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游击
    孙传庭并未参与洪承畴组织的军事行动,对于这种牛刀杀鸡的行为他根本不屑一顾。身为陕西巡抚的他还有安民的职责,不需要非得带兵参战。洪承畴虽然贵为五省总督,但对孙传庭并没有管辖权,见他不愿参加也未勉强。

    孙传庭以巡视陕西西南府县的名义留了下来,然后命许忠、刘应杰率部将投降的张文耀和拓养坤部送往西安大本营,然后亲率近万秦军转头向西南的凤翔府进发,直奔马进忠等流贼而去。张文耀极力想跟随前往剿贼立功,但被孙传庭以需他安抚降兵为由拒绝了。

    孙传庭之所以安排降贼折返西安府,一是方便接收朝廷的军资,二是在西安可以就近补充粮草;这八千人每日所耗可是一个惊人的数目,周遇吉带来的军粮可没把他们计算在内。

    洪承畴手下两万多官军的粮草消耗,现在大部分依赖西安府的孙传庭供应。大军在陕北近一年的消耗早就让延安府和西面的庆阳府叫苦不迭,若非孙传庭在西安屯田收获颇丰,将供应大军的重担接了过去,这两府的知府早就上本请辞了。

    凤翔府和平凉府交界的白石原上,数万名流贼将营地扎在此处,喧嚣叫嚷声响彻整个原上;身穿五花八门各种服色的流贼们或是嬉笑打闹,或是饮酒耍钱,或是听曲唱戏,整个营地仿若集市一般热闹无比。

    在流贼营地正中一座营帐内,马进忠、混天王、仁义王等几名流贼大头领,以及各自手下的亲信将领正在饮酒划拳。数张简陋的木桌上杯盘狼藉,各种味道掺杂在一起,令人闻之欲呕。

    年约三旬的马进忠生着一副典型的西北汉子的模样,四方脸盘上一双浓眉下的双目精光四射,鼻直口阔,身形高大结实。

    他是陕西平凉府固原州马刚堡人氏,幼时家贫,成人后仗着一副好身板加入当地的马匪队伍,跟着头领四处劫掠商贩大户。因他这一伙马匪心狠手辣,劫掠后基本不留活口,被平凉府上报陕西巡抚衙门,在时任陕西巡抚汪乔年的的督促下,陕西镇出动精锐边军突然袭击了马进忠他们。经过小半个时辰的搏杀,这伙六百余人的马匪最终大部被灭,只有马进忠等百余人逃得性命。

    马进忠因为心狠手黑,颇有谋略,战阵之上敢于拼命,因而成了这百余人的头领。

    他们逃得性命后不敢再在陕西镇附近活动,于是便往南进入凤翔府一带活动。但为了不再次引来边军围剿,马进忠这伙人并未有过大过激的举动,平时只是以劫掠为主,杀伤比原先少了很多。

    随着陕西各地流贼频起,陕西镇官军被征调四处救火,没了顾忌的马进忠也开始带人疯狂掳掠;他们攻破府县大户堡垒,抢得大批的钱粮和女人,然后招兵买马扩大队伍,短短时间内在凤翔府一带打出了好大的名声。

    由于没了边军压制,地方官府手里只有孱弱的卫所兵和民壮弓手,无力与马进忠对抗;这些人把守城池还行,出去剿匪只能是羊入虎口。马进忠的手下从最初的百余人马队,渐渐扩大成为一万余人的大股武装。

    但这种肆无忌惮,四处抢掠而无人可制的好事今年起戛然而止,临洮总兵曹文昭与他的侄子、参将曹变蛟率三千人马进驻了凤翔府。

    曹文昭叔侄一到凤翔就给了这一带的流贼来了个下马威。

    在探得以仁义王为首的另一大股流贼营地设在凤翔府城西的五里坡后,曹变蛟带着马队突袭了这伙流贼。

    刚刚打破了陇安县城外一个当地大户,抢得数百石粮食物资和几千两银子的流贼们,正在兴高采烈的坐地分赃,对于即将到来的危险毫无知觉,曹变蛟带着五百骑兵忽然杀出后突入流贼营中,马踏刀砍枪刺,片刻之后便冲阵而去。

