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一百六十五章 蛊惑
    华阴县以南约四十余里的华山山脉一处平缓的坡地上,数千人正在或坐或躺的歇息,这些人就是蝎子块拓养坤原先的部分手下。

    自从在延安府投降后,拓养坤和张文耀率领八千余手下,在官军游击许忠、刘应杰三千人的看护下,一路向南直奔西安而来。

    许忠和刘应杰乐得不用上阵拼命,对于立功升迁来讲,二人更热衷于金钱美妇。

    原先他们与贼交战时便习惯于跟在大队官军身后,见有便宜可赚便奋勇向前,一旦形势不妙立刻率先后退。

    这种事发生多次,导致二人在官军将领中名声很臭,就连他们的上官左良玉也因他们的行为而嫌弃不已。

    自被洪承畴一脚踢到孙传庭手下后,二人因摸不准新任巡抚的脾气秉性,因此开始时有所收敛。

    但时间一长,其懒散怠慢的性情重新发作,日常秦军两天一操训,他们却是五天一次;还时常抱怨秦军军纪太严,无故不得离营进城消遣。

    因为他们的营地和秦军不在一处,因而孙传庭并不知晓二人所部的行为。

    直到有一次孙传庭巡视到了两人的营地,眼见的营门大开却无人值哨,进入营地后士卒们都是三五成群的耍钱赌戏,整个营地乌烟瘴气。

    查问主将去向方才得知,两人带着亲兵去了西安城内的窑子喝花酒去了。

    孙传庭勃然大怒,命孙志安带人到城内将两人和几名亲兵抓了回来,然后集结士卒,当着数千人的面,将两人的屁股扒光,狠狠的打了五十军棍,并将几名亲兵的首级斩下。临走时孙传庭撂下话,胆敢再犯,斩立决!

    两人养了半个月伤才好利索,在知道了孙传庭的手段后,两人老实了许多,日常操训虽还是应付公事,但至少不敢再进城消遣了。

    但是许忠和刘应杰的心里对孙传庭却是恨之入骨,被打军棍一事让他们觉得非常没面子,亲兵被杀更是仇上加仇,两人心中愤恨难平,都想着有机会报仇雪恨。

    这次接到名为护送,实为监视降贼的差事之后,两人暗中合计一番,觉得拓养坤和张文耀造反多年,劫掠所获一定很多,趁着他们还未正式成为官军,定要借机狠狠敲他们一笔才好。

    于是二人借着闲谈之际,明里暗里的向张文耀和拓养坤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张文耀和拓养坤自是明白他们的意思,再说作为新降之人,虽然品级相同,但心里难免缺少底气。

    二人商量一番后,各自拿出了一千两银子,遣人送到许忠和刘应杰的营帐,表示名下实无余财;虽然多年从贼,但劫掠都以粮草为主,毕竟手下都有数千或几万人等着吃饭,金银又买不到粮食。

    许忠和刘应杰哪里肯听,在他们眼中,这伙流贼肯定都是家资数十万上百万的肥羊,只拿出这么点银子来孝敬他们,这是明摆着瞧不起他们。

    于是两人开始明着向张文耀、拓养坤明着索要钱财了,并扬言,要是不给,晚上睡觉时人头说不定就不保。

    张文耀和拓养坤都是又惊又怕,虽说心里明白两人的言语多半是唬人的,但又怕万一真要是被人下了黑手,朝廷肯定不会给他们出气,谁叫他们原先是贼来着?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无奈之下,张文耀、拓养坤又各自拿出五百两银子亲自送到两人帐中,并诉苦说真是没多少银钱,这是最后的积攒了,不信可以问其余的流贼士卒,平时抢掠真的是以粮草为主的。

    许忠和刘应杰哪里肯信,银子是收下了,但脸色却很难看,就差没上前打骂了。

    自此之后,一路上许、刘二人指使手下对降卒们动辄打骂,克扣饭食更是成了家常便饭。

    拓养坤的亲信黄巢从贼多年,本来就对投降编入官军一事甚感不耐,觉得没有做贼痛快,加上许忠和刘应杰这番行径,更加让他怀念做贼的快活日子。

    于是他找到拓养坤,蛊惑他带着部下重新造反,趁着朝廷大军都在陕北之际,带领部众出潼关入河南,那边山高林密,地势险要,是落脚的最佳所在,官军别说剿,想找到他们也是难事。

    拓养坤虽然心中也是愤恨无比,但想到他所见到的官军威势和高迎祥的下场后,心里仍是惧怕不已;生怕再次造反之后,一旦被官军剿了,那就是再想投降也不可能了。

    犹豫不决之下,拓养坤找到张文耀商量对策,黄巢也趁机鼓动张文耀一起反出陕西去。

    张文耀虽然也是对许、刘的卑劣行为感到气愤,但对于拓养坤和黄巢的提议却断然拒绝。

    开什玩笑?好容易脱了反贼这张皮,自己也成为了朝廷的高级军将,光耀门楣让人自豪无比,为这点事就要重新做贼?

