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奇兵
    “鸿基哥,虽说俺们不惧官军,可俺觉着还是要留一手为好!”一直未曾说话的刘芳亮出言道。

    除了李自成的侄子一只虎李过以外,刘芳亮算是众人中年龄最小的。

    二十六岁的刘芳亮是李自成的乡党,两人都是米脂县人氏,与大他几岁的李自成是小时候的玩伴。十四岁既从军进入延榆林卫,在军中待了五年;直到崇祯二年,李自成跟随高迎祥造反后,找到了已经积功升至小旗的刘芳亮,把他拉入义军当中。

    刘芳亮骁勇善战,并且颇具谋略,深得李自成的信任和喜爱,李自成部最精锐的三千老营,日常交由他操训和管制,是李自成最为信任的人之一。

    李自成向来重视刘芳亮,见他突然插话,急忙开口问道:“亮子兄弟,莫非有甚不对?你说出来,俺们参详参详!”

    刘芳亮开口道:“鸿基哥,各位大哥,这些时日各路义军入伙的越来越多,都是跟官军对阵败下来的;俺闲来无事寻空问了数人,都言先被官军马队冲阵,后被步卒突入后方才大败!”

    李自成等人纷纷点头,静等刘芳亮继续讲说。

    刘芳亮继续开口道:“现下探明,俺们西边正面是洪老鬼亲领的一万官军,败下来的义军却是从北面和南面投奔过来。这就是说,官军的阵型像一只大鸟,洪老鬼是头和身子,还有两条翅子正在赶来!瞧这阵势,洪老鬼是想把俺们围起来一口吃掉!”

    李自成等人都是打老了仗的人,作战经验都是相当丰富,众人细一琢磨,果然如刘芳亮所言,官军是想将他们包围起来。

    高一功一拍大腿道:“刘兄弟说的甚是有理!洪老鬼好大胃口!这与俺们原先上山打黑面郎一个理咧!”

    刘宗敏一瞪眼怒道:“说甚浑话?俺们是义军,哪里是黑面郎?!”

    高一功对平素寡言少语但勇猛彪悍的刘宗敏颇为畏惧,听他大声呵斥自己,脖子一缩低下头不敢再吱声。

    李自成笑着打圆场道:“一功兄弟就是打个比方,捷轩何苦当真!既然亮子兄弟讲明官军来意,那接下来该如何应对?大家议一议!亮子,你先讲!”

    刘芳亮沉吟一会,开口道:“鸿基哥,各位兄长,俺觉着,要是稳妥起见,俺们最好趁着官军还未包过来,大军顺着大河一路往北,寻空渡河进山西,离洪老鬼远一些才好!”

    袁宗第摇头道:“不成不成!俺打小在大河边长大,知道河里凶险,俺们上万大军想要渡河难上加难!单是羊皮筏子便得寻着数百个。眼下河边上哪还有许多艄公,就算做出筏子,没了艄公也是无用!”

    刘宗敏将擦拭长刀的棉布一扔,站起身来把雪亮的镔铁双刀插入腰间的刀鞘,神色冷峻的开口道:“鸿基,俺们要是现下避开官军走了,那以后想要在义军里说了算可就难了!大伙儿谁会服气?依俺看,既便俺们要走,也要跟官军打一仗!也叫别处的义军瞧瞧,俺们八队不似他们那样孬种!”

    李自成忽地站起,明亮的眼神满是豪情壮志:“中!捷轩说的在理!俺们八队不是软骨头!俺这八队闯将不是白叫的!这一仗定要打!叫洪老鬼尝尝俺们的厉害后俺们再走!”

    数日之后,洪承畴率部抵达奢延水西岸,这段时日,不断有数百上千被官军击溃的流贼加入了李自成的八队,加上原有的近两万名部众,李自成的手下已经达到了三万余人。

    李自成将那些没了头领的流贼全部收拢过来,然后再分派给高一功、袁宗第等人。而那些人数上千、且头领尚在的流贼,则被李自成打发到了远离官军的两侧扎营。

    这不是他心善,是他怕把这些人放到前阵之后,被官军击败溃退会冲乱他的本部阵型,这些人马须得整训后方才可堪一战。

    看着无边无沿的数万人马,李自成的胸中豪气顿生:有如此多的人马,天下何处不能去的!

    官军在奢延水西岸扎下营盘,歇息一晚后,于第二天开始渡河。

    说是渡河,不如说是趟水。

    因为今年干旱少雨,上流无法提供充足水源的缘故,奢延水最深处仅至膝盖。

    辰时左右,一万余官军用过饭食后,随着号角的吹动,官军两千名弓手步出营地,在各自营官的指挥下组成两个方阵,左右排开后射住阵型,贺人龙部三千人率先开始趟水过河。

    李自成并未调派骑兵半渡而击,因为奢延水最宽处不过十余丈,并非那种大江大河,试图阻止官军过河毫无意义,何况他满怀雄心的要与官军较量一番,

    在得知官军开始出营时,他便下令高一功、袁宗第率本部人马由官菜园往奢延水方向行进,在三里之外摆好阵势,刘体纯和李过各率本部为两翼,他和刘宗敏、刘芳亮亲率三千老营人马为中军,其余贼众则做为后军跟随,三万余贼众先后向奢延水进发。

    官军的中军位置,骑在马上的洪承畴正在观看着数里之外流贼的阵型,贺人龙、左良玉等人环绕左右。

    对面流贼的阵型很有针对性,中间突前是大队步卒,两侧则是各有一千多的马队,显是防备着官军从两侧的突袭。

    流贼的阵型甚是齐整,并非以前那种不管人数多寡,始终乱糟糟的样子。

    流贼的中军由于被前面的士卒遮挡,所以看不太清,只能看见一小股马队居于中军前面,不出意料的话,这里面应该有闯将李自成等匪首。

    一旁的贺人龙粗声大气的开口道:“这群驴日的土贼,把俺们官军的做派都学去了!阵型摆的还有点样子!这伙土贼不好打!”

