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分割
    张献忠列举合营的种种好处,极力劝说曹操等人前来黄茅关共同抵御官军的围剿。考虑再三的情况下,曹操代表老回回等人表示,回到房县后就率部向竹山靠拢,以此呼应献营。若是发现官军势大,那各路人马就会合兵一处,共同抵御官军。

    从献营扎营的黄茅关出来后,老回回打马赶上跑在前面的曹操后开口问道:“老罗,为甚要答应黄虎合兵?官军来剿的是他,俺们转身走就成,跑进大山里,官军上哪找俺们?”

    革里眼也跟着问道:“曹操,俺知道你鬼心眼多,不过这回明摆着不是能赚便宜的事;说是合兵,还不是得俺们出人帮他抵挡官军啊?这买卖不划算!”

    罗汝才打马前行,头都不回的道:“俺曹操是吃亏的人?先答应他再说!俺们到时看风色再做决断!”

    老回回急忙道:“老罗,也就是说俺们不必非得帮着黄虎?”

    罗汝才放缓马速,叹了口气,侧过身子对老回回道:“老马,强如高闯王都折在官军手里,恁觉着俺们要是不帮他,黄虎这回能撑多少时日?”

    老回回道:“黄虎言明官军顶多不过两万人马。他说手下聚拢近两万人,俺看那黄茅关地势险要,官军想破也不易。俺觉着只要他能撑上一月,时日长了官军就疲了,到时候准就撤兵也不一定!”

    罗汝才嗤了一声:“他要是真强还要俺们来帮忙?俺们先回去准备,若是官军人少,等他们打的差不多时,俺们再上去捡便宜;若是官军势大,俺们就跑!”

    刘国能坚辞了曹操邀他在房县暂歇一晚的盛情,和老回回等人分手后带着亲兵快马加鞭往回返,终于在天黑之前赶回了保康的自家营地。

    一进营地大门,王二娃匆匆迎了上来,待刘国能跳下马来,王二娃走到他近前压低声音道:“大哥,李老四回来了!说是巡抚寻空见了他一面,叫他回来转告大哥,若是真想归降,大哥须得亲自去一趟襄阳才中!大哥,这怎生是好?”

    刘国能急忙道:“李老四现在何处?快带他来,俺有话问他!”

    襄阳府衙二堂内,年约五旬的湖广巡抚方孔炤端坐于交椅上,幕僚陈同侧立在旁,襄阳知府周斌陪坐于下手位置,其他的佐贰官并没有到场。

    堂下跪着两个人,正是连夜从保康赶来的刘国能和李老四。

    在仔细问过李老四见到巡抚时的场景与对话后,刘国能不顾王二娃等人的反对,决定冒险搏一把,亲自去襄阳面见湖广巡抚方孔炤。

    在嘱咐王二娃等人,若自己两天之内回不来,就立刻带着刘母以及部众向西南跑路,寻机进入蜀中之后,刘国能带着李老四连夜赶往近两百里外的襄阳。

    二人赶到襄阳时天色未明,城门尚未开启,于是二人在城墙外找了个地方坐等天亮。

    随着天色的放亮,不到辰时时分,厚重的城门缓缓开启,一队军卒来到城门外排开,开始在城门处盘查进城的行人。李老四将几块碎银暗中递到守门队官手中后,二人顺利的来到城内。

    由于尚未到衙门上值时间,李老四找到上次花费重金才搭上的抚衙书吏家中,将自家头领已经来到城内一事知会与他,请他代为通禀。

    二人在那名书吏家中苦苦等待,直到巳时左右,一队军卒在一名队官的带领下找到他们,搜身之后,将两人带往襄阳府衙。

    主座上的方孔炤打量着堂下跪着的刘国能,沉声问道:“堂下所跪何人?所为何来?”

    刘国能磕了个头回道:“回大老爷的话,罪民刘国能,以不义之身对抗朝廷,现今幡然悔悟,欲归降朝廷,故亲来襄阳,以示诚意!”

    方孔炤开口道:“尔前番遣人禀告有欲降之意,本官思之再三,遂令尔亲来以观其诚;若是尔心怀叵测,定不敢亲自前来!今番尔既亲至,可见确有悔悟之心!尔可知大学士卢部堂已知会本官,数万官军已至郧阳府,不日将对尔等展开迅猛之攻势,若非你见机得快,不用多少时日就将灰飞烟灭!”

    刘国能闻听之后心里既惊又喜。若自己再犹豫下去,朝廷大军齐至,到时哪怕自己临阵反水,为防自己诈降,卢象升也会将自己的人头砍下,自己喊冤都来不及。

    就在刘国能请降数日之后,随着卢象升的一声令下,官军分三路向竹溪、竹山、房县一带包抄过去。

    按照卢象升的部属,官军右路黄得功与李重进部进攻竹溪一带的流贼,将其击败后赶往竹山方向。

    左路的秦翼明与祖宽部则是进击房县,然后将其往保康方向驱赶,与湖广巡抚方孔炤率领的官军两面夹击,争取将其歼灭。

    他自己则带着天雄军与京营两万人马由正面进攻竹山,争取将张献忠部全歼与竹山。

    张献忠将重兵部署在了竹山县城里,力图依靠城墙给与官军以重大杀伤。

    当闻听官军只有不到万人时,张献忠心中略微松了口气。

    看来寿州之战官军折损也是不少,不然怎地才来了这么点人马?