    老子不干!

    张文耀告诫二人暂且忍耐,等到了西安府,朝廷发下官身文牒,那时候就不用再怕人敲诈了,谁要还敢上门勒索,直接挥老拳揍就行了。

    黄巢眼见拓养坤把张文耀的话听进了心里,情急之下撒了个大谎:“大头领,俺前日有次经过许忠的营帐,不巧听到他和刘应杰正在谈论俺们这伙降贼!俺听到后这才想起劝说大头领反出陕西!”

    拓养坤急忙问道:“他们谈的啥子?还想问俺们要多少银子?”

    黄巢叹口气道:“要银子倒好了!要的是俺们的命啊!”

    拓养坤大惊之下跳了起来,连声问道:“你啥子意思?谁要俺们的命?俺和张老弟都是游击将军,他俩敢要俺们的命?”

    黄巢冷笑道:“那许忠说的!俺们这八千人只要到了西安府,部众都去屯田,头领全部斩首!大头领,不是许忠要俺们的命!是朝廷想要俺们的命!”

    拓养坤吓得脸色苍白,额头上冷汗直冒,他喃喃自语道:“不是这等!你定是听错了!朝廷不会言而无信!”

    黄巢继续道:“大头领,打你起事俺就跟着你,俺啥时候诓骗与你?朝廷未在延安府动手,那是怕消息走漏,没法招降别股义军了啊!俺们现下不是去西安府,俺们这是去黄泉地府啊!”

    张文耀本待反驳黄巢,但看到拓养坤这番模样,便知道他已经信了。

    他和拓养坤是交往颇密,了解他的秉性。

    拓养坤胸无大志,并且生性多疑,耳根子很软,自己没啥主见,黄巢这一番惊人言语,使得本就多疑的拓养坤彻底相信了,朝廷派兵将他们押回西安府,就是为了坑杀的。

    罢了,既然你想做回反贼,那俺张文耀对不住了,只能借老哥你的人头一用!

    拓养坤半天才缓过神来,他慢慢转头看向张文耀:“张老弟,俺适才琢磨一番,黄巢的话八成是真的!朝廷没打算放过俺们!跟朝廷作对多年,俺们手上沾了不少血啊,有平民也有官军的!朝廷能不记恨?”

    张文耀神情凝重的点头道:“大头领说的没错!虽说俺们平日节制手下,要财不要命,可事到临头谁能收得住手!朝廷这是想秋后算账啊!”

    黄巢见两位头领都是信了他的一番言语,心下暗喜不已,他火上浇油道:“朝廷倒是给了两位头领一个职衔,还是和许、刘二贼品级相同,可这一路上那两个贼子何时拿两位头领当做将官看待?二贼还是把头领当做反贼对待!要是同为官军,他二人安敢向别人勒索银钱?”

    拓养坤慢慢坐下,神色恢复了平静,他开口道:“既是明知要死,那俺们也不能就这么白白死了!朝廷不仁,就别怪俺们不义!俺想好了,反了!”

    黄巢竖起大拇哥笑道:“中!这才是大头领的样子!大头领只管吩咐,俺黄巢没二话!”

    张文耀心中既是有了主意,便想要趁机将事闹大,将来好从中捞取更大的功劳。

    他开口道:“大头领,反出陕西俺没二话,可现下俺们缺少兵器粮草,许、刘二贼虽人马不多,可手下都是甲兵,俺们要是反了,眨眼间就让他们给剿了!这该如何是好?”

    黄巢一拍胸脯笑道:“两位头领,俺有一条妙计!要是成了,兵甲粮草都有了!”

    拓养坤虽然智谋短缺,人也不是勇悍之辈,但他最大的好处就是,待手下宽厚,善于倾听他人意见,说白了就是心里没啥主意。

    他一听黄巢有办法,急忙催问道:“黄兄弟有啥妙计?说来听听!要是俺们成了事,哥哥亏待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