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一百九十章 改变
    黄滨现在已经成了长安镇家喻户晓的人物,几百人的大工坊可是从未见过的,能成为管事那肯定是相当能干才让东家看上的。黄滨偶尔上街时,跟他认识的都是老远就客气的打招呼,口中都是尊称一声“黄管事”,黄滨心里也是开心不已。

    而自打将工坊建起之后,程林便将整个管事权全部交给黄滨手中,他则接到了京城总号派来的新任务----在杭州府成立四海票号,开始着手于利用资金向小商户放贷的业务。

    朱由检自后世而来,自是清楚银行的利润有多高。虽然他对金融业并不十分了解,但最简单最初级的放贷还是知道的。

    收储业务暂时很难开展,但既然收储的目的是利用收放之间的差价获取利润,那先直接动用本金放贷即可。

    这项业务针对的是江南豪商们赖以获取暴利的来源——高利贷。

    朱由检的目的很简单,利用四海商行雄厚的背景,将贷款利息降到极低,打破某个集团对放贷业务的垄断,让更多需要资金发展的小商户得到实惠,促进整个制造业以及商业流通环节的大发展。

    四海商行总部现在的总掌柜已经变成了巩凡物,原先的两名掌柜继续留任,辅佐巩凡物开展工作。

    现在不管是长芦还是寿光盐场的发展都已经迈入正轨,能力突出、表现出色的巩凡物在盐场继续待下去已无必要。在从负责监护盐场安全的锦衣卫中挑选了可靠的继任者之后,巩凡物便被朱由检召回京师出任新的职务。

    作为皇帝,朱由检不可能随便见一个白身,那样于礼不合。但对于巩凡物一年多来的出色工作,赏赐却是不可少的。

    对于给与巩凡物什么样的赏赐,朱由检曾单独征询过巩永固的意见,毕竟巩凡物还是他的家奴,总得问问主人对方最看重什么才好。即凡是要赏,那就一定要赏到心里去才有效果。

    据巩永固所言,巩凡物对钱财并不看重。其性格豪迈洒脱,性喜交游。巩永固曾多次言及替他除去奴仆身份,但巩凡物表示,他这辈子不会从巩家脱离,他的儿孙若有机会会独立出去。巩凡物的长子已至束发之年,巩永固也是聘了一名老秀才从小教导与他,巩凡物对这个长子也是寄予了厚望,希望其将来能有所成就。

    只要知道其最看重什么就好说了。随着朱由检的谕旨,巩凡物被赐锦衣卫千户一职,长子进国子监读书。

    这个锦衣卫千户只是个荣衔虚职,是一种身份的象征,手下并无校尉力士听差,巩凡物的具体职责还是四海商行的总掌柜。

    皇帝的恩赏让巩凡物感恩戴德,尤其长子能进国子监一事让他内心激荡不已。

    他从巩永固那里得知,圣上欲将国子监恢复到国初时的地位,会在恰当的时机将国初时朝廷从国子监选人用人的方略重建起来,只要表现良好的监生,将来在仕途上就会有所发展,至于前途如何,那就要看个人的能力了。这就是说,只要长子自己努力,取得一个官身应该不成问题了,再不是如他这般还是奴仆的身份。

    在通过巩永固的转述充分了解了皇帝的意图后,巩凡物决定先在杭州府设立票号,等积累起足够的经验后再向其他府县推广。

    巩凡物亲自坐船赶到杭州府,在程林的陪同下看过长安镇的工坊后,对程林的做法和能力给与了肯定,并表示工坊的规模还可以再扩大,争取带动长安镇丝绸业有更大的发展。然后两人就成立票号的问题进行了细致的分析和研究,决定先在长安镇开展业务。

    管理四百余人的工坊一个人可是忙不过来,每日各种各样的繁杂事物让黄滨焦头烂额。在征得程林的同意后,黄滨将家人亲戚都招进了工坊。

    他和妻子负责工坊内的管理,两个大舅哥负责食堂所需米面油菜等物资的采买,爹娘、丈人丈母、两个大舅哥的妻子则是管着饭食的制作。

    在经过开始的各种混乱之后,一个多月后,工坊的各项管理慢慢得到了理顺,黄滨也不像最开始时那样忙碌了。

    这日工坊工人陆续下了工,在仔细检查了工坊内所有物事后,黄滨嘱咐好雇来晚上值夜的邻居老黄头后,这才返回不远处的家中。

    提前回来的妇人们已经烧好了饭菜,黄滨的老爹烫了几壶米酒,黄滨的丈人、两个大舅哥以及黄滨父子围坐在一起,一家人品着小酒开始闲话,妇人和孩子则是在里屋吃饭。

    黄父端起粗瓷酒碗浅酌一口后,放下酒杯乐呵呵的开口道:“范家的二小子跟刘家的小囡后日定亲,我看了看账本,阿滨定亲时他家给了二十文钱外加一只公鸡;俺寻思了,后日我还回去七十文钱就够的了。阿滨,你觉着如何?”

