盼到高薪这一天,再把金饭碗丢了,那自己家人还不得骂死啊。厂卫坐记之所以容易监督这些吏员,是因为一切往来文书都要登记在案,厂卫们只需每日下值时验看文档就可。

    内阁诸人在此次加薪中得到的实惠更大。

    温体仁作为首辅,按正一品领取俸禄。月薪定在两百两,养廉银一千两。

    王应熊、张至发等人按从一品待遇,月薪一百五十两,养廉银八百两。

    温体仁已是六十几岁的人了,平时走路都是踱着官步,显得稳重,也更有官威。

    以清廉自居的他,平日下值回家都是大门紧闭,基本不见外客,好做出一个拒不受贿的姿态。

    时间久了,清廉倒是清廉了,但日子也过的不如其他大臣宽裕。

    因为没人送礼啊,你不是清廉孤臣吗?那还要银子干嘛?

    为此老温没少挨家中妻儿的埋怨:你看看人家某阁老,起居八座,家中奴仆成群,隔三差五就在家宴请宾朋。家里的小妾都带着全套的金饰,出门身后跟着一群婢女。你再看看咱家,老爷你的官轿都用了好几年了,也不舍得花钱换个新的,上下值路上多寒碜啊。

    老温是有苦自知,只能甩下脸来骂一声,然后溜到书房看书去了,因为他心虚了。

    这么多年的首辅,为了在皇上眼里落个孤直清廉的形象,自己忍痛拒收了多少人的重礼啊,为的不就是保住首辅的位子吗?

    平时的年节之礼,也只有几个他的铁杆亲信相送。而王应熊等人家中,一到过年过节,门口送礼的都排成长队。

    温体仁有时也后悔,自己这是图的什么?

    当官不就是为了让家人以及亲朋好友都沾上光吗?现在倒好,一个首辅,日子过得也就比寻常富户稍好一些而已,因为没钱啊。

    没想到圣上开恩,居然一下子给了这么大的恩惠,虽然不是给他自己,但他却是所有官员中薪资最高的一个。

    俸禄一年就能拿到两千四百两,外加一千两养廉银,不仅是家中陡然变得宽裕无比,更重要的是那份荣耀,整个大明就他的俸禄最高!谁能比得上?

    官轿陈旧,不好看?换!立马换最新款,东有暖炉,夏有冰盆那种!

    人家小妾都带金饰?买!全套的金饰,最流行那种款式,买两套!这下该不会唠叨了吧?

    老温现在走路都是疾步带风那种,整个人都变得精神抖擞,声音也变得洪亮无比,平时不假辞色的冷脸也带上了些许笑意。

    这次加薪带来的效果立竿见影,并且会造成较深层次的影响,人心安定是最大的好处。

    位居深宫,京师便是自己的大本营,也是整个大明的大脑和中枢,不管是军心民心还是官心,必须要稳,士气必须要提振。

    算下来,这次不过是每年多支出二十几万两银子就是了,但却基本消除了衙门中诸多陋习,这些行为产生的本身都是因为两个字-----银子。

    关键是如何让现在这种好的风气持续下去,而不是大家三分钟的热度,看来有效的监督和个人利益缺一不可。

    只要能花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区区二十万两银子对于现今财大气粗的崇祯来讲,真不是什么大钱。

    只要两淮盐场的问题得到解决,那就意味着白花花的银子,黄澄澄的铜钱滚滚而来。

    要不要给户部也分一些呢?侯恂那张苦瓜脸现今虽然略微改善一些,但还是整天皱巴巴的。每次看到他那张满是阶级仇恨的老脸,自己都恨不得上去用脚踹到他。

    算了,六十多岁的人了,还要每天应对各地要钱要粮的本子,也确实难为他了,到时适当允一些给他也罢,总不能眼看着老头愁死吧?

    既然想到两淮的事来,那就抓紧办了吧,这一年多花出去二十几万两,两淮盐提举司说不得一下子搞回好几个二十万呢。

    可别小瞧级别不高的官员,要是在要紧的位置上坐久了,家产不见得比某些高官少,小官巨贪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拿下两淮盐提举司后,两淮盐场就成了囊中之物,单单淮北十几个盐场以及官仓里储存的食盐就是一笔大财。

    可惜的是大盐商们都聚集在扬州府居住,无法捎带着以勾结匪盗,据朝廷之利为己的罪名查抄几家,那可就发大财了。

    要是同样拿出和范永斗等人一样的八家来比的话,盐商们的家产能甩范永斗们好几条街。

    盐商奢华到什么程度呢?

    举个例子。

    某姓盐商在花园中建造了一座厅堂,用来宴请贵客时使用。整个厅堂全部用木头打造,包括里面的所有家具。

    木头建造不是很平常吗?这有什么奢华的?

    是,木头建造是平常,但人家全部用的是金丝楠木!

