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凌迟
    接到崇祯谕令的陈奇瑜马上遣人前往凤阳和徐州,征调参加过寿州之战的凤阳卫、徐州营前来淮安,以防可能出现的民变之事。

    陈奇瑜之所以舍近求远,没用就在附近的怀安卫、扬州卫等几处卫所的大兵,主要是他太清楚其中的道道了。

    内地卫所兵糜烂已久,漕运总督名义上统领二十余卫两万余人,但陈奇瑜相信,这么多卫所的实际兵员,加起来绝不会超过一万人,并且其战斗力堪忧。

    怀安卫和扬州卫中的军户已与寻常百姓无异。他们早就将太祖制订的有关卫所条文抛之脑后,多年来与当地居民有着各种往来,已不再是单纯的屯田养兵的军户。卫所子弟遍布各种行业,与平民通婚的不在少数。

    由于这些事并不是集中发生,都是百余年来循序渐进的出现,当地官府也并无出台任何举措阻止事态的扩展,久而久之,江淮一带的卫所已经名存实亡。陈奇瑜已经上本提议,将辖下二十余卫裁撤,只保留运河关键节点上的数卫便可,比如扬州卫、淮安卫、高邮卫等几卫。

    除了没看得上这些卫所的战斗力以外,陈奇瑜更知道,真是出现最糟糕的情况,用本地兵镇压本地人,那自己就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了。到时说不定会出现双方联合起来,把本可能可控的局面搅的不可收拾。

    分别去往两处的信使走后,陈奇瑜与梁琦闲谈起来。

    二人在二堂对坐,仆从端上香茶,梁琦端起后品了一口,高声赞道:“好茶!”

    虽然陈奇瑜贵为正二品大员(凤阳巡抚),但梁琦的特殊身份在那摆着,人家可是皇帝的亲军,品级不高,但却不受任何人管辖,所以陈奇瑜与之相对而坐,以示对皇帝的尊敬。

    陈奇瑜端起茶碗嗅了嗅热茶散发出的香气,然后轻啜一口后,眯起双眼回味一番后感慨道:“许久未曾喝过如此好茶也!想当年本官督帅天下兵马四处征战,不用说喝茶,有时就算想喝口热水也无啊!”

    梁琦拱了拱手肃声道:“陈督抚当年之功卑职也有所闻,心下也是十分佩服!听闻陈督抚就任凤阳后,练出了一只好兵,还亲自率其参与寿州剿杀闯贼之战,卑职更是心驰神往,恨不得亲身上阵杀贼,以报圣上宽待之恩!”

    陈奇瑜暗自鄙夷:你还上阵杀敌,你也就冲着我们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耍耍威风而已,顺便还捞个盆满钵满。

    他摆手道:“梁百户过誉了,陈某蒙圣上拔擢至高位,自当尽全力了却圣人之忧。梁百户忠勇过人,日后定有用武之地,现下还是将钦差之事办妥为好!”

    梁琦嘿嘿一笑:“不瞒陈大人,北镇抚司复起以来,上下用心,将士用命,经办贪墨案子已是不少,无一错漏!只要被我北镇抚司盯上,想要脱身千难万难!卑职已遣人开始便装查探,不用数日,提举司上下贪渎罪证就会显露不少!三木之下岂有亡命?大人就等着好消息便是!”

    陈奇瑜暗自心惊的同时,心下也是厌恶更加深重。

    他眼珠一转笑道:“梁百户有把握便好,不说这个!对了,适才梁百户既然对所饮之茶赞不绝口,那稍后本官送你些许。前些时日本官巡视运河辖下各处,在淮安、临清两处钞关稍歇,两位大使分别将此好茶相赠,这等好茶本官可是买不起啊!既然梁百户有缘遇上,那本官便借花献佛,送于你品尝!哈哈!”

    作为专事缉私侦听的梁琦来讲,职业习惯是印到骨子里的。

    他听闻陈奇瑜说到买不起这几个字后,好奇心一下子就被勾起。虽说他也知道陈奇瑜贵为督抚,不可能买不起一点茶叶,但想来此茶应该相当昂贵,所以便想一探究竟。

    他却不知已落入陈奇瑜的算计中。对方就是想利用锦衣卫贪功的弱点把他当枪使,让他出手把这两处钞关拿下,叫户部出个大丑,便可以用就近管束的名义上本掌控钞关。

    其实就算知道陈奇瑜在算计他,梁琦也不在乎。身为皇帝的鹰犬,遇到既能邀功又能发财的机会当然不会错过。这次他来江南一带,以罪员众多为名,多开出了好几张驾帖,逮人可谓是名正言顺。

    梁琦急忙开口问道:“好教陈大人得知,卑职是个粗人,平日并不识茶叶好坏。适才只是随口一赞,莫非此茶甚为贵重不成?要不怎地连陈大人这等位高权重之人也不舍得喝?”

    陈奇瑜暗自冷笑:饶你精似鬼,也要喝老子的洗脚水!