    左良玉阴阳怪气的道:“有何不好打?阵型摆的再好也不过是贼寇!贺疯子怕是不想和对面的乡党见阵吧?要不这头阵俺来打?”

    贺人龙和李自成都出自米脂县,所以左良玉才有这一说。

    “放你娘的屁!老子是官军,他是反贼!甚的狗屁乡党!俺这就冲阵砍下他的首级!”贺人龙怒道。

    洪承畴冷哼一声呵斥道:“大战当前,休得胡言乱语!贺人龙!你率本部由正面推进,给你一千弓手!破开贼阵后将贼众向后驱赶,冲乱其中军!畏敌不前者立斩!”

    贺人龙抱拳大声应诺后策马带着亲兵去了前阵,陕西镇游击孙守法紧跟其后,一千弓手是他的手下。

    他所部三千人是官军的箭头先锋,本就配置在了最前,洪承畴可不管他和李自成是何等关系,军令一下,有进无退。

    “左良玉!贼之左翼阵型单薄,待贺人龙部突入敌阵,你即刻率本部压向敌左翼,将其击败后驱赶贼人冲其马队!后退者立斩!”

    洪承畴继续下令道。

    流贼的左翼是刘体纯的四千余人,缩于贼正面后方,使用的兵刃五花八门,并且基本都是布衣,一看就不是精锐。

    左良玉唱喏后打马向在右翼布阵的本部而去。

    “尤捷!你率本部人马以向左侧移动!放置拒马,防备敌右翼马队冲击!”

    陕西镇参将尤捷领命后,带着亲兵向左而去,他本部有近三千人,其中有一千弓手,其余的是长枪兵和刀盾手。

    众将领命离去后,洪承畴吩咐自己的标营分出一千马队,由参将李树率领驰向左良玉的右翼作为遮蔽,剩余的五百标营马队作为预备队,等候他的军令。

    流贼正面的高一功和袁宗第,眼见官军列阵而来,即刻下令一千多弓手和两百盾牌手出阵向前迎去。

    因为对面的官军只有一侧有马队,并且在数里开外的与自家马队对峙,所以二人并不担心弓手们的安危。

    至于正对面的官军中的十余骑,明显是护卫主将的,这点骑兵被两人选择性忽视了。

    贺人龙随即下令孙守法领准备率弓手向前迎敌,然后将亲兵队正贺十三招呼过来,下马后边脱甲胄边大声道:“十三!这十六个亲兵你带上,趁敌不备,冲上去砍杀弓手!只要破了贼军弓手,俺给你请赏!”

    年约三旬的贺十三是贺人龙的本家子侄,自十六岁就在陕西镇从了军,自崇祯二年开始跟着贺人龙东征西讨,在战阵上数次救了贺人龙的命。贺人龙升为副总兵后为了报恩,想将他放下去带兵,将来有了战功可好拔擢重用,可是贺十三坚决不肯离开贺人龙身边,说是他要走了,就没人救贺人龙的命了。

    贺人龙既感动又无奈,遂拿出银钱帮着贺十三讨了婆姨,并在固原置办了宅子安了家,随后婆姨接连给贺十三生了两子一女,对此贺十三非常满足,对贺人龙也更是感恩戴德。

    贺人龙眼见流贼弓手多于官军,对射起来怕是会伤亡不小。而这些弓手还要留着射乱流贼阵型,所以只能先击溃贼军弓手才行。

    目前他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用自己的亲兵去冲垮贼军弓手,这十余骑在这种数万人的会战中并不引人注目,正好可以起到奇兵的作用。

    这种冲阵只要掌握好时机,伤亡不会太大。

    只要双方弓手开始对射,贼军盾牌手会集于前方遮蔽官军弓箭,不管是弓手还是盾牌手,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自己的前方,对两侧毫无防备,这十余骑提速冲入,贼军弓手绝对会溃败。

    贺人龙在旁边士卒的帮助下脱下山文甲,亲自给跳下马来的贺十三披上,两层重甲会最大限度的保护贺十三的安全。

    帮着贺十三把甲胄上的袢带系牢,贺人龙紧盯着贺十三的眼睛开口道:“十三,别怪俺,俺是主将,得想法子打胜!你活着回来俺给你请赏!你要阵亡了,侄媳和三个侄孙女俺给你养着,只要有俺贺人龙一口吃的,就绝短不了她们!”

    贺十三笑道:“五叔,多大个事?就是些土贼!等着请俺吃酒就成!瞧俺的!”

    待其他十六名亲兵整装完毕,贺人龙下令孙守法带弓手向前迎敌,并叮嘱他,只要看到贺十三他们快要接敌时,立刻停止放箭。

    贺十三翻身上马,操起惯用的连枷,带着十六骑向一侧纵马小跑而去,他们得拉开一段距离,以便留出足够战马提速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