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剿灭
    拓养坤的营帐内满地血污,地上一片狼藉。许忠和刘应杰的首级已被砍下,两人面上的神情犹自带着惊怒与恐惧。

    两人带来的数名亲兵也被砍下了脑袋,营帐内酒肉的香气掺杂着血腥味,令人闻之欲呕。

    拓养坤以请许忠和刘应杰帐内吃酒,并且酒后自有重礼送上为名,把两人从官军营地请了过来。

    许忠和刘应杰不疑有诈,还以为这数日的苛虐下,拓养坤和张文耀服软了。

    天色刚黑,两人兴高采烈的带着几名亲兵便装前来赴宴。

    帐内摆了两桌酒席,许忠和刘应杰那桌由拓养坤和张文耀亲自作陪,带来的几名亲兵则有黄巢和拓养坤、张文耀挑出来的几名亲信相陪。

    酒至半酣之际,拓养坤借口方便起身离席出了营帐,张文耀故意将筷子拨到地上,弯腰捡拾的时候,将靴筒中的短刃抽了出来。

    他咳嗽一声后半蹲着身子猛地往前一探,腰臂发力,握着短刃的手臂一挥,雪亮的短刀划过和他隔着桌角而坐的刘应杰的咽喉,刘应杰的身子犹如木头般向后直直砸向地面,口中犹自含着一块羊骨。

    没等对面的许忠反应过来,张文耀大喝一声,短刃脱手掷出,钉在了许忠肩上,许忠惨叫一声;张文耀直起身子猛地将桌子掀起砸向许忠,猝不及防的许忠直觉眼前一黑,便被夹杂着杯盘盆碗汤水淋漓的桌子砸翻在地。

    随着张文耀的咳嗽声,另一张桌子上早有准备的黄巢等人也是突起发难,干净利索的将几名亲兵斩杀。

    没等许忠掀开桌子翻身爬起,张文耀抄起一个作为椅子的粗大树墩,狠狠地砸在翻到的桌子上,桌下的许忠胸骨碎裂瞬间昏迷不醒;黄巢从另一边疾步蹿了过来,单手将桌子掀到一边,将昏迷的许忠拖拽出来,另一名拓养坤的亲信韩三奔过来,小巧的手斧连剁数下,将许忠的首级砍了下来。

    接着黄巢、韩三等拓养坤的亲信,带着原先各自的三千余部众趁夜突入官军营地,散漫已久、没有任何防备的许、刘二部在夜里被杀得四散奔逃,兵刃甲具大部分被叛军所获,粮草也全部为叛军所有。

    从拓养坤帐中以回营集结兵力为名离开的张文耀,在官军逃散之后方才率部赶来。理由是天黑士卒看不清路,中途又遇到数股逃跑的官军,一通混战后耽搁了时间。拓养坤和黄巢虽心中不满,但也无心再去细究。大事已经做下了,赶紧想办法逃离陕西才是正道。

    张文耀已经安排几名亲信,骑着仅有的几匹战马往凤翔府赶去。此事须得尽快禀报孙传庭,那自己将来所作所为就成了在巡抚授意下的正大光明之举。

    从现下他们所在的蒲城至凤翔府,中间有三百余里,在不惜马力的情形下,两日可至。孙传庭接到他的禀报后做出怎样的举动他就不管了。派兵追杀也好,堵截也好,都不是太难的事;因为他们这伙近万的人马,不论向何处行进,都会留下无法遮掩的痕迹。张文耀等的就是官军到达后,自己如何从中获取最大利益。

    按照黄巢的建议,他们要从蒲城赶往东南方向的华阴,然后折向东面,从潼关附近的大山中穿过进入河南。

    潼关肯定有官军驻守,那种千古雄关不是他们这群乌合之众能打破的,只能从附近山里绕过,这是往河南最近的道路了。

    要是从蒲城直接往东,前方有数座城池,有无官军谁也不知,就算绕过几座城池,那也是进入山西境内。

    那样走的话离陕北的官军可是越来越近,他们现在想的是离官军越远越好,河南是眼下的最佳去处。

    依照流贼们懒散无序的习性,从蒲城行至华阴时,官军肯定能够赶到。

    果然,等叛军过了华阴县之后的当天晚上,拖在后面的张文耀就见到了自己派出的亲信,以及孙传庭的亲兵队正孙志安。

    第二天叛军行至华山山脉南侧,穿过一座山谷后再走三十里就是潼关附近的大山,从那里就能进入河南了。

    张文耀和拓养坤、黄巢等正在商议前行路线。

    从蒲城一路来到华阴,沿途并未遇到任何官军。华阴县城四门紧闭,本来想打一下县城的叛军们,在看到城上弓手、青壮遍布时,遂也熄了攻打的念头。要是耽搁几日,说不定周边另有官军赶来,到时想走都走不掉。

    张文耀开口道:“大头领,前面情形不明,为妥当起见,俺率本部在前方开路,大头领与俺隔开十里地就成;等探明后俺遣人知会大头领,到时大头领带人放心前行即可。”