    在后世楠木被喻为一寸金丝一寸金,而在现下的大明,其价格比之后世毫不稍逊,寸木寸金的确名副其实。

    从云贵大山深处找到楠木,砍伐后顺水漂流下来,再用船拖着来到江南,然后解开木头,彻底晾干后再打制成家具,这中间的花费足以让本就稀少的金丝楠更加昂贵。

    用金丝楠木打造一座厅堂,那得花多少银子?

    这个就不知道具体数目了,但大体上十几万到数十万两是有的。

    能花几十万两造一座厅堂,只为了自己享乐,可想而知这家底有多丰厚吧。

    后世的福布斯富人榜上,恐怕也没几个舍得这样做吧。有人算过,明朝时一两银子的购买力,相当于一千元RMB,花一两亿只为建造一座厅堂,真是没几个人能做到。

    反正崇祯干不出这样的奢靡之事来,虽然贵为一国之君,名义上富有四海,可实际确是刚从苦日子里熬出来。

    何况就算再有钱,崇祯也不会吧前花到这上面去,不值得。

    把巨额资金投入到改善民生上去,比如修桥铺路,扶危济困之类,不比搞成死物强吗?都用钱来造昂贵的房子,那其他商品流通需要的银子去哪找?

    现在至少京师一带各方面都非常稳定了,从宫里到军队再到民间都是人心思定,现在又加上了官员群体。各种举措下,崇祯的威望已经悄然树立,接下来就是让人们慢慢消化吸收吃下的营养餐,潜移默化中改变一些痼疾重症。

    为了让善政更多的惠及到普通百姓,在崇祯的有意蛊惑下,懿安皇后和周后以及田贵妃、李淑妃等人出资,在南城北城分别建立起了两所规模颇大的养济院。原先的养济院早已荒废坍塌,并且周围的民居将其局限在小小的范围内,所以并未在原址修建。

    养济院古已有之,太祖建立大明之后,将这一制度发扬光大。

    “使各处鳏寡孤独废疾不能自存者有所养”便是养济院的基本原则,大明鼎盛时期,几乎每个州县都建有养济院,当地官府士绅出资捐输,购买粮食等生活物资,以供其正常运转。

    但随着数年来局势的动荡不安,北地政纪废弛,常人都难以得活,谁还顾得上他人。因而江北的养济院逐渐荒废,同时也伴随着无数惨剧的发生。

    现下想大规模恢复各地的养济院是不可能的,能让平常人有口饭吃都很难做到。

    但总不能眼睁睁看着那些孤苦无依之人病饿而死吧?作为一个穿越者,从小便以人道主义是人类最基本的良心为准则的崇祯无法接受。

    现在手头既然宽裕了,就不能让人间惨剧在自己眼皮底下发生。

    在一次用膳时,崇祯无意中提及锦衣卫的一份报告,其中一处就专门描述了京师中这群无助之人的惨状。

    人类之所以组建家庭,不光是为了传宗接代,更重要的是寻找依靠。在自己遇到重大挫折需要帮助时,有亲人可以陪伴左右,哪怕不能提供别的帮助,但心理上会有更多的安全感。

    这些因为各种原因从而无依无靠之人,生活如在地狱里一般。

    平日缺衣少食是常态,尤其是生病之后,只能在神志清醒的状态下,伴随着巨大的恐惧感慢慢消亡。

    更难熬的是到了冬日,饥寒交迫之下,死亡便是最好的归宿。顺天府的差役每天都要用车将大批冻饿而死之人推出城外,找一处荒僻之所扔掉。

    这些并非逃难来的外地人,而是京师本地人,鳏寡孤独废疾者!

    周后听到丈夫说到这些后,忍不住垂泪不已,连饭都不吃就起身回了卧房。

    第二日,周后便去了懿安皇后居所,将崇祯所言一一相告,张嫣也是不禁落泪,于是便有了个人出资修建养济院的想法。

    周后将几人的想法告诉了丈夫,崇祯立即表示坚决支持,并极力夸赞周后等人的善心善行。并大方的表示,名义上是周后等人出资,但实际所耗都由自己承担便可,包括以后养济院运转所需,皆由内帑负担。

    在朝野一致好评下,周后等人出资三万两银子,由工部派员督建,顺天府负责雇佣民夫的养济院正式开建。

    由于有母仪天下的皇后带头,再加上皇帝刚刚给大家大幅提高了薪资,许多勋贵文臣府上的夫人也纷纷捐输钱粮。

    乐安公主府、阳武侯府、宣城伯府等勋贵府上,以及温体仁为首的朝官重臣府上,也你一千两我两几百的争相捐输。这也让崇祯不由暗自感叹,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之视君如腹心,古人诚不欺我啊!修建养济院本是应有之意,没想到却让本就各怀心思的君臣之间产生了难得的交集,这也算投桃报李的一种具体表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