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拦截
    一个时辰后卢象升便接到了堵水桥已被官军占领,竹山往西的通道被隔断的战报。

    五千流贼死伤大半,剩余的大部分逃向黄茅关。官军阵亡一百三十三人,伤两百七十五人。

    伤亡主要是流贼头领亲率两千余众奋力反扑下造成的,但官军在顶住了流贼的反扑后,长枪手奋勇向前,很快便将贼人击溃,其头领也殁于阵中。

    杨茂功已派人打扫战场,清理空地后让士卒分批歇息,准备随时迎战城里可能派出的援兵。

    城内的张献忠接到孙可望的通禀后,立刻召集人马准备出西门支援。但由于部众分散在四门城墙防御,等集结起来时已过了接近半个时辰的时间,这时在西门城头瞭望的手下回报,堵水桥已经竖起了官军的旗帜。

    张献忠既惊怒又后悔。

    这时他已经琢磨过来了,官军刻意隐藏兵力,是不想让他早早逃窜,自己当初不该听从潘独鳌的话防守县城。

    现在四门中只有东门未见官军踪影,东面就是房县罗汝才等人扎营之地,官军也许是故意留着东门,也许是暂时没有顾及到。

    不过从现在的情形判断,东面很可能有官军埋伏。也不知自己派去联络罗汝才等人的信差有没有抵达房县,若是房县的几路人马不来接应的话,自己就成了瓮中之鳖。

    义子孙可望是生是死现在难以确定,这可是自己最喜爱的一个义子,要是折在阵中的话自己等于断了一条手臂。

    心中焦躁不安的张献忠闷头回到了县衙,准备与潘独鳌、徐以显商量接下来的对策。

    从张献忠处回到房县的罗汝才等人,将目前的事态告知了正在养病的左金王蔺养成,然后聚在一起商讨到底何去何从。

    这伙流贼头领中,蔺养成年龄最大,起兵造反时间最早;手下虽只有两千余人,但都是百战精兵,罗汝才等人平时都是以他为首。

    蔺养成听完罗汝才简单叙说以后,紧皱眉头思衬半天后方才开口道:“俺琢磨半天,曹操的策略可行,现下应即刻着人去往西面和北面查探,定要将官军虚实打探明白;再就是派人去保康联络闯塌天,他那五千人能打,到时不管是打还是走,俺们都要和他走一起!”

    随着数路探马的陆续遣出,罗汝才等人下令部众清点粮草物资,备好车辆,随时准备离开房县。

    探马派出去数天后,西面竹山方向接连回报,竹山到房县沿途并无官军出现,而派往北面的探马尚未送回消息。去往保康方向的人刚刚回转,带回刘国能的口信:正在准备粮草物资,随时可以赶来房县。

    就在这时,张献忠先派人过来了。

    来人告知罗汝才等一众头领:官军已经到达竹山城北,人数不到一万。八大王约请各位头领带兵前往竹山,合兵一处打败官军。

    打发走献营来人后,众人聚拢在蔺养成的营帐中商议张献忠送来的消息。

    蔺养成开口道:“众位兄弟怎地看黄虎送来的信儿?若是官军人手确实不多,倒真是能打一下!”

    老回回点头道:“俺也觉着能打!俺们几路人马加起来差不多四万人,要是心齐的话,就算折损些人手也能吃掉大部官军!那得收捡多少盔甲兵刃?”

    革里眼没有直接回答蔺养成的话,而是看向罗汝才后开口道:“曹操,你怎地看?俺总觉着心里不踏实!黄虎的话不可全信!”

    罗汝才思衬一会儿说道:“俺觉着还是多遣探马查探清楚再说。若是竹山官军不多,俺们就往那边移营,等黄虎和官军打的差不多俺们再上去捡便宜!再就是派一千人守住通保康的路,要是官军有诈,俺们即刻退往保康与闯塌天汇合,黄虎是生是死俺们就顾不上了!”

    老回回疑惑的道:“那现下不让闯塌天过来了?他手下还是挺能打的!要是他过来与俺们一同往竹山,胜算就更大一些!”

    罗汝才瞅了他一眼道:“你个榆木脑瓜子!官军人少的话,俺们和黄虎就能吃得下,打完了那些盔甲兵刃物资俺们也能多抢一些!他要来了,俺们就少分不少物资!若是官军有诈,他在保康俺们还能有条后路!”

    老回回讪讪的没有吱声,他心里明白,几人里面就他最笨,以后还是少说话为好。

    蔺养成赞道:“中!就依曹操的!老贺,你带着人马守住通保康的路!把探马都撒出去!俺们这就备军,有了消息即刻移营!”

    就在曹操等人加派了数只探马并准备往竹山移营时,位于房县以北三十余里的界山山坳的出口处,随着一声响亮的唿哨声响起,一只二十余骑的马队从一条狭窄的小路行了出来。

    这是祖宽手下的一小队夜不收,由一个名叫崔三耀的队正带领,负责给后面的大队人马探路。

    身材宽大壮实的崔三耀跳下马来,冲着方才吹响唿哨的一处树林喊道:“二愣子,叫李二,王成替你往前哨探,你回去报信,让将主带着大队放心出山便好!”