    拓养坤沉吟一会,没察觉有什么不对,便点头应下。

    张文耀回到后路集结起部众,越过拓养坤的手下后向山谷中行去。

    约莫过了一个多时辰,张文耀遣人来报,前路并无异常,让拓养坤率部跟进。

    在黄巢等头领的喝骂声中,数千名叛军费了小半个时辰的工夫才集结完毕,然后黄巢带着自己的部下当先步入山谷中,拓养坤则率中军跟进。

    这处山谷两面都是悬崖峭壁,谷中的这条小路狭窄难行,仅容三人并行;幸亏叛军只有数十匹战马,也未携带多余的辎重,所以行进起来不算困难,只是队伍拉出了七八里远,前边的叛军已经转过弯去,后边的叛军还未起行。

    就在最后边的叛军消失在山路上半个时辰后,留守西安府的三千秦军出现在山口。

    张文耀的亲信快马赶到凤翔府寻找孙传庭未果后,得知他就在不远处的灵谷县,于是又赶到正在率军围困流贼的孙传庭处。

    孙传庭当即命孙志安带着巡抚手令,与张文耀派来的人一同回返西安府,调集三千守军追赶叛军,并下令除了张文耀部以外,其余的格杀勿论。

    至于逃散的许忠、刘应杰部,等剿灭了流贼再派人收拢就可。对于这批废物的处置,孙传庭给杨明盛带去口信:解除武装,在秦军的看护下屯田开荒,许忠、刘应杰以纵敌之罪上奏朝廷。

    孙传庭赏给张文耀派去的亲信每人三十两银子,好让他们不顾疲累连夜跟着孙志安回返。

    孙志安带着几名亲兵和张文耀的亲信一人双马,连夜打着火把赶赴西安,第二天午时便赶了回来。到达后孙志安向秦军游击陈勇出示了巡抚手令,陈勇即刻集结人马赶往了两百里开外的华阴一带。

    孙志安和其余几人不顾疲累,当先向华阴一带奔去,并与第二天黄昏在华阴以北见到了拖在后面的张文耀。

    进入山谷后走了不到十里,行在前面的黄巢部众慌慌张张的跑回来禀报,前面的路被堵住了,探路的张文耀部不见了踪影。

    黄巢吩咐队伍原地等候,他和几个小头领分开人群奔到了最前面。

    前方的山路上,巨石掺杂着杂木将狭窄的道路堵得严严实实。

    黄巢扎手扎脚的爬到堵路的石堆上放眼望去,前面百余步内都是同样的障碍物,要想清除这些杂物,怎么也得费上半天功夫。

    他下了石碓想找到张文耀派来知会的亲兵,却是早已没了踪影,想来是趁着没人注意,偷偷溜到最前面后跑了。

    不用看,这些障碍是前面的张文耀派人布置的,只是他为何要这样做呢?

    就在黄巢尚未想明白的时候,两侧陡峭的悬崖上传来隆隆的声音,一块块大石顺着山势滚落下来,一路上带起的碎石断木荡起了漫天的尘土,两侧的山顶上人影晃动,只是看不清面目。

    就在巨石滚落下来的瞬间,黄巢突然明白了:张文耀根本没打算再次造反!拓养坤和他都上当了!他既然敢在此阻路,那后面肯定是官军赶到了!

    战斗的结果毫无悬念,黄巢被第一波滚落的势头砸成肉泥,和他一起送命的还有数百名流贼;慌乱中贼众们争先恐后的往后路奔逃,踩踏挤压下死伤无数。

    等中路的拓养坤还不容易控制住混乱的局面,眼见前路受阻,两侧无法攀越,只能向后退却再行寻找他路。

    结果贼众们好容易出了山谷,山口外等待他们的却是兵甲森然的三千官军。

    在五百只火铳和五百名弓手和轮流远程打击下,只剩下三千多人的贼众又丢下了满地的死伤,向奋起一搏,杀出一条血路的想法彻底破灭。

    拓养坤举刀自尽,还算死的壮烈。在被官军勒令弃械后,其余贼众跪地请降,最后在毫无反抗能力的情况下,被秦军游击陈勇下令斩杀殆尽。

    等张文耀率部从山谷里出来时,看到的是一片无比惨烈的场景,用尸横遍地来形容毫不为过。

    张文耀的手下们都是暗自庆幸,亏得是没跟着拓养坤再次造反,不然躺在这里的就是自己的尸体了。

    陈勇派人去华阴县知会了县衙,让官府派人前来掩埋尸体,打扫战场。

    知县冯琦正为前几日刚过去的这伙人的身份赶到疑惑,听到前来通传的官军简短分说后才恍然,原来是一伙流贼。

    虽然他对一名官军游击就能安排他做事非常不满,但考虑到人家刚打了胜仗,往后说不定还有仰仗之处时,也就捏着鼻子认了这件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