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一百七十八章 移镇
    京营的新军虽已操训大半年,已经具备了精兵的雏形,但没经历过战火洗礼的军队称不上强军。

    在一个月之前,接到朱由检的旨意后,薛濂从京营抽调两万人马,分别在神机营总兵茅元仪和伍军营总兵冯勋的统领下奔赴湖广地区,参与到剿灭张献忠等人的战斗中去了。

    这样做一是让卢象升等部有喘息之机,二是以战代练,让京营新军在战斗中成长。

    打怪升级当然先挑小怪兽来打,新手上阵就单挑BOSS纯属自杀行为。

    张献忠等人虽然也是久历战阵,但不论是装备、士气都无法与后金相提并论,适合新军练手。

    早在京营整顿之初,崇祯就把茅元仪从军器监调到京营担任总兵一职。

    当初看中的是茅元仪在火器生产研制和使用上的眼光和头脑,但朱由检也知道其带兵也是一把好手,神机营正是他一展所长的最佳平台。

    冯勋是京营中的老人,数代在京营效力,原先在军中任游击。据闻其平日喜读兵书,颇有谋略,平时与薛濂、卫时春来往密切,在二人的力荐之下谋得伍军营总兵一职。

    勇卫营现在已扩军至两万人,在朱由检的要求下,新成立了一只五千余人的车营。

    车营装备了两百辆偏厢车,以辎重营杂役驱使犍牛为动力。每辆车配备约三百斤重的佛郎机炮一架,火铳手五人人,炮手三人,长枪兵十人,刀盾手八人。

    组建车营的目的是为了将来出关与建奴野战,以保护步卒阵型不被满蒙骑兵冲击。

    戚继光和孙承宗都曾成立过车营,兵部存有车营的各种档案资料,所以建造成军都很简单,依样学样就行。偏厢车虽然未经大型会战的考验,但在小规模的冲突中表现还是值得肯定的。

    其后来日见荒废,主因就是朝廷没钱打造和维护,这东西太费钱了。

    现在朱由检既然有了大把的银子,那恢复车营就成了理所当然之举。

    强大的火力输出和优良的遮蔽能力是偏厢车最大的特点,但机动性太差的弱点也是其无法大量装备的原因。朱由检决定,先装备一个车营,然后根据以往的经验,在日常操训时不断改进战法,使其与步卒骑兵合战的战术更加成熟后再说。

    佛郎机炮子母铳的配置让其射速比火铳还要快速,并且杀伤力远优于火铳,打击距离更远。

    车营的存在让明军士卒多了一份安全感。交战时前面有了遮挡,总比直面奴贼铁骑冲锋要强的多。

    将来扫平辽东就是由这些军队来完成,尤其是勇卫营,更是被朱由检寄予了厚望。

    其余的不管是左良玉们还是祖大寿们,他们不是不能用,但绝不能顶在最前面。

    既然关宁军这么不靠谱,那山海关的重要性就彻底凸显出来,只要这座雄关掌握在可靠之人手中,建奴想从这里突破是不可能的。

    在原先的历史中,要不是吴三桂打开关门,清军根本攻不下这座天下第一雄关。

    现在的山海关防线已经和辽东连成了一片,总兵吴襄更是辽东将门中的重要人物,这等于是辽东的势力已经延伸到了京师的眼皮底下。

    这种局面必须马上改变,要将山海关和辽东从中间隔断,让双方勾连起来更加困难。

    随着朱由检的一道旨意,各军接到了兵部的行文:山海关总兵吴某晋左都督、率本部调任蓟镇总兵,原蓟镇总兵王某率本部移镇保定,担任保定总兵一职;勇卫营副总兵张某率一万人马进驻山海关,并擢升为山海关总兵。三部人马须在年底前完成移镇,否则以贻误军机论处。

    不管吴襄和祖大寿心里如何去想,但至少明面上不敢有违朝廷指令,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三军移镇迅速展开。

    幸亏三军移镇的距离不远,军营也都是现成的,只要主将布置得利,士卒服从上官,二十余天内完成并不是难事。

    蓟镇总兵王国威属于最无所谓的一个。

    他本部有六千余人马,战力并不强悍。蓟镇夹于山海关和京师之间,更多的是充当替补的二线部队,早就没了万历年间戚继光任总兵时那种威震八方的豪气。

    拿到兵部行文的王国威二话不说,立即分派手下参将、游击等将领,吩咐士卒收拾好各种杂物,三日之内全军拔营向西,十日之内抵达保定。

    吴襄心里是万分的不情愿,他已经想到,只要去了蓟镇驻扎,再想与自己的几个大舅哥联络就十分困难了。

    想要去往辽东,山海关是必经之路。因为周围都是难以翻越的崇山峻岭,要是有紧急事务,等翻过一座座大山后黄花菜都凉了。

    接到兵部行文后,他立刻连夜赶往三百余里外的锦州,去与祖大寿商讨此间关窍。

    二人商讨半天后猜到了朱由检的意图:皇帝或朝廷对辽东将门有了防备之心。

    其实朱由检的做法与其说是阴谋,更不如说是阳谋和手段,事涉其中的人并不难判断出来。

    但就算二人判断准确,对此却是无可奈何,想不出好办法来予以应对。

    辽东现在还是大明的疆土,关宁军也是属于大明的军队,每年拿着朝廷数百万的军饷,让你移镇有什么不可以的?何况还加了左都督衔,那可是正一品职衔,属于武将里最拔尖的所在。