    “你来看!此茶名为天目青顶,产自杭州府附近之天目山。其形似雀舌,叶片肥厚;芽毫显露,色泽深绿,油润有光;滋味鲜醇爽口,想起清香持久,实乃茶中极品也!”陈奇瑜赞道。

    梁琦端起茶碗细看,顿觉确如陈奇瑜所言,经过滚水的冲泡,油润的叶片舒展开来,形状像极了一条条雀舌。

    他追问道:“陈督抚,此茶价高几何?该不会比贡茶还好吧?”

    陈奇瑜笑道:“梁百户有所不知,茶叶皆出自南方,宫中贵人所用之茶虽然名贵,但经船运至京城,路途之上吸入潮气后便已失原味。此地距杭州不远,茶叶采摘炒制后几日便能送达,扬州、淮安两地的盐商巨贾具是喜爱此茶。但此茶产量稀少,其价堪比黄金!”

    梁琦伸手摸索着下巴上的短须,脑子里开始飞速转动。

    陈奇瑜则是不动声色的端起茶水品了起来。

    在经过近月余的长途跋涉,押解高迎祥和高迎恩的囚车终于抵达京城。

    为了确保路上的安全,孙传庭派遣巡抚标营两百马队以及三百名步卒一路护送,以确保高迎祥不会被其他流贼半道劫走。

    实践证明,他多虑了。

    高迎祥所部精锐在寿州之战中损失殆尽,好歹聚拢起来的残兵败将在黑水峪几乎全军覆没,只有为数不多的流贼翻过山向陕北逃去,就算有人知道高迎祥要被押解入京,可谁还有本事组织起大股人马半道拦截囚车?

    高迎祥在西安当地名医的治疗下早已痊愈,一路上坐在囚车中沉稳无比,时而自言自语,时而仰头望天,大部分时间神态甚是安详。

    在另一辆囚车里的高迎恩则是垂头丧气,情绪低落至极,时常情绪失控放声大哭。

    押解他们的秦兵一路上并未虐待他俩,饭食供应和自己一般无二。毕竟也是统帅过千军万马的一代豪杰,虽然是反贼,但被俘后并未作出摇尾乞怜的样子,这一点让所有人都很佩服。

    高迎祥和高迎恩被关进刑部大牢,押解的官兵在京城休息数日后,每人得到十两赏银后兴高采烈的返回西安。这一趟没白来,虽然没有如幻想中那般得见天颜,但十两银子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了。

    崇祯强自按下了想亲自去见一下这个史上有名巨贼的念头,一国之君去看一个贼头,确实有点掉价。

    不管你折腾的如何厉害,后世有多少人为你唱赞歌,单凭无数无辜者直接或间接死在他的手下这一点,就必须得到严惩。

    知道高迎祥押解进京后,本来觉得凌迟太过残忍的崇祯,脑海中总是不由自主的出现很多画面:被流贼打破的城镇中火光四起,无数蝗虫般的流贼涌入城中,随即就是哀嚎反抗的妇人被凌辱,想要逃跑的青壮被砍下头颅,毫无抵抗能力的孩童被长枪刺穿后挑在空中。

    此贼该死!该当用世间最凌厉之刑罚将其毁灭!

    数日后,高迎祥与其弟高迎恩与闹市处被凌迟处死,观者如山色沮丧,行刑场面惨不忍睹,万众欢呼的场面并未出现,所有人都被吓住了。

    赤裸身体,被渔网网住的高家兄弟,被顺天府的行刑老手割了数百刀之后还没咽气,其间刑部以及顺天府监刑的官员狂吐不止,有的观刑百姓当场吓的晕厥倒地。

    最后刑部的官员实在忍受不了,坚决要求刽子手将二人一刀毙命后,就赶紧回去交差了。

    崇祯在听闻消息后也是恶心了半天,心里隐隐有些后悔,不该用如此残忍的刑法处置二人,虽然其罪当诛,但斩首就可以了,看来凌迟之刑应该废止了。

    两人身为反贼,身受极刑也算罪有应得,上一个被凌迟的袁崇焕就确实不该了。

    不管怎样,人家是正牌进士出身,督抚辽东的二品大员,又不是謀逆等十恶之罪,为何要如此惩罚与他?

    想来想去,只能用恼羞成怒来解释了。

    你袁某人在皇帝面前夸下海口,说是五年平辽,皇帝在你的蛊惑下信以为真,并当着众多朝臣的面极力夸赞与你,给与了你无上的荣耀和充分的信任,举大明全国之力无条件支援你,结果呢?两年不到竟然被建奴打到了京城!

    你这是在当众打皇帝的脸啊,登基没几年的皇帝正要借此机会树立起识人之明的形象,被你这袁督师一下子给毁了,你还振振有词的找出许多借口,想再次欺骗皇帝,你这是摆明了在侮辱皇帝的智商啊!皇帝能饶得了你?

    流贼巨寇被凌迟处死的消息迅速传遍全城,百姓们拍手称快的同时,对朝廷更深的敬畏感也油然而生,还是好好活着吧,跟朝廷作对的下场实在是太惨了,那个闯贼挨了那么多刀竟然一声未吭,也算是条汉子。不过总归是个反贼,确实该死。

    随着时间的推移,数日后这件事慢慢淡出众人的视线,陈奇瑜关于漕运的本子和梁琦关于钞关的乱象报告先后摆在了崇祯的案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