    等仁义王从营帐中出来时,官军早已不见踪影,只有满地的尸体和伤员的哀嚎声。

    流贼们冲着官军遁去的方向破口大骂,纷纷叫嚷着要追上去报仇,可这伙流贼基本都是步卒,哪能追的上官军的骑兵,所谓报仇只不过是发泄一下心中的惧怕情绪而已。

    检点下来,这次死伤共计七百余人,死了的也就罢了,伤者可都是骨断筋折的重伤,在当时的环境和条件下,很难捱过几天。

    无奈之下仁义王只能安排人手去营外挖坑,好把死者埋掉,伤者则是抬回各自帐中等死。

    为了防止官军再次来袭,流贼打制了不少粗陋的拒马摆放在营门口,官军马队要是再来也会有了充足的时间集结迎战。

    等挖好数个大坑之后已是黄昏时分,除了抬着搬运尸体出营埋葬死者的数百人外,其他流贼都在营中戏耍闲扯,仁义王等头领则是搂着抢来的妇人在帐中淫乐,一切都显得很是平常。

    没过多久,营地外又响起了疾风暴雨般的马蹄声,中间还夹杂着惨叫声呼喝声;等流贼们从惊愕中清醒过来,并马上报知各位头领后,一切都归于了平静。

    曹变蛟再次带人突袭埋葬死者的数百流贼,将这数百人诛杀殆尽,首级全部砍下面向贼营摆成京观样式,以此来震慑这伙反贼们。

    仁义王终于怕了。这伙官军就像饿狼一般,不知道藏在何处盯着他和近万手下,自己这边只要稍微露出破绽,官军就会猛地铺出来撕咬一口,然后继续隐匿行迹等待时机。

    这伙官军不像其他官军一样,讲究堂堂之阵,明刀明枪的上来厮杀,而是用这种阴损的手段蚕食流贼。仁义王心里清楚,他们这种恶心人的打法再来几次,手下这伙乌合之众肯定会哄堂大散。

    趁着晚间骑兵不敢作战的空隙,仁义王下令连夜向北撤退,并且专捡着崎岖难行的小道走,为的就是避免被官军骑兵衔尾追杀。

    打着火把的流贼们一口气跑出去几十里地,离开凤翔府城几达百里之后方才停下脚步。还好,官军并未追来,仁义王这才放松下来。

    等流贼们胡乱吃过几口早饭后,仁义王下令继续加速往北撤,他决定彻底离开凤翔不再回返,这伙官军给他的心里留下了挥之不去的阴影。

    曹变蛟带队突袭两次之后早就远遁而去。

    要是手下有三千骑兵,不,只要有两千骑兵,他就会将这伙近万流贼全部杀光。

    可惜,自己和叔叔一共才有三千手下,在陕北一带的官军里,除了辽东客军以外,已经算是骑兵最多的一只队伍了。

    收起思绪的曹变蛟一言不发,继续当先向陇州方向驰去,五百骑兵同样默不作声的紧跟其后。

    陇州有大股流贼马队活动猖獗,曹变蛟决定前去查探一番,看看有没有机会袭杀小股流贼马队,缴获一些战马。

    曹文昭因为兵力不足,只能将两千余步卒凤翔府城周边,曹变蛟则是自告奋勇带队四处打探流贼动向,并伺机予以袭杀。

    对于这个沉默寡言但武艺高强的侄子,曹文昭向来视若亲生;他对曹变蛟非常的放心,知道这个侄子精明的很,不是那种有勇无谋之辈,所以就由着他去了。

    来到凤翔府数月,曹变蛟率队出击十余次,马进忠、仁义王、混天王这几股大贼,都在他手底下吃亏不小,但都拿曹变蛟一点办法没有。

    曹变蛟因为属下人数太少,所以都是采用游击战术,瞅准流贼人数少或者麻痹大意之时突然冲出来打一下,然后不管伤亡如何立刻远遁。这种打法把流贼们搞得晕头转向,精神时刻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中,平时打粮劫掠都不敢有丝毫松懈之处,生怕这个杀神不知道从哪里又钻出来咬他们一口。

    这几名巨匪中,马进忠的情况稍好一些。他手下有两千多骑兵,基本都是小股马匪慕名来投,虽然比不上曹变蛟的手下精悍,也不如他的装备齐整,但也具备一战之力。

    曹变蛟贪恋马进忠的战马,这后面几次都是针对他而来。双方交手数次,曹变蛟虽然夺得了百余匹战马,但也有十余名手下阵亡,从月前的最后一次袭杀后,马进忠再没见过官军的骑兵。

    但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几伙大股流贼现在根本不敢分兵劫掠,只能聚集起来才敢去攻打县城或乡下的大户。县城不好打,那些高筑墙,深挖沟的大户同样不好打,有时搭上数百条人命也攻不下来。

    大户们为了打退前来攻打的流贼,往往不惜悬赏重金守住堡子。因为一旦被攻破,不光全家没命,多年的积攒也成了流贼的战利品。

    那些庄户门也是同样的想法,守堡都是拼尽全力,根本不惜命,他们都知道流贼有烧杀抢掠的秉性,哪肯轻易的让贼人们得逞?

    曾有一次,混天王带着五千余人攻打香泉县乡下的一个堡子,就在快要打破时,曹变蛟带人突然杀出,将混天王的后队冲破后扬长而去。

    混天王因为惧怕官军并未走远,又苦于手下没有大队骑兵抗衡,只能放弃眼看要破的堡子,收拢手下一步一惊的回了原上的寨子。

    所以现在流贼们既要防着官军马队的突袭,又要和守堡子的大户硬拼,渐渐的粮草物资已快接济不上了。

    最后马进忠决定,和混天王等人合兵一处,攻打府县城池,以便获得充足的物资。

    他派人联络上仁义王和混天王,决定在仁义王立下营寨的白石原会兵,准备妥当后,三人率部合伙攻打灵台县,所得金银物资平分,改变现在基本上坐吃山空的局面。

    更重要的是,马进忠谋划着引出这只官军骑兵,伺机将其一举歼灭,然后借着威势成为凤翔一带的流贼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