    无奈之下,歇息一晚后吴襄赶回山海关,随即下令全军收拾行装,十五日之内赶到蓟镇。

    勇卫营副总兵张奎也是一员勇将,一直在孙应元麾下听命。在孙应元的举荐下,逐步升至副总兵一职,是个值得信赖的忠勇之士。

    朱由检的这番部署达成后,吴襄部处于京师和山海关的夹层之中,南北两侧都有精兵监视,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被双方夹击。

    这只是做最坏的打算而已,并不是说吴襄有了异心。

    历史上直到崇祯十七年时,吴襄和吴三桂父子也没做出什么大逆之举。

    但作为皇帝,朱由检的举措十分正常,尤其是对首鼠两端的辽东将门,必须要多加提防。

    害人之心可以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这句话单指帝王,普通人还是善良的好。

    此举最主要是削弱了祖大寿的实力。

    吴襄部现有三千余骑兵,五千余步卒。吴三桂自陕西率部归建后,父子两人手下的骑兵有五千余人,这可是一只不容忽视的军队。

    这五千余人来到关内,等于祖大寿那边少了不小的助力,再加上其背后的一万勇卫营精锐,相信他会收敛不少。

    随着腊月二十三小年的来到,朝廷开始正式放假,一直到年后正月十八才会恢复正常的工作。

    京师各衙门纷纷闭门封印,所有人开始忙年,各地官员遣来送礼的人员也已返乡回程。提前来到京师备战明年春闱的举子们,则三五成群的聚饮闲谈,整个京师的氛围显得既轻松又欢快。

    远在陕西的洪承畴和孙传庭,以及湖广的卢象升,分别收到了朱由检的年节赏赐。

    洪承畴、卢象升晋东阁大学士衔、赐飞鱼服、玉带,荫一子为世袭锦衣卫千户。

    孙传庭晋兵部尚书衔,赐斗牛服、玉带,荫其子世袭锦衣卫百户。

    加大学士衔之后,洪承畴和卢象升已经成为可以与阁臣比肩的朝廷重臣了,而不再只是督抚一方的地方封疆,两人已经具备了入阁的资格。

    两人数年来的奔波辛劳当得起这份荣耀,就算朝堂之中很多人羡慕嫉妒恨也无用。人家有实实在在的功绩摆着,自崇祯二年流贼逐渐势大之后,若非洪、卢二人四处灭火,剿杀流贼无数,哪有现今日见安稳的局势。

    孙传庭虽然骤得高位,但论起功劳来确实丝毫不逊色于洪承畴和卢象升。

    毅然授命奔赴众臣畏之如虎的陕西,一年之内屯田练兵大获成功,极大的减轻了朝廷的压力,并且将流贼的标志性人物高迎祥击败擒获,间接瓦解陕北两大股贼寇。

    这些功绩无论哪一项单独拿出,都会力压绝大多数朝官,尤其是剿灭高迎祥之役,可以说是崇祯年间朝廷最振奋人心的胜利。

    其他参战的将领也是各有升赏。

    虽然洪承畴等人指挥有功,但在前线浴血奋战的还是一众武将。

    秦军总兵周遇吉晋左都督衔,职衔仍属秦军。荫子侄锦衣卫百户,赐铠甲一件。

    昌平总兵左良玉晋左都督衔,职衔仍属昌平。荫一子锦衣卫百户,赐山文甲一件。

    临洮总兵曹文昭晋左都督衔,荫一子锦衣卫百户,赐甲胄一件,宝马一匹。

    秦军参将罗世芳晋副总兵,赐甲胄、宝马。

    陕西副总兵贺人龙晋总兵,赐甲胄。

    孤山副总兵艾万年晋总兵,赐甲胄。

    延绥镇副总兵左光先晋总兵,赐甲胄。

    临洮参将曹变蛟晋副总兵,赐甲胄、兵刃、宝马。

    山东副总兵黄得功晋山东援剿总兵,赐甲胄、兵刃。

    辽东援剿总兵祖宽晋左都督衔、仍归卢象升麾下听命,荫一子锦衣卫百户,赐甲胄。

    辽东援剿副总兵李重进晋总兵衔,仍归卢象升麾下听命,赐甲胄、兵刃。

    锦州副总兵祖大乐晋总兵衔,赐甲胄。

    广宁参将吴三桂晋副总兵衔,赐甲胄。

    四川援剿总兵秦翼明晋左都督衔,荫一子锦衣卫百户。

    其余各部参将一下都是晋升一级,士卒赏银五两,以酬其功。

    一次性晋升如此多的将领职衔,也算是对崇祯九年的最终总结吧,至少让将士们知道皇帝并没忘记他们的功劳,能让他们在皆大欢喜的状态下过个好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