    黄滨放下手中的筷子回道:“阿爹,范云技巧能干,平常得空还帮我修修织机干点杂活,刘女也是心灵手巧的好工人;我还打算提携一下小范,这回啊咱回礼得重一些个,我看呐,就给一两银子好了!他知情了往后会下死力干活的!”

    桌上其余几人闻听一两银子后都是吃惊的看着黄滨,黄父嗫喏道:“阿滨,你说的甚话?一两银子咧!可是好大的一笔财哦!平常人家要花用一两个月的哟!”

    黄滨的丈人也道:“阿滨呐,虽说是你的家事,我不该掺言,可这回的礼也过重了!这才是定亲,要是他过些日子成亲,你可咋给?”

    黄滨一听丈人说的在理,便开口对黄父道:“丈人说的甚是,那就给五百文钱好了,成亲时给一两贺喜!”

    黄父还想再劝,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从前黄家的日子虽说过的不错,每年能净进账几十两银子,但跟这段时日比起来却是差的太多了。

    黄滨作为管事,每月有五两银子,年底还有一成的分红;他的妻子现下也成了管事,商行每月给她三两银子的薪酬,两个人加起来一年就近百两,已经远超以前每年的纯收入了。

    他们老两口加上亲家一家六口,每月都是一两银子的薪酬,这要是搁以前想都不敢想。

    辛苦劳累算不的什么,力气不用也攒不下,能换回银钱那才是本事。

    只要这样持续下去,黄家不用几年就能成为镇上少有的富户。用黄滨的话来讲,过几年也给他们老两口置办上绸缎衣袍,然后在雇几个婢女仆人供家里使唤,将来人家看见他也得恭敬的喊一声“黄老员外”了。

    这一切都是自己儿子挣来的,儿子在这个家说话就得有威信才成。不管自己舍不舍得,都得听儿子的,尤其是在亲家面前,更得给儿子留下足够的脸面。

    这件事情就这样定好了,一家人开始说起别的事情。庄户人家没有食不言寝不语这一说法,边吃边聊才更有家庭的氛围不是?

    黄滨的大舅哥李年口中咀嚼着食物道:“阿滨,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你帮着拿个主意,咱们两家你见识最多,我们都信你!”

    黄滨忙道:“大哥有话说就成!我等都是一家人,别那样见外!”

    李年瞅了眼李父,见他微微点了点头,便鼓起勇气道:“我不想再干采买了,想跟着你学学修织机!工坊两百架织机,有时一日要坏好几架,我看你又要顾这又要管那的忙不过来,还得范云寻空帮衬着你,我要学会了你不就轻省许多?眼见着镇上织户越来越多,可修织机的就那几家,有时碰巧了也转悠不开,我要是学会这门手艺,家里不就多了份进项?你觉着可成?”

    黄滨笑道:“这是好事啊!俺正愁着没人帮衬咧!大哥能有这份心思真是不孬!等等小弟琢磨琢磨谁能替你,之后大哥你跟着我就成,只要用心,半年之内定能上手!呵呵!”

    李年端起酒碗郑重的道:“阿滨,我这当哥的敬你一杯!我妹子能找到你这样的夫婿,这辈子是享福了!我们一家人都跟着沾光不少!全家都记着你的恩!”

    旁边的李父和黄滨的二舅哥也是使劲点头。庄户人家不善言辞,但从表情上能看得出,李年的话也是他们心里所想的。

    黄滨急忙摇手道:“大哥你说这话俺可是受用不起!阿芬嫁过来之后,上敬爹娘、下抚儿女,还要操持家务,现下又跟着俺进了工坊,这左邻右舍谁不夸俺黄滨找了个好娘子?我心里也是万分知足!我们就是一家人,互相帮衬着把日子过好,这就是俺心里所想!”

    二舅哥李岁开口道:“阿滨说的是!一家人知心就成!我和大哥不同,我喜欢干采买这一行,将来若是工坊做的更大,俺还是干这行就成!”

    黄滨笑道:“小弟听程员外的意思,工坊肯定是能做的更大,将来我们的薪酬还会跟着涨咧!只是我们要全心去做,不得偷奸耍滑最好!”

    其他几人都纷纷表态,遇到这样的好东家,自家绝不会让人家说出个不字来。

    黄滨吃了一口酒,突然想到一件事请,于是放下酒碗问道:“二哥,我等整日都是待在工坊中,与外面之事听得甚少,你日日在外奔波听到的事情多;小弟问问你,这镇上可是有人也想办一个大工坊,可就是手里无有太多银钱的人家?”

    李岁闻言举着筷子脑子来回转动着,他每日都要采购许多物资,接触的人多且杂,镇上但凡有什么事他都能打听的出来。

    想了片刻后,李岁眼睛一亮,笑道:“我还真想起一个人来!他时常跟我打听这多人是怎生管束的!阿滨你应该认识这个人,方立!家里也是有几台织机,人也蛮不错的!”