    随着崔三耀的喊声,山坳外的一处树林里不一会跑出一匹战马,马脖子下面挂着四颗五官扭曲变形的人头。马上的骑士也就二十岁左右的年纪,五官看上去十分寻常,身材精瘦有力,背上斜挂着一张大弓,一柄四尺多长的铁锤插在战马一侧的兜囊中。

    这名绰号叫二愣子的夜不收大名叫李宝,别看年纪不大,从军也只三年,但武艺却是少有人比。辽东猎户出身的李宝射的一手好箭,并且对于哨探埋伏颇有心得,所以被挑选进了夜不收,这次被遣与另外两人出前哨探敌情。

    李宝催马奔到崔三耀身边后勒住战马,笑嘻嘻的说道:“头儿,俺宰了四个贼人探子!李二、王成一人宰了两个!”

    崔三耀翻了翻白眼佯怒道:“速速给老子滚!一些土贼有啥子好夸的!有本事拿几颗建奴人头,老子就服你!”

    李宝撇了撇嘴回道:“俺们十几万大军都待城里头,上哪去找建奴人头?要是遇见建奴,俺保管能射杀他几个!”

    崔三耀瞪了他一眼斥道:“军中大事岂是你能多言?!快去通禀将主!”

    约莫一个时辰过后,大队官军陆陆续续从山坳中行出,祖宽的两千余马队走在了前面。

    他和秦翼明的川军奉命担当大军的左翼。从郧县出发后,为了大军的行军路线不被流贼探知,所以选择先往东走,尽量贴着襄阳府一带往南行进,一直走了四天才到达了界山南面。

    大军出山后继续向南进发,祖宽和秦翼明、高其勋等人在路旁查看舆图商议下一步的方略。

    祖宽伸出棒槌粗的手指点着不远处的房县道:“贼人向来惯于流动不惯守城,俺们接的将令是将贼往保康方向赶,那边有湖广的官军包抄;秦总兵,你带部下从右面竹山到房县这一段抄过去,俺会派遣夜不收帮你探路,你部务使贼往南面逃遁;俺带着马队正北面过去,这中间俺会派人不断和你联络,一旦到达后发现贼营,俺们一并发起攻击!这些土贼不耐打,只是千万别让贼头走脱!”

    秦翼明和高其勋点头应下。

    祖宽和秦翼明虽然都加了左都督衔,但这回的升赏里,祖宽还有恩荫子侄的荣赏。这就看出朝廷对祖宽的重视来了,所以这次行动自然以祖宽为主。

    房县的曹操等人探得往竹山一路确无官军后,便开始整队往竹山而去。

    只是数天前往北派出的哨探一直没有回来,一向谨慎的罗汝才特意下令一定要注意北面的动向,一旦察觉有异,全军即刻回撤。

    行进中的流贼队伍拖了好长的队列,万余人马延伸出去足有七八里之多。为防意外,罗汝才等人将部下分成每千人一队,前队行出两里,后队梯次跟进。这样做能最大程度的减少在路上的拥堵和混乱,但若是碰到优势兵力的官军时就太过单薄了。

    还没等后队数千人从房县营地出发,最前面的千人队便与从北斜插过来的川军遭遇了。

    说是遭遇,其实是有备打无备。

    流贼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道路的前方,哨探也前出了几十里,这比起原先根本不注重探马的时候已经强出太多。

    虽然对于自己的右侧,也就是北面,流贼也派了人手哨探,但这些哨探哪比得上官军精锐的夜不收。

    也就数十息的冲突后,十余名流贼哨探被斩杀殆尽,官军的夜不收顺势往前,很轻易的就将流贼的动向探查的明明白白。

    由于竹山与房县的官道两侧乱石灌木太多,不适合埋伏后冲杀,秦翼明当即遣高其勋带三千人从西面兜截,他则亲率三千人直插官道,将已经走过去的流贼前队从东西两侧拦腰截断后剿杀。

    老回回带着一千人马作为前锋行在大队的最前面,快要接近罗英山时,几名哨探打马飞奔而回。老回回打马迎上前去,看到几名哨探手臂、肩膀都是被弓箭射中,虽性命无忧,但失血过多使得几人都是脸色苍白。

    “前方有多少官军?距此多远?”老回回厉声喝问道。

    这情形已经不用问前面是不是官军了,要问的是有多少人,然后再决定打还是逃。

    “马爷!前方三里有数千官军拦路!小的们十几人哨探,只有俺们几人逃的回来!”

    听到前面有数千官军拦路,老回回二话不说,立刻下令后队改前队往回撤,趁着官军还未追上来,跑路再说。

    没想到还没等乱糟糟的队伍转过身来,两里之外的后队已有惊慌失措的喊叫声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