    刘文秀和艾能奇在寿州之战刚刚打响便已逃跑,所以对当时的战况知之不深,只是说有数路官军合围而来。

    看来高迎祥虽在寿州吃了大亏,以至于被官军擒获,但在还是给官军造成了很重的伤亡。

    既然官军人少,那就派人知会曹操等人,让他们前来合兵,争取在竹山给与官军以重创,然后再向蜀中进发。

    张献忠没打算出城跟官军野战,自己手下差不多有两万,留守黄茅关的有三千人,城内这一万人中虽然有数千老营精锐,但当不得官军的正面冲锋。

    若是曹操等人从东面带兵过来,官军肯定会分兵拦截,正面的官军也就有七八千的样子,若是分出一半的兵力去打曹操他们,那自己就会趁机带着老营人马出城与官军混战。只要打破官军阵势,城内剩余人马就可以顺势冲杀,真要如此的话,一场大胜也许就在眼前。

    他却不知道的是,卢象升生怕把他吓跑了,这才故意在正面摆放了不多的兵力。

    现在官军前来的北门正面,只有神机营与伍军营各三千人马,以及天雄军的两千人,而茅元仪与冯勋各自带着五千大军,从竹山东面的罗英山穿过,已经绕到了竹山的南门,将张献忠部通往蜀中的道路给彻底切断。

    竹山县城西门外五里处的堵水桥虽然并不甚宽阔,但却是连接县城与黄茅关的必由之路。

    张献忠在桥西靠近黄茅关的一侧布置了五千人,由孙可望率领,专门来防守这座小桥,以确保城内人马想退往黄茅关时的通道畅通。

    正当孙可望接到城内通传,说是官军已至北门时,他派往北面的一队探子急慌慌打马来报:近万官军从北而来,据此不到五里!

    孙可望顾不上探究官军从何而来,马上遣人进城禀告后,立即下令排好阵型面向北方,准备与官军接战。

    虽知道自己这五千人不一定是官军的对手,但孙可望硬着头皮也得迎战。

    堵水桥不能让官军给占了,不然的话城内的义父就无法退往黄茅关了。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义父能迅速派兵过来接应支援了,自己要是率部退往城内,那往西的道路就彻底断绝了。

    当堵水桥西的流贼在纷乱中排好阵型不久,杨茂功率领四千天雄军以及神机营、伍军营各两千人赶到。

    卢象升的战术很明确,将黄茅关与竹山县城隔断分开,消灭黄茅关之贼,将竹山北、南、西三面完全隔断,只留向东的通路。

    看到对面数百步外的流贼歪歪扭扭的阵型,杨茂功轻蔑的一笑,在与神机营和伍军营的两名游击简单商议过后,神机营两千铳手分为五排向前行去。天雄军的一千弓手则居于左侧,三千名长枪手紧随其后;伍军营的一千刀盾手、一千名长枪手居右突前,随时准备上前给中军铳手做遮蔽。

    孙可望一声令下,流贼五百余名弓手畏畏缩缩的向前迎去,走出数十步站定后组成一个小方阵,弯弓搭箭指向迎面而来的官军。

    神机营铳手用的火铳、火药改良过的,射程威力都大大提高,射程由原先的四十余步提升到了近六十步的距离。

    在官军铳手距离还有七十步开外时,流贼弓手中有人在慌乱中已经将箭只射出,剩余的五百余弓手下意识中也随着射出了长箭。

    第一波弓箭并未对官军造成任何伤害,绝大部分箭只都扎在了官军前面的地上,神机营铳手依旧排着整齐的阵型迈步向前。

    随着双方距离的迅速拉近,贼人弓手不断将箭只抛射进铳手的方阵中。带着宽沿铁盔的铳手纷纷将头低下,挡住了从天而降的箭只的伤害,只有少部分长箭射中目标,但并未穿透铳手身穿的内衬夹有铁片的棉甲。

    右侧伍军营的刀盾手快步来到铳手身前,举起大盾遮蔽着流贼的弓箭。一声尖利的喇叭声响后,铳手们停下脚步,前排刀盾手伏低身子,第一排铳手举起火铳指向前方的贼人弓手。

    射完五六轮的贼人弓手看到黑黝黝的铳口指向自己,心中的恐惧感陡然加大。前排的贼人发一声喊,转头向后跑去,方阵顿时乱作一团。

    一声短促的喇叭声过后,一阵爆豆般的轰鸣声响起,四百枚弹丸从铳口激射而出,呼啸着飞向乱糟糟向后逃窜的贼人弓手。

    五十余步外的贼军人群中飞溅出无数血花,百余名贼人被铳子击中倒地。除了被射中头部当即死亡的,其余中了铳子的贼人们并未立即身死,巨大的疼痛感让他们忍不住在地上翻滚哀嚎起来。

    神机营第一排铳手打完迅速收起火铳向两侧撤去,第二排上前,迅即打响火绳早已点燃的火铳。

    两轮火铳打完,流贼五百余名弓手倒下近两百人,其余的惊叫着跑回了自家阵营。

    左侧的天雄军弓手已行至贼军阵前六十步外排好方阵,随着哨管的一声令下,一千只三棱长箭如同一小片乌云一样飞到贼人头上,然后转头扎了下来。

    流贼阵型右翼的士卒,在三轮长箭打击过后便留下一地的尸体伤员后惶然逃窜,随着一声长长的喇叭声响,官军长枪手绕过弓手,大步向前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